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拉蒙的记史

麦拉蒙的记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37章 强盗的矿山

无夜城山巅的黑色城堡内,威力罗格一遍遍地哀嚎,日渐正午的刺眼阳光令混血巨人睡不着觉,威力罗格又疯狂吼叫。

“米希!米希!我的修女为什么还不来见我?没有她,我根本无法入眠……”

威力罗格一会儿吼叫,一会儿哀嚎,士兵拉上城堡大厅的每条落地帘,刺眼的阳光再也进不来,大厅陷入了没有阳光的昏暗,唯有燃烧的火盆发着火光,火光照着龙巫女蕾瓦娜、海姆与赫斯、以及凯蒙的面孔。

“睡不着……就算没有了该死的太阳,但没有米希……我就无法入睡。”

任凭威力罗格哀嚎,三位大人物无动于衷,原因来自昨天城主与米希修女见面后念念不忘,威力罗格的习性是贪睡,可从昨晚至今天中午,威力罗格都因时刻想着修女导致无法入眠。

按照这名强盗城主的习惯大可掳走修女陪他入眠,像往日肆意掠夺各种宝贝一样。偏偏米希的背后势力多得让无夜城为之胆颤。

虽然劝说了威力罗格留给米希住几天再做决定,但威力罗格无法入眠,别说等几天,凯蒙预估今天夜幕降临,威力罗格就冲出城堡把修女抓回来,直接导致无夜城得罪多个势力爆发大战。

希因大主教,凶恶的狼群,哥伦萨里家族,凯蒙自然知晓米希的几张底牌,其中的一张底牌已经暗中支持自己,凯蒙表面装作替困扰城主的问题发愁,心底则嘲笑威力罗格愚蠢无知,自己已经抓住了哥伦萨里家族的酒杯,而美丽的米希早已属于自己。

“如果我要不顾一切抓米希修女来城堡,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这时候,威力罗格再也藏不住对美丽修女的掠夺之意,高坐在城主宝座上问三位大人物。

“威力罗格大人!你难道真想与这么多势力开战?”

蕾瓦娜一听急得问,威力罗格默默地点头,他决定不顾一切掳走修女,现在,效忠他的三个棋子必须展露真正的忠诚了。

“威力罗格大人!请你冷静点!或许过几天米希修女就会回心转意,那样可以避免爆发大战。”

第一个劝阻的依旧是龙巫女蕾瓦娜。

别人不知道蕾瓦娜已经研制好毒药,只要投入地牢,威力罗格必定失去他依赖的王牌,那时才有足够的把握夺位。现在为对抗这么多势力,无论胜利属于哪方,蕾瓦娜幸苦饲养的百头亚龙肯定损失惨重。好不容易谋划接近宝座的局面变成另一团乱糟糟的局面,数十年的精心准备变成徒劳,蕾瓦娜绝不愿意这种事发生。

“城主大人,依照我们之间的盟约,我们只负责无夜城的安危,不会随你出征对抗其余势力。”

海姆与赫斯两位骑士团长共同回答。

骑士的坚决没有让威力罗格难堪或者恼怒,自从当上强盗长达数十年以来,威力罗格知道骑士这种东西最强大也最好骗,只要掳走米希躲在城堡,届时无论狼群还是哥伦萨里家族闯进无夜城必然引起城里大片的厮杀,特别是凶恶无情的狼群,这群骑士因他们的顽固反倒不得不与敌人战斗,威力罗格自知不需要这群骑士表露意见,城里爆发大战,他们自然会卖力。

“威力罗格大人,请你再考虑……”

不愿被一个修女引来祸乱打破局面,蕾瓦娜试图再三劝阻,却有人拦住她,蕾瓦娜一看,竟是她的儿子凯蒙。

“城主大人,我愿意为你而战,协同龙巫女和两位骑士团长在城边抵御压境的敌军。”

凯蒙走到宝座前半跪下,说出的话令蕾瓦娜大吃一惊,威力罗格高坐在城主宝座上,对其发问:

“我原以为你只是落魄投奔的贵族,没想到是魄力十足的贵族勇士,为什么愿意这么做?为我而战,你可能会死。”

“为了表现我的实力,为了表现我无惧死亡的决心,为了表现我对你的忠诚。”

凯蒙干净利索地回答。

蕾瓦娜进退两难,很想责骂儿子的草率,又担心过度亲赖凯蒙引来怀疑,蕾瓦娜的秘密隐藏数十年,现在都没有透露她和投奔而来的凯蒙的真正关系,在场除了他们母子俩,没有别人知晓这个秘密关系。

