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

第6章 惊变!

蛊蛇激射而出,宛如一道光芒,快若闪电。

便是在苏庭眼中,也不过一闪而逝。

“卑鄙!”

苏庭露出了骇然之色。

在这一刹那,仿佛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场景一瞬而过。

然后在苏庭眼中,便见松老的手,已经护在后颈。

而那一条蛊蛇,就缠绕在了他的手臂上。

这蛊蛇与松老手臂粗细相当,通体黝黑,鳞甲闪烁,寒光森然,令人望之而生畏。

苏庭不禁为之屏息,心中沉重。

松老背对着这边,他没有看见松老的脸,也不知松老是什么神情,但在这般局面下,想来这松老,也是笑不出来的。

“老家伙,还当我怕了你不成?”

那黑袍人竟是暂缓了攻势,退了两步,冷声道:“蛇蛊乃我师所赐,剧毒无比,你挨了一口,必死无疑……哪怕你有神庙香火愿力加持,也活不过一时片刻。”

他袖袍一挥,头罩内的双目,仿佛迸射出光芒来,道:“今日教你中土这些修道人知晓,我北域蛊道神术的厉害。”

“这次糟糕了。”苏庭心中念头急转。

“卑鄙……”松老咬着牙,道了一声,不禁踉跄后退,连退十多步,跌入了正殿之中。

“松老。”苏庭赶忙上前,试图扶起松老。

“取毒!”松老陡然大喝一声,中气十足,反手将那蛊蛇压在了地上。

……

场面陡然扭转。

本是被蛊蛇缠绕,显得虚弱无力的松老,一时间变得万分威猛,力压蛊蛇。

院中的黑袍人蓦然一震。

苏庭呆了一下。

刹那之间,他们便都明白了原委。

我去,真人不露相啊……苏庭来不及为松老的精湛演技感到惊叹,忙是取过准备好的黑狗血,端了过去。

只见松老用尽气力,艰难地将那蛊蛇压在了一盆黑狗血当中。

原本力大无穷的蛊蛇,触及黑狗血后,当即便消了气力,宛如一条柔软的绳索。

而就在蛊蛇松口的时候,苏庭才看得明白,松老的手臂之上,袖袍之中,已是先用符纸裹了一层,那蛊蛇根本没能咬破符纸。

“松老是早有所料,任由这蛊蛇咬住手臂,实则是制住蛊蛇?”

苏庭心中顿生明悟。

而就在这时,又听黑袍人怒喝出声。

“老家伙,你敢!”

黑袍人惊怒交加,朝着正殿而来。

松老不慌不忙,伸手一点,道:“落!”

只见殿上牌匾下,无数符纸洒落下来,正是积累了不知多久的雷符。

黑袍人陡然大惊,骤然止步,却也仍有一道符纸落在肩上。

嘭地一声!

黑袍人惨叫出声,跌了过去,肩上一片焦黑,顿生臭味。

而在殿内,苏庭取过一个瓷碗,内中有着半碗鲜红的鲜血,正是他与表姐的童男童女之血混合而成。

苏庭连忙按着蛇头,将两只毒牙按在碗内。

毒液不断流下,渗入碗里的血液之中,混合在一处。

“该死……”

黑袍人目光露出阴狠之色,然而看向自家肩膀焦黑之处,心知这次过于轻敌,已是重伤,加上失了作为依仗的蛊蛇,多半是难以取胜了。

他露出不甘之色,但这蛊蛇决计不会轻易死去,他今夜还可施法。

只是眼下,须得先一步离开才是。

于是他深吸口气,喝道:“老家伙,苏小子,事情还没完。”

声音落下,这黑袍人转身便走,连过数步,一跃而上,便跃过了墙头。

“松老,这厮要逃!”

苏庭见状,露出惊色,这黑袍人已经与他结下仇怨,日后若是暗中报复,或是卷土重来,那该如何是好?

“不妨事。”松老放开了柔软无力的蛊蛇,转头朝着院墙处看去。

忽有风起。

院中的青树,稍微摇曳。

微风拂过树梢。

树梢的嫩枝,轻轻一划,正在黑袍人双眼之上。

“啊!”

黑袍人惊叫一声,摔落下来,捂着双眼,泪水不断渗透。

哪怕是修道之人,但道行未有高到一定程度,也还没能让眼睛也变得坚如金石。

树梢轻轻划过双目,顿时使他双目通红,目光看了过来,愈发显得狰狞。

苏庭怔在那里,心中顿生许多念头。

风吹过树,树枝恰好划过此人双眼,使他跌下墙头。

这是巧合?

苏庭看向松老,只见松老神色如旧,未有改变。

这不是巧合!

这是阵法?

还是风水?

