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凯你在谁的风景里

王俊凯你在谁的风景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8章 【凯我】Treat you the same(3)

[3]

翌日,阿九给我化了个美美的妆容,逼我穿上了浅蓝色格调的牛仔裙子,配上一双浅色的布鞋,而她呢则是换上了帅气的路线,我说过阿九很漂亮,不管是什么妆容不管是什么衣服只要用在她身上都能给你一种惊艳的感觉,而我也许给人的感觉更多的就是淡,说白了就是冷或者是过分安静。

虽然骨子里其实也是一个温暖的人,但是我并不是太阳,我的暖只给王俊凯只给阿九,没有办法做到平等对待。

他们在我心里就是与众不同的,而除了他们之外的人并不曾给过我温暖,所以我只能区别对待我觉得这没有错。

阿九在九点左右就拉着我去逛商场了。

如果阿九不在的话我普遍是不会出门的,一个人太无聊了,而有她在身边就不一样,她可以和我说很多他们学校发生的趣事,比如说有人为了隔壁宿舍的那个女生不惜把花洒了满地,或者说老师昨天上课拿着扫帚比划,再或者.....我承认,她勾起了我回学校上课的念头。但是我知道我回不去了,荒废两年的学业不是说补就可以补的,更何况,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我觉得我不能把自己大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校园里荒废在枯燥无味的课堂上,我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将这仅有的一点时间按着自己想过的生活过一遍,好让自己不那么遗憾。

所以,对不起阿九,那时候的高三没能与你一路走来。

所以,对不起王俊凯,接下来的人生没有办法陪你一起走完。

请原谅我太自私,我注定要辜负你们。

路上的行人很多,看到最多就是暴露在空气的美腿和攒动的人头,光是那衣服就看到我眼花缭乱的,真不明白别的女生怎么动不动就往街上跑。我略带抱怨的嘟着嘴,然后看到阿九回头拽住我的手的时候我总算满意的笑笑。阿九的头发在空中肆意飘动,带着一种孩子才有的美好。

其实不喜欢出门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母亲是出车祸离开的,所以车也成了自己内心的阴影之一,怕极了车鸣声。原先听着车鸣声就难受的想哭,再到死活不肯上车,然后到现在的慢慢接受却只坚持坐靠窗的位置。

时间是治愈师,但是他不一定医得好每个人,因为有些人的心早已千疮百孔,他无从下手。

阿九拉着我在各家商店奔走,时不时拿起衣服往身上试试,觉得不满意就再换,我坐在板凳上看着兴致勃勃的她,从小短裙换到小长裙,从牛仔换到衬衫,总之是不停的捣鼓着,看久了竟痴的笑了起来。

“阿骆,来试试这件衣服。”阿九笑吟吟的取下一件淡紫色的长裙向我走来,那架势好像要把我吃了一般,不过,那几步我觉得她走了好久,久到我以为她来不到我的跟前了。可是她一来到我跟前就把我推搡着往更衣室走去,我无奈只好由着她。

长裙麻烦,这是我一向的认为,但是这件长裙真的很优雅其实说是高贵一点都不为过,我褪下自己的牛仔裙子,慢吞吞的换着这件长裙,这么慢还有一个原因,不是怕惊艳了他们而是怕吓坏了他们。

过了十分钟左右我才拖着裙摆出了更衣室,站在镜子跟前大眼瞪小眼,阿九点头陶醉于自己的品味,而至于我也有些醉了,很漂亮,至于是在说这件衣服还是说我就由你猜测了。

这不是最让人欣喜的,最欣喜的恐怕就是我一转身就看到了一双漆黑而又温暖的眸子。

王俊凯。

别来无恙。

“诶你看的这么入迷做什么没见过女生嘛。”我皱着眉头嘟囔着但是对面的王俊凯却笑疯了,虎牙和冰冷的空气亲密的接触着,有让人冲上去帮他御寒的冲动。

“徐骆我觉得你这样萌萌哒。”带着很重的调侃语气,迈着大步径直向我走来。

“......我也觉得我这样萌萌哒。”我不理他转身看了一下镜子里的我自得其乐的昂起了头,不久才意识到了不对劲,“拜托我这是帅,你怎么找形容词的!”

王俊凯一下子笑翻,踉跄了一步险些摔倒,而阿九则是倚在位置上看着我挑眉,带着份迁就的口吻,“是是是,阿骆不是萌萌哒,哇,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帅哥.....”

