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

第24章 施法!

出了牢狱,方庆犹自骇然。

他也接触过不少修行中人,也接触过不少武道高手。

他对于修行,有着几分认知。

他也知道,苏庭这样的少年,正面斗起来,不见得能打得过袁捕头。

但是,修道中人,让人看重的,从来不是武力,而是勘测风水,测定吉凶的本事……正如同朝堂上那些手握大权的文官,手无缚鸡之力,但身份地位之高,便是连武道高手,都要臣服麾下。

文官掌的是权势,而修道人掌的是运势。

方庆自觉眼下官运亨通,未来不可限量,却还须得修道之人来维持,故而才如此看重此类人物。

但未有想到,这个名为苏庭的少年,竟然已经超过了这个范畴,到了足能施法的地步。

这样的人物,已不是寻常风水术士可比,而是真正的人物,有着神通法术,如同半仙。

虽说古老相传的神话故事里,那些搬山填海的故事,显得十分虚幻,但他也知道,一些神通法术,确是不假。

“这样的人物,怎能招惹?”

方庆深吸口气,眼神之中,充满了骇然。

他曾经见过袁捕头一刀劈开疯癫的烈马,他曾见过袁捕头一掌打裂巨石,心中也颇震撼……但是,袁捕头武力虽高,场面虽是热血沸腾,让人为之震撼,可论起让人恐惧,又怎么比得上神秘莫测,难以追寻轨迹的法术神通?

越是神秘,越是难知,就越是让人恐惧。

正如此刻苏庭,似乎有心杀人,但他身在牢狱,未曾出手,谁知他的手段,又是如何玄妙?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法术神通,比之于所谓暗箭,又是何等非凡?

“大人?大人?”

狱卒在旁呼唤了好几声,才把方庆惊醒过来。

方庆醒悟过来,深吸口气,偏头说道:“本官告诉你们,好生招待这苏庭,万万不得怠慢,好酒好菜伺候着,不得失礼,更不得敲诈勒索,否则,饶不了你们。”

“是,大人。”狱卒战战兢兢,应了下来。

……

牢房中。

苏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从这个方庆身上,他倒是看见了许多前世高官的影子,当即不禁摇头,有些笑意。

但这也是,毕竟在这个世道,本就是如此。

“以后我这个修道之人,江湖术士的身份,或许可以派上用场。”

苏庭吐出口气,看了看外边的天色。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时候也快到了。

此时此刻,应是亥时,也就是晚上九点,将近二更时分。

对于修道人而言,这是个绘画灵符的好时辰。

苏庭不会画符,但今日的事,跟绘符也不无关系。

他从怀中掏出空白符纸,在地上摊开。

只见苏庭闭目,过得片刻,才睁开眼来。

只这么片刻,他就已经运起真气,经过心脏,透过经脉,融入心血之内,来到舌尖。

他咬破舌尖,血液顿时溢出,满口腥甜味道。

这是心血,乃是他运转真气,从心脏推动出来,融合了一缕真气在内。

这一缕真气,脱体而出,无法恢复,乃是永久损耗。

毕竟他道行不足以外放,凭借一重天的道行,要想施法,就必须有施法的代价……失去这一缕真气,失去一缕心血,就是代价。

“成!”

他将符纸划过舌尖。

淡黄符纸上,划出一抹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苏庭宛如不觉,将符纸取过,裹住五行甲,默念咒言。

半晌,苏庭脸色苍白,看向了牢房墙壁上方的一个缺口。

那里是通风口,方圆仅两尺半,用两条实木挡住。

苏庭低声道:“去罢去罢,把我今日所受之恶气,全都去了。”

他伸手一抛,裹着符纸的五行甲,从那通风口的缝隙处,抛了出去。

轰地一声!

墙壁之后,顿时闷响传来。

苏庭道行未高,暂时未能分神,故而盘膝坐下,全心全意,沉入其中。

……

牢房之外。

有一条沟壑深坑,令人为之心惊。

这一条沟壑,初时不过拳头大小,然而越是往前,越是宽阔,越是往前,越是深沉,到了末端,已经有半人来深,宽达半丈。

正是五行甲滚了过去,粘起了土石,越滚越大。

“真是充满了气力。”

苏庭睁开眼睛,只觉自身几乎沉醉。

这一副躯体,无比壮硕,无比沉重,孔武有力,仿佛得以搬山。

尽管当年那位道人的法力已经耗尽,如今这五行甲是凭借苏庭精血催动,远不如当日在神庙轰杀巨蛇的神威,但也绝非是常人可比。

此时他的躯体,不如当日那般高大,只如常人般大小,但也依然强壮到了极点,自觉只须一拳,就足以砸穿牢房,救出本尊。

但苏庭未有出手,而是操纵着这五行力士,朝着家中而去。

……

入夜。

苏家附近。

“多谢赵兄。”王公子笑着道。

“王公子何必客气?”赵捕快呵呵一笑,顺手把银两放进怀里。

“你我兄弟,也不多说,只是,今夜有劳赵兄了。”王公子略微一礼,眼底深处,闪过一缕不屑。

“这倒不是问题,只不过王公子还须注意些,可不要有什么过于激烈的动静。须知方大人治下,落越郡法纪森严,一些事情若是过分了,我也不好交代。”

“赵兄大可放心,王某办事,一向妥当。”

王公子折扇一收,笑着说道:“这乡里邻居,大多知道,苏庭与我近来结交甚好,他如今下狱,这下狱之事又与我无关,非我所害。我不过是以苏庭好友的身份,来探望一下他的姐姐,如若不差,便将他姐姐接回我府上,以代好友之责,岂不是一番美事?”

赵捕快心中冷笑,暗自鄙夷,但面上却满是笑容,连连应是。

两人一番谈笑,各自出门,各走一边。

王公子此次行事,颇不光彩,所以只带了两个小厮。

而赵捕快,适才支开了手下,给王公子留些空档,而他此刻在周边游走,再等会儿,才与手下捕快汇合。

夜色如水。

月光如纱。

这是一个良好的月色。

也是一个可以充满阴暗的夜晚。

但也或许会成为一个精彩的夜晚。

六月观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