“凯蒙,我们不会协助你抵御敌军进攻,我们只守备在无夜城。”

海姆与赫斯拒绝凯蒙的提议。

“城主大人,大战并不一定爆发,只要我们展现的兵力足够庞大,敌人也会谨慎三思,我们将在城边镇守并和敌人谈判,尽我的智慧化解这场误会,让修女乖乖投入你的怀抱入眠。”

凯蒙把早就想好的完美回答说出,听凯蒙可以做到让米希修女乖乖投入怀抱入眠,威力罗格便兴奋不已。

阻止不了凯蒙主动请战,蕾瓦娜呆在原地没有动,海姆与赫斯皱着眉头,没有合适理由再反驳凯蒙的主意。

“霍哈!嘿哈哈啊哈哈哈!我命令你们把飞龙和骑士都调遣派出!由我最忠诚的勇士凯蒙率领你们镇守城边!”

威力罗格放声大笑,城堡大厅似乎都震得摇摇欲坠,众人又听威力罗格的狠话:

“如果敌人敢继续藐视我在无序之地的统治!将见识到我的王牌!”

此时在黑色城堡某处,赤色的恶魔藏在廊道的石柱花顶,瑞特因隐约听见威力罗格的笑声,不过它不管这些,因为梅里恩要求它在城堡显眼的地方留下点字迹,现在,要开始捣乱了。

……

佣兵工会,各类职业的佣兵忙着吞噬整份午餐,短暂的午间休息过后便又是哄抢新任务出城四处干活的日常。

“团长,我们真的只能吃干面包吗?”

新加入烈风佣兵团的成员抓起几块白白的干面包,欲哭无泪。

“佣兵生涯的启程第一件事就是吃饱,这样才能有力气,首先经受的磨练就是吃最最普通的食物。”

费尼非常珍惜难得的干面包,粗鲁的男人一小口一小口像个矜持女人似的细心品味,连坐这里的老成员们都看不下去,米洁卡递出她艰难哄抢到的任务悬赏卷,微笑着安慰这些有男有女的新勇士们:“替村民追击一伙闯进村子抢走大量财物的强盗,三天内,我们完成任务就能获得一百金币!好好加油吧!不然三天后我们就得像团长这样珍惜佣兵工会免费的干面包了。”

没有再抱怨,烈风佣兵团的成员们聚着吃完硬邦邦的干面包,佣兵工会的门口闯进一个金发的魔法师,直直走来这里。

“我想请烈风佣兵团吃顿不错的午餐,谢了。”

几枚亮闪闪的金币给了工会服务生,我刚坐下,烈风佣兵团的成员们就看到服务生端来有烤肉的午餐和麦酒。

“太谢谢你了,慷慨的魔法师兄弟。”

费尼本想叫出我的名字,被我眨眨眼示意他别在无夜城随便叫出西诺尔这个名字,虽说龙巫女的通缉力度小了许多,竞技工会出了名的排行榜却还留有西诺尔这名字,而且佣兵工会人多嘈杂。

“我来是打算告别的,商队今晚就会启程离开无夜城了。”

我马上在临别前说出这番话,费尼捶打胸口,突如其来的告别惊得他不小心把牛骨头给吞了,米洁卡也感到很突然。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我们还没来得及准备好好道谢呢。”

“道谢的话我们心领了,得到宝藏的烈风佣兵团会越来越多人,你们迟早会成为顶级的佣兵团。”

我安慰费尼和米洁卡,说着两句祝福的话,说完觉得哪里不对劲,看每人的干面包,便问:“讨伐末日教会归来不是得到了宝藏吗?就算强盗城主夺走了三分之二,剩下的宝藏应该也……”

“唉,剩下三分之一宝藏,佣兵们分掉后其实还不够,火爪盆地一战死伤很多,逝去的佣兵们也有家人,部分财宝必须留给悲痛的弟兄家人们,加上修补装备,为新成员们添加装备等等,三分之一的宝藏对于佣兵们来说仅仅是普通的弥补。”

费尼咽下牛骨头,沉声说,我转头看看烈风佣兵团的新面孔,这些年轻的男孩女孩中有低级的小家伙也有中级的小强者,令我仿佛看到了曾经不久的自己。

“大哥哥也是经历火爪盆地大战的归来勇士吗?”

