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盗墓之七星灯

话说盗墓之七星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项王神墓

“女尸被引开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可更悲催的是,我们还没出墓门,那些倒霉虫子密密麻麻地围了过来,将墓室门口堵的是严严实实。

虽说他们攻击力不强,可毕竟这么多只,要吃一个人那也是轻而易举吧,更何况被它们咬一口,就是麟火焚身之果啊。

“这怎么比刚才还要多啊?”这些麟虫将墓室大门堵的严严实实,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跑出去。

这些虫子绕过冰棺,一点一点的向我们爬了过来,“怎么办啊三叔?”我踩着一个卢鼎,紧紧贴在墙上,一脸惊悚地看着张老三。

“老三,你看这些虫子,都绕过石棺,看来这冰棺还有驱虫的作用,”曲木桥的提醒,到让张老三想到了一个脱身的办法。

他招呼了大黑牛一声,让他瞄准离墓门最近的冰棺。

大黑牛心领神会的应了一声,砰,砰,两声响亮的枪声在墓室里响起,枪声过后所有人屏住了呼吸,等着冰棺破碎。

果然没一会儿功夫冰棺开启,药水流出,大片的白烟在四周升起。那些麟虫慌忙避开白烟,四散逃命,我们眼前竟让出了一条路。

张老三朝着大家挥挥手,让大家用衣服遮住头,不要吸入这着白烟,趁机会赶紧离开这个墓室。”

“我去,我这衣服脱不下来啊,”都怪来时穿的太复杂,曲木桥左右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真是麻烦,这包给你,套头上。”大黑牛把自己得背包扔给了曲木桥。

“快走,烟快没了”曲木桥接过大黑牛仍过来地背包,套在头上,慌忙从麟虫让出的路逃出了墓室。

跑出去一段距离之后,他们停了下来。

“咳咳咳那个墓室连门也没有,虫子很快会追过来的”

“一会儿可不止那些虫子,可能还会多一只女粽子。”

没受伤吧!苏安,张老三转过身,叫唤了一声儿!

恩?……”,三人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苏安不见了。

不是吧,跑丢了么!

大黑牛拿照明棒左右看了看,回想着刚刚的情景,他明明在我前面跑出来的,唉?奇了怪了,跑哪去了?不能是跑差路了吧?”

苏安丢了!张老三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他第一次下墓,没什么经验,搞不好会出事,我们回去找找。

三人便沿着出来的路,又跑了回去。

他们在墓道里来会找了半天,并没有发现苏安的影子,而连那些麟虫也不见了踪影。

不对啊!这里就一条路,他能跑哪去?”张老三看着这条笔直的墓道,身后莫名的流出了冷汗,此刻他倒是希望是自己走丢了。

张老三他们在墓道里转了半天,似乎是迷了路,左右没找到苏安,结果却找到了一个墓室!

硕大的墓室四周画着一些图画,因为时间久了,颜色有些淡,墓室正中央一个石棺材摆在那里,棺材前是一个一人多高的祭鼎,除了这些墓室这里在没有别的象征性的东西。

大黑牛看着眼前如此简单的主墓室,失望透顶的说:这里除了这个石棺,没有别的,这项王的主墓室也太寒酸了吧。”

张老三则不以为然,这里虽是个风水宝地,但却不像是主墓室,这石棺可能只是个养尸棺,并非项王的棺椁。

养尸棺?”一脸失望了的大黑牛总算又提起点精神,我就说吗,这堂堂项王的主墓室也忒简陋了。

“对,风水上的东西,属于玄学,所谓聚气养尸,这个地方风水比较特殊,也算是个宝穴,项王没把自己葬在这里,葬了个自己有密切关系的人在这,以借气养尸。”

“养尸官在这,那主墓室应该就在附近吧?”

恩,养尸棺方圆十米之内必有乾坤,”张老三义正言辞的说。

“十米之内?大黑牛左右看了看,十米之内除了这个祭鼎没有别的东西,”

张老三围着养尸棺转了一圈,抬起头看了看墓顶,然后若有所思的说,这前后左右不可能,难不成是在下面?

