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季莺歌

风季莺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无需多言

第七章

龙祁阳看着愤懑不平的季纷飞,想来今日这一番举动定是让她失望了。自幼时他对纷飞的感情就非同一般,但她却对风霆云情有独钟。那日遭风霆云一番嘲讽,一时妒恨难平,而后又受大长老挑唆,才有了携众闹场这一幕。

如若细细算来,造成这番局面的罪魁祸首应是大长老。之前大长老并不认同自己对纷飞的感情,但听闻纷飞要嫁于妖王的消息后,竟鼓舞自己去抢亲。

今日他确实是来抢亲的,细细想来自己对纷飞从未表露过真心,此番是最后的机会,想要赌一把。但当他赶到时,发现天族众人早已聚在妖殿上方的云头。正想劝说他们回去,却见灵帝被打出殿来,便猜想到今日之事应是不能善了了。

硬着头皮进入殿中,本还想着如何向纷飞解释。但见到她与风霆云恩爱无比的模样后,却是什么也说不出了。此后发生的诸多事情,自己也是无力阻止。现下才明白大长老为何支持自己来抢亲,他暗中安排好了这出逼位的戏码,而自己也成了他这出戏中的一位。

不过明白的太晚了,依着现下的情形,饶是自己有两张嘴巴也很难解释清楚。就算能将此事解释的通,想来也是没人会相信他的话。

既然解释不清,便不去解释。鼓起勇气来,想对季纷飞表白心意。“纷飞,我知你一直视我为朋友,敬我如兄长。但你可知我对你…”

“无需多言!”一直沉默不言的风霆云冷声打断他“你既知晓凰儿视你如友敬你如兄,今日是她大喜之日你非但没有恭贺祝福,反而带人前来妨碍阻挠!你太让她失望了!”风霆云好歹活了近两万年见闻甚广,此番将龙祁阳的心思看的通透。别的他可以不计较,但若是对凰儿有何非分之想的话,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其实龙祁阳对此番并不抱希望,他太了解季纷飞的性格了。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才想着将这深藏心底多年的情感说出来。但是又被风霆云打断了,他对这个几次三番轻蔑嘲讽自己的妖王厌恶至极,不过主要的原因是他抢走了季纷飞。

“我要与你决斗!”龙祁阳愤然的看着风霆云,这个男人凭什么替纷飞做决定?凭什么让纷飞为了他离开天族?又是凭什么从自己身边抢走纷飞?

站在龙祁阳身旁的二长老被他这话吓了一跳,一时气息不稳将昏迷不醒的龙老三扔到了地上。心道龙祁阳定是被嫉妒愤恨冲昏了头,竟公然挑战风霆云。虽然近三千年中他突破了不少,但风霆云的年龄就压了他好几头呢。

龙祁阳也不想再牵扯其他人,开口道“先带两位长老回去疗伤吧!”。二长老正有此意,闻言一手扶着龙老三一手拖着大长老迅速退了出去。

风霆云看着龙祁阳那毫无惧色的形容,不禁勾起了嘴角问道“你确定是决斗,而不是比试?”这事还是说清楚的好,不然若是自己手重了结了他,怕是会被有心之人指责埋怨的。别人的看法他是不在意,不过再怎么说他也是同凰儿一起长大的。不知为何想到他与凰儿青梅竹马,竟有些想要失手打死他的冲动。

“无需多言,今日你我二人不死不休!”龙祁阳觉得他这句话是在侮辱自己,这回倒是他多想了。妖王难得的好心提醒,却被他当做恶意侮辱。也难怪他会这样理解,毕竟他们二人在前几次接触中,风霆云都是话里有话含沙射影。

风霆云听他这话,心道好小子,这才像个男人的样子,扭头看了看季纷飞。季纷飞认为龙祁阳当真是来逼她让位的,此时正在气头上,冲着风霆云轻笑道“注意点,别震到手。”言下之意,龙祁阳对风霆云来说就是个人肉沙包。这句话化作一把利刃,结结实实的扎在了龙祁阳心上。也不怪季纷飞会误会龙祁阳,那大长老的计划甚是紧密,一环环都将龙祁阳扣在了里面。

听她此言风霆云心中乐开了花,凰儿最在意的还是自己。没了顾虑起身缓步走下高台,站在龙祁阳面前与他对峙着,嘴角微翘眸中满是笑意。龙祁阳从他这笑容中领会到意思是,‘看见没,凰儿最爱的是我,你没有希望的!’。

看着风霆云这刺目的笑意,还有那一身扎眼的大红喜服,不禁觉得他整个人都特别碍眼。龙祁阳的眼中似是燃起了一团火焰,而心中却是结了一层坚冰,把他整颗心都冻住了。

坐在一旁看戏的风歌,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扭头看向季莺,见她神色慌乱的看着大殿中央的两人。不禁问道“莺儿,怎么了?”

季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殿中正在用眼神厮杀的两人,紧张的问道“小八,你说一会他们两个动起手来,我应该为谁助威呀?”

“什么?”风歌惊了一瞬,不明白莺儿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应该为谁助威?现在的情况还不明了吗,那龙祁阳都带人来逼位了,肯定不是好人呀!就算不论好坏一说,这可是在妖族的地界上呢!刚刚过来捣乱的那几个,倒的倒跑的跑,就剩这么一个垂死挣扎的了。要是为他助威,还不被妖族众人当成奸细。

“哎呀,我是问你,要是龙祁阳与风霆云动起手来,我该为谁助威呀?在天族的时候,龙祁阳好吃好喝的养了我千年。姐姐说要懂得知恩图报,他现在要跟别人拼命了,要是被人打死了,我就没有报恩的机会了,所以趁现在我得意思意思。”顿了一瞬又道“可姐姐嫁给风霆云了,那他就是我姐夫了。而且现在还是在他的地盘上,按理说我也该表示表示。”季莺盯着剑拔弩张的两人,飞速的分析着利弊。但实在不好抉择,便向风歌寻求意见“小八,你觉得我该为谁助威呀?”

