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荒录

第28章 鬼迷心窍

红城内,墨鱼拿着一支珠花问向一旁的贴身婢女:“这支如何?”

婢女恭敬的回道:“冥后眼光真好,这支在奴婢看来最是好看。”

冥后满意的笑了笑说:“那就戴这支吧。”

“是”婢女接过珠花轻轻的插在墨鱼发间:“冥后可想好了什么时候去冥宫?”

墨鱼想了想说道:“是呢,都过去好几天了,冥宫那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莫非是左宗主没有告知殿下?”

婢女低声说道:“应该不会,左右宗主乃是冥王殿下的心腹,冥界中发生的任何事情他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殿下的。”

墨鱼点点头也觉得是这样的,只是心中还是不放心,随后唤到:“轻烟。”

轻烟立刻从暗中出现:“在。”

“去冥宫打探一下,看看冥王最近都在忙什么。”冥后吩咐道。

“属下这就去。”

看着轻烟消失的身影,墨鱼叹了一口气,心中隐隐感到不安:“确定万无一失吗?”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出现在眼前:“冥后放心,属下确定左宗主没有起任何疑心。”

“那就好!”心里稍微放心了一点,看着旁边婢女说道:“去把前几日青儿送我的那只猫抱过来,我们出去走走。”

“遵命!”

冥界内有一处非常美的地方,那是一片无际的花海,生长在冰雪融化了的水上,冰凉骨透,是夏日里最受欢迎的地方,这里从来不黑暗,由于靠着一座伸延到凡间的冰山,因此能日夜与阳光接触,久而久之变得通体亮白,不需要点亮火把就已亮如白昼,不分黑夜。

墨鱼抱着抱着雪白猫儿走在花海间的路上,看着望不尽的罂粟心情大好,折下一枝戴在耳边上,又吃了几块花饼才看见轻烟回来,见她一脸凝重心里一沉,问道:“情况如何?”

轻烟咬了咬嘴唇说道:“尸体不见了!”

“什么意思?”墨鱼皱眉道。

轻烟低了低头“怕是冥王殿下已经得知此事。”

“他发现了?”

“不错,左宗主的确上当了,并且在第二日冥王回来之后就告知了他。”轻烟避重就轻的说道。

“然后呢?”墨鱼不明白她为何吞吞吐吐。

“冥王当下便派人搜查寒稍馆,并且找到了我们藏好的尸体。”

墨鱼眼睛一亮说道“那他相信是凝若所为吗?”

轻烟摇摇头道:“应该是信的,只不过......”

“只不过他还是当什么都没发生吗?”墨鱼精亮的眼睛瞬间暗淡无光,她早该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是,还当下就命人清理尸体,至今为止凝若姑娘仍不知晓。”

“岂有此理,殿下是鬼迷心窍了吗?证据都摆在眼前了他就这么当什么事都不知道吗?”墨鱼心中气极。

“那,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轻烟低声说道。

墨鱼沉默了良久才说:“哼,当然不能让我们让我们白忙一场!”

“那属下还需要怎么做?”

“不,这次不用你去,我去。”墨鱼说道。

......

凝若附身拾起一片竹魂,用袖子擦了擦放到唇边,悠扬的曲声缓缓流出......

“姑娘真是吹得越来越好了”身后婢女笑着说道。

“还真是,经过这几日的反复练习,已经完全流畅了呢”另一个婢女也说道。

一曲完毕,凝若将竹魂交到其中一婢女手中,另一个则端过一盏吟竹放到她手中问道:“姑娘不接着吹曲了吗?”

凝若饮了一口茶说道:“不想吹了,熟悉了也没有任何作用,罢了!”

“是,姑娘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奴婢去准备?”

“不必了,我昨日与冥王说了给你们取名的事,他也答应了,如今你们已有资格为自己取个名字,待取你们自己想好了我再赐予你们。”凝若单手撑着下巴毫不在意的说道。

两个婢女听后楞在原地,以为自己幻听了,相互对视一眼不敢置信是问道:“姑娘是说奴婢们可以有自己的名字了?”

“你们不想要吗?”凝若看着她两呆呆的模样怀疑的问道。

“怎会怎会,我们当然想。”听到凝若肯定的回答,两人顿时喜极而泣道:“以往的冥灵未修得人形是绝不会有自己的名字的,奴婢两个资质愚钝,想要修得人身简直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时常被其他同等级的冥灵欺负,如今有了名字就等于地位的提高,原先那些冥灵就再也不敢欺负我们了,此外还可以让他人记住自己的名字,这是奴婢们最大的愿望啊姑娘!”

“是啊,谢谢姑娘如此为我们,你是我们遇到过最好的主子了。”说着两个婢女竟哭起来。

凝若愕然,不就是一个名字吗?这样会不会夸张了点!看着她们愈哭愈烈,正要阻止,却见寒稍馆门外的侍卫说道:“禀告姑娘,冥后驾到,说要您亲自接驾。”

接驾?凝若眨了下眼皮说道:“你们冥王也去了吗?”

“回姑娘,若是王在宫中的话自然是冥后求见,而不是让您去见她!”那侍卫回答道。

凝若想想也是,问道:“那既然冥王不在此宫内,她又来做什么?”

那侍卫歪着头的想了想,好像也是!随后回道:“说不定就是来寻姑娘的。”

“好吧,我去便是了”。

侍卫退下后,凝若看到旁边还在哭泣的两人,摇了摇头“还哭?没出息!”

两个婢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墨鱼站在冥宫外等着凝若,却见其迟迟不出来,自己没有冥王的允许又不敢踏入,只好狠狠的盯着门内那条道路。

“凝若姑娘,多日不见可还住得习惯?”见凝若现身墨鱼装作友好的问道。

凝若向站在门外的冥后点点头道:“习惯!冥王今日怕是不在,不知冥后找我有何事?”

墨鱼嘴角上扬,眼睛含笑的说道:“不过是得知你整日在冥宫里无人陪伴,想来与你说说话解解闷罢了!”

看着冥后假意的笑容凝若心里很是无奈,实在想不出自己与她有什么话可以说,说来也奇怪,这个冥后从一开始就让凝若很不爽,明明脸上透露着她极为愤怒的心情,却总是硬生生装出一副温婉贤淑端庄大度的样子,为此凝若很是不解!

临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