“你够了!”我和王俊凯异口同声的鄙视她,没办法她的口气太欠揍。

阿九的飞机是下午两点多,可是现在手表的时间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去吃顿午餐就要和她道别,这样一想我的神色忽然变得黯淡了下来。我不怕我会死,我怕的是不知道哪时候还可以再见到她,我怕一别就是一生。

阿九成绩很好本来是想留在本地的大学但是父母觉得太可惜,就硬生生的把她往外赶,其实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但是那个时候的她只想能陪我一阵是一阵。理想和现实终究是有差距,她最后屈服于爸妈的淫威之下带着千百个不愿意离开。

其实这样也许对彼此才好,她会在那座城市有她的朋友圈,她会在那个地方想念我,还有她会在我离开以后不至于孤单的没有人安慰,但是我又是怕极了她在那座城市里受委屈会在那个城市有了新的比我还要珍贵的朋友。心疼归心疼又能怎么样呢?人生百态,很多事情最后终归只能自己去一个人走下去。

即便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浮沉。

阿九,我认命,只是由忠感谢你曾赠我欢喜让我有勇气面对生命的尽头。

“阿九徐骆,我请你们两个人吃饭好了,都十二点了。”

王俊凯听到阿九是下午的航班,嚷的比谁都起劲,他说着一定要请阿九好好的搓一顿当是昨天冷落她的补偿,冷落你个妹啊,王俊凯你蒙人也不带这样的,我是醉了没错但是我很清醒的好吗?要说被冷落的最彻底的也是那什么许若彤吧?王俊凯一说完我心里就翻了个白眼,喜欢我就早说,磨磨唧唧的。

当然这只是我的自恋之想,我完全不会认为他会喜欢上我,毕竟我要身材没身材要文采没文采,唯一剩的只是一条将死的烂命,这是自嘲,但是的确也涵盖着事实。

但是我还不会告诉他,因为这样的话我也许还有机会走到他的心上。

你能原谅我吗?我只是想在死之前好好的爱一个人,或者说是希望自己能被自己深爱的人好好的爱一遍,因为那样于他或者我都不会遗憾。

午餐很丰盛的原因是因为王俊凯领着我们去了商场附近一家比较出名的餐厅,装潢的风格很复古,称得上是这座城市的老字号,客人络绎不绝,像一下子涌来的潮水,挤得我们往一个方向去,被人潮挤压惹得心脏疼,呼吸不顺并且有些难受,我不由的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

我伸手拉了拉王俊凯的袖子小声的说着,“老王,我到边上等你,我们去包间好不好?”

这是我第一次喊他老王,当然后来喊他老王就成了习惯,任由他怎么嚷着不要我都发挥着坚持不懈的品质执迷不悟,他无奈在反对多次之后也只好作罢。

“好,那你等我。”他反手轻轻握了握我的手,然后松开走到人潮的拥挤处,人头太多,而他走的太远了,我竟看不到了。

恍惚记得那个时候阿九拉着我走到了边上,脱离了那样窒息的环境,难受也来得缓了些,但是我还是没忍住喘了口气,好在王俊凯并没有见着。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愿意王俊凯瞥见我的脆弱,我怕他会同情,而不是心疼。我日夜想着的就是他爱我而并非施舍的温柔。

估摸过了五分钟他才穿过层层人海一下子蹿到我跟前,拉起我的手就往最近的一家小包间走。

左手是王俊凯特有的温度,右手是阿九传来的暖意,看来他们牵绊我一生是注定的,虽然我这一生实在是太短了些。

道别总是要早早的做好。

这顿饭吃得好像特别的快,一晃就快到了一点钟,我心不甘万不愿的摆着一张臭脸和阿九还有王俊凯上了去机场的出租车,车速不是很快但是也并不慢,我在心里渴望着路上堵车,但是不如我意,反而一路畅通无阻。

憋屈的很。

王俊凯坐在司机的旁边而我和阿九坐在后面,王俊凯的样子似乎是有些困,耳朵塞着耳机,靠在软软的枕头上睡着,我坐在他的斜对面看着他的侧脸心跳的厉害,这么狭小空间里的他的侧脸,优雅的分分钟都可以把我秒杀。

