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人生三十年

重塑人生三十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6章 进击的陈子迩

五月的陈子迩真的好忙啊,布丁的事务是主要部分,随着大踏步的进入尤龙区,布丁打造自己的物流链系统也被提上日程,陈子迩希望自己能完全掌控这个过程,所以最近投了不少的金钱和精力。

此外他还要上蔡照溪和史央清两个人的课。

蔡照溪还好,心细、耐心手把手的教着陈子迩,但史央清就不同了,有的时候你连她人都找不着。

关键是表达的……实在太高大上。

什么给你来一通国外一堆管理大师的名字那是常事,还有各大公司的历史,太多太复杂,有时候他会把A公司的CEO记成是B公司的。

完了她还动不动就扔给陈子迩一本厚厚的书。

搞的他这辈子第一次怀疑:难道我不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吗?

很多次看得急了,他就逮着史央清不让她走,然后让她讲故事……

对,就是讲故事,因为那些书的内容和观点大多都嵌在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条件下。

若是硬读的话,一知半解还不是大麻烦,头疼的是,有些方法和制度只是适合那个时代,如果你不了解它的背景,还以为这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用的真理,那就完了。

所以陈子迩发现……西方管理学著作,真他妈难读。

于是,有时候在史央清的家里,有时候在网球场,或者是找她出来在一个餐厅吃饭,甚而也有可能在帝景蓝湾小区路旁的木质长椅上都能看到他俩的身影。

一天,他俩早上一起运动跑步,这也是陈子迩挤出来向她请教的时间。

“任何一个管理者,你都不能指望他督促到成千上万的员工,我自己在工作的过程中也不是完成公司所有的事务,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让中层管理者觉得自己能够放开手脚做事。”

史央清边走边教导,“这是第一步,如果你做的够好,到时候上行下效,这种潜移默化的习惯就会在全公司传播……完美的情况就是传递至最底层的员工,不过那很难。”

陈子迩适时提问,“怎么才能让他们放开手脚做事?”

史央清弯腰下压,左右扭动身体,“相信他们。其实你的工作就是要阐明目标、指定路线,同时你要非常的清楚在某个阶段公司要达成的具体目标是什么,这样你在交给各个部门去实施的时候,他们才会对自己的任务很清晰。”

“就好像一辆车有两个驾驶台,一个主驾驶,一个副驾驶,主驾驶的任务是摸清目的地,你对走哪条路线握有最终决定权,但你要信任自己的副驾驶,让他开车。”

“因为如果你的时间都拿来开车,你就没时间思考到了目的地之后该如何选择方向了,在这条路上我们不能停,也不能走错,即使我们走了十年二十年,也许看似走了很远,但我们的背后永远都是悬崖。”

陈子迩想起前段时间看到的一个观点,倒是挺应史央清最后一句的。

他说:“前两天我看到一个说法,说做一个成功的商人是最最难的一件事。原因在于我们得一直成功。”

“你看一名作家、歌手、舞蹈演员或是作曲家,他如果有一个特别出名的代表作,那么只要他不犯大错,他可以靠着这么一个代表作吃一辈子。”

史央清也笑了,说:“咱们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这跟踢足球也有点像,一名前锋他可能划水了89分钟,但只要在最后一分钟进了一个球,那他可能就是全场最佳,但防守球员就不同,哪怕他努力了89分钟,就算他在前八十九分钟做的完美,但如果在最后一分钟丢球,那就是球队的罪人。”

史央清说:“我们做企业的就是当防守球员,出一个疏漏,前面再成功都是没用的。”

“所以我在工作的过程中,一直遵循一个不变的真理,甚至可以说是原则。”

陈子迩问:“是什么?”

“尽一切可能避免借债。”

这倒与陈子迩的观点有所不同,“公司有时候要快速发展借债是难免的,俗话说富贵险中求嘛。”

“俗话还说不要因借钱请客而变成乞丐呢。”

陈子迩:“……”

“这是哪里的俗话?”

“《圣经》德训篇。”

陈子迩:噗!

“圣经你都看?!我想问你,你般若波罗蜜多经看过么?”

没想到史央清说:“研究过一点,不过梵语大多我搞不懂,迄今为止我都不明白,为什么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陈子迩微笑脸:咱们还是说回公司管理这上面来吧?

史央清不理他,正色提醒道道:“关于公司的借债咱们最好注意一点,钱这东西慢慢挣总是会挣到的。我记得有一次我跟丰田公司的一个高管沟通时,他告诉我,丰田财务法则的第一条就是:没有比金钱更可怕的朋友,也没有比金钱更可怕的敌人。借来的钱,会在你不知道的瞬间变成你的敌人,只有自己挣来的金钱,才是朋友。”

陈子迩还是不十分认同,在公司能承受的范围内,做点贷款也不是什么大事,除非你遇上了金融危机。

但这一点,他也不用担心,因为啥时候有金融危机,他知道。

史央清看陈子迩没当回事,只得说道:“你只要记住我们是防守球员,就算稳当了89分钟,也不能在最后一分钟疏忽。”

陈子迩点头,就算借贷他也只会适度借贷,至于过度借贷……什么事情过度了能有好结果?

回楼上的路上,陈子迩说:”布丁有一名很厉害的财务总监,过两天是他的孩子满月酒,我也跟他提过将来公司的CEO会是你,趁着这个机会要不要去见见?毕竟你离开‘人间’有一段时间了。”

史央清被他逗笑,“什么我离开人间,说的我好像去了极乐世界一样。”

“嗯……至于你说见他,换个时间和场合吧,那种时候亲戚多,他也忙,能谈出什么东西来?”

陈子迩说:“不会,人不多,你、我,他和他老婆,当然,还有孩子。”

“为什么这么特别?”

“他是为了雪中送炭的恩情而凸显重视,我是为了招揽人心的企图去表达诚意。”

“那我呢,我去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我觉得两男一女,不协调。”

史央清:“……”

皇家雇佣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