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时封神

第43章 脸

白灯笼高高挂起。

没有喧嚣的唢呐,没有凄惨的丧歌,没有虚伪的宾客。

有的只是细微的啜泣声,男人眼睛还红着,他抱着染红的襁褓,掀开了黑色的陶罐。

女人细微的啜泣声如决堤而出的洪水般爆发,哭声撕心裂肺,响彻云霄。

老妇人的眼圈同样红肿着,混浊的眼睛里还有泪水在里面绕圈,她用那粗糙的大手环着女人的腰,把她死死抱住,不让她前进分毫。

“孩子!我的孩子!再让我看一眼!看一眼!”

男人没有理她,费力地把襁褓塞进陶罐,再把盖子按了上去。

女人仿佛失去了所以力气般瘫倒在老妇人身上,哭声从喉咙里消失,泪水却从未停过。

她死死盯着陶罐,像是守财奴盯着金子,只是被束缚着,根本扑不上去。

男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也偏着头望着陶罐,泪水无声地流淌。

老妇人眼睛顺着脸颊流进嘴里,但她没有擦,因为她还要抱住女人,控制住她,防止她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夺夺——”

敲门的声音响起,男人抹了把泪水,站起身子,两步走到门边,正要伸手开门,却突兀地停了下来。

声音,并不是从门这传来。

“夺夺——”

这次的声音更加急促了,男子猛地转身,死死盯着陶罐。

女人嘴微张,老妇人也愣了,下一瞬女人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挣开老妇人的束缚直接扑向陶罐。

但她的手在陶罐旁停住了,男人死死地抱住了他,声音像是狮子的嘶吼:“你干什么!”

“孩子!我的孩子!他还没死!”

“别去!”男人咬紧牙关,他居然觉得吃力非常,女人的力气凭空增大了一般,大到他都有些扛不住。

“他死啦!死啦!你亲眼看到的!七窍流血!身子都碎了!”

女人低吼一声,居然带得男人一个踉跄,男人低吼,猛地甩开女人,腾出的手抓起椅子,直接砸在了还没稳住身子的女人头上。

木屑纷飞,鲜红的血液从她头顶冒出,流满她整张脸,刚缓过来的老妇人看到这模样,居然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女人身子晃了晃,膝盖一弯“嘭”地一声倒在地上。男人惊慌失措地丢掉手里的椅子靠背,伸手按住了陶罐的盖子。

“夺夺——”

细微的力量通过盖子传递到他手上,男人倒退好几步,大口地吸了好几口气才来到陶罐边,弯腰捡起一块青砖压在盖子上。

“夺夺——”

敲击声变得沉闷。

男人双手按在青砖上,暗黄的手背上青筋根根鼓起,像是盘踞在泥土里的老树根。

豆大的汗珠在他头上流淌,他眼睛睁得老大,里面被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填满。

敲击声终于停了下来。

男人长舒一口气。

“夺夺夺——”

急促的声音突然响起,男人浑身一僵,慢慢低下头,这声音居然是从他肚子里传出的。

“哗啦!”

陶罐破开一个洞,男人抬起头,便看见洞口处亮起一对血红的眼睛。

“呜呜呜!”

婴儿的头颅从这洞里挤出,不规则的洞口和尖锐的陶片把这头颅划得鲜血淋漓,但它毫不在意,苍白的和男人还有分相似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但是泪水却从笑弯了的眼睛里流出。

“啊!”

男人吓得后退好几步,却不小心踩到了椅子的残骸,重心失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眼角的余光中有什么东西近了,男人惊恐地转过头,看到的只是一道银光。

“我家的菜刀真亮啊!”

……

白敬华翻身下车,从怀里掏出干粮,大嚼了几口,便涨红着脸扑到马车上,拉住白玄的衣服:

“水!水!水!”

白玄随手把水壶递给他,他急急打开盖,仰头灌了好几口,这才长舒一口气:“呼——噎死我了!”

白玄抢回水壶,感觉到手里重量的变化,脸一黑:“你喝了多少?”

“没几口啊!”

“没几口?”白玄把水壶丢在他身上,没好气地道,“你仔细看看!还剩多少?”

白敬华咂了咂嘴,干咳着道:“咳咳!走,我们去要点水!”

