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季莺歌

第14章 云舞惊雅

第十三章

季莺与风歌化为本体,在树枝上相依而眠。下方雷惊雅与云啸澜分靠在两颗相对的树下休息着,四人你追我赶的行了十日。从天族禁地出发,将整个天族跑了个遍。闹得天族鸡犬不宁,以为是几位高手在过招。天族中人整日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被这几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手给抹了脖子。

雷惊雅许是怕事情闹大不好收拾,就离了天族到了妖族的境内。连续十日不眠不休的疾行,四人都有些不支。雷惊雅在这处密林中停下,毫不在意身后尾随的几人,靠坐于树下休息起来。云啸澜选了个正对着她的地方,也开始闭目养神。季莺与风歌觉得他们出现在这画面中有些不妥,便选了颗在那二人中间的树,化作本体栖于枝叶中调息。

恍惚间季莺梦到了龙祁阳与沐银雪,梦中龙祁阳在结界中高喊着要出去,要与沐银雪双宿双飞。沐银雪狞笑着对龙祁阳说‘我被困了五千六百二十年,你才进去几天就想出来,不可能!’

画面一闪,还是禁地前那处。沐银雪哭喊着要进去,龙祁阳似是受伤了声音略显虚弱‘你这又是何苦,我心中那人不是你!’。沐银雪哽咽着‘那你又是何苦,你心中那人可也将你放在心中了?’。

画面又是一闪,来到了一片密林中。风歌神色担忧的唤着她的名字“莺儿,莺儿醒醒,莺儿…”,季莺缓过神来梦醒了。

风歌见她醒来,轻柔的将她揽入怀中询问道“做噩梦了吧?”。季莺微点了点头,发现他们不知何时靠坐在树下了,不由问道“怎么回事?”。风歌宠溺的看着她柔声道“刚刚你突然化为人形,自树枝上跌落。我接住你后听你口中呢喃着什么,便猜想到你是梦到什么。”。

季莺没有说她梦到了什么,因为只是个梦而已。而且龙祁阳与沐银雪的故事,他们二人自会讲述,自己在一边瞎猜也无用。

收拾好纷乱的心绪,发现雷惊雅与云啸澜不见了。不禁看向风歌以目光询问,风歌缓缓道“刚刚你从树上跌下来时,惊醒了他们。他们见你还昏睡不醒,二话不说就走了,许是以为这样就能甩掉我们了。”。

二人相视一笑,那两人的如意算盘是打不响了。这可是妖族境内,风歌又是征战四方的妖族战将,而且他们二人幼时就生活着这里,对这方自是了如指掌。

沿途询问林中的小妖,很快就找到雷惊雅与云啸澜。只见他们隔着一条小溪对峙着,两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季莺与风歌走到云啸澜身后,同他一起看着溪水对岸的雷惊雅。

季莺觉得不能再让他们这样追赶下去了,两个人不沟通怎么行。飞身到小溪对岸,在雷惊雅身边站定。不等雷惊雅开口,一个结界当头罩下,将雷惊雅困在了里面。

“你个疯丫头干什么?”雷惊雅试着破开结界无果,便朝季莺怒道“之前我看在堂兄的面子上没同你计较什么,现在你竟同我动起手来了。”。

季莺看着她这幅严声厉色的形容,实在与龙祁阳口中那个软弱怯懦的雷惊雅对不上号。而且她口中的堂兄是谁?为什么说看在堂兄的面子上不与自己计较?自己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面对她的斥责并没有认错道歉的意思,只朝云啸澜挑了挑眉,示意他该做点什么了。

云啸澜没有回应她,却是冲风歌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季莺被他气得差点放了雷惊雅,再让他好好得追上一番。不过因为好奇他们之间的故事,暂且忍了不同他计较。

“这丫头是季纷飞的妹妹,与她性情一般。做事全凭喜好,无关看谁的面子。”,云啸澜似是对季纷飞有几分敌意,连带对她身边的人都有偏见。

季莺被气的已是火冒三丈,正要破口大骂却被风歌喊住“莺儿,他们都是你姐姐的故友。”,言罢还朝季莺挑了挑眉。季莺经他提点,将火气压了下来。

之前龙祁阳与沐银雪的事情,因有季纷飞插手才弄成这般。虽说她也是出于好心,却是好心成了坏事。现下这云啸澜显然对季纷飞颇为不满,没准他与雷惊雅弄成今天这样,也是因季纷飞的好心。

雷惊雅听了云啸澜的话,将季莺细细打量了一番,赞同道“确是与她有些相似,不过少了分细腻多了些娇纵。”。在雷惊雅的印象里,季纷飞虽有几分泼辣,却不会如季莺这般任性。

季莺此番,可是为了让云啸澜与雷惊雅能好好沟通交流,顺便听听他们之间的故事。现在却是被这两人一番品头论足,心下甚是烦闷。风歌见季莺处于爆发的边缘,连忙闪身过去安抚。他觉得这两人只是少了个沟通的媒介,而莺儿误打误撞的,成了他们打破沉默的突破口。

风歌的这番设想,若放在常人身上应是如此的。但他们二人一个五千年来无人问津不曾与外人接触,一个与凶残的怪物共处了五千年。心性想法早已不同于常人,所以评论完季莺后,两人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沉默中。

季莺一口闷气堵在胸口,自己被他们指指点点了好一番。却是没换来二人任何进展,不满的看着风歌,怨他让自己白受了委屈。风歌急的冲着云啸澜挤眉弄眼的,给你创造机会了怎么不会把握呢!

