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驾到腹黑少爷你好

女王驾到腹黑少爷你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6章 高中生跳楼

“还不是卞依雪的事给闹的。现在凡是我们班出去的,都被人暗地嚼舌根。我就是看不惯那个易芷汀,一副正义凛然装腔作势的模样,还说敢给我脸色看,于是……”邓一怡揉揉手肘,眼里还残留着愤恨的情绪,许是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说到后面渐渐就没声。

不过她倒是并不后悔,正好这几天她心里郁闷着很,想找点东西来发泄发泄,是那个易芷汀自己找上门的。

叶辰没有说话,听着邓一怡的吐槽,眸色暗淡了许多。耳边传来警笛声,叶辰遁声望去,见校外马路上开过几辆警车。

“听说昨天半夜观海大厦有高中生跳楼了”宫礼祺同叶辰一样望着马路上行驶而过的警车,面色凝重,倒有几分古时丞相忧国忧民的意味。

“高中生跳楼?哪个学校的”邓一怡八卦道。

宫礼祺没有再说话,其实他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闻。听说最近他们这里出了一个变态杀人狂,专门对高中生下手,然后伪造高中生跳楼自杀的假象来脱罪。

此时万云公寓一区一栋楼下拉出了警戒线,隔开了看热闹的人群。肖梦戴上手套,从片警开辟出的通道内进去。

“梦姐”蹲在地上查看尸体的便衣男警察注意到肖梦过来,起身让出位置。

肖梦扫了眼男生身上的校服,眉头越发紧锁,又是学生?

“和昨天的一样,跳楼自杀”身旁的男警察似叹息道,很年轻的一小伙子,看上去应该十七八岁,可惜了。

肖梦半蹲身子,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拨开伴随着血液黏稠粘在脸上的头发,露出血液下白净的皮肤。他生前应该是个爱时髦的孩子,他的刘海很长,像大多数韩剧里男主的发型。耳垂上还有耳洞,只不过没有带耳钉。

肖梦收回手,赶到现场的法医拎着箱子走了进来。

“梦姐,笑笑说在楼顶上发现有茉莉花”一名警察走过来说道。

……

放学声铃响,门口的电动伸缩门缓缓拉开,圣皇的学生们陆陆续续走出,一路上学生们交谈的声音给原本寂静的校门添上了新的活力。

学校画室内整齐摆放着画架,白梓歆坐在最后一排的一副画架前,手中的铅笔一下又一下在纸上勾勒,描绘。

夕阳余晖漫散,带来暮色将至的薄凉。画室走廊,一双黑色休闲鞋走来停在画室后门。

笔尖突然断碎,白梓歆一顿,收笔之时眼角余光瞅见地上的影子。那影子渐渐爬上她的腿间,白梓歆抬头看去,见一穿着休闲服看上去很白净的男生站在她身边。

男生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模样,样貌清秀,嘴角含着的微笑像一种无形的网,轻易拉拢人的心。

“你好”男生深邃的眼眸直视白梓歆的眼睛,他的声音很亲和,穿透人心,带着诱惑。

白梓歆与男生的视线对接,发现自己的思绪开始飘远,不由自主地陷入他眼中的幽暗。手中的铅笔脱落,掉在地上,发出声响。

白梓歆猛地一个激灵,耳边的声音渐渐清晰,白梓歆这才发觉自己刚刚好像失神了。

“你是?”白梓歆看着男生的脸,记忆中并没有见过他。

男生似乎有些意想不到,但很快脸上又恢复了平易近人的笑脸。他的眼扫过白梓歆画板上的画:“你的画很好看”

“谢谢……”白梓歆见男生正在看她的画,想起笔掉了,弯腰要捡时,男生从她的眼前走过,耳边听到很清脆的一声响指声。

“你一定很难过吧”男生悠扬的声音传入耳里,“明明已经努力过了,可还是徒劳无功”

白梓歆:“……”