但是这份花痴的样子也就迟疑了那么几秒钟,我更多地时间则是在和阿九叙旧,其实本来说的好好的,但是被她的眼泪一掉,反而变得更像生离死别。

“得,你别催泪,我不想哭。”我边伸手擦着她的眼泪边开口,那些心疼的话在经历口中酶的催化之后变了味,有些伤人,加上我的语气比较单调,这种轻佻的口气更甚。

“你下次善于表达一下你的感情成吗?好不容易憋出来的眼泪被你这么一搞全没了,破坏气氛。”眼泪来的快去的也快,虽然知道她这么说是安慰我但是心里却忽然难受了起来,她是难过,但是为了我又得装的不难过,她知道我苦所以怕我再苦,所以即便受欺负了也只能自己掖着不让我担心。

阿九,倘若死了,我最担心的也就只会是你,因为你待我太好,这么多年仍旧如初,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

司机被我们的对话笑翻,笑嘻嘻的看着我们说着,“你们年轻人那,眼泪来得快去的也快,多大了怎么还和我女儿一样。”

说着忽然笑了起来,原因恐怕也只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女生了吧?听着他爽朗的笑声我忽然有些想掉泪,因为我想到了父亲这个与我毫无瓜葛的词汇。

父亲这个词真的比较陌生,他忙一直都很忙,偶尔回家吃顿饭,印象中的他就是一个没有了母亲就邋遢的留满刮人胡子的男人,并且他喜欢吃母亲煮的饭菜,不过这只是最初,后来他就更忙了,经常整天整天的不回家,没有帮我开过一场家长会也没有接过我一次回家,印象中他的好都是和钱挂钩,比如说我生日的时候一定很丰盛或者是没钱了银行就会打些钱,最好的也无非是母亲死后的为数不多的那几次他热的牛奶。

男人真是个奇怪的生物,得到的时候不珍惜,等到失去了才会懊悔,就好像后来的那个保姆对我说的最多的,你爸想你了你回家吧。我每次都摇着头拒绝,也许是为了报复吧?报复他这么多年来辜负了自己的母亲,这一点和母亲蛮像,倔,令人厌恶的倔。

王俊凯,我希望你不是和他一样的人,因为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我希望自私这种糟糕的品质命运只赋予了我一人。

我望着王俊凯的侧脸沉思了良久,被手上传来的一阵疼痛感给唤醒,原来是阿九这丫的在捏着我的手,“疼疼疼,大小姐你轻点。”

“说,没了我你是不是就要和王俊凯搞上不要我了!”

“别说的那么难听.....”我讪讪的笑着,不过内心还有一句潜台词,阿喂你能小心点嘛王俊凯眯着眼睛没错不代表人家睡了呀,我真的为阿九的智商捉急,考上了好大学又怎么样?智商还是和我差了一截。

好吧,我开玩笑的,到死最傻的人都是我,最自私的也是。

谈话声被汽鸣声所打断,又到了告别的时分,在机场的不远处停了车,而王俊凯也在停车后马上惊醒。

他的睡眠极浅,一些细微声响就可以吵醒,而刚刚没有吵到他睡觉的原因也许只是因为隔着一个厚厚的耳机吧?但是又是怎么知道他睡眠浅的呢?因为沿路一些颠簸的地方他都眯着眼睛难受的睁开看过我。

那种悸动也许还源于一瞬间的心疼。

母亲曾说睡不着的难以入眠的或者是睡眠浅的人都值得自己去珍惜去保护照顾好,王俊凯,那么我的好你需要么?

阿九手上就拎着个包,其实她回来什么都没有带,就带了钱身份证和那些用得上的,把衣服都干脆免了,一下飞机杀我家来,数落着我的衣柜剥削着我的衣服,不过我是很乐意,因为她穿所以我才觉得我衣柜的衣服都很好看。

所以阿九是直接拎着包进了机场,不曾回头。

是不敢吧。

是怕我难过吧。

是怕自己会掉泪然后我也会难过吧。

因为每当道别的时候我们就会变成两只眼睛红红的兔子没有好端端的理由都会落泪这种眼泪成了道别的本能因为太不愿意开口说再见。

直到踏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她才转身,朝着我挥手,口中还在嘶喊着什么,但是我忘了告诉她我有些听不见了,我的听觉已经慢慢的退减了,大概这是死亡的脚步走太快了吧都侵蚀了我的耳朵。

但是我猜想她一定是在对我说:

