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步摇

第8章 护国寺

千云兮仔细地搜索着原主的记忆,寻找了许久都没有什么想要的。

不过,千云兮也没有气馁。毕竟,她初来乍到,很多事都不是很了解。她也无所谓多花些时间。

人要一步一步走,才不至于摔了跟头。

“小姐!,您看。”

以瑶小跑到梅树边上,炫耀似的指着她刚刚堆好的雪人儿,在千云兮身边又蹦又跳。

千云兮转头去看她堆好的雪人,堆得倒是不错。还用胡萝卜做了鼻子,辣椒做了嘴,树枝做了手。

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挺有艺术细胞的。

“哟!看不出来嘛!我们以瑶也有这般‘手艺’。”

千云兮故意在“手艺”两字上拖长了尾音,调侃到。

“小姐!您就知道取笑人家。”

以瑶不满的一撅嘴,转身跺脚,低头看脚尖。这个时代标准的生气动作,一气呵成。

这动作看的千云兮“噗呲”一乐,越笑越收不住。

不要怪她笑的这么开心,她可是从后世来的,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矫情的动作。

“小姐!”

见到千云兮笑个不停,以瑶更是生气了。杏目微瞪,气得小脸一片通红,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见她这样,千云兮笑的更欢了。最后,都直不起腰了。

以瑶无可奈何,红着脸,快步跑去了张妈妈那边儿。院子里的千云兮可不管这些,自顾自的笑了个够,方才慢慢踱回房间看书去了。

这些书是千云兮从丞相府带来的,都是她母亲留下的东西。

当初,原主出来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回相府,所以便将她留下的书本都带了过来。她母亲留下的贵重东西她是带不走的,这些看似不值钱的书,倒是被她要了来。

看了一会儿书,以瑶也从张妈妈哪儿回来了。

只见,以瑶捧着两碟小点,推门走了进来。

“小姐,张妈妈做了些点心,可要尝尝。”

千云兮放下书,看了一眼桌上的点心。

张妈妈到底是伺候大户人家的。这点心虽是比不得后世那些精致,到底还是有几分卖相,看着也有食欲。

见到以瑶端上来,千云兮也就捻了一块,放在口中慢慢咀嚼。

软糯的点心,入口香滑,滋味倒是不错。

“张妈妈的手艺,愈加的好了。”

听到千云兮的夸奖,以瑶甜甜一笑。

“张妈妈的手艺自然是好的。听张妈妈说,南方的点心最是精致了。”

精致?千云兮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她之前见过的点心,的确少见像张妈妈做的这般精致的。

“是了,京城都少见这般精致的呢。”千云兮笑着道。“既是做了这么多,你也尝尝。”

“谢小姐!”

以瑶喜笑颜开的拿着点心吃了起来,小姐一直都是这样,只要她有的便必少不了自己的一份。

以瑶知道小姐对自己是十分重视的,心中对小姐也更多了几分喜爱。

快到酉时的时候,严伯才回来。

“哎呀!怎的这时才回来。可让我们担心了好一阵儿。”

张妈妈见到严伯满身风雪,一边为他掸了身上的雪花,一边担忧的询问。脸上带着几分焦急又带着几分欣喜。

看着自家婆子焦急的样子,严伯心里此时也是暖暖的。笑了笑道:

“无事,这几座山我还不熟吗,担心什么。”

怕她还继续唠叨下去,连忙转移话题道:

“今日去的远了点,多打了几只野鸡。”

说着,将手中拎着的几只野鸡提起来给张妈妈看。

“哎!今天抓的这么多啊!”

张妈妈一看严伯手中的野鸡,果然不再絮叨了。一心想着今儿个就拣一只好的炖了,好好给院子里的几个人补补身子。

“嗯,快去挑一只好的炖了,好让小姐睡前用些。”

“好,我这就去。”

张妈妈满心欢喜的道。

严伯也跟着张妈妈一起去了厨房。在外边冻了一天了,也好在灶头暖暖身子。

张妈妈也是个手脚麻利的,不一会儿便将野鸡下了锅。

野鸡汤炖上小半个时辰端上来的时候,千云兮正在房里,教以瑶那丫头读书。

张妈妈推门进来,便看到以瑶那丫头埋头在蜡烛前,勤奋地读书。

以瑶是小姐身边的人,小姐从相府出来后便一直在教以瑶识字、读书,舞蹈仪态也在教着。

那个时候,张妈妈还不知道千云兮的打算。一直不明白,小姐教这个丫头学这些有什么意义。

现在张妈妈知道,小姐是早就打算好,要让以瑶成为她的左膀右臂。

虽然,在现在的千云兮眼中,她的教育并不成功。但是,比起这个时代哪些大字不识一个,动不动就下跪的奴婢,以瑶已经是他们眼中的异类了。

“小姐,看了这么久的书也累了吧。奴婢刚炖了汤,您用些便早早休息了吧。明儿个还得早起呢。”

说着,便将鸡汤放在桌子上。

见着张妈妈进来,千云兮便放下了手中的书。这会儿见她端来两碗鸡汤,便知道是严伯回来了。

淡笑着问道:“严伯回来了。”

张妈妈笑道:“是,刚回来不久。”

说着,张妈妈将一碗鸡汤端到千云兮面前。以瑶早看见张妈妈端来的两碗鸡汤,自觉地端了剩下的那碗给自己。

千云兮伸手接过张妈妈手中的鸡汤,尝了一口,才又开口道:“明日要用的都准备好了吗?”