风歌现在最在意的是她那句‘龙祁阳好吃好喝的养了我千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莺儿同龙祁阳一起生活过?还是千年之久!心中暗自猜测着,不由将目光转向正与风霆云对峙着的龙祁阳。控制住过去揍他的冲动,压制着汹涌的怒火,咬牙切齿道“这两人都不需助威,一个胜券在握,一个必输无疑。不管你为谁助威,都改变不了这局势。”

察觉到风歌的情绪有异转头看向他,见他正恶狠狠的盯着那方,疑惑的问道“小八,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吗?”

风歌听到季莺关心的询问,立马收敛好情绪,回过头来笑容谄媚道“没有,莺儿在我身边时,我的眼中就容不下别人,又怎会同谁置气呢。”

风歌原身是八哥,天生巧舌如簧。现下同自己心仪的女子在一起,花言巧语什么的更是信手拈来。季莺被他逗得含羞一笑,便转过头去继续看戏了。

殿中对峙了半晌的两人终于动起手来,龙祁阳率先出手。一拳打向风霆云英武的面容,他暗自对比了一下,自己与风霆云的区别。发现风霆云不过容颜比自己稍胜一筹,而且他脸上一直挂着那刺目的笑意,让他越看越火大。

季纷飞根本不担心风霆云会吃亏,自顾自的喝着茶。暗自思量着,龙祁阳并不是那种野心勃勃之人,此番怕是有什么误会。但他那番挑拨自己与父母的话语,实在让人气愤,便想着让他吃吃苦头。

季莺见龙祁阳抬手就要打人家脸,不满道“这龙祁阳怎么回事,不知道打人不能打脸吗?”。风歌状似无意的问道“莺儿不是说那龙祁阳待人十分和善吗?此番怎的二话不说就要与王上决斗呢?”他十分介意莺儿夸奖其他男子,将这句话记到了现在。

“哎呀,我也不是很了解他。不过是很少见他与人生怒发火,所以误以为他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此番看来却不尽然,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季莺何等聪明,见风歌又提起这话来,便猜到他很是在意自己的胡言,故而装的对龙祁阳很是失望,来安抚他的醋意。

见她对龙祁阳的看法大有改观,便放下心来,看向那方战作一团的两人。

风霆云见龙祁阳竟朝他的俊颜出手,心下暗笑,这小子不会以为凰儿是因自己的容颜,才同自己在一起的吧。不紧不慢的抬手挡住他这一拳,没想到他竟是第一招就用了全力。风霆云被他震得手臂一麻,感觉胸腹中气血也翻涌起来。

“好!”风霆云知道这小子当真是要与自己拼命了,也全力反击起来。抓住龙祁阳的拳头拉向自己,另一手直袭他颈项处。龙祁阳抬手挡住,风霆云又抬起一脚踹向他的小腹,全力以赴是对对手的尊重。

龙祁阳屈膝挡住他这一脚,手脚受限法力又拼不过风霆云,急中生智用头撞向他。风霆云当真没想到平时言行得体的天族大将,竟会用如此刁钻古怪的招数,躲闪不及被他撞了个正着。

“嘶”众人见此情形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天族大将与妖族之王缠作一团,龙祁阳的额头撞在风霆云脸上。远远看去像极了风霆云吻着龙祁阳一般,他们是不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了!会不会被灭口?

“哈哈~”如银铃般的笑声传来,众人循声望去,见季莺已笑的前仰后合不能自已。“咳咳,今日天气不错。”“是啊是啊,风和日丽。”“对呀对呀,晴空万里。”众人不敢如季莺那般肆意大笑,快速移开视线,左顾右盼着装作没看到这尴尬的情形。

龙祁阳没想到自己这招能够得手,原是为了挣脱风霆云的钳制才出此下策。此时他感觉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额头处,还能感受到贴在他额头处的唇角微微扯了扯。惊恐的抬起头来,向着风霆云胡乱的推出一掌,却是没有推动。

“嘶”又听得众人的吸气声,定睛一看自己的手正扶在风霆云的胸膛上。慌乱的看向风霆云,见他鼻头微红。风霆云平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龙祁阳,见他这惶恐的神情顿时起了戏弄之意,嘲讽道“原来龙将军对本王竟有此情意,不过本王并无这断袖之癖。”

龙祁阳面对此番情形已是慌乱不已了,再遭风霆云这般嘲讽又羞又恼。“嗷~”仰头一声龙啸自他口中溢出,挣开风霆云的手迅速退后。怒目瞪了他一眼转身闪出了大殿,风霆云迅速追了出去。

众人紧跟着出了大殿,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的画面。季莺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再看向那方发现已是空无一人。环视了一番发现殿中之人也所剩无几,向风歌询问道“人呢?”。风歌极力压制着笑意,似笑非笑道“跑了。”

现下殿中只余端坐于高台上的季纷飞,下方是祀白掌门、季纷飞父母还有她和小八。季莺也想追出去看看,可是姐姐还在那方,不敢过于随性,便眼巴巴的看着季纷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季落流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