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荒录

万荒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8章 两个意思

众神再次抹了把汗。

天帝眼神微微躲闪,心里无比清楚,虽说很夸张,但这种事,的确像是他的天后能够做出来的,不对,应该说也只有他的天后能作出来!

“所以父帝,您看那条仙犬,仗着母后的宠爱,居然胆敢弄脏夙音的衣裳,夙音是什么神仙?不说万荒之女尊贵无比的身份,那实力也是天府中数一数二的神尊,更是母后亲自养在身边亲力亲为险些胜过我、还恨不得将她塞进肚子里与我一道出生的存在啊,那狗仅仅只是脏了夙音的一件衣裳,就能让母后下如此狠手,更何况是她们这种无端的诬陷呢?”弦月说着瞥了眼被呛红了双眼的母女二人。

“您该庆幸母后此时与菩萨元君普度众生去了,否则这种事情她能不在场吗?她若在场,可就不是用月儿这小把戏来做惩戒了。”

小把戏!

凤青阳母女两浑身一哆嗦,脑海中浮现天后的唯我独尊加护犊子的模样,心中不禁咬牙切齿的大骂道:母女两绝对是魔鬼!

“咳!”

隐皇嘴角抽了几下,不留痕迹地闭了闭眼,叹了口气道:“罢了,既然月儿是替天后执行天规,就不予计较了,那个,青阳、繁星,你两要吸取教训,不可再胡言乱语,否则本君可就狠狠责罚了,知道吗?”说完又对夙音道:“她们也是关心则乱,说话不过脑子的,你别与她们计较。”

凤青阳两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繁星不敢置信道:“父帝,怎么就成了我们的不是了?什么叫胡言乱语?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那通缉不是……”

“星儿,还不住口,”隐皇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他对夙音的信任是天府众神皆知的事,要不是弓允亲眼所见,坐实了夙音的罪行,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是夙音放了诸怀兽的,就是为了堵住天府众神的悠悠众口这才不得不用了缓兵之计给夙音下了个通缉令,此目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是个幌子,不然怎么只下令却没有行动呢?偏就繁星这丫头看不出来,这怎么不让他操心她的智商。

“此事还需考证,不可妄下结论。”

“父帝,还考什么证啊,铁板钉钉的事儿,您……”

“繁星帝姬,你好像很迫不及待的想定我的罪啊?怎么方才不是说与我姐妹情深特地过来关心我来着吗?怎么现在让人感觉似乎并不是那样啊!”

夙音故作疑惑,脸上显现出一抹无辜的神情,与平日里的性格截然相反,让在场的众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慌神。

“还有,天妃一来就说我罪大滔天,还自认为我应该受着众神的威压?有吗?”

殿中众神神色一变,赶紧摇头摆手连连否认道:“没有没有,怎么会?”

“根本没有的事,胡说八道。”

“就是,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神尊还是我们的神尊,我们向来都是爱戴有加,怎会如此大胆对神尊施与威压呢?”

……

众神皆抢着解释,纷纷表明自己的态度,虽然很有些神仙表里不一,但是为了不当出头鸟,明哲保身也只能跟随大伙儿,作出一副友好姿态。

凤青阳脸色又青上一青,虽然早已有料到,以夙音在天府中的地位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推翻,那些神仙们平日里也是怕她怕得不行,个个都对她敬而远之,可日坤是何人?是天帝的逆鳞,是天帝的底线,任谁也碰不得的,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不该是这样的神情态度啊?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想不通,也来不及细想。

“对了小帝姬。”夙音突然转向繁星道。

“在、我在!”突然被夙音点名,早已慌乱不堪的繁星帝姬立刻跳了出来,速度之敏捷,让她又立马觉得丢大了面子,顿时羞愤不已,又不敢出声,只好埋着头不看人。

“你说我勾结谁了?”夙音平淡的问她,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满,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我……你、不就勾结了……那谁吗?”她嗫嚅道。

“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那想必你是已经有了铁证了是吧?拿出来瞧瞧,也让各位开开眼。”

这么一说,在场所有人都或是担忧或是期待地看向繁星,大家都好奇她是不是真的掌握了什么铁证如山的证据。

“证据?”繁星看了看凤青阳,又看了看隐皇,道:“这还需要证据吗?证据不就是弓允将军吗?他可是亲眼看见的,这还不算铁证吗?”

“弓允是亲眼看见我勾结日坤了?”

“自然没有,我不过只是看见一个与夙音长得一般无二的神尊将诸怀兽放走了而已,繁星帝姬莫不要曲解了我的意思。”弓允说道。

“那不是一个意思吗?明知诸怀兽是日坤的代表呀?”

“那是两个意思!”弓允无声的叹气,很是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同是隐皇的帝姬,怎么她与弦月相差这么多呢?

“繁星帝姬,你说这种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夙音认真且严肃地对她说道。

“蠢货,拿不出证据就别在这乱嚼舌根,像你们刚才那些话若是被某些个神朋仙友在外面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传到了我母后那里去,本帝姬与父帝可不会替你们遮掩,如今趁夙音神尊没有怪罪你们,识相的就赶紧哪儿凉快待哪儿去,别在这里混淆视听乱带节奏。”弦月只差喊来扫把星赶人了。

“这,也是替你母后说的?”隐皇见凤青阳可怜兮兮地看向他,到底有些于心不忍,不禁询问道。

“这倒不是,”弦月实话实说,语重心长道:“这是女儿自己的意思,目的也是为她们好!”

“是吗?”隐皇怀疑道。

弦月很是郑重地点点头。

“天帝,冤枉啊,我们是一片好心……”

“是啊父帝,我们不走,就要待着这,到底是要看看谁在狡辩,又是谁在诬陷!”

“滚!”夙音从好脾气恢复到一向的冷淡孤傲,看也没看她们一眼转身坐到座位上。

原本喧闹的大殿,此刻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哪句话不中听就得罪了夙音,成了这大殿中的第一缕冤魂。

临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