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

第61章 养刀

苏家店铺。

后院房中。

此刻正值清晨,夜露未散,晨曦初起,霞光绚烂。

苏庭坐在房中,面朝东方窗口,呼吸吐纳。

而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柄漆黑铁刀,二指宽,七寸长,气息森冷。

苏庭深吸口气,仿佛汲取了朝霞的一缕晨曦,转入体内,经由真气炼化,入丹田,过百脉,复又吐出。

这一缕气息,蕴藏着他的真气,徐徐吐出,落在铁刀之上。

气息受铁刀一阻,不能穿透,复又转折,从苏庭口鼻之中,受入体内。

“快了。”

苏庭睁开双眼,露出喜色。

这一种呼吸吐纳之法,其实是温养飞剑的法门。

他毕竟未有修成法力,不能直接炼化神刀,便只好借温养飞剑的法门,用呼吸吐纳,与这神刀建起一缕联系。

他已修成真气,而这一缕真气,落在神刀之上,复又收回。

这样循环反复,多次之后,神刀受得真气,而真气又是源自于他,久而久之,也就与他有了相通之处。

“据说真正的剑道宗门,乃是从修行之初,还未修成真气,就开始呼吸吐纳,从最普通的呼吸开始,与飞剑建立联系,久而久之,待修成真气之时,那飞剑几乎如同真气一般,如臂使指了。”

苏庭暗道:“不过我终究是先修成了真气,与他人不同,而且我的神刀,也终究不是本命飞剑。”

他双手捧起神刀,已不再受神刀冰冷气息影响。

这就是一个极大的进步。

苏庭将神刀放入玉盒之中。

玉盒乃青玉所成,晶莹剔透,而玉盒当中,赫然有半盒水流,呈幽蓝之色,森冷而锋锐,正是金玉之水。

神刀沉入水中,只见在神刀两侧,竟还有两株人参,在幽蓝水中沉浮不定。

而这种办法,便是另一种温养的法门了。

“人身五行,内藏乾坤,而本命飞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修行本命飞剑,如同修行本身,往往是需要蕴藏着金木水火土的五种灵药,一齐添加,用以补益飞剑,转而增益自身,但这样的方法,却又要能五行均衡,不能有所偏向。”

“一旦五行失衡,飞剑倒也罢了,然而炼剑之人在呼吸飞剑气息时,必然受害。待到那时,而飞剑便也要随之受损。”

苏庭这般念着,心中想起了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人身本有五行,而五行均衡,才能健康长寿。

但若五行失衡,便要有病症。

例如火盛,则伤肝,伤心,易怒,暴躁,内热,害处极大。

所以温养飞剑之人,对此都十分重视,不能导致飞剑五行失衡,到时气息流转,从飞剑收回体内,难免伤及本身。

但苏庭则又不同,他温养的神刀,不是跟本身性命相连的本命飞剑,而是要用来炼制斩仙飞刀的材料。

所以,他只用人参一类,来养神刀。

“人参又名地精,其性属土。”

“五行之中,土生金。”

“这类药材,能让神刀获得几分益处。”

“在我未能直接炼化神刀之前,便先温养一番。”

苏庭将玉盒合上,郑重封起,吐出口气。

其实这神刀材质极为不凡,乃是仙铁所化,到了金玉生水的境地。

所以这地精的温养,其实对于神刀,用处有限,但对于苏庭而言,却有利于在滋养过程中,让他的真气,随之渗入其中,与神刀建起联系。

此外,能多一分的温养,哪怕杯水车薪,也总是好的。

退一步讲,若真是至宝有灵,也就当献殷勤了。

他站起身来,散去凝重的神色,打开房门,走入院内。

如今这里便是他的住处。

……

实际上,这两日之间,苏庭其实颇为忙碌。

他先是搬家,又是忙碌些店铺的事情。

说起搬家,两人家当不多,倒是小事,真正比较头疼的,还是苏家店铺的清扫。

为此,苏庭请来了上次给自己报信,又在公堂上帮自己说话的男孩儿,兑现了三串糖葫芦,又许诺了五串糖葫芦,让这男孩找了好些个伙伴,才总算收拾干净。

入住了苏家店铺之后,接下来着手准备的,便是店铺的营业。

原本这是苏家的药堂,但苏庭对于药理,还是一知半解,只能作罢。

在他心中,连店铺开张之后,要做些什么,都没有决定好。

但店铺终究要开,日后多半靠着店铺的营生,来养家糊口,所以眼下他便处理了些先头的杂事。

当然,事有主次,他以修行为主,在这方面上,却是半点儿也没有懈怠的。

“等苏某人考虑好了,距离开张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苏庭这般想着,脚步平缓,在院中走过。

来到后方,只见表姐就在走廊上,手执扫帚,正在清扫灰尘。

这几日间,便是连表姐也变得极为忙碌,尽管她身体还是虚弱,但却不忍苏庭独自忙活,总是不愿闲下来,任由苏庭怎么劝说,也都无用。

看着眼前的身影,苏庭不禁沉默了一下。

苏悦颦一身朴素衣裳,没有首饰,只有木簪,挽起了漆黑如瀑的长发,露出光洁如玉的脖颈,显得清净干练。

她正好清扫完毕,又将扫帚放在一旁。

她举止柔和,有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味道。

只是脸色稍显苍白,不禁让人有些心疼。

“姐,我休息一会儿,今天不用喊我吃饭了。”看了片刻,苏庭才叹了声,道。

“这怎么行?”苏悦颦看了过来,眸中略有讶异,又柔声道:“今天姐还准备再给你炖一盅人参鸽子汤的。”

人参自然便是松老送的三株人参之一,两株被苏庭用在了神刀上面。

一株则切成片,用来炖汤滋补。

尤其是表姐,蛊毒之后,至今未有恢复,也要补补身子。

只不过这人参年份太高,他怕表姐虚不受补,这才切成参片,分作多次使用。

“你喝了吧,正好补补身子。”

苏庭说道:“我病早好了,身子也就好了,倒是你身虚体弱,到现在都没恢复,要注意养身。”

说着,不待表姐说话,苏庭便又说道:“今天有些困顿,我先睡会儿,不用喊我了。”

六月观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