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启示录

第1088章 最终决战 天下之水 归于南冥

得到昊天上帝的帮助,神圣女帝直赴黑死水之上,同位大帝,昊天的威严在她之上,幸好他帮自己挡住祖鸿钧。

实际上只有她不知道,但是祖鸿钧却很清楚,昊天上帝的意志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帮她绝对不是处于好心,昊天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在凡界,刘星来到酒肆,两个猥琐老头如同乞丐一般,在这里耍无赖,没有人敢动他们,倒不是怕他们,而是嫌他们脏。

“时代变了,现在的人,根本没有一点人情味。”一个老乞丐抱怨道。

“不错,还是怀念以前啊。”

两人享受着无赖来的美酒,感慨万千。

“想不到你们倒是坚毅,这么多年了,竟然一点没变。”

“谁!二人回头,熟悉的身影,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

“臭小子!”

二人上前,他们发觉了刘星的不一样,但是刘星变化无常,他们也没在意。

“你还知道回来孝敬我们。”两人拿起脏碗就要和刘星共饮。

刘星自然拒绝:“吾是来带你们出去的。”

“带我们出去?”两人也不知道呆了多久,从来没敢想过,“你要如何打破天幕?”

刘星笑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二人恍惚之间,已经来到一个灵气充沛的世界。

“这里是神洲,你们已经离开山海大路了,快点回想起来你们自己是谁吧!”两人脱离山海大陆那层禁锢,还来不及追问刘星是怎么做到的,一股洪荒记忆便拥入脑海。

“啊!”

“吾是,吾是!”南偷身体开始变化,返老还童,肉身再造。“吾想起来了,吾是,玄天邪帝!”

另一边,北盗同样恢复记忆,他也回来了,来自暗洲的大帝,魔曦大帝。

两头来自太古的大帝于焉复苏,刘星并没有意外,早知二人不简单,时间之主,玄天邪帝,还有力之极尽,魔曦大帝,这两个人的复苏无疑会给修行界一个很大的惊喜。

“小子,大恩不言谢,若有需要的地方,你可以呼唤我等。”两人对刘星承诺一番,各自离去。

时间城内,时间光使和时间城主依旧慵懒万分,不过时间的波动逃不过二人的眼睛。“这种感觉,难道是他要回来了?”时间城主面露忧色。

时间只能有一个主人,如果他回来了,时间之子怎么办,皇祸是继时间之主之后唯一的继任者,难道要让位给他吗。

“时光明亮!”时间之主回道时间城,时间城主和时间光使严阵以待。

“哦?这便是你们迎接本座的态度?”玄天邪帝笑道。

“时间之主已经是过去,现在早已改变了,你不应该回来。”时间城主说道。

“哈哈哈。”玄天邪帝笑道。“为了那个小子吗?吾到是很好奇,他究竟有没有继承本座称号的能耐。”玄天邪帝的力量曾经救过皇祸,他自然知道时间诞生了一个怪物。

“他已经突破了,现在便在时间天鞘。”时间城主说道。

时间天鞘,皇祸和帝祸比邻而立,他同样感知道了时间之主的归来,作为时间之子,挑战时间之主,打败时间之主,是他活下去的不可逃避的宿命。

“需要吾帮你吗?”帝祸关心道。

“不用。”

这是属于时间之争,不是帝祸能够插手的。

“时间之子?”

玄天邪帝看着英姿飒爽的皇祸,甚是满意,没有人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玄天邪帝离开时道:“时间不会消失,你也不会死,吾的路不在此,走了。”

时间之主走了,现在开始,他不再是时间之主,而是玄天邪帝,单纯的邪帝而已。

而魔曦大帝回道暗洲之后,这里也已经天翻地覆,昔日刘星设立下的天庭三界已经消失了,诸神凋落,暗洲成了死洲。

找到昔日埋骨之地,魔曦大帝将金身恢复,回到大战前夕最完整的状态,逝者已矣,他作为大帝早已看透一切,准备迎接接下来的大战才是他的目的。

另一边,刘星将神洲游历,当初所走之地,他每一处都走到了,昔日传说已经淹没在历史之中,各种神话谣言满天飞,即使如此,也没有改变无神论下的事实。

鸿钧邪说似乎也成了笑话,也许人们即使不知道真相,但是祖鸿钧的存在与否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得争辩。

他们关心的,终究是自己的利益,正如祖鸿钧的想法一般,终究是无法改变。

“帝刘星。”

祖鸿钧找上刘星,看得出他恶意满满。

“找吾何事?”刘星并没有意外,这个家伙一直蛰伏尘世,所图甚大,不过在刘星看来,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吾想要知道你身上的秘密。”

抢不来就要,祖鸿钧死都不死心。

“吾又何秘密?”

“为什么你三番四次死去,有三番四次复活,你究竟是什么。”祖鸿钧追问道。

刘星笑道:“既然如此,那你来吧?”

放开自己,刘星任由祖鸿钧窥伺,祖鸿钧也不客气,彻底占据刘星躯体,但是他没有发现什么,他想要彻底占据刘星的躯体,结果发现根本没用。无赖之下只得离开。

“如何?”

刘星笑道。

“你根本不是人。”

祖鸿钧道。

他是被人虚构出来的假象,但是起码还有起源,但是他却无法发现刘星的真正来路。

“吾即使你,你即是吾。”刘星道:“以你的天资,何必行执着于此,生命的意义并在在于存在。”刘星道。

“那是你根本不知道,最为一个虚假的存在对生命究竟有多向往,那些不止道生命可贵的人类却经常作践生命,何其可笑。难道吾追求活生生的自己有错吗?”祖鸿钧狂暴道。

“错不在你,错在因果,错在命运,造化弄人,如果你真的想要追逐,不应该是局促在对你毫无意义的尘世。”刘星说道。

“什么意思?”

祖鸿钧问道!

“你诞生于世人的虚构,这已经无法改变,你的能力也不是你自己所决定,但是你可以去为之努力,世人创造了你,而你现在已经独立存在,为何不去走出自己的大道呢?”

言尽于此,刘星不在多言,祖鸿钧来自真界,虽然留下许多因果,但是终究是个可怜人。

祖鸿钧自诩天道圣人,他岂会不能明白刘星说的话,主要是看他的执念,看他究竟那能不能放下。

“也许你说得对,又有谁能够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这一切不过是在命运的轨道之上运行而已,也许有人曾怀疑,但是他们也都在为了改变而不懈。”祖鸿钧明白,这一切他无法改变,即使做再多的努力,因为他的一言一行,包括未来的路,是早已注定要走的了。

想通这些,他终于决定了,前往无尽深渊:“既然无法改变,就去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东西,终极之秘,你又隐藏了世人不知的怎样的真相。”

随着祖鸿钧的离开,刘星会心一笑,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他去了,为了自己。而自己呢?刘星回顾几身,从一个平平凡凡的人类小子,历经生死大劫走到今天,为的是什么,追逐的是什么?

不过只是一份早已注定的答案:“一切都已经注定,吾也无力改变,既然如此,便让吾来替世人见证你的存在吧。”刘星起身,这一次,他要前往无尽深渊,解开这不为人知的终极之秘的真相。

“我们回来了。”玄天邪帝和魔曦大帝先后回归,三人来到边城之外的暗河,一座石碑矗立,三面撰写八个大字:“天下之水,归于南冥。”

“走吧!”三头大帝出发了:“南冥,吾来了。”

纪生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