阿骆,你要等到我回来看你,阿骆,你一定要很想很想我,在黄昏的时候在日出的时候在你每一分每一秒孤独或者快乐的时候。

嘿,真煽情,这明明是我才想说的。

和阿九就这样说了再见,虽然我和王俊凯仍旧在原地站了十几分钟,人来人往拥挤而又喧闹,这个城市每天都有人奔往另一个城市,而另一个城市的人也会回来,走走停停这就是人坎坷的一生。

我望着王俊凯摊了摊手,“走吧。”

“感觉阿九好像很不想走。”他眯了眯眼睛然后看了一眼正在玩手指的我,我心虚的笑笑,没有回答。

周围的空气有些闷。

“徐骆,你有学过乐器么?”身后的王俊凯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走到了一棵大树的阴霾下,我转身看了看他然后摇了摇头,接着我听到他开始讲起关于他的故事,“小时候家里穷什么乐器都没有接触,后来上了高中自己喜欢上了吉他,但是爸妈怕极了自己掉成绩便收了我所有的零花钱不允许我去接触吉他还有音乐,甚至不许我去参加任何有这些有关的比赛。”

“玩物丧志?我想我是不会的,但是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知道你不是一个会玩物丧志的人。”我点头,这时候他已经走到了我身旁,牵起我的手熟稔的带着我过马路,车辆呼啸而过的声音不多但是仍旧是有,可见还是有些人不爱遵守着交通规则。

“王俊凯,那后来勒?”道两旁的路种植的稀疏,难免要在太阳下曝晒,其实打车回去就好但是我偏偏心血来潮想走走,他索性由着我,结果就成了现在的情形:两个人在有些炙热阳光的烘烤下慢悠悠的走着聊着天。

“后来自己就偷偷攒钱买啊想方设法的,没办法太喜欢了就舍不得放弃,后来因为学不起就自学,好在高考考得不错,也就是那年暑假开始他们就不管我了,所以成绩才是硬道理。”慢悠悠的口吻带着份漠不关心好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但是说到大学的事情他忽然起劲了,“然后就加入了社团,当了吉他手,社长会弹吉他还会唱歌所以后来他也有指导我唱歌什么的,总之当你是学弟的时候会有很多人照顾你的。”

“那,许若彤又是哪里来的?”对,没错,我最耿耿于怀的人!其实换做平常这种问题很难问出口,但是现在他既然讲了关于他的事情那么刚好顺藤摸瓜的了解一番,并且这样还有一个好处,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起疑心的,可是我也确实有够傻的,因为我忘了当自己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是会自私的为自己喜欢的人设身处地的想,顾不上其他。

喜欢吗,还是爱?

又有什么不同呢?都将耗费年少积攒的力气还有运气不是么?

“她是我们那里面的Dancer.”

“哦。”怪不得那么妖艳呢。我闷闷的应了一声当做回应,要是面前这个人不是王俊凯我想此刻的我肯定不会给他任何好脸色看了,不过我修养比较高不然我怎么可能忍得下来?

“我觉得她蛮好看的。”王俊凯不怕死的继续夸许若彤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看毫无疑问的是在损我,我直接拉下脸来,闷闷的看着他,不想回答他。

“你别这样啦。”他的声音还在继续,口气带着满满的宠溺,“我还没说完呢,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危险的妖精,而你的感觉就很温暖或者说是很淡,淡的好像随时会离开但是却让人分外想靠近。”

“恩?”我看着王俊凯此刻的眼睛不像在说谎,眸子清澈明亮,像太阳像深海。

果真,视线专注于一个女生身上的男生最帅。

心跳竟有些爆棚。

“又是很让人心疼的一个女孩子,一滴眼泪就随时让人的心狠狠的揪着。想保护好你但是感觉你就像玻璃一般易碎,让人心疼的要命担心的要命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诶,这个时候是要告白的前奏吗。

我的脑子分分钟出戏说的就是如此,明明人家深情的要死自己却仍旧在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不过,来的太快了吧,王俊凯你还没有了解我呢你还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呢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什么颜色呢。

“让我来保护你吧。”

尾音缠绵,引人醉。

恩,让你来保护我吧,虽然好像爱的有些早。

可是,也有些晚了,毕竟日子本来就所剩不多了。

你要是来早一点就好了,再早一点,就早一点的话,后来的我们也就不会那么遗憾了。

[第四期/原作:闵骆/未完待续]

江晚同学.

作家的话
今日话题:
#世界欠你一个道歉#
答: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曾经他们诋毁的少年,会变得更好,更耀眼。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