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黑化之卿卿撩人

第27章 挑明了

废弃的厂房里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只是坐着的两个人都没有要去接的打算。

“你的男朋友现在应该找你找疯了,不打算接电话吗?”蓝铭看着躺在地上屏幕发着亮光的手机,上面封邺两个字让人想要忽略都不行,只是再转头看许湛,却发现她连眼睛都没睁开。

自从刚才跟自己说完一番话后许湛就以自己迷药未清太累了为由闭目养神了。

对于她这番神神在在的行为,蓝铭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气,明明是一个看起来毫无反击之力又胆小得要死的女孩,却偏偏给了这么一个惊喜给他,一点也没有自己是被绑架的自觉。

至于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在没有问到答案后蓝铭就放弃了,他现在对于许湛本人的好奇程度比其他事要排在前面。

于是一个绑架的始作俑者和一个被绑架的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处于一种奇异的相处状态。

“嗯?”过了一会儿许湛仿佛才听到蓝铭的问话,声音里带着刚刚醒过来的迷离。

蓝铭这时候才意识到对方真的是在休息,一瞬间又是一个气息不稳,这女人还真是心大,一点也不怕自己会对她怎么样。

“时间还不够哦~不过我们可以准备起来了。”

说完了这句话后许湛懒洋洋的站了起来,蓝铭还没来得及询问要准备什么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捞出了一把带着锈迹的刀子。

在意识到对方的举动后身体比理智早一步做出了行动,许湛只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把自己拿着刀子的手腕握住了,她眨了眨眼睛,歪着头看着蓝铭,可耻的卖了个萌。

蓝铭瞥开看着她的眼神,皱着眉头不赞同的说:“你想要自残吗?”

“唔,做戏难道不应该做全套吗?”

那语气有理有据,拦住自残行为的蓝铭反倒成了无理取闹的反派人物。

“我可不需要一个女人用这种行为来配合我。”哼了声后蓝铭放开了许湛的手,手指划过细腻白嫩的手腕,软滑的感觉从指尖钻到心脏。

他不是没碰过女人,只是第一次觉得原来女人是可以像她这样柔软得不可思议的。

一瞬间蓝铭倒有些理解为什么封邺会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到时候我会打电话告诉封邺你在什么地方,等他来了后你不用说话就可以了。”蓝铭接着把刚才的话讲完,至于许湛手上的那把刀也被他顺便扔掉了。

许湛看着空荡荡的手,又看了看蓝铭,觉得这人很奇怪,明明自己是为了弥补上次打断他的好事而作出应有的行为,十分的公平合理,这样有利于自己的打算却没有被采纳,唯一的解释大概就是对方是一个脑筋不好的笨蛋吧。

不然前世怎么会和亲爱的沅姐姐合作呢。

重生的许湛情感机制缺乏,她可以理解封邺会为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因为他是那样爱慕她又不可得啊。

但蓝铭和自己是没有交集的。

她无法理解对方的所作所为,也没有对方这样做是为了自己着想的认知。

只不过既然对方都已经要求了,她也不会跟自己过不去。

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四十。

距离许湛失踪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除了开头半个小时内封邺不停歇的打电话过来,后面的时间再度安静了下来。

“好了,我已经发了信息给封邺,再过半个小时他就应该过来了。”

蓝铭将手机重新扔回口袋里,两只脚翘在沙发面前的矮桌上,打量了许湛一眼后又道,“看样子那小子也不是很在意你啊,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个动静。”

原本期待许湛露出沮丧表情的蓝铭看着对方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有所动容,嘴角撇了撇。

许湛从被蓝铭打断自残行为后就一直坐在开始那把破旧的椅子上,两只手腕上多了一根绳子绑在后面,当然,这也是许湛主动要求的。

在见识到许湛拿刀的行为后蓝铭一点也不怀疑对方想要配合自己的决心,虽然他不知道许湛的真实目的。

准确来说如果他不是绑架许湛的人,他甚至都怀疑这完全是对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可是可能吗?

对方一个女流之辈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想到会有人盯着她将近一星期,然后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动手。

因此许湛的前后变化更让他疑惑不已。

他改变主意了,既然封邺不知道她的真实面目,他才不会费劲告诉那小子,而且就算他告诉封邺了,到时候只要这个女人做出点姿态来,为情所迷的男人哪里听得进去自己的话,吃力不讨好,他才不是笨蛋。

被自我定义为不是笨蛋的蓝铭却不知道,在许湛那里他已经被根深蒂固地打上了笨蛋的标签,就算是日后他几次想改变许湛这个看法,也无济于事。

许湛听了蓝铭的话后神情还是有所动容的,只是隐晦的让人看不出来。

啊,即使知道心爱的人不见了也依然会赶去沅姐姐的接风宴呢。

好失望啊。

为什么不奋不顾身的找到她呢?

