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传承为王

第20章 差点错过的猛将

听到父亲刚刚说出的名字,刘渊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到,父亲刚刚说的竟然是童渊,童渊竟然要教他一年?

此时刘渊对于父亲让自己拜师的事情已经一点抵触都没有了,童渊是谁?

那可是武神赵子龙的师傅!

甚至后世有传言说童渊还是吕布的师傅,虽然不知道真假,可是网上的那些大神分析的是有鼻子有眼。

不过无论童渊是不是吕布的师傅,但是他是赵云的师傅那是一定的,而且他还教出了蜀中大将张任,以及北地枪王张绣。

这样一位传奇人物竟然能够与他扯上关系,对他来说简直就像做梦一样,要不是现在童渊走了,他都能满眼小星星的跑过去求签名。

而且现在让他感到最高兴的就是,他竟然与赵云扯上了关系,虽然这个关系以后不一定有用,可是能成为赵云的师兄弟绝对是一件荣耀至极的事。

此时的刘渊觉得别说童渊让他卯时起床,就算是让他寅时就起都没有问题。

如果自己能将童渊的一身本事学来,那么十几年之后的那场浩劫,他就有了最起码的立身之本。

刘辰有丝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这个小子自从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就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要不是看他脸上露出的微笑,说不定自己都要认为这个小兔崽子发癔症了。

刘辰等了一会儿见到这个小子还没有清醒,不由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

这一下把刘渊从自己的幻想中拍了回来,本来他还想质问一下是谁如此大胆,竟然打断了他的美梦。

可是当他看到那只熟悉的手掌之后,立刻就变成了一个乖宝宝,今天已经被这只手掌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父亲大人,您怎么能拍我的头呢,万一把我这颗聪明的脑袋拍傻了怎么办?”

“小兔崽子,你还敢跟我贫,你刚刚在那里发什么癔症呢?”

“没~没什么!就是想到我以后学成之时,那您得有多骄傲啊!”

“滚蛋,少在这里给我灌迷魂汤,好了!我也不问你了,你小子赶快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开始你可就没以前那么清闲了,希望你能坚持下来!”

“放心吧父亲大人,我肯定能坚持下来,父亲大人再见!”

说完刘渊撒腿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现在天已经快到午时。

今天早上从起来到现在水米未进的他早就饥肠辘辘了,回到房间便吩咐丫鬟给自己准备吃食。

当吃的端上来之后,刘渊一阵狼吞虎咽,总算把自己的胃填饱,躺在床上的刘渊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突然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之前跟他有过交集的人,就是那天被他放走的那个少年。

不!

现在他反应过来了,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个少年!

他应该还是一个幼童!

没错按照年龄来叫那个人就是一个幼童,不过不愧为日后的恒候,这么小就竟然长的如此魁梧。

怪不得日后会成为勇冠三军的绝世猛将,一想到这个绝世猛将差点早夭在自己的手里,李渊就感到一阵阵的寒意。

幸好他那天及时醒来并阻止了自己老爹,要不然日后驰骋疆场,将百万曹军一嗓门喝退的绝世猛将,可能真的就要坏在他们家的手里。

如果是这样说不定老天都要灭了他们家,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幸好坏事变好事,如果不是那件事他也不好跟那个人交往。

没错!

刘渊突然想起来的就是那天被他放走的张飞,他现在身处东汉末年的涿郡,这里可是张飞的故乡。

根据一些史书记载张飞终年应该是在五十五岁,张飞被刺杀的那年正好是刘备称帝的那年,也就是公元221年。

所以说张飞出生的年月应该是在公元166年左右,刘渊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处的具体年份。

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在脑海里不停的回忆有关东汉末年的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团乱麻,可是慢慢的越来越清晰。

虽然他对这一时期的历史多数来自于一本三国演义,而且三国演义只是一本经过艺术加工的章回体小说,可是那里面关于纪年却不会有错。

他想起来了所谓的建宁四年到底是哪一年,按照他的记忆现在应该是公元171年,那么他就是公元168年生人。

张飞的岁数只不过比他大了两岁而已,可是按照二十一世纪人的话来说,那就是张飞长的也太着急了!

今年五岁的张飞竟然长的跟十二岁一样,要不是面相还有些稚嫩,否则根本不会有人能相信他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不过刘渊不管那些,他今天实在太高兴了,昨天他还在为家族的未来担心不已,可是今天他就已经和日后两员绝世猛将扯上了关系。

虽然他不能保证将这二位招到自己的身边,可是与他们二人保持友好的关系还是没问题,万一日后有个什么事这两位肯定能伸手帮一把。

想到这里刘渊不由的把心里的石头挪走一些,这一挪走昨天一夜未眠的困意立刻袭来,刘渊躺在自己的榻上幸福的睡了过去。

在梦里他不仅仅将张飞、赵云拉拢到了自己的麾下,而且身边还有无数的谋臣猛将,随后他征战四方将无数的敌人击败,到最后他竟然成为了皇帝。

这个梦让刘渊就算是在做梦都笑的格外开心,就在他马上要登基的时候,突然之间他的臀部遭受了重击。

这一下可把刘渊给疼坏了,当即连登基都顾不上,马上翻身爬起来死命的揉搓刚刚被打的部位,希望能够缓解一些疼痛。

同时满眼杀气的望向了刚刚袭击他的人,可是很快他眼中的杀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换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师傅!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徒儿到底犯了什么错,值得您老人家一来就下此毒手?”

“少说废话,昨天我交代你卯时起身,可是现在你看看都几点了,卯时都已经过了一刻钟,你竟然还在偷懒,我不教训教训你,你小子还不翻了天,竟然还敢瞪我,马上起来出去站半个时辰的桩!”

“啊~”

“啊什么啊~是不是还想挨揍!”

“别~师傅我马上就起!”

兴庆散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