男生的手搭在画板上,手指在一下又一下在画板上敲动,似魔力般波动她的心弦,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努力,只不过是为了欺骗自己做给别人看。姐姐的死终究还是会一辈子跟着你,折磨你……”男生看着白梓歆沉默的样子,“所以,去解脱吧,别再让自己困在痛苦的房子里。高楼的风会告诉你答案”

话落,手指的敲响停下。白梓歆抬起头,双眼无神,脸上的泪痕与她此刻冷漠的神情着实不符。

男生歪着头,像是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嘴角挂笑看着白梓歆恍若傀儡般起身朝门口走去。

在白梓歆要迈出门口之时,一只手拉住白梓歆的手腕,叫停了男生脸上的笑容。

赵渊走到白梓歆面前,在她耳边呢喃几句,白梓歆的身子一软趴在他的身上,像睡着了没有一丝反抗。

“你!”男生站直身体,似愤怒,似遗憾,黑黝黝的眼珠盯着突然出现的赵渊。

赵渊冷漠的眼神扫过画室里的男生,抱起白梓歆扬长而去。不等男生离开画室,肖梦便带着人出现在门口,一把把漆黑的枪口对着画室中惊错的男生。

轿车在夜幕下的大道中行驶,白梓歆躺在后座,沉沉入睡。赵渊坐在驾驶座上手握方向盘,目不斜视看着前方,车内的广播传来主持人的声音。

“我市多起高中生坠落案现已告破,警方抓获李某……”

赵渊伸手按掉广播,方向盘在他的手上打转,轿车轻松的行驶进别墅区。灯光之下,接到消息的落葵早已在门口等候。

另一边公寓内,叶辰坐在沙发上,定定地看着电视里放着记者在警局门口直播的画面。

刚从浴室出来敷着张面膜的时佳儿来到叶辰后面,手指在面膜上轻点,眼睛瞟了眼电视,声动面不动道:“现在的人都怎么了”

叶辰听着时佳儿话中的可惜,放下遥控器正欲起身离开。

“诶!小辰子,先帮我调下台”时佳儿赶紧招了下手,自己则坐到沙发上去。

正要给时佳儿调台,客厅传来门铃的声响。叶辰放下遥控器往门口走去,手正要搭在门把手上时,时佳儿突然叫住叶辰。

“等下,我先看看”时佳儿迅速从沙发上爬起,手扶着面膜,也不管她现在的姿态是多么搞笑,瞅见猫眼里映出屋外穿西装正装的男人,哀愁得眉毛一皱。

叶辰鲜少看到时佳儿这副神情,顿时有些好奇此时来人是谁。

“还需要开门吗”叶辰挑眉一问,实际上他还真想开门,见一见是哪尊大佛能让时佳儿露出这副神情。

时佳儿沉默片刻,将脸上的面膜掀掉,把门打开。

“佳儿”穿正装男人欣喜地看向打开门的时佳儿,目光触及站在时佳儿身旁比她高上半个头的的叶辰,俊朗的脸上笑容一滞。

陷入爱情中的人总会对自己喜欢的人身旁突然出现的陌生异性产生敌意,特别还是大半夜出现在自己心仪姑娘家里还穿着休闲的男子,俨然一副两人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时佳儿眉头一皱“秦先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秦岩听见时佳儿在与他说话,打量的目光迅速从叶辰身上收回,再次以热情的关切投向时佳儿。

手中拎着的礼品递到时佳儿面前,笑道:“刚从日本回来,那里的点心不错,你尝尝”

时佳儿看了眼礼品袋子上精致的花纹,不用想,这是一份很贵重的礼物。时佳儿暗叹一口气,神情严肃“秦先生,我说过您不必再特地为我用心了。救治病人是我们医生的职责,那天不管是谁,我都会施与援手”

“我知道”秦岩打断时佳儿的话,他不是听不出时佳儿话中的意思。嘴角微微一笑,秦岩将手中的礼物放在时佳儿的手上,“你先尝尝,若是不喜欢就把它丢了吧。公司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不等时佳儿说话,秦岩迈步离开楼道。叶辰看了眼时佳儿手中的礼物,从他们的谈话中多半知道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紫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