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之周佚问情

第22章 正式回归

这一日,周佚正坐在潭底修炼,忽听一道声音传至潭底。

“龟师,龟师,你在吗?”

是婷师姐!

周佚立马自打坐中惊醒,下意识地就要向上浮去。

流氓龟却一把将他拖了下来:

“你这小子怎么一听到婷丫头的声音就犯浑呢?!”

周佚立马意识过来,他现在还是隐形人的身份,若此刻出去被人看到了,还真不好解释。

“多谢前辈提醒。”

“在这等着,本龟上去听听婷丫头到底有什么事!”

周佚便站在潭底向上望去,他看不清水上的画面,但又清楚地知道,此刻罗婷就站在岸边,与自己只隔了这一潭水的距离。

这样的感觉十分难熬,周佚终是忍不住,开始慢慢上浮。

至某个深度后,他隐约看到了一道影子,就站在岸边。

水波荡漾,那影子也随之摇晃,周佚看不清罗婷的面容。

他有心想再上浮一些,却又恐自身暴露,便强行按捺住心中意愿,就这样隔着半池潭水,远远向上望着。

从水里望上去,那不断摇曳的身影仿似位于梦境,周佚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只要能看得到,哪怕是看不清,周佚就已经满足了。

没过多久,罗婷的身影豁然消失,流氓龟也潜了回来。

看到呆愣的周佚后,流氓龟撇了撇嘴:

“你小子一天到晚假正经,看到婷丫头还不是像丢了魂儿似的!”

周佚连忙迎了上去,问道:

“前辈,婷师姐她跟你都说什么了?”

只听流氓龟臭屁道:

“她当然是来问我这个老人家这些天过得好不好啊,吃得饱不饱啊之类的了。”

“啊?她就没有提到我吗?”周佚不甘心地问道。

“当然没有,你算哪根葱啊!”

周佚沉默,怅然若失。

却听那老流氓说道:

“好了,不逗你了,婷丫头刚才第一句话便问我你回来了没有。”

周佚的心情有若拨云见日:

“那前辈你告诉她了吗?”

“当然没有,本龟是那种嘴碎的人嘛!”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反而希望你能告诉她。”

“不是你自己跟本龟讲的,要在潭底窝一个月的嘛!”

周佚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可我现在感觉瞒着她,就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心里很不舒服。”

“那你就自己上去告诉她咯。”

“我也正有这打算!”

流氓龟闻言古怪地看向周佚,周佚不解道:

“怎么了?”

“没救了,你小子中婷丫头的毒太深了,是真没救了。”

周佚根本不以为意:

“前辈,我决定了,等会儿就从这里出山,然后再从山门进来!”

流氓龟摇着头向潭底游去,同时说道:

“刚才婷丫头也说过,现在五行门内发生大震荡,你暂时没回来却也是好事。话就说到这了,你小子自己好好想想吧。”

周佚听到这话更是待不住了:

原来婷师姐竟还在为我的处境考虑!

他顿时心生一股感动之意,在这份心境的驱使下,周佚迅速回到潭底,摸出一块灵石来,嵌进了传送阵里。

流氓龟尽睹了这一幕,不屑鄙夷道:

“看到心仪的女人便忘了一切,真是难成大器啊!”

说到这里,他又是话锋一转:

“不过他小子这做派,还真有本龟当年的一丝风范啊!”

流氓龟长叹一声,眼神迷离起来,似乎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而周佚此时已经来到了山门之前,抬手将探亲符拍在了山壁之上。

山门顿时开启,里面传来了喝问声:

“何人归来?”

周佚连忙说道:

“打杂弟子周佚,出山探亲三月,今日归来。”

“噢,那过来记录一下吧。”

周佚进入山门,提笔留下自己的归期。

他正要离去,却见一队人走了过来。

看守山门的弟子连忙摆起笑脸,冲着为首那人说道:

“吴师兄您怎么来了?可是要出山办事?”

此人名叫吴建飞,是木峰黄庆丰坐下大弟子,此番追查杀害黄胖子的凶手之事,便是由他负责。

只听吴建飞说道:

“奉黄长老令,特来查探这几日有谁出过山,你速把登记册子给我!”

那守门弟子立马拿出册子递了过去,王浩接过,却不翻看,而是皱眉望向周佚:

“你是何人?”

“在下打杂弟子周佚。”

“你何故出现于此啊?难道是想出去不成?”

