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尘道途

第88章 误会

此时,店内的其他食客脸色发白,显然是承受不住唐浩突然发出的气势,一个个冷汗直冒,大气都不敢喘。

唐浩发现四周百姓的状况,便立即收敛了自己的灵威。只见缓过气来的百姓,连忙逃出一品楼,连饭店的老板也跑了出去,实在是太吓人了。

“晚辈是大荒剑宗弟子李晨气,不知前辈在此,冒犯了。”李晨气缓了一口气说道。他知道此事如何自己没有处理好,可能有性命之忧,连忙搬出自己的身份。

“可有证明?”唐浩眼神凌厉地问道。

“前辈,请看。”李晨气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小块剑形铁片递给唐浩。

“你竟真是大荒剑宗弟子,怎会出现在此?还对贫道徒儿动了杀意,说有何居心?”唐浩仔细看了看剑形铁片,确定是大荒剑宗的信物,就像黄圣宗的玉牌一样,乃大荒剑宗弟子的身份证物。

唐浩跟大荒剑宗的人打过不少交道,不会看错的。但并没有因此就放过李晨气,而是含怒问道。

刘玉不知为何师尊为何突然会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发难,在听到这人竟对自己动了杀意后,心中一紧,连忙仔细瞧了瞧对方。

眼前的这位年轻人身形匀称,眉清目秀,长的风度翩翩,让人不由眼前一亮,可是自己并不认识这人,不知哪里得罪了对方,竟对自己动了杀意。

“是这样的前辈,晚辈是大荒剑宗断剑堂弟子,接到师门任务,对一名违反门规滥杀无辜的孽徒进行追杀。根据线索追到此地,又因那名孽徒和这位兄台长的太过相识,这发生了误会。在下鲁莽行事,请前辈见谅。”李晨气挤出一丝笑容,把心中想好的说辞道了出来。

“刘玉,你可认识他?”唐浩觉得对方的说辞虽然有些牵强,但是也能说的过去,便开口向刘玉问道。

“师傅,徒儿从未见过他。”刘玉仔细想了想,发现对此人没有一点印象,便如实回道。

“这真是一场误会,对刘兄造成困扰,在下十分愧疚,对不住了!”李晨气强忍着心中的恨意对刘玉说道。

“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唐浩心中仍然不是很相信对方的说辞,有些疑问。

但对方是大荒剑宗弟子,自己也不好过多盘问,毕竟大荒剑宗和黄圣宗是同盟,关系一直不错,自己不好以大欺小,落人口实。

“刘兄,对不住了!前辈,那在下就先走了,继续去追查那名孽徒,别被他跑远了。”李晨气接着又表达了歉意,说完随即转身离去,唐浩也未出手阻拦。

李晨气转过街角,很快就消失在唐浩的眼前。围观的人群中,一位身形高大,头带斗笠的中年壮汉,见李晨气走后,也松了口气跟了上去。

“刘玉,此人你真的不认识?”唐浩还是觉的十分蹊跷,便向刘玉问道。

“师傅,弟子确定没见过此人。”刘玉肯定回道。

“那可能真是误会,但以后你若再遇此人,需多留心一些。”唐浩提醒刘玉说道。

“徒儿记住了。”刘玉连忙应道,他也觉的此事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李晨气走出很远,来到一处空荡的小巷子,用灵识察看四周,发现没有人跟踪,这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刘玉那小子的师傅,竟然此时会出现在此地。他本想凭自己的修为,击杀刘玉这小子,那不是绰绰有余。

在这两年内,他派了一些人来田平县调查刘玉,得到的确切消息是,刘玉被黄圣宗派到此地当一名天师,修为并不高。

所以李晨气才会见到刘玉,就直接想冲上去宰了他。李晨气自信要不是那唐浩在,此刻刘玉早死在了自己的剑下。

接下来的几天,刘玉一直待在张家修炼,就在昨晚他终于进阶到了练气六层。这让刘玉十分兴奋,师尊唐浩也为他感到高兴。

这不一大早,两人便来到院内的空地处,唐浩要开始教刘玉御剑之法,包括御剑飞行,与御剑攻击。

刘玉从储物袋中取出赤木剑,兴奋地说道:“师傅,弟子准备好了。”

“用你的灵识控制此剑一直浮于空中,坚持莫让它掉下。”唐浩拿过赤木剑一看,发现是一柄一品中级法剑,还算凑合便对刘玉说道。

达到练气六层后,刘玉的灵识增强了一倍,刘玉将灵识放出附于赤木剑之上,小心地控制着赤木剑从地上慢慢升起。

只见剑身晃晃悠悠的从地面浮起,上升到头顶的高度,突然一下掉了下来。

“不用在意,第一次都会这样,主要是你的灵识还不能充分凝集在一块,所以才会力不从心。只要多加练习,灵识自然能快速集中至剑身,不要泄气,接着练习。”唐浩早知会这样,细心地开导道。

刘玉静下心又控制着赤木剑浮起,这次剑身晃悠地升到了五尺高,又一下掉到了地面。

唐浩坐在一旁并未开口,示意刘玉继续。刘玉深吸了一口气,又凝神开始练习,心中想着,这御剑攻击看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唐师弟,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白裕成发现唐浩两人在院内,便走了出去问道。

“白师兄请坐,刘玉他昨晚刚突破到练气六层,小弟这不正在教他御剑之法。”唐浩帮白裕成倒了杯香茶说道。

“原来如此啊!”白裕成轻笑道。

只见刘玉正全力御使着赤木剑,剑身在空中忽快忽慢地乱窜,杂乱无章。白裕成轻呡一口茶水,看了一会刘玉拙劣的御剑手法,眉头一皱站了起来。

“刘贤侄,御剑之法最忌心浮气躁,急于求成。”白裕成看不下去对着刘玉说道,一招手,空中的赤木剑便飞到了他的手中。

“弟子愚昧,让白师伯见笑了。”刘玉惭愧地说道。他想让赤木剑飞的快一点,但总是不如意,剑身忽快忽慢,摇摇晃晃的不受控制。

“你初学有些急躁也正常。想要学好御剑手法,首先要求稳,只有做到随心所欲后,才能求快。初学者往往反其道而行之,一心就想求快,这只会事倍功半,浪费时间。”白裕成严肃地说道。

“师伯教训的是。”刘玉忙低头应道。

一介残骸

作家的话
日常求票,早上好!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