云啸澜也不是愚笨之人,自然懂得他们的用意。用脚尖挑起地上的一节枯枝,握在手中舞起了剑招来。对岸的三人都直直的盯着他,两人一头雾水,一人心绪翻涌。

季莺看了一会,不由问道“他在干嘛?”。风歌答道“他在舞剑。”,季莺用手肘抵了他一下,嫌弃道“我当然知道他在舞剑,可是他为什么要舞剑?”。那剑招她从未见过,并不是什么闻名天下的功法。

“这是我与他共创的剑招!”雷惊雅默默答道,看着他舞剑时那认真的神情,回忆起往昔的时光,不禁红了眼眶。这是他们共创的剑招,但还未完成两人就分开了。

风歌越看越觉得云啸澜这剑招玄妙无比,一时兴起便闪身过去同他过上了招。季莺撤了结界,看着泫然欲泣的雷惊雅问道“你这一身红衣,可是逃了与那秃鹫的婚事吗?”

雷惊雅与秃鹫一脉并无婚约,至于为什么要以此欺骗众人她没有提。天族众人大多喜着白衣,她穿的也是白衣。不过是在禁地中与怪物厮杀时,被染上了血迹,久而久之白衣就被染成了红衣。

季莺不由看向与风歌过招的云啸澜,问道“他那身粉衣也是这般吗?”。雷惊雅微点头道“云之界原是天族中景色优美的一处,而后突然被列为禁地。不少人猜测里面藏了什么宝贝,有些胆大的会来闯界。”

“你怎么会去禁地镇界呢?这一代的镇界人应该是巨龙一脉的龙祁阳吧。”季莺继续问着,想要套出更多的秘密来。“堂兄他…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也罢。”,雷惊雅下意识要回答,却在关键时刻停住了。

季莺见她不愿重提旧事,便也识趣的不再多问。不过她又提到了那个堂兄,依着刚刚的对话来猜测,应是龙祁阳。对岸过招的两人,手中的枯枝同时折断。两人收势冲对方恭敬的揖了揖手,表示敬重。初次相见时这两人就想比试一番,现下算是了了两人的念想。

风歌见莺儿撤了结界,想着雷惊雅应是解开了心结。看了云啸澜一眼,示意他们两人一同过去。风歌与云啸澜提气飞身来到对岸,两人才站定,季莺走来习惯性的挽住风歌。

云啸澜在雷惊雅面前站定,沉声问道“雅儿可还记得这剑招?”。雷惊雅定定的望着他,颤抖着声音道“当然记得,这是你我一同创出的。”。云啸澜看着她红红的眼圈,张开双臂想将她拥入怀中。雷惊雅作势要依偎过去,却在刹那间出手,一掌打在云啸澜的胸膛处。

风歌与季莺都被这一幕惊住了,这雷惊雅怎么如此喜怒无常?云啸澜被她一掌震得连退了三步,抬头不怒也不怨平静的看着她。雷惊雅闪身就离了这方,余下三人干瞪眼。

季莺先是猜想到,雷惊雅许是受禁地中的戾气影响,才变得这般喜怒无常。风歌却是觉得,雷惊雅是有什么不能与云啸澜在一起的苦衷。显然她对云啸澜有情,不过为何会变成这般?两人看向云啸澜,见他苦涩一笑。

雷惊雅也是巨龙一脉,她是龙祁阳的堂妹。巨龙一族世代都要出一人去镇界,雷惊雅的父母不忍让她去禁地受煎熬,便让她随了母姓,对外也一直隐瞒着她的身份。龙祁阳虽然与这个堂妹接触不多,但也不想让她一女子去禁地虚度,所以从未对外人透露她的身份。

天族将他们聚在一起修习比试,雷惊雅的父母称其自幼体弱不宜习武。实则是怕她与外人过多接触,身份被人识破,所以便没让她参与其中。

一日雷惊雅因好奇,趁夜来到众人修习比试的武场。见云啸澜在月下舞剑,此后她便总偷偷地过来看。云啸澜自是知道的,不过觉得她威胁不到自己,便由她去了。

后来不知为何,她突然加入了众人的修习比试中。可是每次比试她都是最先下场的那个,众人总因此欺辱她。云啸澜没想到那个天天偷看自己练剑的女子,竟这般没有长进。又猜测可能是自己的功法深奥难懂,便不时的为她指点一下。却发现她天生聪颖一点就通,其实力应与季纷飞不相上下。

一番接触下来,云啸澜对这个拥有强大实力却不外露的女子,生出了些许不同的情意来。但因他可能要去守界,从未对她表露过真心,不过两人已是心照不宣。

而后忽有一日,雷惊雅没有如约来同他练剑。第二日便听闻她要嫁入秃鹫一脉,两人便一别经年再不遇。直至在禁地中重逢,云啸澜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去镇界,而且长辈告诉他这一辈是没有人镇界的。其中定然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云啸澜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何事。

季莺更是看不明白了,雷惊雅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她对云啸澜明明用情至深,又为何要伤他。季莺觉得天族中人的情路都甚是坎坷,还好季纷飞将自己带回了妖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季落流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