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剑仙

聊斋之剑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侯府内乱

在修行之人中,有许多在常人看起来很不可思议的法术神通,比如寻人的一些,都需要先捕捉信息,如占卜之法也是需要名字,八字,随身物品来起卦推算,法术神通中也需要残留物品,信息场之类的东西来进行追踪。

如果相隔时间越长也越难追踪。王元丰这么一做,气场更加混乱,想要追踪难度不可想象。

看了下周围没问题,来这里的痕迹和气场都已经消除,还弄得混乱无比,要追踪自己根本查无可查,就带着王元青在周围乱转了几圈,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人之后。这才带着王元青向侯府的方向走去。

突然向着武安侯府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王元丰脸色一变。对着王元青说道。

“出事了,咱们赶紧回去。”不由分说的拉起王元青就往武安侯府跑。

无意看了一下武安侯府的方向,感觉有点诡异,用望气术看了一下,只见侯府上空弥漫着一层诡异的气息,有点像妖气,又有点像尸气,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死气。

王元丰暗道不好,怎么出现了这种变故,就加快步伐。拉着王元青向侯府跑去。

一路上王元丰有种种猜测,像这种气息在记载中就像是有妖怪为祸的气场,气死弥漫,证明有人死亡,所以王元丰不得不加快脚步,向着侯府跑去。

……

就在王元丰拉着王元青向武安侯府跑去的时候,武安侯府已经算是鸡飞狗跳了。

早上朝堂之上传来消息,刚开始圣上授于武安侯长子王元宏三品将军。之后几个皇子为了讨好圣上,都想向圣上引荐了自己寻访到的炼丹高人。

由于武安侯出言反对,惹得圣上发怒,又在朝堂上跟人发生了争执。刚好南洲之地发生叛乱,整个南洲一片混乱。圣上下旨又武安侯率领神风营本部共一万人马,走水路去南洲平乱,即刻出发。

又命令王元宏三日后前往蛮荒边境军中。

侯府一行人等也得到了消息,整个侯府的气氛都有点压抑。在一个大厅里,一众女眷正在商量着什么。

这些都是武安侯的几个夫人和小妾,即使身为女人,也积极的准备着,将能调动的人手都调动了起来,让他们做好防备,防止意外发生。

武安侯被调往南洲,大公子还没回来,估计是给武安侯送行去了。二公子和三公子又都在参加秋试,府中现在连个撑得起面子的男丁都没有,几人虽然都有些紧张,但还是调动着府里的一切武力。

商量的事情当然不是侯府的变动,就是侯府现在一个人也没有,都没人敢动,当然除了九山王儿子李公子,他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但侯府戒备森严,他也闯不进来。

主要的事情是侯府死人了,而且一死两个,一个家丁,一个丫鬟。

都死状诡异,好像血被抽干了一样,而且身体上没有任何伤口。

看着放在地上的两个尸体,众人都有一丝害怕。因为实在太诡异了。

不是说侯府戒备森严,气运隆重,鬼神难侵吗,这种现象虽然听过,但还是第一次见,已经派人问了半天,结果两人都是半夜在别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的。

然后下令让家丁严加防范。

等到王元丰和弟弟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榜样,将弟弟送回母亲那里,王元丰也听到了这事。

悄悄的检查了一下尸体,上面的确没有丝毫伤痕,不过全身连一滴血都不存在,好像血管中本来就没有血存在过的痕迹。

好像是用一种邪门功夫给抽出来的,王元丰暗暗想到。用望气术仔细观察了一会,

是一种很奇怪的气场,似妖非妖,似鬼非鬼。

但留下的气息太少,没法施展追踪术,王元丰只能做罢,忽然想到了小翠说昨日自己大哥带回来的那个女人,除了他侯府没有一个生人了。

就向着自己大哥的那地方走去。

……

王元宏也是刚回来,到了自己小院,就看到一个打扮妖娆走到了他跟前,说道。

“你回来了。我去给你准备饭菜。”

“好,有劳画眉姑娘了。”王元宏说道。

侯府每个小院都有独立的厨房,看着桌子上精致的七八个菜,王元宏拿起筷子,风卷云涌一般的就是往嘴里吃。

画眉站在旁边看着猛吃的王元宏问道。

“公子,饭菜可还合口?”

