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的秘密

第31章 无赖相

第三十二回无赖相

赖青德就是无赖,一个京城的小混混怎么可能讲究原则呢,这江南一带帮会不好得罪,那就不得罪,但是那个陆知县却……赖青德突然想到了件事,这姓钱的未必今天就去兑现那钱了,再说自己事先告诉过他们说知县一时还在凑钱,不如现在去县衙,能捞到多少算多少,这噶礼大人的钱他们应有准备,这拿了钱就走人,他陆知县恐怕不会大张旗鼓来追区区哪几两银子吧,打定主意门那就宜快不宜慢了。

话说这边陆知县才打开衙门口,才办了一个简单的案子,赖青德就来了。

“赖爷,我们老爷说让我陪你去走走,”钱粮师爷说道。“您看今天老爷还有案子要办。他下午还要去巡堤,不是要修塘了吗?老爷要做准备。”

“我,没事,我现在没心情玩,我要回京了。”赖青德说道,“来取钱。”

“老爷已经让小的在办了,噶礼大人的孝敬银子已经在准备了,只是老爷说七日后才要的。”钱粮师爷赔笑道,这官场规矩他见多了,这给京官送个钱还真不是事。

“别啰啰嗦嗦的,快去和那个知县说,让他先把银子给我装上。”赖青德有点着急,这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来的时候师傅就劝过自己到了江南要守点规矩,那掌管江南的几个人不好惹,他们手下对杀人这件事一点都不会手软,江浙一带山高林密之处、湖网汇集之地就是官兵也抓不到人,这抢银子的事情也不是不会发生,所以这回自己算是带了些人来。

“哎!师爷,你们这里最厉害的强盗是谁?”他觉得昨晚那人应该是个角色。自己栽在谁手里,要是回去说不清是要被同门师兄弟笑话的。

“门口贴着呢?”钱粮师爷说道,“我去准备准备,赖爷您就直接去找我们老爷就是了,要不先去陆师爷那边,他是我们老爷带来的师爷,与老爷非比寻常……”

“知道了。”赖青德明白非比寻常的意思。

世倌没想到这个赖青德竟然那么早就起床了,其实也不早,不过本来以为他还在床头抱美人,没想到就到了。

“你家老爷那三千两凑得怎么样了?”赖青德轻声说道。

“赖爷,这不,你太急了。”世倌说道,他也没了主意,“我去问下老爷……”世倌转身到了陈四身边,附耳一说。陈四惊呼:“还真被爷猜中了。”

这正在审案呢,一切都得停下。陈四心里已经很烦了,这家伙要钱自己还真没多少。

“老爷,你准备怎么办,这是只癞皮狗。”世倌说道。

“钱是没的,只有找东西,他也许会得了东西就走。”陈四对这些人还是熟悉的,以前也不是没见到过。只不过那时他们嘴里喊着讨赏,不给他们,他们就会暗暗使绊子。

“四爷,我那边有块上好端砚,我爹花了500两银子买的。”世倌说道。

“你那没用,他这种人不认识,给他了也就可惜了,何况500两对你父亲来说应该是大数目。”陈四说道,“我有个朋友是做生意的,很久没见了,我这回只好低头去碰碰运气了。”

陈四换下了官服,带着世倌摸进了县衙不远处的一家做粮食生意的店铺。

“这是年老板的店铺吗?”陈四问道。

伙计应道:“客官何事?”