一个职业是剑斗者的女孩娇声问我,不像菲雅米娜以前那样冷漠冷漠的,既可爱又开朗,我当然是喜笑颜开地讲述那场大战,如呤游诗人唱的壮观景象,火红色的夜空降下火雨和浩浩荡荡的佣兵之海围攻恶徒大本营,把这些小佣兵迷得不忍眨眼。

“我得插一句话,这个胆小的魔法师当时没敢跟着进攻恶徒大本营,他在老远的地方躲着火雨。”

铁一般的声音打断我吹嘘的伟大故事,不死鸟佣兵团的菲拉团长走来了,她毫不留情地揭露我的真实故事。

“菲拉团长,你猜猜我是来做什么的?”

“来告别的,我猜的没错吧?”

我试探菲拉的判断力,结果被她一击命中,又见菲拉团长怨气重重的自语:“也是,就该早点逃离这种强盗统治的鬼地方。”

困惑的我听了米洁卡说明原因,和烈风佣兵团处境相同,经过葛米村保卫战和火爪盆地大战,不死鸟佣兵团需要留给逝去姐妹的家人善金。

佣兵们凯旋归来的荣誉传开,无夜城有大批新血涌入佣兵工会,菲拉自然要多照顾新的女战士们,三分之一的宝藏确实很少,可以说,佣兵工会的各大佣兵团都在浴血奋战付出惨重代价后所得甚少,遭受了强盗城主的拦路洗劫,米洁卡还告诉我,炽铁佣兵团的新成员们连属于自己的炽铁盔甲都没有。

“强盗!简直是强盗!”

细心聆听,才发觉人多嘈杂的佣兵工会时常有拳击桌子的咒骂,被强盗洗劫的佣兵们愤愤不平,又没法反抗。

天空有飞龙,城门有骑士,城堡还有黑甲兵团,宣称自己就是唯一法律的威力罗格还有最恐怖的王牌。

这个时候,炽铁佣兵团走进佣兵工会,果然看见新成员们没有炽铁盔甲,矮人山脉运来的炽铁盔甲每件都非常昂贵,加丹团长来向费尼和菲拉打招呼,顺便一眼看见我。

“我猜你一定是等我回来再向我告别的。”

都不用我开口,加丹团长便一击命中。

“我倒想听听你是怎么看待威力罗格的?费尼团长和菲拉团长一致认为是强盗,你呢?加丹团长。”

我好奇地问,感叹威力罗格的强盗恶名真是深入人心呐。

“看来从凯旋归来那时起,佣兵工会的大家更痛恨强盗了,我嘛,早听闻那家伙当上城主前就是强盗首领,我还知道威力罗格是奴贩头子。”

加丹严肃地回答我,奴贩头子这个称号出人意料,费尼和菲拉互相回忆起某些传闻。

“威力罗格宝贝的矿山,没几个人看过后活着回来。”

加丹干脆一块坐下来,向我揭露这个阴暗秘密。

无夜城的唯一法律就是至高之王威力罗格,凡是触怒威力罗格的人或黑甲士兵掳走的人,结局就是威力罗格定下罪名然后处置。

成为奴隶,这是几乎所有处置的结局,少数反抗者被斩下脑袋挂在城门,多数屈服者被带去无夜城外的矿山劳作。

无夜城外的矿山盛产黑色石晶,黑甲士兵穿戴的坚固而且抵抗魔法的盔甲,原料便是矿山盛产的黑色石晶,矿山是重兵把守的禁地,就算炽铁佣兵团有能力闯进去,救走奴隶前,威力罗格也会率领黑甲兵团从黑色城堡气势汹汹地杀来。

奴隶们还会被威力罗格卖去别的地方,到了别的奴贩子手里继续当奴隶,这些都是恰好在矿山附近的人亲眼所见,从无序之地外各地甚至跨越边界山脉的王国都有传闻见到被买走的奴隶。

“前任炽铁佣兵团长告诉过我,威力罗格是黑市最富有的女精灵收买商,在月光森林外围,精灵捕猎一直存在,无序之地离月光森林是很远,但威力罗格一花钱,被抓的女精灵就会卖到山巅的黑色城堡,那座黑色城堡究竟关押多少女精灵,除了威力罗格和看守的黑甲士兵,谁也不知道……”

走回去的路上,我不停回想这些阴暗秘密,仅仅是听听都让人产生杀掉威力罗格这个强盗、奴贩、臭猪的怒意。

可惜,这里是无序之地,强盗横行和强盗统治,比漆黑之夜更黑暗。

太阳坠落的初昏,商队就要启程离开了,有心无力的魔法师低着头走回西街旅店,结果低着头走,都能踢到流浪汉横插街上的脚。

“哎哟!”

被我踢了一脚的流浪汉惊醒,头上的麻布脱落,我听流浪汉的声音,转头果然看见熟悉的脸。

树下夏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