“都已经按照小姐的意思准备着了。”张妈妈站在一旁回道。

千云兮道:“嗯,东西放着让以瑶收拾,你先下去陪陪严伯吧,这次去京城怕是得费些时日。”

见自家小姐这般体谅他们,张妈妈心里一阵甘甜,脸上的笑容更是飞扬了几分。

开心地道:“是,奴婢先行告退。”

说着,张妈妈便退出去,回厨房抬了剩下的鸡汤。心想着,自家那口子刚才暖了暖身子,便回了屋子。这会儿,正好喝这鸡汤驱寒。

原本千云兮并不打算这么快的,但是经过昨日的调息又休息了一天身子已经好了大半,只要今晚再调息一晚明日出发也没有什么问题。

千云兮喝了鸡汤,又交代以瑶在她离开的这几日好好读书,便让以瑶伺候着早早的歇息了,毕竟明日还有要事要办。

第二天一早,别院里便热闹起来。

今日,以瑶一个人伺候着千云兮梳妆。而张妈妈和严伯老早便在院子里收拾着这次去京城要带的东西。

“以瑶,你的功夫、舞蹈和字都得开始好好练了。张妈妈一直跟严伯在一起懂得比你多,我不在的这几日要好好去向张妈妈请教,明白吗?”

“是,奴婢知道,奴婢一定好好向张妈妈请教不会让小姐失望的。”

以瑶一边为千云兮更衣,一边认真的回答到。

千云兮摸摸以瑶的小脸,笑道:“好好学,以后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帮我。”

感受到千云兮的信任,以瑶满眼激动,坚定的点头道:“是,奴婢明白。”

张妈妈和严伯将东西收拾好,以瑶这边也堪堪为千云兮收拾好。

步出院子,便见到严伯和张妈妈等在马车前。

千云兮今日还是做了一个素雅的打扮,由于身形修长,裹着冬日的棉衣也不会让人觉得累赘。反而掩盖了她瘦弱的身子,平添了几分可爱。

“小姐,真的不让咱们跟着去?好歹带上一个照顾您的起居啊。”

张妈妈拉着千云兮的手,再次劝说。

千云兮摇头道:“不了,你和以瑶在别院呆着,等着我们回来。这次去京城事情应该不会少,还是轻车从简的好。”

千云兮这次去京城是要办事的,带着张妈妈和以瑶实在是不方便。就打算将她们留在别院里。

见到张妈妈和以瑶还想说什么,严伯插嘴道:“你就别担心了,这次去京城再久也不过四五天。快一点,也就两三天就回来了。小姐是去办事,你们跟着去也不方便。”

见到严伯都说话了,以瑶和张妈妈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千云兮,路上要照顾好自己,不能累着。

上车前,千云兮又道:“张妈妈,我不在的这几日好好为我调教以瑶这个丫头,等我回来让我看看你的成果。”

说完又转过头对着以瑶道:“好好跟着张妈妈学。”

“是,奴婢明白。”

以瑶和张妈妈异口同声的答道。

与张妈妈和以瑶道了别,千云兮坐上马车和严伯一起向着护国寺的方向去。

说来,马车在这个时代还是金贵东西,这个别院里自然是没有的。这辆马车还是严伯昨日在别处借来的。

严伯在外面驾着马车,千云兮在车里被颠的昏昏欲睡,但又睡不着。这马车还真是不好坐。

用了一个半时辰,千云兮和严伯才到了护国寺。

护国寺,栾轩国香火最旺的寺庙。

这寺中有一个佛理大师,她外祖父的老友空心大师。

空心大师在遁入空门前,也是名动京城的大儒,曾也是当朝圣上的左膀右臂。

不过,此人在其正当壮年之时,不知为何却突然皈依佛门,不问世事,潜心修习佛理。与当年有过往来的朝中之人都断了往来,甚至连皇帝都拒之门外。

这空心大师也就唯独和千云兮的外祖父还有些交情了。其实,这在外人眼中的交情,不过就是外祖父的棋艺和这空心大师有的一比罢了。

每次外祖父来到这里,都是和空心大师下棋,算是一个棋友吧。

虽说不知这空心大师到底为何遁入空门,但想来恐怕也是与看透了权力有关,毕竟当初他是站在权力中心时,突然隐退的。

舟公子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