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惊虹

第86章 真相大白(中)

“胡说八道!怎么会是朕杀了许堂主!许天一身上的致命伤,分明是玄机银枪!”

司马荣心知,许静姝此举,意在栽赃嫁祸。

当日曲觞带走了许天一的尸体,现今尸体就在策机堂手中,许静姝怎样说,群侠自然怎样信。

面对着群侠此起彼伏的怀疑之声,面对着一双双讨要答案的疑惑眼睛,司马荣被逼得太急,心生焦虑,更急于为自己开脱,不及细思周全,只能按照本能反应。

而人被诬陷时的本能,就是说出事情的真相。

许天一是被玄机枪一枪穿身而亡,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就算真的抬出许天一的尸体,那也是改变不了的。即便玄机子明显是他的人,但毕竟不是他亲手所为,想要开脱却也不难。

但是,变生肘腋的电光火石之间,让司马荣来不及思虑太多太细,以至于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司马荣刚说完这句话就想了起来,他先前为了借刀杀人,曾经散播谣言,杀死许天一的人,是曲觞!

而就在这时,玄机子忽然发声:“皇上,许堂主明明是您亲手所杀,您怎么可以赖到我的头上啊?”

司马荣眼睛一眯,他万万没有想到,玄机子居然会临阵倒戈。

玄机子表现出一种被冤枉之后十分慌张,急于摆脱嫌疑的样子,朝着群侠连连摆手说道:“诸位听我解释,许堂主真的不是我杀的!”

玄机子忽然转向司马荣,指着他说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我对你忠心耿耿,没想到你却要我替你背黑锅!司马荣,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诸位,实际上是司马荣谋害先帝,诬赖曲觞,被许堂主发觉,许堂主才被司马荣杀人灭口的,这是我亲眼所见!不仅如此,他还散播谣言,将许堂主的死一并嫁祸给了曲觞!”

玄机子此话一出,群侠之中瞬间炸开了锅。

“诶对啊对啊,之前传闻不是说,是曲觞杀了许堂主吗?”

“是啊,怎么皇上又说是玄机子杀的呢?”

“许姑娘和玄机子还都说,是皇上杀了许堂主呢。”

“诶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啊?到底是谁杀了许堂主啊?”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皇上杀了许堂主,本来是已经赖在曲觞身上了,刚才口误又说是玄机子干的了。玄机子不乐意了,就把皇上给供出来了。”

“挺有道理的!”

“嗯嗯,只有这种解释了!”

“啊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

在一开始,许静姝就是故意说错许天一的死因,逼着司马荣来不及反应,只得说出事实真相。

但是这最多只能证明,曲觞不是杀死许天一的人。

真正能够证明司马荣是一切阴谋幕后主使的,是一个司马荣原本的忠心部下,现如今的弃子的证词!

而这最关键的一步,最重要的基础,就在于许天一的最后一个黑色锦囊:

玄机子是策机堂的人!

许天一是堂堂玄朝首智,他又岂会那么容易死?

他的死,本就是他自己一手安排的。

而玄机子也因此成为了深埋在司马荣身边的一颗棋子。

六合镇青龙客栈之中,玄机子之所以选择秦离作为攻击对象,便是事先知道秦离的心脏在右侧,这一枪刺在左侧并不致命,还能瞒过司马荣的眼睛。

甚至城北城门之下截杀司马青叶与许静姝,玄机子也是有所保留,刻意放行。

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最后一刻,揭穿司马荣所有的阴谋!

一个忠心耿耿的心腹在被抛弃之后站出来指认所说的话,会更容易让人信服,许静姝一方面借此坐实了司马荣杀死许天一的“事实”。以谎言遮盖谎言,正是对玩弄人心的阴谋家最好的报复。另一方面,她也保住了不惜身败名裂,牺牲自己帮助许天一布局的玄机子,而这一点,更是许天一一开始没有算计在内的。

许天一开局,布置精妙,思虑长远,固然厉害,但是许静姝可以依照许天一留下的锦囊与线索,完美收局,甚至做的比许天一一开始所预期的更好,同样不负巾帼孔明之名。

许静姝见大局已定,当即指着身边司马青叶喊道:“诸位义士,逆贼司马荣,害死先帝,谋权篡位,陷害忠良,十恶不赦!我身边这位便是先帝敕封的东宫太子,玄朝皇位的正统继承人,有太子印为证!”

说罢,身披金蟒袍的司马青叶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太子金印,火光之下,熠熠生辉。

许静姝继续说道:“诸位,随我等一起,追随太子殿下,诛杀逆贼!”

“追随太子,诛杀逆贼!追随太子,诛杀逆贼!”

一时之间,在场众人大多高举手中兵刃,高喊着“追随太子,诛杀逆贼”的口号,原本为司马荣所欺瞒利用的江湖侠士,纷纷倒向了司马青叶这边!

“哈哈哈哈哈……”

忽然,一阵响彻夜空,惊天动地的笑声,打断了连绵不绝的口号声。

那是司马荣最后的倔强。

“朕的好皇侄啊,就算你们揭破真相又怎样?朕的皇位,你们依然撼动不了!一国军政,皆在朕手中。四大军势,朕有其三。山阴军方经大战,伤疲在身,就算虎卫军被调到了西南,此刻,PY,秦栾两军怕是也将山阴军全歼在鹤鸣山了吧。没有军队的支持,你这个太子,也就是个光杆儿司令,无能为力!真相如何又有什么关系?这是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是也好,非也罢,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都无足轻重!你们费劲心机,牺牲了这么多,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哈哈哈哈……”

就在司马荣恣意狂笑的时候,许静姝却打断了他:“你错了!”

鹤鸣山中,山阴军艰难作战,眼看就快要穷途末路,却在此时,绝处逢生!

PY军前列的弓箭手忽然发现,手中之弓的弓弦已经断了。但是他们却什么也没看到,只觉一阵风从胸前吹过。

PY军中,有人反应了过来,大喊道:“这是将军的玄风箭隐!”

PY军中的士兵本能喊出来的“将军”,指的自然不是新官上任的PY问,而是PY阙!

众将士寻着箭的源头望去,果然看见了两人两骑。

当先一人,挽弓搭箭,英姿飒爽,正是PY阙!

而他身后的,便是那日救走PY阙的李涛!

小小闷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