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剑仙

第24章 爆炸头道士

而刚爆炸的地方,躺着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还有一只断成几节的蜈蚣,想来尸体就是那三个穿官服的和那个老妪。

而一群侍卫正围着一个人在那僵持着,王元丰一看,是一个衣衫褴褛,都碎成了布条,面色黝黑,头发成了爆炸头。没想到还没把他拿下,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想伤人,不然这些人跟本不是他对手。

不过这道士也奇怪,顶着个爆炸头四处的看着,不知道在找什么。

王元丰暗道,此人心性还算不错没伤人。

就对着自己大哥喊一声,但一看自己大哥正在忙着给画眉擦眼泪,就对现在阵战旁指点江山的二哥喊道。

“二哥,我观这位爆炸头道长自始至终都没伤害一人,且不用如此,先住手,我有些事想问问他。”

王元凌一听也觉得此时可行,就跟王元行商量了一下,对道士喊了几句,道士刚开始不答应,但不知怎么就答应了。

王元丰随后休息了片刻也慢慢得能控制自身丹元了,元气在耳朵内转了一圈,听力也渐渐恢复了平常。

这时爆炸头道士已经被几个刀盾手带了过来。而其余人都在打扫战场,王元丰看着穿着被炸成布条的爆炸头道士说道。

“谢这位道长手下留情。”

“哎。”爆炸头但是想了一下,说道。

“公子你却是杀性有点重了。”

王元丰一阵气结,这爆炸头道士说什么胡话呢,人家都杀上门来了,而且一看就已经劫气入体了,本身就是业力深厚之人,不然也不会闻着劫气一头扑进来。

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大半夜的跑到这来难道是散心来了?

再说这是自己家,不可能别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自己一点表示都没有吧。

就问道。

“道长,我只是观你自始至终都未曾伤害一人,所以不想跟你死磕到底,至于杀不杀人,该不该杀,在下自有主意。”

爆炸头道士想了一下说道。“贫僧……哦不贫道谢公子不杀之恩,但他们都是一些达官贵人,杀了他们会很麻烦的。”

王元丰突然听到他称贫僧,差异的看了他一眼,但觉得也许是口误吧,就说道。“为什么杀不得,道长你乃方外之人不了解俗人的做事风格。但道长你又为何不动手呢?你来不是为了寻宝?”

爆炸头道士心中一阵嘀咕,抬头四处看了一下,感觉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消失了,解释这说道。

“贫僧,哦是贫道观公子非富即贵,这盛京是龙气汇聚之地,各种道法在这里都会被压制。万一被你家中大军镇压,想要逃出去很难。说实话,贫道是来除妖的,到时候自己追踪的妖怪肯定就没办法在除妖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妖孽入朝,破坏龙气,霍乱朝堂,到时候只能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妖怪?”王元丰一听看了一下地上的蜈蚣精,指着就问道。

“可是此妖?”

爆炸头道士想了一下说道。

“是也不是。”

“为何。”王元丰问道。

爆炸头说道。

“说此妖也对,但罪魁祸首却是四皇子这几日向圣上引荐的那个出家人,叫慈航普度,修为与我不相上下。”

王元丰一听,他所说的估计就是皇帝要炼丹,几个皇子就投其所好的为其寻找炼丹之人,就问道。

“那与除妖有什么关系。与你来我这又有什么关系。好像你应该去盛京吧。”

王元丰上下打量了爆炸头道士一眼,被轰天雷炸的头发成了铁丝状爆炸头,全身衣服被炸成了布条,脸炸的黑黑的,除了两个眼睛转着,一般人在夜里根本看不清楚他。但一副卫道士的模样,看上去是那么的滑稽。但就是他的理念跟自己不同。

自己遵守的是天道,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行的是道法自然的大道,而他却被一些人世间的片面善恶观迷惑了本性,感觉没必要再跟他说下去了。

但也不想跟他解释什么,就说道。

“道长,此次多谢手下留情。”随后拿出一个玉牌,觉得这道士怎么说都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也不会能留住他,不管这道士处于什么目的,这已经是个事实,这点人情还是得还的,就说道。

“拿着这个玉牌来武安侯府找在下,只要能办到的在下决不会推辞。”

爆炸头道士看到玉牌,不光刻画了符号,和身份,而且玉牌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是一块灵玉,就知道这是侯府的重要人物,就说道。

“原来是王家的四公子,贫道却是自作多情了。四公子还是把玉牌收起来吧,贫道可不敢找四公子帮忙。”

王元丰一看也不生气,他生他的气,我还我的人情。看着道士也不是盛京人士,虽然衣服被炸成了布条,但上官穿云看得出来,这道士日子过得似乎并不好,就说道。

“道长来这盛京可有落脚之地?”

“哼,没有。”道士看到王元丰的眼神气哼哼的说道。

王元丰看着这爆炸头道士这样好面子一阵诽议,没想到还有点脾气,挺好面子的,要面子有何用,又不能当饭吃,要面子的活着都挺惨的。

在前世可不管男女老少,老弱病残,可都是以这个为生存标准的,用粉和化妆品伪装这只是个最初境界,脸皮子能经得住砂纸打磨的才是第二层境界,到了城墙拐角厚就是第三层境界,第四层就是把铁砂掌练到脸上的,不光厚而且坚韧,更神奇的还能攻击。

以这爆炸头道士的脸皮子估计到前世那个社会只有饿死的份,最终就是‘志大才疏终生咄咄空抱恨’的结局。鄙视着爆炸头道士嘀咕了一句。

“死要面子活受罪。”

“公子你在说什么?不要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了。”爆炸头道士瞪大双眼怒视着王元丰说道。这道士主要是现在脸被炸黑了,不然肯定又是一副面红耳赤的样子。

“呵呵,呵呵。”王元丰尴尬的笑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个一块金子递过去,就是一来接济一下他,必定自己看他人品还过得去,二来就是想让他不要乱传此事,至于他说的除妖,与自己无关就让他忙去吧,就接着说道。

全真诚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