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时封神

第5章 入局

“他和我们根本不是一起的!”叶子没有信口胡诌,而是一张口就道出了实情。

尹淮皱了皱眉,他握紧手中的剑柄,体内灵力在上下翻腾,剑身在剑鞘里晃动起来。只要这些人表现出一丝的不对劲,他的宝剑绝对会在瞬间把他们撕碎。

而祁强脸上的笑容更盛,只是他眼睛眯了起来,以掩盖其中愈发沉重的杀意。

周鲁呆呆地望着他,心底却突然想起赵云敬临走时的交待:有机会的话,最好把这个陌生人的身份告诉白家人。

白灵儿秀眉微皱:“那……那你们为什么还带着他呢?他这样的身体,你们带着很不方便吧?”

“看到他肩上的伤了么?”叶子三两步来到玄十一身边,指着他肩上的剑伤道,“这伤可不是妖怪弄的。”

白灵儿伸着头望了一眼,玄十一左肩上插着半只箭矢,铁制的箭头还埋在他肩膀里面,血肉模糊的伤口只是看一眼便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白灵儿俏脸一白,讪讪地收回头,看着这几个猎户眼中好奇更甚。

“他不是我们尘寰人,应该还是第一次来白杨镇。”叶子声音低了下去,里面似乎还多了丝悲伤,“所以他不知道猎会的规矩,也不知道这千创山脉的危险,于是他一个人在山林里跋涉。我们是群倒霉的可怜人,在林子里转了好几天依旧两手空空,当他突然出现的时候,我们甚至以为他是山林的野兽,不甘心的我们根本不等确认就一箭射了过去……”

他闭上了眼,把手从玄十一身上抽了回来,本来雄厚的声音里却多了一丝哭腔。

“然后我们的报应就来了!

“他的身后跟着妖怪!他是在被妖怪追杀!他早就发现我们了,还不等他转向我们的箭就已经把他射倒在地!倒在地上的他还不忘提醒我们有妖怪,但是他是千岛海人,口音和我们几乎天差地别。如果不是我以前在南境呆过,能听懂一些他们的话,我甚至还会以为是他故意把妖怪引来!”

白灵儿睁大了眼睛,她不曾想只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居然会引出这样沉重的往事。

王钧的腿再也站不住了,他膝盖一弯跪坐在了地上,只不过有了叶子刚才那一番话的铺垫,他这动作不像是害怕,倒像是悔恨。

祁强脸上笑容渐缓,目光中的杀意慢慢淡化,那本是微眯的眼睛也缓缓睁开。

“最让我们感到愧疚的是,他甚至认为是他把妖怪引了过来,他为了让我们逃出来,就……就把这箭掰断作为兵器,想拦着妖怪好让我们有机会逃走!当然他失败了,不过也正是如此,他被妖怪折磨成了这种模样,而我们身上的伤看着吓人,其实也不过是皮外伤,只要抹上药一个月就好了。”

他慢慢地述说着,一个舍己为人的光明形象从他嘴里塑造出来。尹淮也终于松开了紧握的剑柄,宝剑失去了灵力的支持终于停止晃动,安安静静地躺在剑鞘里。

叶子睁开眼,自嘲一笑,落寞的眼神中突然绽放出一道光芒,他声音里还带着哭腔,但他的声调却高亢起来:

“如果我们只是因为不认识他就自己跑了!如果我们只是因为觉得他麻烦就自己跑了!我们还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我还是个人吗!”

他的眼泪终于从眼睛里滚了出来,浑身是伤的猎户突然冲着白灵儿跪下:“请您,哦不对,您可以可怜可怜我们吗?可怜可怜我们的良心,如果他还能救活,请您发发慈悲,帮帮他!”

他猛地弯下腰,双手按在地上,一头磕了下去。

世界再一次安静了。

白灵儿突然手足无措起来,一个人突然用祈求的语气向你下跪,任何人都会出现短暂的迷茫,更何况从小就是白家掌上明珠的她。

一只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叶子的肩膀,尹淮低沉的声音响起:

“如果他还能救活,白家不在意多一个人。”

祁强眼中杀意完全消失,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首次从玄十一身上转向了地上长跪的猎户——叶逡。

他穿过层层包围的亲卫,从队伍的最前方来到猎户身边,伸手扶住了叶子的另一边肩膀,同时温柔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灵儿!”