周佚还没说话,那守门弟子便代他答道:

“吴师兄误会了,他这是刚探亲回来,才登记好,就在最后一页上。”

吴建飞翻到最后一页上,看了一眼后便奇怪道:

“三个月?回去探个亲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

周佚迅速想好了措词,答道:

“我在探亲途中忽然感应到了凝气三层的门槛,便找了个地方闭起关来。哪料到俗世之中灵气稀薄,这一闭关就闭了两个多月。我也知时间耗得太久,便急忙赶了回来。”

吴建飞闻言仔细感应了周佚一番,确认了他所言不差后,这才放他离去。

周佚平静走过,心中生出一丝窃喜。

他知道自己这步棋是走对了,在知道流氓龟有能直接出山的法阵后,他便开始部署了。

他利用法阵悄悄潜回杀人,悄悄遁出山门,然后再利用探亲符光明正大地回归。

这便意味着,在登记册子上记录的那段时间里,门中发生的一切事都与他周佚无关。

这样的部署,更是让他轻松瞒过了,如今负责管理打杂弟子的陈伯汉。

本来周佚回营报道时,心下还有些忐忑,哪料到这陈伯汉竟是个马大哈。

在听清周佚这段时间都在山外后,陈伯汉便对他挥挥手,让他爱干嘛干嘛去。

周佚适时提起自己如今已到凝气三层,按规定可以离开打杂营地了。

陈伯汉也没细究,反而还很热心地帮忙通知了内门。

没过多久,便有人从内门御剑而来,落在了营地前。

他们是各峰首席弟子,担当接引外门弟子入内门之责。

只听火峰首席郁闷道:

“这陈伯汉搞什么鬼,也不说明那弟子修的是何属灵力,就直接让内门下来接人,真是岂有此理!”

陈伯汉出自木峰,木峰首席自要为他说话:

“陈师弟刚接手这打杂营地,细节之处难免有不到位的。我们五个平时也难得一聚,这相聚的机会,倒也算是他为我们创造的了。”

这时,水峰首席疑惑道:

“执掌这打杂营地的不是黄树郎吗,怎么变成陈伯汉了?”

“贾兄难道还没收到消息?”

“什么消息?”

“可出大事了,我那黄师叔的儿子黄树郎,前天就死在这营地外头的荒田里,可把我黄师叔伤心坏了。”说话的正是木峰首席。

“哎,本来这新来的弟子里也有一个是我金峰看中的,只是没想到,前夜死的那两人里,另一个就是他。”

这时,却听那土峰首席说道:

“这么重大的事情,贾兄你作为木峰首席,怎么就没听人说过吗?”

水峰首席解释道:

“前些日子刚好在闭关,今日方才出来。”

他话刚说完,便被火峰首席接过话头:

“贾兄说是在闭关,只是不知道闭的是修行关,还是情关?”

众人闻此大生兴趣,纷纷围拢上来问道:

“邱兄此话何意?”

只听火峰首席说道:

“你们难道不知,我五行门第一美人正是他水峰的婷美人吗?”

众人顿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连道:

“啊呀呀,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水峰首席也不解释,而是面露微笑,一副很是受用的样子。

众人一边笑谈着,一边走进了营地里。

陈伯汉立马带着周佚迎了出来,看到出现的竟是五位首席后,陈伯汉摸了摸头,知道自己漏传了信息,只好说道:

“周佚修的是水属灵力,火、土、金、木的四位师兄要白走一趟了!”

“你这小子,下次传讯时务必把信息都捎全了,不然别怪师兄修理你!”

木峰首席打着哈哈,与其他三峰首席御剑而去。

水峰首席则走上前去,示意周佚跟他走。

就在二人将走之时,吴建飞忽然领着一队人过来了。

“周佚,站住!”

周佚心下一沉,但他自认并没有留下什么把柄,便迅速冷静下来,转身问道:

“吴师兄唤住我,不知有何指教?”

只听吴建飞说道:

“我刚想起个问题,现特来问你。”

“吴师兄请讲。”

“你的探亲符,是谁给你的?”

周佚一愣,没想到他会问到这个。

他这整个计划都安排的颇为细致,若说还有什么没考虑到的,便是那张探亲符了。

那探亲符是罗婷给的,周佚自不愿将罗婷引入这些人的视线内。

然而若直接回答是黄胖子给的,却也不行。

虽然黄胖子已死,没法对证,但这吴建飞显然是知晓黄胖子性情的,要不然也不会特意跑过来问他这探亲符的事了。

“嗯?是谁给的,就这么难想吗?”吴建飞逼问道。

却在此时,只听水峰首席答道:

“是我给的,你有意见?”

吴建飞一听此言,立马收起了凶相:

“没有没有,既是贾师兄给的,我就没什么问题了。”

“那周师弟,我们走吧。”

他瞬间放出了飞剑,拉着周佚就跳了上去。

飞剑顿时启动,冲上天际。

易亨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