萌狐太后之哀家有喜了

萌狐太后之哀家有喜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章 太后回归前夕(三)

玉曼婷刚想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就听外面的丫头问道:“太后娘娘,现在要将浴桶搬出去吗?”

“咦,她怎么知道哀家沐浴完了?”玉曼婷侧身看了眼富儿。

“回太后,许是琳儿算着时辰吧。”

玉曼婷没有接话,对外说道:“琳儿进来吧。”

转眼又对富儿道:“你帮她去吧,哀家这里没什么事了。”

“是。”

琳儿叫了两个小太监帮忙,四人一起将浴桶抬了出去,很快就听账外,“参见贵妃娘娘。”

“太后可醒着?”

“贵妃娘娘请稍等,奴婢这就去禀报太后。”

“恩,去吧。”

富儿进来刚要说话,玉曼婷已经走了过来,伸手搭在富儿手臂上,“走吧,哀家在外帐见见贵妃。”

富儿扶着玉曼婷到外帐上位坐下,方到账口掀开帘子,“贵妃娘娘请进。”

贵妃微笑着踏入帐内,四目相对,贵妃还想仔细打量,不想却迎来玉曼婷凌厉的眼神,玉曼婷抖了抖衣袖,气势邹显,顿时让她匆忙跪下行大礼道:“臣妾燕曼怀拜见太后娘娘,初次见面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太后娘娘见谅!”

“我们燕国女子向来直来直往,”燕曼怀说着抬起头,转言又道:“臣妾嫁过来时,未曾见过太后娘娘,故此好奇。相信太后娘娘大人大量,不会介意才对。”

玉曼婷冷冷一笑,还真是会为自己解脱的异国公主,有胆识有智慧,可惜少了沉稳和谦逊。

“如此说来,贵妃认为哀家不该介意,是吗?”挑眉看着燕曼怀,这个名字里有跟自己一样的字,虽然不曾伤害过自己,可如此无礼,还是要小惩大诫的,否则自己回了宫,岂不是要受尽数人的刻意无礼!

燕曼怀看着玉曼婷,有些摸不清什么状况,不过还是借着身份不免傲慢了些,仰头直视玉曼婷道:“敢问太后娘娘,臣妾可以起身了吧。”

说着就要起身,不想一声凌厉的声音响起,“跪下!”她疑惑,抬头看去只见玉曼婷眯了眯眼睛,冷眼看着自己道:“哀家并没有请贵妃起身,先跪着吧。”

“不知臣妾犯了什么错……”

“哀家说你跪着就跪着,难道不对吗?起码的尊重太后,不懂吗?如若不懂,哀家不介意替皇帝管教下贵妃,什么是规矩,什么是礼仪。”

账外很快传来太监的生音,“陛下驾到!”

玉曼婷冷笑道:“来的还挺快,看来贵妃的人很会看测形势。”

皇帝进账后向玉曼婷行礼道:“参见太后。”

“恩,皇帝怎么过来了?是怕哀家为难你的贵妃?”

轩辕剑晨抬眼看了眼玉曼婷,侧身坐了下来,方道:“朕听贵妃的宫女来报,说是贵妃被太后罚跪,所以朕过来看看。”

“皇帝怕哀家委屈了贵妃?是要责怪哀家了?”玉曼婷针锋相对,非要皇帝正面回答。

“太后,贵妃是异国公主,对于宫中的规矩不甚了解,若是顶撞了太后,朕在此向太后赔罪。”轩辕剑晨说着起身行了拱手礼。

“看来皇帝很在乎贵妃,不过,哀家可不同意皇帝的说法,异国公主到我轩辕国已经五年了,就算是不懂怕是也看懂了,若非痴傻之人,怕是一年半载都懂了,更别说是五年了。”

玉曼婷说着看了眼燕曼怀,她的脸色红白相间,表情很不自然,皇帝在此,她自然要表现的委屈些,可是心里怕是恨得牙痒痒了吧!

“你说是吧?贵妃!”

“啊!”燕曼怀冷不防,玉曼婷竟然这样问自己,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懂了就说明自己刚刚错了,若是不懂岂不是承认自己痴傻……

燕曼怀低头踌躇了一会,忙侧首向皇帝求救,不想轩辕剑晨却没有看自己,而且侧首看着玉曼婷。

“贵妃?哀家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莫不是皇帝哪里有答案?”玉曼婷说着看向轩辕剑晨,却见他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面带微笑,似乎贵妃的事与他无关?

“太后说笑了,朕这里怎么会有答案,朕可是刚刚进来,并不知道发生了,”轩辕剑晨说着回头看着燕曼怀,这个和太后名字里有同一个字的女子,让他曾经将她视为她的替身,只是可惜不到一日,他便发现她终究不是她。

“不若贵妃给朕解释一下?”

“陛下,臣妾,臣妾刚刚只是好奇太后是怎样的人,所以进帐时一时忘了行礼。”燕曼怀内心对皇帝又忌惮又喜爱,说不出的矛盾,总之,就是忍不住想靠近,又总是害怕皇帝不喜欢,一边奋力讨好,一边又心生防备。

“还有吗?”轩辕剑晨讨厌说话做事留一半,不免有些恼怒,冷声呵斥道:“莫不是你顶撞了太后,说,给朕说清楚。”

燕曼怀心惊肉跳,忙拜道:“陛下,臣妾知错了,求陛下宽恕!”

“喔!错在哪里?”

“陛下,臣妾不该对太后失礼又失言,不该听闻宫中的传言,一时好奇,臣妾,臣妾求陛下宽恕!”贵妃说着又拜了下去。

“好奇?贵妃是好奇哀家有三头六臂?还是好奇哀家有狐媚之术?”玉曼婷接口问道:“是否在后宫中在传言,哀家行为不检点,行苟且之事?”

轩辕剑晨的脸黑了下来,眼里寒光骤现。

“回太后,臣妾知错,不该听信传言,还请太后宽恕臣妾。”燕曼怀又向玉曼婷拜了一拜,刚抬头就感受到两束刺骨的寒光,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低下头,不敢看任何人。

“罢了,传言止于智者!哀家不怪你,你起来吧。”玉曼婷言语的意思很明白。

燕曼怀又拜了下去,恭敬道:“臣妾多谢太后宽恕,日后定当恪守宫规礼仪,不该听的不听。”还有一句话燕曼怀在心里说了“今日之事定当铭记于心!”

“恩,贵妃明白就好,也是皇帝的福气。”玉曼婷点点头,自知燕曼怀定是得罪了,日后怕是少不得冷箭暗放了,可是她曾经又得罪过谁呢?以至于被迫害于此?

昕晨烟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