“你是说这地下面还有一层。”

“恩,按理说应该有”

“对,下面确实有一层,你们看这里”这时站在祭鼎前面的曲木桥指着地上几块怪石说到。

“七星镇魂石?”当看到地上的图案时,张老三便一语道出了名字,几块石头摆出的是一个奇怪的图案,石头颜色各不相同,四周还有许多细小的象形文字。

“对,这七星镇魂石是用来镇压这口石棺之中唳气的阵法,镇住唳气的同时,这口石棺被压的地方,也就变成了一个万灵宝穴。”

大黑牛撇了撇嘴说到“这项王也真够缺德啊,也不知这棺椁里是那个倒霉蛋儿。

“这养尸棺里必定得是有血缘关系的人不可,不管是谁,这养尸棺我们是万万不能碰,得想别的办法下去。”

穿梭在墓道里的张老三他们似乎迷了路,一连几个墓室都是一模一样,让他们有些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曲木桥看着眼前的墓室疑惑的说到“唉,这个墓室我们来过了,怎么又转回来了。”

大黑牛看了看墓室里的石棺和祭鼎,还有石棺后面的的七星镇魂石,吃惊的说:还真他妈是刚刚的那个墓室,咋回事啊?咋又回到这个墓室了,这里也太他妈邪门了吧?”

“不,不对,这个墓室我们是第一次来,这养尸棺的摆放方位有点不一样”张老三看着手里的罗盘,若有所思的说。

曲木桥仔细地看了看石棺地朝向,恍然大悟,我说总觉得哪里不对,这里和其他墓室的虽然样子一模一样,但有一点就是石棺摆放位置似乎有点不一样,我记得前面那几个墓室里的石棺是朝南方,西南方,这个则是西方,它们的关口都冲着同一个地方,照这么算下去,在别的方位上应该都有一样的养尸棺才对”

“对,你说的没错,”张老三摆弄这罗盘寻找着石棺的摆放顺序,:这些养尸棺是按照五行八卦摆放的,乾三连、坤六断;离中虚、坎中满;震仰盂、艮覆碗;兑上缺,巽下断,而我们现在在坎位上,坎中满,往这个方位肯定是主墓室。张老三指着石棺前面的墙面,“主墓室应该就在这个方位,不会错。”

“看来只有动用老本行了,”说罢大黑牛拍了拍手,拿出几个打盗洞所用的工具。

*

*

“没事吧?黑暗里一个声音传来过来,同时伸过来的还有一只冰冷有力的手。

我贴在墙上,喘着大气,哆哆嗦嗦地将手里的照明棒伸了过去。

此刻一张五官精致地俊俏脸旁出现在视线里,他含笑望着我,目光隽黑清亮。

看到他我的心一下子平静多了,我掳了掳胸口,一脸谢意地对他说到“刚刚真是太限了,还好有你”回想着刚刚差点被那些虫子咬到地情景,仍是心有余悸,好在现在这里还算安全。

“从现在开始就由我来保护你”黑暗里丁末清凛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出声,不过他的这话让我怔了一下,从他出现到现在,我直觉得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可是认真想想,我的记忆里又没有这个人……

不过他身上隐隐围绕着一股清凉的气息,莫名的让我浑身有些不自在。

我傻乎乎的笑了一声,拿起照明棒,开始观察四周,这是一个新的墓道,墓道是用巨大的石头起建而成,水蔓藤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粗壮的藤杆。

刚才跑的太快,怎么过来的也没记住,也不知道回去还能不能找到大黑牛他们?我转过头看着丁末,“你说我们要不要留在原地等着他们”

“听你的”他看着我,说话地声音很低沉。

听我的?我杵着没有动,一脸尴尬笑了笑说到,我第一次下墓,经验不足,而且还是路痴,尤其是在特别黑的地方它会更严重,所以~~~~

丁末嘴角疑似吟着一丝浅笑,似乎!!,我想要再看清楚的时候,他转而低头看着地面说到,我们跟着地上地活水,便能找到主墓室,在主墓室等他们,机会会比较大一点!

活水?我这才注意到我现在是站在水里,莫过脚面深得清澈水流,冰冷刺骨,此刻正在慢慢流向前方。

顿时我居然有些小激动,对啊,有活水,就一定有尽头,不管前面是什么地方,总也比等在这里强,搞不好尽头真的是项王地主墓室也说一定啊。

那好,那你跟我走吧!还没等我同意,丁末便伸手拉住了我。

也许是太突然,也许是他的手太冰凉,我猛地触了一下,居然有些不好意思。

哦!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声,便低头看着被他拉着地手,心里有种说不出地感觉,只觉得脸庞火辣辣的烧着。

突然脚下一软,踩到了软软的东西,我一个挺身,吓得跳到丁末背后,“我去,什么东西,居然还是软的”

丁末转头看了看我,然后蹲下身,捡起我掉在水里地照明棒,指着一片青黑色地东西说到“只是一片苔藓。”他说话的声音很随和,并没有因为我刚才地举动而有轻视的意思。

苔藓么?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一下嘴唇,然后清了清嗓子,“那个,我~~~~我知道是苔藓,我刚才故意和你开玩笑的!不过这句话被我生生咽在了肚子里,和他开玩笑,我感觉我压根说不出口。

我知道了,憋了半天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冷俊的脸上微微勾起一抹弧度,然后轻缓的吐出一个字“恩!”

