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卿何天下

第18章 若昀

“祇叔,阿昀在吗?”

祇宁看着这个女扮男装的小丫头,心情很是愉悦,听她提及阿昀,祇宁眼眸中不经意流露出哀伤和心疼。

“他……还好吗?”褒嬛轻声问,怕触及老人家的心事。

“他呀……你去看看吧,他还是老样子。”祇宁把褒嬛送到他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就转身离开了。

屏退左右,褒嬛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闭住眼睛,她缓缓吐字“阿昀。”

若昀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褒嬛的一刹那,眼里流露出笑意“天下人人都说,简公子与华尘公子交好,如钟子期与俞伯牙一般相得益彰。”

褒嬛亦笑出声:“呵!若不是有疑欲汝解惑,我才不愿来这华尘山庄。”

“你这丫头,好吧……请问阁下有什么见教?”

看她面色有异,他耐心说到:“怎么了?坐下来,慢慢说。”

焦急烦躁的心倏地平静下来,静静坐在桌子的一角,慢慢饮着茶,许久,才抬眼看他。

“阿昀,最近边疆战乱频繁,皇城乱事时发,我心不安。你可有什么见解?”阿昀静静的注视着她,待她说完,还未等有回应,就听见外面有人来报“公子,皇室来人了。”

褒嬛看着门沿的方向,些许拘束。

若昀看出她的拘束,微微皱眉,似是有些不满。

“让他们等着。”阿昀淡淡吩咐,仿佛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门外传来低低的响应,褒嬛知道,只要他不想人进来,就不会有人进来,哪怕是皇帝。

“边疆战乱,是所有皇朝必须要自己面对的重大困难之一,如今天下五分,尚云,西越,白岭,青鸿,秦宋。各国实力均等,尚云和秦宋占据主动地位,实力强盛。青鸿数百年来与世无争,占据江河之南一带。西越和白岭战争不断,欲争夺地盘。”

“其中不乏各地藩王建立起的央央小国,这倒也不足为惧。各国相互牵制,短期不会有大型战乱发生,依我看,大抵在三年后就控制不住了。”

“尚云内乱,是各司领导不力,新帝上任,各方暗地势力蠢蠢欲动,近日,虽与华尘山庄无关,但已有好几波势力来试图扰乱拉拢。”

“因此,内乱的停止与你我,甚至与这个山庄都无任何关系。若想停止,只能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此举虽有成效,但在尚云可能见效颇微,各司本就连成一道紧密的关系网,牵一发而动全身。”

“皇城乱,是必然的。一个朝廷如一个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鸡毛蒜皮小事也是纷争不断,但像棱云寺、碧海驿天阁等,皆不会插入其中作祟。”

她听着他用轻缓而又不屑一顾的语气,跟她谈论着多少人都看不清道不明的天下局势,像淙淙流水缓缓流淌,让人心生松懈,忍不住靠近。

“阿昀,我马上就要出征三界了,你可否来帮我?”她像失神般喃喃道。

褒嬛见华尘蹩住眉,似是有困难,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慌张的开口解释道“我、我……”

“你都叫我阿昀了……”他眉眼舒缓,无奈而又宠溺,缓缓回答又似是轻叹,“我还能不答应你吗”

“阿昀……是我太任性了,我……”褒嬛想着他的腿不方便,三界之争肯定要渡江过海,定是极其不方便,想收回刚才的话。

“嬛儿,本来我就有此意,你这正给了我一个台阶,我还要谢过你呢!”

“可……可你皱眉,分明是不……”方便

“我只是不高兴,你拿我当知己好友,我亦是开心,但你不愿麻烦我,担心我,但这些都是知己应做的举手之劳罢了。”

“等我回来再说!嬛儿,你先进内室。”纵使不想放开她的手,肩负的责任却由不得他任性。

进了内室,关上内室的门时不经意望去,逆着光的身影让人轻易忽略他是一个少年。

她知道,在他开门出去的一瞬间,就不再是那个对政事侃侃而谈,睥睨天下众生的阿昀,而是肩负华尘山庄数百人性命和华尘家族神圣使命的华尘公子。

“华尘公子。我西越皇室想请您去西越国,担任国师之位,只要您此次助我们西越皇室渡过难关。”

西越来人神色恭敬,眼底却是不屑。这种好事落到一介残疾身上,怕是不知道该高兴成什么样子了吧!

华尘将他的不屑看在眼里,兀自扯动嘴角冷冷一笑。

“呵……国师?”

“西越皇室此次战争必败!且不说行兵打仗如何,骄傲自满,还真当尚云国内无人了?”

西越来人气极,忘了此行前来的目的,破口大骂:“你不过就是一介残废而已!给你点好脸你就蹬鼻子上脸,真当我们西越皇室没你不行了?这次战役你若不去我们必败?呵呵,笑话!”

华尘冷冷牵动嘴角,嗤笑出声“对啊,的确是笑话,就凭你这态度,请我去我都不去,你就等着天下人看你们西越的笑话,然后你们再割地赔款吧!”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送客。”来者还想说些什么,他却已经进了屋。

祇宁看着自家公子进门的身影,认命地去送客,心中却暗自想,公子啊!咱能不能说话委婉一点,这毕竟是皇室中人啊!

他进去之后,就看见褒嬛呆呆的站在那里,用那些女子的话来说,就是呆萌蠢萌。他忍不住轻笑,“嬛儿,你好下山了。”

褒嬛点点头,是该走了,再晚些天就黑了。

阿昀在山上看着褒嬛所驾的马车离去,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可他只是以为,这是对许久不见朋友的不舍和挂念,并未多想。

熄了灯,褒嬛闭上眼睛回想起今天所见所闻,鼻子一酸,她虽然对阿昀无男女之情,但心中自是喜欢羡慕他这种风华无双。

就这么想着,竟也在恍惚中睡了过去。听海阁。“主子,已经夜深了,还要汇报初公子的日程吗?”一旁的暗卫看着坐在主位上闭着眼的男子,低声询问,怕他真睡着了再把他吵醒。

“恩。”男子同样低低回答。

“今日初公子被随尽欢缠着结拜,但是随尽欢很快就被打发走了。随后,初公子携两侍女和三名暗卫,一位马夫上了山,进了华尘山庄,待日暮低垂时才赶回初府。”

男人忽的睁开眼,冷声询问:“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

暗卫一脸难为:“主子,华尘山庄戒备森严,属下未能靠近,恐惊动庄人,便没有凑近去听。”

看着男子脸色愈发阴沉,暗卫咽了咽唾沫,小声提醒道:“主子,我们现在还无法正面与华尘山庄对抗。”

“山庄里究竟是何人?”男子脸更黑了。

“里面是名满天下,所谓玉树临风,身缠万贯,足智多谋,性格冷清,才华横溢的华尘公子。”

男子:“……”

这到底是谁的暗卫?为什么用一种憧憬膜拜的语气来说其他人,还时不时用可惜了的眼光看自家主子。

看了这个华尘公子的确是一个很强大的竞争对手,若能为自己所用,那定是极好;若不能为自己所用……

想到褒嬛可能与他关系极好,他苦笑,若不能为自己所用……那自己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摸鱼小秦

作家的话
已改!放心入坑!
求评论求收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