“我来拿四个爪子的螃蟹。”陈四说道。这可真有趣,螃蟹怎么可能四个爪子。

那边伙计进里屋去了,过了一会儿拿来一个包裹。陈四看都没看就拎着回到衙门。

他直接进入了后院的内堂才打开包裹。里面全是金子,陈四数了一下,正好四百两。他取出了二百两:“放你账上了,将来好开销。剩下的包裹里的给癞皮狗。”

“他会不会嫌不够。”世倌说道。这两百两黄金也就是两千两白银的样子。

“他要拿走,不要就算。”陈四说道,“这可是我几年都存不到的。”

世倌拿着银子放在了赖青德的面前。

“这少了点!”赖青德点过数目后不满意。

“那请赖爷再住个半月。”世倌说道。

“那不用了。”赖青德拿起了金子,“这样吧,咱们交个朋友,那剩下的就给师爷您了,将来有什么事好商量,大家一起发财。”

这还真是癞皮狗,世倌心里真窝火。

这四爷也是一个谜,他竟然那么有钱,世倌送走了赖青德就回来复命了。

陈四正在向婉儿解释钱的来源。

“小时候我亲娘告诉我,我外公以前做生意的时候,在平湖这里寄存了些防身的钱财,取钱只要暗语就行了,我小时候不信,如今他逼急了,我这就死马当做了活马医,就去试一试……”

“这么拙劣的故事……”世倌说道,“你不就是朝廷的暗探吗?”

“嘘,不能乱说的额,我都暗探了,我还做什么知县?我以前是暗探,现在不是,这钱真是我外公的……”陈四说道。

“外面吵什么?”屋子里睡觉的洛儿醒了,她一个丫头竟然在主母的床上睡觉是见过分的事,好在这里也没几个丫头。一个觉睡得真舒服。她伸着懒腰出来了,半边解开的上衣,就连裙子都忘穿了。

“你这是什么打扮呀!”世倌惊叫道。

“呀,有男人在呀!”洛儿说道。“又没有脱光光。”

“妹妹,这是衙门里,你这样……”婉儿说道。

“对不起老爷夫人,奴婢该死。”洛儿转身回去了。

“这风月场所的女人也真是的,衣冠不整,像什么样,婉儿,这样的妹妹你不要也罢。”

“你家妹妹你才可以不要!”洛儿的耳朵还是挺灵的。

“我住过青楼又如何,整天欺负人家,亏我还想成全你和姐姐。”洛儿从房里出来时候不停抱怨。

“这是两码事情,你可以学习你姐姐,学点端庄,我听院子里的小丫头说你今早喝得醉熏熏回来,很好听吗?昨天赖青德那边,我一直不放心,让人跟着,他们说你早回家了,你去哪里了?”

“赖青德欺负我,你们也不能帮,还是我用了计才吓跑他的,我说我得了那种病。”洛儿说道,“我到哪里去关你什么事?都说是男人,其实都是没用的。”

陈四拿着扇子一直在偷笑,还笑得十分奸。

洛儿抬起了胳膊,扇子落在了她的手里,只听撕拉一声,扇子一分为二。

“我的唐伯虎呀!”陈四尖叫起来,“值钱呀!它可是……”这把扇子是那天酒楼上钱坚送的。

“你找张二去呀,要多少有多少,你不是厉害吗?”洛儿说道,“笑!笑!笑!笑我不端庄,端庄能当饭吃呀。”

“和你这种人无法沟通呀!”陈四说道,“这天下人是一大装,不装的全是疯子!”

洛儿忍不住笑了:“我们老爷真会说话,”她上前抓住了世倌的帽子抛向了半空。

陈四接过了帽子,顶在了鼻子上。怎么可能顶上呢,帽子滚在了地上,他于是趁势地上一躺:“凉快极了!”

婉儿拉住了世倌:“他们疯了,我们出去。把门关上。”

世倌一头雾水:“婉儿,这也太丢面子,你怎么不管?”

婉儿见过陈四发疯,其实世倌也知道一点,可没想到婉儿竟让自己放任他们。

“你不知道我妹妹心里一直很苦,那个陈四也是一定很苦的,所以他们会对得上眼。”

这也叫对得上眼,世倌还想说,却让婉儿赶走了,婉儿静静地坐了下来,她在正房的门廊边坐了下来,世倌就站在院子的门边,他不敢靠近自己,因为怕有下人异样的眼光,他们没有交谈,却似乎用目光再说话。

随风飘零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