小姑娘终于反应过来,她俏脸微红,对着叶子点了点头:“当……当然,如果他还能救活的话,白家不在意多个人!就……就算我父亲他们在意,我也不在意!”

猎户抬起头,他的眼睛因流泪过多而微微发红,但眼神却坚定起来。

“多……多谢白小姐!”

所有亲卫的目光都由审视转化为赞赏,叶子就在这些目光中被尹淮祁强二人扶了起来。周鲁心里掀起了滔天大浪,但他的眼力还是不错的,至少脸上满是感激的神情。

至于王钧,他依旧怕得不行,只不过已经没人在意他了。

叶子脸上还挂着泪水,但他的内心却得意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在祁强眼前展露了属于狼的锋芒!

至于玄十一,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会让赵云敬祁强重视,这已经不重要了,至少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只等他们再在赵云敬面前转上一圈,他就可以摆脱现在这普通人的身份,为赵云敬办事!

他的才能,他的智慧,他的手段,终于有了施展的舞台!

“家主!”负责警戒的亲卫从树上跃下,单膝跪在赵云敬身前,“白家的人来了!”

赵云敬脸上依旧是那一切尽在手中的微笑,他轻声问道:“周鲁那几人在里面吗?”

“祁强带头,那四个人在队伍中间。”

“行!你先起来吧!”赵云敬脸上笑容更盛,他一手搭在赵淩的肩上,“看来他们还不是笨蛋。这中间的棋子已经布下了,就看我们怎么走了!”

“父亲……”赵淩抬起头,望着赵云敬眼中狂热又添了几分,她的声音温柔且坚定,“您一定会成功的!”

话音刚落,便听到草叶被撕碎的声音由远至近,赵淩头立即闭上了嘴。四周的亲卫们也聚拢了过来,一个个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树叶灌木突然被撕开,露出了身后的大部队,背着巨型斩马刀的祁强一马当先冲了进来,随后是尹淮等一干白家亲卫,只不过他们没像赵家亲卫般把自己领头人围住护好,只是把白灵儿护在了中间。

“看来,这里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啊!”祁强沉着一张脸,周围的力量乱流更加狂暴,连稍微大一点的石头都被碾得粉碎。

“捷足先登不敢当,只是比你们稍微快了一点!”赵云敬脸上笑容更甚,他眉头一挑,“你们白家不会是想明抢吧?唉呀!可是在猎会里不得抢他人到手的猎物,这条规矩,还是你们白家立的呢!”

祁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地转回身去,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走!”

白家亲卫们脸上浮现出一抹不甘之色,但最终都转回了身子,他们本就是白家人,自然不肯坏了白家的规矩。

“这是锦毛鼠,”赵云敬炫耀般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料子可真不错!”

祁强转过头来,他的视线先从玄十一身上扫过,随后又掠过叶逡,最后才落到赵云敬身上。

“是块好料子!就怕你没命享受!”

说罢,他扭过头,穿过亲卫,穿过带路的猎户,又是一个人走到最前面。只不过他那阴沉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白家,已入局!”

看着远去的白家众人,赵云敬眉头一挑:“那几个猎户,叫什么名字?”

“周鲁、王钧和……叶逡。”

“叶逡……”赵云敬轻笑一声,“等他去我赵家药铺领药的时候,把他带来见我。”

岸沙

作家的话
“玄十一先生,作为本书主角你出场时间还没有一个小怪高,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对不起,我不看!”
“请问玄十一先生,在以后的内容里你的出场率也会这么低吗?”
“你觉得呢?”
“那请问玄十一先生,在以后的内容您是选择装逼打脸套路还是废柴崛起套路?”
“我特么都没出场装个(哗)的逼崛个(哗)的起啊啊啊啊啊啊啊!您闭嘴行不行!有这时间你都码上好几百字了用得着每章这么点!!!”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