感觉这画眉做的饭越来越好吃了,就说了一句。

“不错画眉,你做的饭菜越来越好吃了。”

王元宏突然想到自己四弟王元丰说过的一句话,虽然别人都当他胡说,但自己也很认真的听着他说话。

“事出反常必有妖。”

而这画眉做的饭确实太好吃,食材都用的是侯府采购的食材。侯府的饭菜自己又不是没吃过,厨师都是顶级的,还有从皇宫御厨出来的御厨,也请来了那么一两个。

自己也是经常吃,但绝对没有这种味道。想到此就心生警觉,放慢了吃饭的速度,看着站在自己旁边媚态百生的画眉,感觉根本不是常人。

不是有破绽,而是太完美了,完美的一点也不真实,哪怕天生媚骨,也要经过后天训练,也需要花上十数年的时间才能达到如此境界吧。

就是百花楼的花魁,也没她这么出色,比她这种差了许多的也没日进斗金。不至于可怜的连生活都过不下去吧,就问道。

“画眉,你在别处可有什么亲戚?”

画眉嫣然一笑,看的王元宏心神一阵动荡,将头低了一下不在去看她,暗地里咬了一下自己舌尖。钻心的疼痛才让这种心神动荡平复下来。

就听见画眉说道。

“奴家不是告诉过公子吗,奴家从就跟母亲相依为命,也没有什么亲戚。”

“哦”王元宏应了一声,又接着问道。

“你平时都在家做些什么?”王元宏不敢肯定,就在此问了一遍。

“奴家就学些女红。”

王元宏这时才明白,自己被她骗了,她当初也是这么说的,说自己跟母亲相依为命,学些针线女红,遇到了天灾,荒山野岭的就一个人。

自己当时光想着回家也没仔细想,现在一想,的确是自己大意了,今日侯府两个人被吸干血的事自己也是知道的,为什么以前没有,自己来了才发生这事,这个画眉的可疑性的确最大。

王元宏抬头看了一眼画眉,就见她似笑非笑嗯看着自己。暗道一声不好。

起身五指成爪抓向画眉。

就看见一条手绢在眼前晃了一下,画眉就飘到了离他九尺之外。咯咯咯的笑着说道。

“公子,奴家可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可以改啊,何必要动手。”

王元宏暗暗蓄力,一边说道。

“侯府那两个人是你的杰作吧。”

画眉一听,捧着心口,惹人怜爱的说道。

“公子,奴家的一颗心可都在你身上啊,不要怀疑奴家好不好,奴家好心痛。”

王元宏看着她这样子,心中一阵恶寒,在自己回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弱女子,没想到才刚回来,就这么厉害了,刚才那一手轻功,就是自己拍马也赶不上。

还好她到现在都没有出手对付自己,就说道。

“画眉姑娘你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在下虽说在盛京不能一手遮天,但好歹也是三品将军,说出来咱们或许有缓和的余地。”

画眉一听,无声泪下的跪倒在地,将王元宏吓了一跳,只听她哭着说道。

“那两个人确实是奴家所害。”

“什么?你……”王元宏听完就要一掌打过去。就听她说道。

“公子且听我一言。”

“哼。”王元宏冷哼一声,说道。

“你说,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是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将你捉拿为亡者抵命。”

画眉擦了一下眼泪,说道。

“奴家本是百花门当代圣女,叫画眉,跟现在的圣女怜心是同门师兄妹,在一次无意中发现她和别人偷情,我们百花门女子是不允许嫁人的,偷情是废除法力,逐出师门的大罪,她苦苦哀求我不要将此时传出,我也就答应了她。

没想到她怕事情败露就心生歹意,将我骗致她的住处,下毒让我暂时失去功力,然后她又将几个赤身男子推了进来,但没想到我的法力并未完全消失,等我把几个男子杀了之后。

然后就被人撞见,我百般解释都没有用,说我跟人苟合之后又杀人灭口,废了法力,逐出了师门。

但她还不放过我,将我堵在外面毁了容貌,活埋了起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变成了半人半鬼半妖的尸妖,我一直躲在那里修行。

之后才从一个鬼魂身上夺了这个画皮。

说着用手在脸上一抹,眼睛,鼻子,嘴,全部消失,脸上变成了啥都没有的一片白板。

王元宏惊呼一声,向后退了两步。

就听到画眉凄惨的说道。

“是不是我现在这样子很丑?”

“不,不丑。”王元宏的说道,确实有点吓人了,但自己也好歹是个化劲高手。也不觉得害怕。就接着想起自己四弟说过的话,就说道。

“人的美丑不在于她的外表。而在于她的心。”

全真诚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