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之周佚问情

第87章 食沙族

这个晚上,周佚与淘沙族人载歌载舞,宾主尽欢。

宴散之前,流沙在周佚身边游弋,似有话要对他讲,但却终是未开口。

翌日一早,智者便组织起族人,前往沙域深处为灵根进行二次浇水。

流沙来到周佚的帐篷外,邀请周佚一同前往,周佚左右无事,便欣然应下。

寨子里另派出了九个年轻人来,从流沙处分得了清水,走进了大漠。

周佚与流沙上了路,忍不住问道:

“那灵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流沙闻言连忙摇手:

“慎言,那是我族的祖灵之根,你这说法大不敬。”

“呃……好吧,能跟我说说你们的祖灵又是怎么一回事吗?”

流沙闻言沉默片刻,终是说道:

“好吧,你对我族有恩,告诉你也无妨。祖灵是一根神藤,她是我族的守护神,我族之所以一直定居于此,便是为了侍奉她。”

“一根藤!”

周佚有些惊讶,但回想起在福国凡俗之中遇到的桃妖柳精后,便也释然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树木可以成精,草藤未尝不可以成神。

“我记得前天遇见你时,你便是在给那灵根浇水吧,为何现在还要过去?”

流沙闻言叹了口气道:

“因为灵根枯得太多了。”

周佚看她心情似乎有些低落,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却听流沙问道:

“对了,你到底来自哪里啊?”

“福国,听说过吗?”

“没有,”流沙摇了摇头,“那里好玩吗?”

“还行。”

“哎,再好玩也与我没有关系。”

“你们就一直住在沙域之中,从来都不出去的吗?”

“嗯,定居于此侍奉祖灵,是我族的使命!”

“这样其实也不错,与自己的家人永远在一起,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周佚叹道。

“你有家人吗?”流沙仰头问道。

想起罗婷,周佚眼中出现一抹温柔的神采,他轻声道:

“有的。”

流沙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轻声问道:

“是你的妻子吗?”

“是的。”周佚点头。

“噢。”流沙顿时像泄气了一般,无精打采。

“别说我了,说说你吧。自从遇到你后,你脸上便一直蒙着纱巾,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你的真面目呢!”周佚岔开话题道。

“我的脸不能被你看到!”流沙认真说道。

“为什么?”周佚不解。

流沙并没有开口说话,却在心里答道:

“因为你已经有妻子了呀!”

自此,流沙便沉默了下来,周佚也不知道刚才哪句话让她生了厌,也不再多言。

二人来到上次他们相遇的地方,流沙当时挖出的沙坑犹在,只是已快被风沙填满了。

周佚取出大金刚飞剑来,帮她将坑加深,不一会儿,一截干枯的灵根露了出来。

流沙取出了储物袋,打开袋口,将内里储存的水源一股脑地倒了进去。

在水流涌入沙坑的那一刻,周佚便开启了真视之瞳,眼中金光闪烁。

在他视野之中,这些水流灌入了沙坑,却没有向下渗透,而是在迅速消失。

这超出一道沧浪符的水量,竟在数息之内,消散于无形,而坑底的沙子只是略显湿润。

诡异的是,周佚竟看不清这水流去了何处。

或者说,他无法看出,那灵根是如何汲取清水的。

果然不是凡物!周佚在心中有了定论。

将储物袋里的水源倒尽后,流沙望着干枯的灵根,期盼道:

“灵根灵根,喝完水就赶紧变绿吧,千万别再干枯了。”

周佚闻言忍不住问道:

“这灵根一直就是枯的吗?”

“才没有,上个月浇水的时候好着呢!”流沙答道。

“唔……”

周佚踌躇了一下,本想问问她灵根干枯会怎样,可一想到流沙刚才说过此乃祖灵之根,便也没有开口。

在他看来,灵根干枯便意味着他们的祖灵神藤可能生长不佳,也难怪作为侍奉祖灵的他们会如此焦心。

浇完水后,二人开始往回赶。

在快到寨子之时,周佚打老远就看到一波人马,堵在了入口处。

“是可恶的食沙族!”

流沙也发现了异常,迅速冲上前去。

隔着老远,周佚便听到有人在向智者高声喊话:

“老头儿,都说你是智者,可是你没想到我撒波会在今天出现吧?而且我还抓了你派出去的这几个人,识相的就把沙皇宝藏的秘密说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他们!”

周佚凝目望去,却见二牛等九人背负双手,已被这帮人擒住。

流沙似乎认识那撒波,闻言怒斥道:

“撒波,你这混蛋!快放开他们!”

“呀,原来是淘沙族最美丽的姑娘流沙啊!这次我总算能抓到你了,感谢沙神!”

“流沙,快跑,别让他抓住!”二牛高声喊道。

“啪!”

撒波却是一掌甩在二牛脸上,随后冲身边的仆从下令道:

“快去把他们两个抓过来,记住,别伤着我可爱的小流沙!”

食沙族中顿时走出了六名大汉,向周佚二人围了过来。

寨中之人见此连忙向外冲来,却见撒波将一柄弯刀搁在了二牛脖子旁,冲着他们威胁道:

“老老实实地在你们寨子里呆好,否则我杀了他!”

受他这一威胁,淘沙族人顿时不敢妄动。

而此刻六名食沙族的壮汉却已将周佚二人围住,流沙打出暗器银镖,向这六人分射而去。

这六人虽然身形魁梧,动作却十分敏捷。他们轻巧地侧身、摆头,将暗器一一让过。

随后,他们迅速举起了手中的狼牙大棒,向周佚二人砸来。

由于有撒波的吩咐,这六根狼牙大棒,只有一根是冲着流沙去的,其中五根则分别攻向周佚的脑袋、两肩与胸腹。

周佚抬起大金刚飞剑,巴山风雨剑抬手而出。

这本是一套应由飞剑使出的剑法,周佚取其精华,以手剑使了出来。

一时之间,剑影横飞,如狂风暴雨,向那五根狼牙棒席卷而去。

“叮叮当当……”

一串脆响过后,周佚的手腕被震得发麻。

再看那五人,却是呆愣当场。

他们手上依旧握着狼牙大棒的棒身,只是其上却是光秃秃的。

原来刚才那一下交锋,周佚竟是凭借大金刚飞剑的锋利,一下就将那狼牙棒头给削成了铁屑。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住了,便是正在与流沙纠缠的那人都忘了进攻,反被流沙一镖扎进了眼窝里,发出嘶声痛呼。

“好剑!”

撒波一声赞叹,随后冲着这六人说道:

“你们快把这人杀了,把那宝剑给我夺来!”

周佚正在纳闷儿对方的兵器都被自己给削没了,他们凭什么来杀自己。

却听流沙尖声提醒道:

“小心,他们要动用魔物的力量了!”

易亨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