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的秘密

第19章 初审

第二十回初审

“老太太,我们老爷还未进县衙安顿好,你不如明早来县衙击鼓。”这衙役劝道。

“来不及了……我怕来不及了……”老太太叫道,“秋后就要处斩了,我儿子冤呀。”

“我是县令,这案子是不是可以缓缓?”陈四说道。

“您别理他了,他儿子是在松江犯的案,我们这里审不了。”

陈四怒目圆睁:“既然是喊冤,总要问一下,毛头,伺候我书信一封,让松江县衙暂停行刑,把老太太扶进府衙,待我问清楚。”

半刻钟,一份书信就写完了。

“老爷您的信恐怕没用。”送信的衙役说道。

“我说有用就有用。”陈四拿出了一颗章,直接印在了上面。

“老爷,你印的什么章?”洛儿问道,看来她眼睛还是很尖的。

“小小丫头,问那么多干什么。”陈四说道。他竟然把手遮住了印。

“小人……”洛儿说道,转身就走,到了轿子边对坐在里面的婉儿说道:“姐姐,他信不过咱们。你有机会一定要看看他身上带了些什么。”

“小丫头,他不是跟你走得很近,怎么你着了他的道。难道他还有事瞒着你?”婉儿说道。

“他……他腹黑呢,我是被他搜了,他却让我沾不到边。也不知道什么人。”

“你让世倌帮你忙呀,他是男人,又是举人,知根知底的,他绝对不是旗人。”婉儿说道,“我觉得那四爷说不定有大秘密瞒着我们呢……”

“我只是好奇,算了。”洛儿说道。

自己怎么犯糊涂了。连这两个无辜人也想拉进来,是不是太过分了。洛儿决定还是自己去看看,既然是印在纸上的,就是人人看得,他想遮怎么遮得住呢?

“洛儿,你把崔婆婆照顾好。”陈四一下轿子就给自己派了差事。

崔婆婆就是告状的老妇人。

“我家里贫穷娶不起媳妇,所以让儿子入赘松江府的许家,前些日子许家人来信,说官府说我儿子杀了媳妇,被关进了大牢,他家也是不信,于是向松江府申诉,可是偏偏就放不出来了,这媳妇被杀总要有个尸首,可他们偏偏没找到尸首,却要定我儿子的罪。”

“我去找儿子,儿子说,媳妇并没有死,是被人掳走了,当时他亲眼看见两个蒙面人抓了我媳妇,可那松江府府衙却说找到我媳妇的尸首了,他们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具尸体,硬生生判了个秋后决。”

崔婆婆不断地讲着这件事,逢人就讲。

“松江府我们被关了不少人,劫了牢杀了狗官,一了百了。当家的,是不是……”三嫂轻声说道。

“你想天天躲官兵呀。”洛儿小声说道,“松江府府尹死了,我们把档案毁了,就可以浑水摸鱼了。这事还是让陆老爷去做吧,他好歹是官府的人,我们别那么急。”

县衙里都安排住下了,县衙后面是内堂,家眷就被安排在这里,而师爷却安排在县衙的前院。内堂与前院之间偏偏站着两名衙役,世倌看着婉儿进了后院后就再也没出来,到了晚饭时间,毛头端着饭菜来到师爷房,这个陆世倌师爷开始发火了。

“你们都在一起,怎么就把我撇了。”

“我还没成年,当然可以出入内堂,这规矩都上千年了,师爷都是住前院的。”毛头说道。

“也就是说他很清楚,他耍我,我也要耍他……”世倌说道,“你说怎么才可以让老爷难过?”

“我哪知道。”毛头说道,“我娘说他可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也不知道他最心痛什么?”

“你回去吧,我自己想办法。”世倌说道。

初审定在第二天一早。衙门前堂挤满了想看陆知县审案的百姓。

第一个案子案情很简单,两人捡了一头羊,争抢羊。知县大人判羊儿充公,等失主来领。

第二个案子是两子互告家产对方多得了,知县判交换家产。

第三个案子还没开始,这县老爷就出不来了,原来不知吃了什么不洁东西,拉肚子了,于是由师爷帮着继续审了下去。

夕阳西斜,陆师爷回到了师爷房,这一顿饭吃得美呀,可吃完却不对劲了。

“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陈四乐呵呵进来了,“今天我受的就马上还给你。你想做老爷也不用这种手段。”

世倌一手拉着裤腰带,一手捏着几张纸:“我……我……你……”

陈四乐呵呵回到了内堂,内堂中间坐着个人。她的两边分别站着洛儿和三嫂。只见婉儿匆匆而来,那陈四站了起来。

“夫人……”

婉儿说道:“我不是你夫人,你所做行为不像君子。这个游戏我不想玩了,我要带着他们回去。”

“我没玩游戏,我们这是查案来了,借着这个身份,了解是谁害了我们。”陈四说道。

“没开始就内讧,还查什么?”婉儿说道。

“是他先耍我的,毛头说的。”

“你比他年龄长,你又是老爷,和底下人较劲。算什么?”洛儿说道。

“我是什么人,你很清楚,世倌没机会见我,他心里很难过了。你难道不能退一步?”婉儿说道。她离开了内堂。

“为什么要我退?”陈四说道。

“吃亏是福。”洛儿说道,“你这样让姐姐很难过。”

“我真不是故意的。”陈四说道,他看上起很是委屈。只是他的委屈是自己找的。

随风飘零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