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尘缘录

第164章 不明所以

唐子昔眼前容貌俊美的长发男子,心中居然升起了一种自惭形秽之感。

她悄悄握紧了手中的弓弩,喝道:“你究竟是何人?”

长发男子优雅地捋了一下头发,又伸手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这才莞尔一笑道:“在下孔阳,此番前来只是跟唐姑娘打听一个人,并无其他。”

“不知道。”唐子昔哪有心思跟他废话,干脆利落地回绝了,接着大声道,“速速让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长发男子看着对准自己的弓弩丝毫不见慌乱,而是似笑非笑地道:“看来唐姑娘对在下有些误解。在下只是真的问完就走……”

话没说完,破空之声响起,唐大小姐已经没有耐心跟他耗下去,见他一直不让路,只好扣动了扳机,同时叫道:“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

长发男子孔阳神秘地一笑,突然原地消失不见了踪影。

唐子昔大惊,目光慌忙朝四周搜寻。

“不知跟唐姑娘同行的那位李公子现在何处?”

一个妩媚的声音突然自身后响起,唐子昔抬手就是一箭射了过去,这才回过身去,却并没有发现长发男子的身影。

正奇怪间,只觉得身上一麻,接着就全身僵硬无法动弹了,她这才知道对方的身手实在高出她太多,顿时有些慌乱地道:“我早就没跟他一起了,鬼知道他在何处。”

长发男子孔阳从一棵树后转了出来,手中把玩着一支发钗,笑道:“那唐姑娘可知他去了哪里?”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唐子昔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几天前就分开了。”

听到她如此说,孔阳也有些不确定了,不过转念一想,道:“那他可曾提到过什么地方?或者要见什么人?”说完瞟了她一眼,补充道,“我劝唐姑娘最好想清楚再回答,你的那位璟哥哥可还在山坳处等你。”

唐子昔没料到他居然连这个也知道,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有些畏惧地看了这个男子一眼,犹豫着道:“我好像听他提到过,要去洛阳找什么人。”说完看着孔阳若有所思的神情,心中直犯嘀咕:果然自己跟这个李渔犯冲,沾上他的准没好事。

可怜远在数十里之外的李渔,突然仰天打了个喷嚏,眼泪鼻涕都飞了出来。

一旁的小药童停下手中的动作,担忧地看着他道:“李公子,可是山中阴冷,感染了风寒?”

李渔揉了揉鼻子,不以为然地道:“无妨,只是鼻子突然有些痒。”他直起身看着这片山谷,谁能想到,在这三国交界的地方,居然藏着如此大一片药草园,他认识的、不认识的,几乎应有尽有。而他们二人今天的任务,则是将这一片已经泛紫的川芎全部挖出来。

李渔看着还剩小半个角落的川芎,深吸了一口气道:“咱们快挖吧,天一亮还要赶着下山,希望不会误了时辰。”说完扬起药锄继续挖了起来。

小药童点点头,蹲下身继续整理挖出来的药草。

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清丽的女子身影正默默看着这边,见二人一直专心致志地挖着药草,转身就离开了。

她的身形很快,几乎是脚不沾地地御风而行,只是足尖偶尔在路过的灌木上轻轻点一下,很快就到了崖边。

看着山崖下影影绰绰的山峰、树林,以及那星星点点的灯火,突然纵身一跃。一道白色的身影犹如轻羽一般从空中飘落,伴随着一声鹤鸣,一只白鹤突然从远处飞了出来,刚好接住落下的身影。

女子站在白鹤身上,轻轻拍了拍它的头,白鹤顿时方向一变,朝着远处的城墙飞去。

身处密林之中的唐子昔,突然听见头顶一声清脆的鹤鸣,抬头一看,就见一只美丽的白鹤正从头顶掠过。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隐约看见上面似乎还有一个人。接着她就有些自嘲地笑了,现在自己连自保都成问题,还有闲心关心这些。

之前那个自称孔阳的妖孽男子,也不知道到底想干什么,来得突然走的更突然。只是问了她那个李渔的下落,然后就离开了。临走前还把那支发钗给了她,让她转交给苏璟。

唐子昔看着手中的这支发钗,款式十分的简单,虽然打造得十分精致,但是任她怎么看都不像是贵重之物。要不是顶端那颗珍珠看起来还不错,她真会以为那人是在戏弄她。

她不由自主叹了口气,嘀咕道:“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怎么了,一个个都古里古怪的。看着像好人的,偏偏又在坑你。看着像坏人的,偏偏又没把你怎么样。”她这样说,自然是想到了宋延君送马的事情,如果现在她还没发现问题,真的就枉为唐家儿女了。她只是想不通,为什么宋伯伯会害她?

唐大小姐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突然胸口一痛,似乎是被人用剑抵住了,她慌忙举起手闭眼叫道:“好汉饶命,我是好人!”没办法,那只弓弩已经被那个叫孔阳的拿走了,说是要带回去研究一下。她现在手无寸铁,除了一根捡来探路的木棍别无他物。

谁知等了半晌,不见有人出声,她忍不住偷偷睁开了一条缝,这一看不由哑然失笑。原来她自己走偏了,已经偏离了小路来到一处灌木丛里,而此时戳在她胸口的,则是一根木刺。

她小心地将木刺挪开,正要回身退回小路,突然听到一阵呻吟,顿时吓得她不敢动弹。

过了一会儿,只听一个微弱的声音叫道:“救,救我!我的腿断了。”

唐子昔循声望去,这才发现不远处的荆棘丛中躺着一个黑影,正犹豫是离开还是救人的时候,只听对方又道:“姑娘放心,我也不是坏人。我叫陈谨,是古溪村的村民,本来是想进山打几只山鸡,没想到路太滑,这才失足摔了下来。”

唐子昔看了看四周,果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背篓,斜坡上还有滚落的痕迹,看来对方并没有撒谎,想了想道:“我怎么救你上来?”

那男子道:“我看过了,那一面有许多树藤,你将它们搓成长绳放下来,我自己就能抓住绳索爬上来。”

“好!”既然决定了救人,唐子昔也很果断,走到他所指的方向,果然发现了一大片树藤,接着又按照男子的指示找到了他丢失的柴刀。

不久之后,唐子昔瘫坐在地累得一身是汗,看着眼前同样筋疲力尽的男子,道:“好了,你已经爬上来了,那我走了!”说完爬了起来就要离开。

“等等!”

君何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