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炒作高手

第6章 史上最大规模兼职招聘会

胡一鸣召集金戈,潇潇开会。

胡一鸣:“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找一个关系好的高校,租个礼堂。我们来一个千人兼职招聘会。把咱们所有的有招聘需求的企业,都弄到一起。然后呢,让所有想兼职的大学生,都来这里统一面试。再找媒体来报导一下现场。”

金戈:“太棒了这个想法,我去和我记者朋友沟通下,然后再去联络之前的所有合作企业。”

潇潇也自告奋勇的说:“那我去联络高校的场地,和现场的布置,横幅什么的。”

胡一鸣:“好,大家就按这个分工,最后所有信息汇总到我这,梦千寻,准备腾飞!”

胡一鸣准备了一套话术,让金戈用于和企业沟通:“我们将在大学礼堂,搞一个千人规模的兼职招聘会,这是史无前例的,可以和大学毕业生的全职校招媲美。”

然而联系招聘企业的过程中,却出乎意料的遇到了一些困难。

金戈给胡一鸣打电话说:“胡总啊,这边有企业说,之前招聘,都是让大学生去他们公司面试的。这回,让他们出来一趟,很费劲啊。”

胡一鸣:“你这么和他们说,虽然表面上需要他们辛苦一下。但是,日常他们招聘几十人,需要面试几天甚至一两周,零零散散的去人。我们这次可以把所有人集中到一起,一天就能搞定的。”

金戈电话说:“胡哥啊,这边新联系的企业,他们说以前没和我们合作过。怕万一折腾一天,花了车费跑去,最后完不成招聘任务。”

胡一鸣:“好办,先承诺他们,来的人,报销来回打车费用。承诺每人给三百红包。如果现场人数低于他们招聘人数,我们额外赔偿他们过来折腾的损失。”

一轮又一轮的沟通下来,最终,有二十多家企业,同意参加此次校园兼职招聘会。

企业搞定后,学生就好说服了。胡一鸣先让金戈和潇潇分工,给之前积累的学生资源挨个打电话,然后,印刷了几万张广告,分发给了散落在京城八十多所高校的学生代理。广告词:“美滴,创为,联相等二十家企业,统一招聘兼职人员,可以一天参加几十个面试,确保上岗机会。”

然后,胡一鸣又和潇潇确认了一下现场的易拉宝,条幅,宣传海报等等,又和老徐的记者朋友碰好现场采访事宜,万事俱备了。

到了定好的日子,胡一鸣,金戈,潇潇三人上午就到了现场。安排二十家企业,分别坐二十张桌子,桌子背后贴招聘需求,招多少人,什么要求,工资多少等等。

安排好企业后,胡一鸣坐在唯一入口处,负责收取学生的兼职介绍费,已经交过钱的,直接入场。金戈拿一个大喇叭维持秩序,要求大家分别排队,然后在各个招聘企业的人那里穿插,解决突发状况,潇潇负责后勤和校方沟通。

从下午一点开始,学生陆续到来。人多的把礼堂口子都堵住了,胡一鸣挨个检查,收钱收得手都要抽筋了。之前,还得取信大学生,还要详细讲解自己的企业,讲解背景,慢慢说服,即使这样还有很多人不信任。

现在,只有一句话就够了:二十多家企业的人在里面等着呢,交过钱的进去。需要想想的请在旁边等着。

一天下来,入场的大致有一千三百多人,其中新加入的就有九百多人,每人收八十元,现场就收了七万多。再加上后续的,为有些企业代培训,代发工资的收入,这场招聘会算是赚嗨了。

结束后,胡一鸣又和金戈的记者朋友交流了一下。

记者:“现场的照片我都拍啦,太火爆了,本来我还担心稿子没法写,不好和金戈说,这下太好弄了。稿子内容我都想好了:在如今大学生兼职中介骗局横行,行业普遍有信任危机之际,梦千寻公司举办大规模兼职招聘会,为企业,为广大学生提供了可靠的服务。这次招聘会将会是兼职行业的巨大里程碑。”

胡一鸣心里想,不愧是记者啊,写的倒是头头是道的。胡一鸣说:“写的好啊,您真是太厉害了。”不过,我还有个想法。

记者问:“什么想法?”

胡一鸣说:“我想把新闻的标题改成:史上最大规模兼职招聘会。”

记者一听,脸上摆出为难的表情,说:“你的这个说法,有点夸张啊,你怎么就知道这是史上最大的?”

胡一鸣无语,重生后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炒作,连“史上最”这种常用词都没有记者敢随便用了。

胡一鸣问记者:“你听说过几次招聘兼职搞成招聘会形式的?”