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来面对发生的事情。

前世她也是等了好久啊。

被困住无法脱身的绝望,痛苦地挣扎坚持救赎。

可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她等到最后也没有得到救赎,像是破布一样被人丢弃在路上。

不疼吗?

疼啊。

怎么不疼呢。

可是过去了,她重新活了一遍,所以她不计较呢。

只是现在她突然不高兴了。

明明一切都很好,为什么还要让她想起那些不美好的回忆。

所以要惩罚哦。

嘘,悄悄地,不动声色地惩罚哦。

另一边封邺在一开始没有接到许湛,打电话又是无人接听后就直接联系了邱沅,在得知对方也没有出现在约定地点时握紧了手机,一向没有起伏的声音显得有些焦躁。

“阿邺你先不要着急,我想阿湛平时没有招惹什么人,应该不会出事的。”

邱沅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让封邺一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他是关心则乱了,定了定心神后他对邱沅说道:“你联系下荆豫,让他查下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现在到你这边来,看路上能不能找到她。”

“好,你……”路上小心,后面四个字还没有讲完封邺就已经挂上了电话,邱沅脸上温婉得体的笑意有一瞬间僵硬,不过下一秒又极快的调整过来了。

今天来了不少人,不过像邱沅之前跟许湛说的那样,来的都是朋友,因此大多都是年轻人。

封邺的母亲今天也来了,邱封两家打的都是联姻的心思,尤其是前段时间许湛的出现给纪蓝打了个预防针。

邱沅无疑在这一辈中都是极出色的,偏偏自己儿子像块木头一样愣是没什么表示,如果自己不帮着尽快拿下的话,这到手的儿媳可就该跑了。

而且女人看女人总是没错的。

正如许湛所想,邱沅对封邺的心思恐怕除了他这个当事人外,其他人都看在了眼里。

难得有这个机会,纪蓝自然是想乘机撮合自己的儿子和邱沅。

看看时间离宴会开始都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想着自己儿子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大概有什么事耽搁了。

她看着站在中间众星拱月般的邱沅越看越满意,这才是封家的儿媳应该有的样子,至于那个许湛算什么东西。

“沅沅哪,阿邺他到现在还没来,是不是你们两吵架了?”纪蓝走到邱沅身边试探的问道,虽然说许湛不足为惧,但毕竟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其他人呢。

此时邱沅刚刚跟荆豫说了一遍封邺的吩咐,荆豫马上打电话让手下的人去查,只是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消息。

听到纪蓝的询问,邱沅眼神一动,随后说道:“伯母您说哪里去了,我跟阿邺怎么会吵架呢,只是阿邺的女朋友……”

纪蓝一听到邱沅没有和封邺吵架的时候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只是在听又是什么阿邺的女朋友眉头又是一皱,看着邱沅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是出什么事了,不禁对许湛更厌恶了几分。

之前她跟封邺说自己去见了许湛,对方态度嚣张,没想到封邺半点都听不进去,只大发脾气指责自己擅自跑去见许湛。

两个人之间又为了这个女人吵了一脚。

“又是这个女人,什么阿邺的女朋友,我们封家是不会要这种目无尊长的女人的。”纪蓝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什么阿猫阿狗也配进我们封家的门。”

邱沅听了纪蓝的话温顺的笑了笑,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反驳。

“伯母,阿邺刚才打电话来说去接许湛,但是她不见了,现在阿邺正在赶来的路上。”

听到自己儿子迟到的原因是和许湛有关时纪蓝又是心中一气。

邱沅看着纪蓝的脸色有些惊讶,她原本还想添油加醋说一些许湛的坏话,只是没想到自己一提到许湛纪蓝的反应就这么大,连厌恶都是这么明显。

她当然不知道纪蓝和封崇找许湛时发生了什么,而这件事纪蓝也没有告诉邱沅,毕竟被一个小辈嘲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不过这倒是免去了邱沅很大功夫,既不用做坏人就能达到目的,看来这个许湛还真是年轻,什么都不懂。

对于纪蓝的手段她一向都是知道的,那些一心憧憬爱情的女生遭到现实的侮辱会怎么反击也在意料之中。

虽然说邱沅的想象和事实有所出入,但大致结果倒是对上了。

“不见就不见了,那么大活人还能失踪不成,我看啊也别去花时间找她了,今天我们沅沅可是主角,等阿邺来了我让他好好陪陪你。”

纪蓝拉着邱沅的手又慢慢说道:“年轻人哪个有不贪新鲜的,只是娶老婆当然还是要娶像沅沅这样的。”

后面的话纪蓝没有再说下去,但两个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邱沅脸色一红,头也低了下去,“谢谢伯母,只是阿邺他……似乎不喜欢我。”

邱沅的眼神随着这句话也黯淡了下去。

“什么喜欢不喜欢,阿邺那孩子糊涂你也跟着糊涂吗?我可是只认准了你一个儿媳。”

纪蓝已经把话都挑明了,邱沅则慢慢抬起头眼神感动的看着对方,似乎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寐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