苏庭想起了今日下午,在松老的指点下,他移换盆栽位置,砸下了假山的一角,给水池中添了一桶清水。

这样改变各种布置,移换各类物事,就能让风吹动的轨迹,发生这样的变化?

这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些?

这若是一种计算的方式,未免也太复杂了些?

苏庭心中,忽然有了极为难言的想法。

“若在外头,老夫断然不是你的对手,哪怕是在这神庙之中,你若是谨慎一些,老夫也未必能对付得了你,但你初出茅庐,初到中土,也太自大了些。”

松老提起一炉香灰,洒在扫帚上,缓缓起身往外,道:“你胆敢强闯神庙,可曾想过……这是老夫的地方!”

说着,他语气陡然沉重,沉声道:“这是老夫布置了数十年的地方。”

黑袍人双目通红,满是泪水,充斥着狰狞之色,低沉道:“老家伙!”

松老提着扫帚,往前而行,道:“来到老夫的地方,你还敢托大,你的师父不曾教过你什么是谨慎么?”

一步一步往前,松老扫帚一挥,道:“今日来了,便不要走了。”

苏庭听到这里,不禁对松老的气场表示赞叹。

然而黑袍人却仍然是狞声道:“你以为你赢了么?”

松老徐徐往前,神色冷淡。

“你失了蛊蛇,便失了最大的依仗。”

“肩上又挨了老夫的雷符,如废去一臂,更何况,雷符的余威,仍在你身,足以让你一举一动,都迟缓一分。”

“加上树枝划过眼睛,虽然谈不上伤势,但对视线难免影响。”

“先前你都不能胜过老夫。”

“如今你还能如何取胜?”

松老语气平淡,古井不波。

苏庭刚刚把那碗作为解药的毒血妥善安放好,便听到松老如此言谈,心中不禁感慨:“不知何年何月,我苏某人,才能像他老人家这样深谙装逼之道?”

只是黑袍人听了,哈哈一笑,笑声之中,似乎有着渗人的意味,他伸手一抖,忽然抖出一物,落在地上。

“老家伙,你以为你胜了么?”

“老家伙,你也不过如此。”

“陪我上路罢!”

黑袍人伸手入怀,掏出一物,如同鸡卵,但色泽森白,还未让人看清,他张口便吞了下去。

就在这顷刻之间,便见沉在黑狗血当中的蛊蛇,陡然仰头长嘶。

原本已经没有半点气力的蛊蛇,陡然涨大。

嘭一声响,盛满黑狗血的脸盆,蓦然崩开,血洒遍地。

盆中的蛊蛇,不过眨眼功夫,便有了脸盆般粗细,数丈来长。

但见它鳞甲森然,寒光闪烁,宛如一条黑色蛟龙。

阴风滚荡,凶威凛凛,令人见之而生畏。

“这……”苏庭目瞪口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惨了,松老这回翻船了。

轰!

蛊蛇陡然甩尾,便见殿中的柱子拦腰而断,轰然炸开,烟尘袅袅。

同样在殿中的苏庭,离得进了,躲避不及,虽然未有被它扫中,但是狂风骤起,也几乎让他离地而起,摔了出去。

他只觉浑身一震,已是被砸在神像脚下,头昏脑涨,几乎失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

他只觉满脑子一片空白,双耳嗡嗡作响,浑身疲倦无力。

良久,苏庭勉强睁开眼睛,却也只见满室灰尘。

他只觉额头剧痛,勉强抬起手来摸了摸,放在眼前一看,只觉满手鲜血,艳红到了极点。

“怎么回事?”

苏庭喘息艰难,昏沉难言,心中充满了茫然。

那条蛊蛇分明已经被制住了,怎么会忽然爆发,变得如此威猛,几乎如蛟龙一般?

莫非那黑袍人吞下的是蛇卵?

可即便是蛇卵,即便这冷血毒蛇也母子情深,真能让这条蛊蛇产生变化,可也不至于出现这等天翻地覆的变化吧?

他喘息不已,透过朦胧灰尘,看向院落之间的朦胧场景。

只见一条如同蛟龙般的黑蟒,在院中肆虐,假山崩碎,土地迸裂。

不见黑袍人,但却见松老节节败退,只能借着染了香灰的扫帚,勉强护身,可也岌岌可危。

那老人佝偻的身子,在巨蟒眼前,显得十分孱弱。

似乎下一刻,这头巨蟒,就会张口将之吞下。

“怎么办……”

苏庭心中顿生急切,脸色变了又变。

然而就在这时,头顶上传来一声轻响。

苏庭连忙抬头。

只见神像依然威严,然而神像头顶冠帽的石珠,忽地砸了下来。

嘭!

正中苏庭额头。

苏庭闷哼一声,彻底晕了过去。

然而那石珠,沾着苏庭头上的鲜血,砸落在地,旋即滚了出去。

轰隆隆!

惊天震动,响彻四方。

六月观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