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尘缘录

天珠尘缘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6章 不靠谱的家伙

来人正是大秦皇帝最宠爱的七皇子李陵。

他不像其他皇子一般穿着奢华,狐裘之下只是一袭普通的明黄色长衫,头上也没有戴头冠,只是用一根简单的白玉簪子束住了乌黑的长发,全身上下除了腰间坠的一枚蔷薇花形状的玉佩后并无其他的装饰。但是这样不仅没有影响他雍容华贵的气度,反而给他增添了一份洒脱干净的感觉。

他似乎身体不太好,一阵风吹过,不由捂嘴轻咳了两声,旁边的贴身太监小猴儿见状慌忙上前轻轻替他抚背,嘴里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李陵微微颌首表示知道了,接着对那些宫女侍卫温和地道:“都起来吧!”接着又对那些神色不安的侍卫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都下去吧!”

“不行,他们还没给我抓住那只猫呢?”李沅一见急了,指着虚掩的大门道,“都进去给我抓!”

“沅儿,不许胡闹!”李陵眉宇间浮起一丝愠色。

李沅似乎极为害怕这位皇兄,见他动怒顿时不敢再造次,只是扭过头撅起了嘴,一副委屈之极的模样。

“谢殿下!”侍卫们如蒙大赦,赶紧躬身退了下去。

李陵目光一转,见到满地的残花断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道:“怎么回事?”虽然他的声音不高,语气也很平和,但是久居人上的威仪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散发了出来,现场的温度仿佛瞬间降到了冰点。

“奴婢知罪!”为首的宫女惶恐地跪下,身子不由自主开始颤抖。

“皇兄你别怪秋儿,是我非要来这里摘花的。”李沅虽然骄纵任性,但是对贴身宫女还是极好的,见状顾不得生气,赶紧开口将罪过揽了过来。

李陵没有理她,只是淡淡地下令道:“拖出去,杖责二十。”立刻便有两个身强力壮的太监上前,将面如死灰的秋儿拖走了。

李沅想要上前阻拦,却被其他的宫女死死地抱住了:“公主!公主不可!”

不多时,殿内便传来‘啪啪’的闷响以及秋儿凄厉的惨呼,还夹杂着小太监高声报数的声音。这有些杂乱却异常清晰的响动在这寂静的宫殿内传出去极远,惊得枝头的老鸹噗的一声飞走了。

这一切把方才还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李沅吓得瞬间噤声。她虽然生长在后宫,但是一直被皇后保护得很好,平时见到的人哪个对她不是恭恭敬敬的,便是那些妃嫔也是生怕得罪了这位小祖宗,都是小心伺候着,何时有机会见过这种阵仗。加上李陵待人一直都温和宽厚,长这么大她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的脾气,所以最开始还有些想使小性子混过去,直到贴身宫女被打得凄厉惨呼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闯祸了。

李沅恨恨地看了一眼那扇虚掩的大门,心中已经将那个一直没露面的怡妃恨上了。但是紧接着,外面的惨呼声再次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去,她有些不忍心地捂上了耳朵。

过了一会儿,小太监匆匆跑进来行礼道:“回禀殿下,二十杖打完了!”

李陵叹了一声道:“都回吧!”

“是!”几个宫女如蒙大赦,忙带着还没回过神的小公主走了,只留下李陵依旧站在原地,微眯着双眼看着那扇幽深的大门,外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里面的人却始终没有出来。

半晌之后,只听他淡淡地开口道:“吩咐人来打扫一下,派两个人守在门口,不要再让任何人进来。”顿了顿又道,“若是永安公主再来,马上派人通知本宫。”

“是!”小猴儿忙点头应下,接着又小心地道,“殿下,咱也回吧,该喝药了!”

李陵微微颌首道:“回吧!”再次看了一眼大门才转身离开。

很快,这座冷清的宫殿再次恢复了平静。

此刻,在离皇宫极远的一个大宅子里,有一个少女同样在发脾气,不止将梳妆台前那些精美华贵的首饰扯得稀烂,还通通扔在地上用力地踩。

屋内一片狼藉。

做完这一切她犹不解恨,忽然抓起身旁的凳子砸向紧闭的大门,只听见砰的一声响,大门不仅没被砸开,自己反而差点被反弹回来的凳子砸中。

她似乎被这声巨响刺激了,疯了一般扑到门口,抓住门框用力地摇晃,嘴里高声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秦霜月,你这个卑鄙小人,快放我出去!”