到了青禾村,已是正午,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留了半个时辰休息,倒也有多余的时间。

白玄找到和祁强相谈甚欢的白灵儿,告诉了她身边的尹芸一声,便跟着白敬华走进了房屋扎成的堆里。

白杨镇的车队时常要从这里路过,村里的人早就见怪不怪,和平常一样,正午时刻端着碗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吹牛。

白玄也挤出笑脸,但他实在不懂和别人打招呼,幸好有白敬华这个碎催在,才跟一个要回家的男人搭上关系。

走在石板路上,穿过好几条小巷子,终于到了这人的家门,只是他家对面引起白玄注意:

“这家怎么挂着白灯笼?”

这人正掏出钥匙要开门,听见此话,叹着气道:“还能有什么?这个贼老天造的孽哟!”

白敬华顿时来了兴趣,连忙问道:“此话怎讲?”

“你们刚才在路上应该听到过一声鸟叫吧!”

白敬华点点头,白玄也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人身上,毕竟那鸟鸣给他的印象确实深刻。

“你们离得远还好,那鸟可就在我们头顶上叫的,我们家的碗都给震碎了好几个。这家才是造孽哦!刚有孩子,还没满月,就给活活震死了!”

男人话里尽是唏嘘,他手用力一扭,漆黑的大锁“啪”的一声便打开了,取下锁,“嘎吱”一声推开了门。

“这种话还是少说,毕竟这事落谁头上都不好过。来来来,进来吧!”

屋子里也铺着石板,只是装饰过于简陋,只一张桌子,三四根歪歪扭扭的长凳,墙角还堆着一堆柴火。

三人连贯进入,白敬华和男人客套了几句便拉开凳子坐着闲聊,白玄则是顺着男人指的方向走进厨房。

厨房过于昏暗,一边卧着灶台,黑漆漆的散发着热气,另一边则是一个石缸,散发着幽幽凉气。

白玄抖了抖水壶,握紧口子,拿着木瓢舀起一瓢水,灌了进去。

一瓢水也只装了半壶,他又要舀地二瓢,却见缸子里的水泛起了白色。

白玄一愣,手里的瓢没有落下去。

白色猛地收缩,眨眼便消失了,白玄皱了皱眉,木瓢按进了水里。

缸里的水荡起一圈波纹,很快又消失了,白玄惊讶的发现,手中的木瓢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根本按不下去。

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当初被刺杀前看到的那一幕,那个身首异处的老王。

仿佛一盆冰水从他头顶浇下,他脑子里升起一股凉气,刹那间游遍了整个身子。

白玄手臂发力,想把木瓢提起来,但这是徒劳的,木瓢居然变得好似千斤重,或者说已经和水黏在一起,根本提不起来。

白玄身子微倾,半个身子都映在缸中的水里,他头微低,看了眼缸里的水。

厨房昏黑的环境没有对缸里的倒影造成任何影响,这水比镜子还要明亮,照出的影子就像是真人一般。

水的倒影里,另一只手也抓着木瓢,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浮起。

大蓬乌黑的头发在水里荡起,倒影中属于白玄的脸只是一片白色,没有五官。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安静到白玄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还有渐渐粗重的喘息声。

他突然感觉自己浑身没了知觉,就像是鬼压床,意识清醒,但身体不受控制,丝毫都动不了。

没有五官的脸上开了四道缝,接着眼睛、嘴巴、鼻子从缝里挤了出来,组成一个清秀女人的笑脸。

“咯咯咯咯咯咯……”

眼在弯,嘴在翘,鼻在陷。

眼睛弯成了一条缝,还在不断弯曲,“噗”的一声,眼角裂开了,红色的血泪珠般淌下。

嘴角也在往上扬,最后嘴角的皮也“噗呲”一声裂开,向上延伸,和眼角的缝连在一起。

鼻子完全塌下去,整张脸皮“噗”地掉下来,只剩下红色的肌肉纹理。

缸里的水刹那间变成红色。

红色里面,只看得见一排白色的牙,它也上翘着,弯成一个幅度。

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它在上浮。

“啵!”

水面破开,红色的水珠散去,一排洁白的牙弯曲着,展现在白玄视线里。

“嘭嘭!”

心脏猛地跳了两下。

喧闹声破开安静瞬间填满白玄耳朵,他听见了厨房外白敬华和男人的谈话。

身体的控制权终于回到他手里,白玄尖叫一声,松开木瓢,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排牙齿吐了个泡泡,又慢慢地落回水里,红色随着它的坠落也缓缓消散,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岸沙

作家的话
今天上推荐,求个收藏求个推荐票!
(晚上大概还有一章)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