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手妙心

第98章 吃瓜也要小心

“裴师兄真是贵人事忙啊。”

张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缓缓走来的裴笃。裴笃似乎没听到他的话,慢慢地坐下,慢慢地饮茶。

妙青坐在离门口最近的末位上,张维她记得,也是同期入门的弟子,拜在了风头正劲的极思峰门下。认识的人里还有程怀诗和申语嘉,程怀诗一袭白衣,斯文地捧着茶碗,眼里似乎只有茶水这件事。申语嘉用眼神向她问好,妙青也微微点头。金凤堂和丹药司的人有些眼熟,妙青想着到底在哪儿见过他们俩,就听裴笃慢悠悠地说道。

“各位师弟师妹,不知你们有什么事非要叫我过来呢?”

“裴师兄,这单子怕是没核对过,错漏不少呢。”开口的人是驭兽司的朱跃。

“这怎么可能呢,没核对过的单子我们营造堂是不会发的。”裴笃笑着答道。

“那为什么极思峰的火壑丹的数量减少了?他们炼器司的反而增加了?”张维目光冰冷的先是看了眼裴笃,然后便盯着炼器司的程怀诗。

“营造堂发放物资向来都是按着门派的规矩,虽然不必跟你解释,但是既然你问了,我便告诉你。最近市面上火壑丹卖得紧俏,不能充足供应,所以以炼器司优先。”裴笃慢慢地摸着自己左手上的玉戒指,一旁伺候的杂役知道,这是裴笃要发火的征兆。

“这理由,裴师兄说出来不怕笑掉大牙吗?敢情玄真门的丹药司是个摆设吧。”

“张维,你少在那儿放……大放厥词!”丹药司的肖逸本来想说放屁,但是还是换了个词儿:“别以为你是极思峰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丹药司忙得昏天黑地,没工夫给你们炼什么破火壑丹。”

“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呆在这儿听你们吵架,劳驾,我们阵符司没有任何异议,能不能先领了东西走?”阵符司的上官睿最讨厌吵架。

“故作洒脱,其实拿了不少好处吧。阵符司领了一百坛桐马酒,可是不少灵银呢。”金凤堂的唐苒阴阳怪气地说道。

“桐马酒是拿来炼制阵盘的。”上官睿面无表情地解释道。

朱跃无意间看到坐着妙青和她身后的容柳,两个仆役打扮的炼气弟子,居然也敢坐在这儿?他皱着眉头斥责道:“你们是哪里的人,不去当值在这儿看什么热闹。”

“咳咳,朱师兄,这位是织绣司的小弟子李妙青。”申语嘉温声说道。

“呵呵,我看你不过炼气期,以为是个杂役呢,抱歉了。”朱跃的表情和口气可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织绣司可真是心大啊,派了个炼气弟子就过来了。”

容柳很是不忿,妙青悄悄地拍着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微笑着对朱跃说:“周露师兄游历未归,饶半夏师姐又实在是太忙,所以才派我来的。”

“说到财大气粗谁能比得了织绣司呢?我们金凤堂成日里刀光剑影也比不上人家卖一匹锦缎赚得多。”

这家伙吃错药了吧,妙青实在是想翻白眼!没日没夜窝在织坊里手痛心痛识海痛才换来点散碎银子好吗!我还宁可去打打杀杀呢。

“金凤堂虽然银钱上不多,但是论赏赐却是门派里最丰厚的。”以为没什么交情的肖逸这时候替妙青说话。

“织绣司、丹药司、炼器司,赚得都是辛苦钱,唐师姐这话好没意思。”程怀诗语气淡淡,面上却露着谁也不怕的神色。

“诸位。”裴笃提高了音量,“本次的物资单子是经过门派同意的,你们在这里吵也无济于事。如有异议,请去找掌门。”

“裴师兄,别拿掌门来压人。”张维冷笑。

“裴师兄以为我们不敢去吗?不过敬你是营造堂的大师兄,才先来跟你抗议。”唐苒站了起来。

“这次绝对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朱跃用力地拍了下桌子,震得茶杯里的茶水溅了出来。

就在裴笃要暴起的前一刻,奖罚堂的弟子谢船江走了进来,眼里带着怜悯的神情看向众人,朗声说道。

“堂主有令,请在场众人速去奖罚堂,不得耽搁。”

众人面面相觑,老老实实地跟着谢船江去了奖罚堂。

奖罚堂堂主太史瑞,见了这帮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责骂。他穿着一身褐色袍子,灰白相间的头发一丝不苟地用金冠拢好,犀利的眼睛仿佛能洞穿人心。妙青努力降低存在感,太史瑞骂的话无非就是说他们胡闹啊、不知分寸啊、贪心不足啊、胆子肥了敢去跟营造堂叫板。

“裴笃最长,却不能管束规劝师弟师妹,罚薪半年。其余人,给我去玄真堂广场罚跪一天一夜。”

“是。”刚刚还吵得不可开交地弟子们此刻都蔫头耷脑地像笼子里的鹌鹑,谁要是这时候作死,下场可比罚跪惨多了。

悔之晚矣的众人到了广场,一字排开跪在地上。妙青没怎么来过这里,只见白玉石铺地、青羽石搭成的高台,洗练又开阔。

咳咳,负责监督的谢船江看向妙青,摇头示意她不要东张西望。

妙青只好收回视线盯着眼前的砖石。

苍天在上,我李妙青以后绝对不瞎看热闹了。引火烧身不说,还连累了无辜的人。要是今天来的人是师姐,容柳也不会跟着一起罚跪。

唉,真是无妄之灾啊……

文涂

作家的话
感谢孤舟易叶同学的推荐票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