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狐太后之哀家有喜了

第27章 太后如何回归(三)

就在玉曼婷心里急的跟猫爪似的,轩辕剑晨终于发出了声音,“咯吱”藤椅的声音?

好想扭头看一眼,一眼就好,可是身后就像是有十万双眼睛在盯着似的,让她竟然不知如何扭头。

“睡着了吗?”轻飘飘的声音响起,就像是说话的人害怕惊吓着了谁。

玉曼婷听闻直接恼火的起身,转身下腿,坐在塌前,狠狠地盯着说话的人,厉声道:“你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没有看到哀家已经躺下了吗?你还有没有点尊卑道德?还有没有点男女常识?难道忘了自己是谁吗?还好意思问哀家睡着没?你有没有想过哀家的感受?有没有?”

轩辕剑晨缓缓坐直身体,一脸的无辜,“太后,这是朕的猎宫,朕总不能去别的营帐小憩,否则他们会怀疑朕这里有什么不妥,所以还要……”

玉曼婷摆摆手,道:“哀家不想听,你有贵妃在,何愁没去处,何必在哀家这里摆理由。”

轩辕剑晨心酸,只是面上依然平静无波,“朕从不去去后宫休息,若是突然去了,必有人怀疑,所以朕只能在自己的猎宫休息,故此就委屈太后了。”说着躬身行礼,转身离开。

玉曼婷看着他的背影,竟然觉得那背影带着浓浓的落寞……

算了,不管他了,先睡一觉再说吧。

轩辕剑晨除了内帐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没人要的孩子,竟是比那只笼中的两尾狐还可怜……

见轩辕剑晨出了内帐,外边的萧敬第一时间进来,走到轩辕剑晨身旁,轻声道:“陛下不若出去走走?”

轩辕剑晨失魂似的摇摇头。

“那奴家陪陛下下盘棋?”

依然摇头。

“陛下,您可瞧好了,奴家新学的本事,”萧敬说着腾一下跳起来,抓耳挠腮,模样跟猴子一般,轩辕剑晨轻轻笑道:“好了,就你能行。”

萧敬站好恭敬地说道:“陛下可算是笑了,您要是觉得奴家这本事还行,就赏脸跟奴家下盘棋呗。”

伸手指着萧敬,“真是,拿你没办法,去拿吧。”

“诶,好嘞。”看着萧敬离去的背影,轩辕剑晨真是有些感谢父皇留给他这么一个人,比自己年长几岁而已,却像是个好友一样,知冷知热掏心掏肺,若不是父皇当初废了他的男根,如今两人怕真成了兄弟,也未可知。

内帐的人听外面安静了下来,皇帝心情似乎很不错了,便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不多久,萧敬便回来了,手里端着棋盘,“怎么去了那么久?”

“呵呵,让陛下久等了,那些个奴才不知道棋盘放在哪,奴家便自己去去了一趟,所以耽搁了。”萧敬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棋盘,拿起黑子,“陛下棋艺精湛,可要让着点奴家,还是让奴家先来?”虽然拿起,却还是恭敬地询问一下。

“你呀,朕早让你好好调教几个聪明的,可你倒好,整日里跟着朕,好像生怕朕会跑了似的。”

萧敬站在一旁,笑呵呵地说道:“陛下若是不喜欢奴家跟着,那奴家,奴家可怎么办吆。”

轩辕剑晨被再次逗笑,却又不好大声,忍着笑意,伸手指指萧敬,“把黑子给朕,你总说棋艺差,上次不是差点就赢了朕,”

这一来二去,最后还是轩辕剑晨执了黑子。

两人轻声嘀咕着,开始了对弈,一坐一站,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和谐,可两人却下的很开心,一会萧敬抢上一子,被轩辕剑晨发现,不免嬉闹一番。

一会轩辕剑晨赢了几子,却被萧敬抢了回去,两厢争斗的很是热闹。

两个时辰了两人一盘棋还没有争论下来,内帐的人已经发出声音,“有人没?进来给哀家洗漱束发。”

轩辕剑晨和萧敬两人争夺棋子中,却突然闻言,两人相视一眼,便有了计较。

萧敬转身到了账外,吩咐小太监去准备,自己则站在门口等着内里的随时召唤。

轩辕剑晨起身到了内帐旁,询问道:“太后可起身了,朕可以进去吗?”

内帐中,玉曼婷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不知是不是真的累了,以前有儿女在身旁,时时都要操心他们是否蹬被子,是否冷了,是否热了,心从来就没有停下过。

大约这里没有需要操心的人,所以她睡得很安稳,竟然也未曾梦到那个时常梦到的场景。

玉曼婷起身后才发现这里没有镜子,而她本身就不会束发,更别说太监的发,坐在椅子上倒腾了好一会,无奈之下才对外说话。

“随便。”

轩辕剑晨耸耸肩,掀帘而入,见玉曼婷的双手还在头顶倒置,便三步变两步上前,“朕来吧。”

玉曼婷放下双手,也不拒绝,毕竟现在身份还不明朗,让轩辕剑晨来总比让那些太监来束发的好。

轩辕剑晨的手心暖暖的,刚放到头发上,玉曼婷便觉得头顶火热,接着面上也跟着火热,心里,就连脚心突然都热了起来,“难道是?”玉曼婷不敢去想,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让一个男子给自己梳理墨发。

在曾经的世界,她虽然谈了五六次恋爱,可是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发生过关系,不想到了这个世界,先是失身,接着失德,直到现在再次沉沦?

“太后在想什么?”

头顶的声音响起,那双温暖的大手正在束紧,玉曼婷收回思绪,淡淡说道:“没什么,好了吗?”

“很快就好,太后是饿了吗?”

“嘶……”玉曼婷疼得咬牙切齿。

背后的人惊恐地探出头道:“太后,还好吧?”

玉曼婷保持着端正的脑袋,瞪了一眼某人,也不知道看到没,“好,哀家好的不得了!”

“哦,”轩辕剑晨站好继续束发,“太后需要传膳吗?或者甜点之类?”

玉曼婷没好气地说道:“哀家不是猪,不是睡醒就吃!”

背后的人勾起嘴角却未出声,缓了缓方道:“太后,朕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太后刚刚食用的不多,再说食用些甜点也没什么呀,朕经常午起后用些甜点,觉得会很醒脑。”

昕晨烟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