原来这位不是别人,正是被秦霜月邀请赴宴的唐子昔。

她进入轿子不久后就闻到一股极好闻的甜香,等觉察到不对已经晚了,虽然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还是忍不住沉沉睡去。等她再次醒来,就已经到了这个布置得喜气洋洋的大宅子。身上的衣衫也被换过了,里里外外都是全新的,尤其是最外面那件红得扎眼的喜服,让她差点没气晕过去。若不是从外面看守她的两个丫鬟嘴里知道这些是她们做的,她差点就当场自尽了。

那两个丫鬟似乎不爱说话,只跟她说了一句话就不再出声。显然秦霜月有过吩咐,只让她们说这一句,不过是为了防止唐子昔羞愤自尽。

他考虑得很周到,唐子昔有些自嘲地想到。她确实不能死,因为唐谦智还等着她去救,唐家的仇也等着她去报。

按照她之前的打算,是准备将唐谦智送出城安顿好之后再悄悄回来,血海深仇不能就这么算了,她不止要查出到底是谁害得她家破人亡,还要那人付出应有的代价!这是她的誓言,也是她生存下去的唯一动力。

折腾了不知道多久,她终于累了,靠着门框缓缓坐下,目光看着虚空处怔怔出神。

此刻她心中万分的后悔,不该听信秦霜月的话。可是此时再后悔已经晚了,时光不会倒流,更不会给她再选择一次的机会。以往她只是觉得这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现在才觉得此人简直阴险得可怕。

唐子昔喃喃地道:“他在报复我!”

这个房间明显是经过精心布置的,不止到处贴满了喜字,连桌子凳子上都蒙上了红色的绸布。而且不止她身上的那一套喜服,连那些首饰也是当初秦家送去唐府的那些,虽然那顶凤冠被她践踏得不成样子,但是那个式样她记得。

秦霜月是在报复,报复她当初的拒婚之恨。所以才将她关在这里,还派人给她换上喜服,一定是想羞辱她,甚至……唐子昔有些不敢再想下去,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忽然抱住双膝无声地哭了起来。她不怕危险,也不怕死亡,就怕这种让她感到羞耻的屈辱感。

听到里面的动静终于消停了,守在外面的丫鬟也松了一口气。实在是这位太能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就没安静一下,要不是主子吩咐要好生伺候,她们真想一棍子把她给敲晕了。

两个丫鬟没注意,远远的墙头忽然冒出一个脑袋,随着噗噗两声轻响,两人只感觉身子一麻便双双倒地。

一个蒙着面的男子敏捷地从墙头跳了下来,走到两个丫鬟身边轻轻踢了踢,见对方果然晕了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苏姑娘!苏姑娘!”

正默默垂泪的唐子昔忽然听到一个很远却又很近的声音传来,先是一愣,接着有些惊喜地趴到门缝边大声道:“我……我在这里!”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声音反而越去越远,唐子昔急得不停地拍门,引得门外的铜锁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直把她的手都拍得红了,那人也没出现,她有些无力地靠在门上,嘴里喃喃地道:“我在这里啊!”

“害我找了半天,原来你在这儿!”一个陌生却又带着一丝熟悉的声音在她旁边响起,接着一对晶亮的眼珠子便出现在了门缝处,把循声望去的唐子昔骇了一大跳。

对方见到她的面容有些惊讶地轻咦了一声,喜道:“是你?”

唐子昔忙点头道:“是我!”她显然理解错了对方的意思,还以为问她是不是那位苏姑娘。

外面的人嘿嘿笑了两声,接着压低声音道:“这锁有些难开,你等我一会儿!”接着门缝处的那双眼睛便消失了。

很快他又回来了,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对着大铜锁一阵乱敲,半晌后又有些泄气地扔掉了手中的工具,再次消失了。如此反复几次之后,他终于放弃了,嘀咕道:“什么破锁这么难开……算了!”话音未落又不见了。

这一次他许久都没有回来,唐子昔都担心他是不是扔下自己跑掉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人又回到了门口,将嘴贴到门缝上轻声道:“你还在吗?”

“在!”唐子昔有气无力地道。

那人听到她的声音放心下来,道:“这个锁我打不开,所以我要爬到房顶上去试试,若是见到有绳子垂下来,你就抓住往上爬。”

唐子昔抬头看了一眼房顶,犹豫了一下方道:“好!”

“那行!”那人喜滋滋地道,“你等我啊!”说完再次噔噔噔跑开了。

唐子昔目不转睛地看着足有七八丈高的房顶,有些怀疑那个有些不太靠谱的家伙到底能不能爬上去。

不过在这之前,她需要积攒一些力气。差不多一整天粒米未进的她早就饿得头晕目眩,之前是以为出不去才不肯吃这房间的东西。现在既然有了出去的希望,自然要找些吃的增加力气。

君何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