此刻一切都安静下来,静的让人心里难受,只听到自己砰砰地心跳声,是那么急促!

我跟在丁末身后忍不住上下打量着他的背影!

那个丁末、很冒昧的问你一句,你多大了,听曲叔说你都是盗墓老手了,可看你年纪轻轻的,应该和我差不多吧!

他眼神闪了一下,随即垂下了眼帘,“我~~26岁!”

你二十六岁.我25岁,你比我大一岁,却已经是这行里的老人了!霎那间我有些佩服他,你几岁就开始盗墓了!带着你的人肯定比三叔胆子还大吧!你的身手也是那人教的么?

他沉吟了一下,停下脚步,然后转过身,盯着我看了一眼,他慢慢的凑到了我脸前,菱角分明的唇弯起一抹柔和的弧度,清凉的声音脱口而出:“你想知道么?”

额……一瞬间,心跳不争气的失控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说不清道不明,却让心海泛起了涟漪。

恩,可以透漏一下那人的贵名么,我头脑一热,问出一个连我自己都后悔的问题。

他扶住我的肩头,看我眼神隐隐有些闪烁,你~~~看着他似乎没说完的话,

我有些迷茫的看着他,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说老实话,刚才看见女僵尸也没有这样,现在被一个男人看的面红耳赤,甚至心跳都加速了!不过为了不那么尴尬,我努力平息身体内的异样!

见我异样,他松开手,含笑望着我,目光隽黑清亮:“这个人你认识,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卧槽!刚刚我是被撩了么?我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储在那里。

看他一表堂堂,也不像是个不正经的人啊!怎么行为那么古怪。

我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丁末却不以为然的露出一丝浅笑!不过并没有持续很久,笑容便开始变得冷缩,它眯着眼睛,一双凌厉的双眼透过我看着我的身后!

看他这神情,莫不是我后面有啥,我倒吸一口冷气,尽量让自己保持站立姿势!

呼~呼~呼只觉得脖子后一股子寒气,慢慢传了过来,我猛地跳起身,一下窜到丁末身后!

突然,我被身后一幕震惊得忘记了作何反应!

直到女尸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变得凶神恶煞,然后张牙舞爪的朝我扑过来。

此刻丁末倒是镇定多了,一个飞身上前,便和女尸动起手来。

果然没几个回合,女尸便落了下风,最后也不知丁末给他贴了一张什么符,她才安静下来!

好厉害!此刻一切惊悚不安都变成了浮云,看着被制服的女尸,我对眼前的人又多了几分敬佩!

墓道尽头是一处偌大的墓室,墓室四周的墙壁微微透着白色的光,近百米的圆形墓穴四周有八个墓道口,其中有一个被封住了,其余七个墓道口都有活水流出,这些水全都流到墓室中心一处石台周围,在石台周围形成了一个不小的湖泊,湖泊里生出许多粗壮的藤杆,藤杆蔓延到每个墓道里,石台上方则停放着一具精美绝伦的金色石棺,石棺上搭着一块红色锦布,上面用金线绣着看不懂的符文。

“这里好大,好壮观!这会不会是项王的主墓室?”我有些欣喜的看着丁末。

“恩,”丁末有些谨慎的看着四周,心不在焉的回了我一声!

得到丁末地肯定,我心里是又惊又喜,我居然比大黑牛他们快一步,找到主墓室,这次他们不会再说我不适合盗墓探险之类地话了吧!似乎太在乎被肯定,甚至有些忽略丁末的异样!

透过墙上地隐隐白光,我踩着粗壮的藤杆慢慢的来到石棺旁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心里一点害怕地意识也没有,“我去,这就是项王的金棺?这也太奢侈了吧”我用手摸着金棺,神色更是一脸迷茫,像一个没见过世面地乡下人。

看着如此奢华地墓穴,还有如房子大小地金棺,我似乎感觉到了一代帝王的奢侈生活。

黑色书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