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家人设毁了吧

王爷你家人设毁了吧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小黑

“哦,不会是谋杀案吧!”卿落听月儿讲完也来了兴致,月儿则是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而捂着嘴巴与正月儿交谈甚欢的卿落还没发现她们身后的某位男子,那男子正好站在卿落与月儿中间,听的一清二楚,最终忍不住打起了岔。

他伸手突然拍了拍卿落的肩膀,开口道“这位公子一看就是外地人,这两位被杀的老爷啊,平日里为人祥和,而且低调又德高望重,好像还与官府有点关系呢,怎么会有人谋杀呢,还同时杀两个!”

卿落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映入眼帘正是一张男人的大方脸,咧嘴一笑,看起来忠厚老实,只是那眼睛里冒出的精光卿落再熟悉不过,典型的八卦之光啊!

卿落也笑着拱了拱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哦,原来如此!还没请教您?”

“哎呀!在下李四啊!”那男人原本听卿落声音挺男人,没想到卿落一转过头来竟是如此细皮嫩肉的模样,那嫣红的小嘴巴一咧,勾人的小桃花眼一笑,恍若隔世啊,世上竟有如此美男!于是他也一拱手,报了自己名讳,起了交朋友的心思。

卿落见这李四挺好,本着多交朋友总不会错的原则,卿落也乐呵呵地报上了自己的假名:“原来是李兄!在下王飞,的确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

“看这堵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过去!李兄可知什么路能绕过此处啊,在下暂时落脚在前方的‘汝家客栈’。”卿落笑着握住了月儿的手,月儿可是本地人,要是说起绕路什么的,月儿肯定也知道,这时候握住月儿的手正是为了让月儿配合一下,事实上月儿也确实很懂事地没有说话。

这李四也大大咧咧,嘿嘿一笑,指着旁边的小巷子就说:“汝家客栈嘛,从那走就行,走,李哥我给你带个路!”

说着李四拍着卿落的肩膀就要把她往那边带,卿落微微一笑,拉着月儿的小手就跟着走了。

突然月儿拉了拉卿落的袖子,卿落回头询问,只见月儿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给卿落使着眼色,道:“公子,我记得您有一只乌鸦被我父亲吓跑了,您看那边那个乌鸦好像认识您!”

卿落皱了皱眉,小黑?

顺着月儿使眼色的方向看去,确实是有一只乌鸦死命地朝着卿落扑腾,为什么说扑腾呢,是因为它被人给绑起来关进笼子里了!

绑它的人不是一个,是一群!一群彪形大汉,浑身肌肉,满脸络腮胡!

卿落吞了吞口水,那乌鸦要是小黑,那得是犯了什么错才能被绑成那样啊!

而给卿落带路地李四看卿落突然站住不走了,很是疑惑地又走回来,也顺着卿落的目光看去,正看到几个彪形大汉!

他很是惊讶地撸了撸袖子,对卿落道:“哎呀!贤弟还认识他们呢?看不出来你这小身板,认识的人倒是挺吓人的!”

卿落知道李四误会了,连忙摇摇头道:“没没没,我不认识他们,不过他们抓住的乌鸦可能是我的,它之前跟我走散了,没想到是在这里被人绑了。”

“哦!”李四听卿落的鸟被抓了,看了看那几个人,随即道:“你想要回来吗?我在这一带生活了这么久也没见过他们,他们应该也是刚来这的!”

“刚来?”卿落看了眼月儿,月儿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没有见过那几个人。

而一边的李四见卿落看了看月儿,于是贱贱一笑,调侃道:“看来贤弟身边也有熟悉我们这的人嘛!小姑娘虽然带着面纱,不过看起来还是挺漂亮的,在哪找的?”

卿落心中一紧,将月儿藏在了自己背后,有些不悦,道:“李兄莫要开玩笑了。我先带月儿去将我的乌鸦要回来,劳烦李兄在此地等候了。”

那李四看卿落这样就不开心了,也是觉得有趣,不再说话了。

而卿落原本想要将月儿托付给李四自己去将小黑弄回来,而现在看着李四,卿落却不太敢把月儿托付给他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卿落拉起月儿的手冲进人堆就往那几个彪形大汉处挤了过去。

期间卿落看离得李四远些了,卿落对着月儿有些抱歉地说道:“月儿对不起,我带你来这挤,但是我觉得你要是在那和那个李四一起等我,我觉得更危险呢!”

月儿听闻虽然碍于人多没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是一语激起千层浪,荡漾荡漾再荡漾。

那几个彪形大汉可能是架势太吓人,导致他们那片还不算太挤,卿落挤到那一片时,很明显,那乌鸦扑腾地更有劲了!

而那几个彪形大汉也是看到了卿落,毕竟卿落容貌在那,即使人再多那也是能让人一眼望去,念念不忘的。

卿落拉着月儿终于挤到了这一片轻松一点的地方,刚一抬头,却看到那几个彪形大汉都齐刷刷地盯着自己看,让卿落瞬间感觉脊背发凉,觉得一会儿若是真起什么冲突,那自己绝对活不过今日!

卿落回头看了看月儿,问道:“月儿,你在这不要上前啊!在这没事吧,这人挺多,会不会有坏人啊,我对江南的治安也不太清楚。”

月儿看卿落那担心的样子,笑得很是开心,道:“没事的,我会在此处等公子的!”

卿落看月儿笑得挺开心,也是点点头,转过头来,一脸和善地就向那几个彪形大汉走了去。

“你好,几位大哥,小弟有件事情想问一下啊!”卿落一上去,满脸堆笑,客客气气。

然而那几个彪形大汉很是不耐烦,很是急躁,很是暴躁地与卿落回道:“快问快走!”

“诶,诶!”卿落点头哈腰,客气至极地道:“这位大哥,不知这笼子里的乌鸦是何处而来?”

“嗯?”其中一位大汉看卿落问起了乌鸦,瞬间怒目而视,道:“你问这乌鸦做什么,有何居心?”

原本周围人就多,围了许多看戏之人,这下这大汉一吼,更是引了不少人看了过来。

卿落一时间很是尴尬,暗搓搓地挺直了腰板,道:“这乌鸦,很像小弟早上丢的那只,额……不知这乌鸦,大哥你是在何时何处抓到的?”

仙r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