记者思考了一下:“这个倒真没听说几次。”

胡一鸣又问:“我这次来了千人以上,还不能算史上最大规模?”

记者还是有些犹豫,胡一鸣这时,将准备好的记者“车马费”递了过去,行规一般是给三百,而胡一鸣直接下狠心,给了一千。

记者咬咬牙,说:“好吧,那我就采纳你这个标题了。”

胡一鸣又去找金戈,金戈正和一个带眼镜的女孩聊天。见胡一鸣走过来,金戈说:“胡总,这是之前来我们这兼职过的女孩,叫白雅琴。今儿她介绍了三十多个研究生的同学过来面试呢。”

胡一鸣看了一眼这个白雅琴,洁白的瓜子脸,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身穿一套白色小西服,显得温文尔雅。

梦千寻对于校园代理有提成制度,带一个人过来,交八十元介绍费,代理可以拿十元。胡一鸣笑着说:“辛苦啦,等下我们一起结算代理的提成。”

没想到,这个白雅琴轻轻的说了一句:“您就是胡总啊,我不是你们的代理,我只是之前在你这里做过兼职,这次听说你们这个招聘会规模蛮大的,我就让同学过来了。”

胡一鸣说:“没关系的,我这次照样可以给你提成。你现在可以加入成为我们的代理呀,以后可以继续带人来。”

白雅琴:“我可以再帮你们招人的,但钱我真的不要了。我就是觉得你们这不错,就当交个朋友呗。”

胡一鸣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一丝兴趣,给钱到手里都不收,确实是比较少见的。胡一鸣想,如此知性的打扮,温柔的气质,谈吐也不俗,有点意思。

于是,胡一鸣说:“我们哥几个呀,都是本科毕业了就出来创业了。今儿和你谈代理提成,倒是我落了俗套了。这样吧,今天我们还有点事,明儿有空,我请你吃饭?”

白雅琴:“好啊,那我就等胡总的饭局啦。”

送走白雅琴,胡一鸣和金戈准备请几个还没走的企业人员吃个晚餐。路上,金戈贼兮兮的说:“胡哥,我刚才和这个白雅琴说了你的创业史,今儿又这么大场面,她对你特别感兴趣呢。”

胡一鸣说:“你小子,泡妞的事再说吧。今儿这场面这么成功,还怕以后泡不到妞?”

金戈嘿嘿一笑:“胡哥,我会继续努力的,等下我把白雅琴的手机号发给你哈。”

胡一鸣和金戈,陪合作伙伴吃完晚饭后,就各自回去了。

金戈果然把白雅琴的手机号发了过来,胡一鸣想,既然她帮忙招了这么多人,又没有要钱,确实还是应该请她吃顿饭的。

于是,第二天上午,胡一鸣给白雅琴打了个电话,说:“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白雅琴爽快的答应了,约着在她学校门口见面。到了晚上18点,胡一鸣到了白雅琴的学校门口。

白雅琴过来了,依旧带着金边眼镜,只是没有再穿昨天的白西服,而是换了一条长长的白色连衣裙。走近时,胡一鸣发现,她脸上还画着淡妆,身上飘来一股沁人心扉的香气,胡一鸣不禁有些心旌摇动。

这种香气,不是属于少女身上的幽香。虽然研究不深,但胡一鸣还是能分辨出,这应该是香水的味道。

胡一鸣突然想起一个故事:

1954年,玛丽莲梦露和新婚丈夫迪马吉奥(美国著名棒球运动员)来到了亚洲的RB度蜜月。在有200多人参加的招待会上,一个记者问玛丽莲:“请问您夜里穿睡衣吗?”

面对这个轻佻而难堪的问题,玛丽莲莞尔一笑,回答说:“我穿香奈儿五号睡觉。”

胡一鸣想起这个故事,倒不是因为玛丽莲机智的回答,而是当时看完这个故事后,胡一鸣专门查询了这款香水。这是一款加入乙醛的香水,据说,它如同鼻烟壶般瑰丽华美,其气味让人上瘾,无法自拔,就像鸦片一样。

当时胡一鸣还不相信一个香水有这么神奇,但今儿闻到白雅琴身上的香水味,胡一鸣还真觉得香水这个东西,有时确实有它的魔力。不过,有这种效果的香水,一般价值不菲。廉价的香水,不仅达不到这种效果,还会特别刺鼻难闻。

定了定神,胡一鸣说:“我们去哪吃饭?”

白雅琴笑着说:“都行啊,今儿聊天为主,吃的随意就好。”

古月雨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