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凤歌之谋世

倾世凤歌之谋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震慑

最近江湖风云涌动,不良风气极速扩散,受此影响的势力极多。

就近来江湖上发生的大事,诸方势力相聚于此。商讨,想讨一番说法。

“嘭——”

一掌重重地拍在繁花精刻实木桌上。

“这公子衡御简直欺人太甚。”一白衣鹤发的老者唾沫横飞的控诉着。

“是啊!那平日里对众人都客客气气的四方山庄居然发生了如此惨案,全庄一百三十四口人全被杀了。”

“据说是暗盟不分青红皂白就动的手!”

“什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还真把这江湖当他的了。”

“…………”

众人纷纷议论,似乎说两句就能把最近的怒气散了,就能让公子衡御那“恶徒”去死一般。

“诸位,”在高座之上的灰衣老者突然出声阻止了这喧闹的场面。

看着下面逐渐冷静的人,才缓缓道:“诸位稍安勿躁,且听老朽一言,这事的真假还有待商榷。”

“诸位切勿早下定论,免得亲者痛仇者快,让有心人利用了才是。”

一道大声愤然的声音响起,“贾掌门,你不能因为你药宗无事,便说出这种偏袒的话,那公子衡御是什么人,在座的有哪个不清楚。”

听到贾药这么说着,下方一个近日来损失极为惨重的势力表现得格外激动。

“对啊!”

“难不成你药宗也与那暗盟勾结,要残害正道不成?”

贾药一听这话,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面色微沉,“慎言,世人皆知我药宗上下皆以悬壶济世为大任,多少杏林好手不是我宗培养出来的。”

“岂是你能诋毁的,”天阶巅峰的真气外放,震慑住了刚才那阴阳怪气的语调。

“哈哈——”

“贾掌门此番话让在下着实佩服。”随着话音的响起,在众人惊恐、愤恨等复杂的神情中,走来一个银面白衣的公子哥。

“妈的!衡御小儿你还敢来?”

凤止完全不在意此人粗鄙的话,不经意的把玩着手中的骨扇,在众目睽睽下让侍从搬上了一把双柄缠绕着复杂精美的刻花的黑檀木椅,撩袍而坐。

在众人神色不一中,缓缓开口,先发制人,

“今日,大伙都聚在这里,可独独没有邀请我暗盟…………可是看不起我等?”

一中年大汉愤然道,“公子衡御,你少惺惺作态,我们为什么在此,你难道会不知道?”

“哦?在下做了什么,让诸位对暗盟如此不友善,”漫不经心的话语让对面人一噎。

这无耻小人,居然还装模作样,“你……,你——”

那大汉气得浑身发抖:“近来江湖上发生的种种惨案,不是暗盟干的吗?”

“哎~”

“大兄弟,你怕是不知,我暗盟也冤枉啊!那群不知名的宵小冒充暗盟搅乱江湖,这也是防不胜防。”

所以这事……能怪我吗?

少年有些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此番不请自来,在下也是想早日解决此事,还我暗盟一个清白。莫让那宵小逃之夭夭。”

眸中一道冷厉的光芒射向人群中一早就阴阳怪气的那人:“也莫让一些垃圾浑水摸鱼才是。”

“诸位,以为呢?”

下面的人看着那慵懒肆意的少年,十分不满,这小子是想把自己当猴耍吗?

“哼——,公子衡御,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你三言两语就想脱身?做梦,你说你是清白的就清白了?谁能证明。”

“呸——”

大堂又再次喧闹起来,不过此次贾药却没有发话,神色自若。

“呵,诸位是不同意吗?”凤止眸色一沉,捻着混天珠的动作一顿,抬起那散漫的银面,气息大盛,让大堂中的空气似瞬间凝结,气氛变得格外闷沉。

看着众人的反应,则是非常满意。

这人啊,总是敬酒不吃,喜欢吃罚酒。闭嘴不好吗?

扇面一展,低声笑了起来,浑身气息也瞬间收敛,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似真似假玩笑道,“诸位,见谅啊,在下方才只是与你们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转眼有道:“不知诸位现在对小子刚才的提议,有何议意?”

众人:“…………”

你那是开玩笑吗?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问你,能怎么办?

绝大部分人闭口默然。

当然也有硬茬子,不惧危险道:“小人……公子衡御,你未免也太霸道了,凭什么……”

这位好汉话还未说完,一口血就从嘴中溢出,晕了过去。

众人一吓,这公子衡御想干嘛?

凤止似乎对这状况也很意外一般,惊讶道:“黄宗主怎么如此激动,衡御惶恐。”

见状,虽在座的人都暗骂着公子衡御无耻,但却没人站出来。

这时,上方的贾药站了出来,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一般,如以往那样随和,道:“衡御公子既然都这样说了,我们也暂时相信你。”

话锋一转,“但是你暗盟也不能说什么就是什么,七日后,希望公子可以给我们在座的一个答复。”

听此,大堂逐渐安静,这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凤止面具下,长眉一挑。得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商议结果后,便起身向贾药拱了拱手,“多谢贾掌门,小子也不好再打扰诸位小聚了,先告辞了。”

抬手示意随身来的人带着自己的“宝座”离开,摇着手中的骨扇,带着暗盟的一干人等声势浩大的离开。

来之匆匆,去也匆匆的公子衡御让在座的许多人一口气提不上来。

他这波操作还让大家怎么谈。这公子衡御果真如两年前传出的那样,阴晴不定,深不可测。

见此刻如此沉闷,贾药不得不出来主持一番,客套的说了几句,这次聚首也算完了。只等七日后暗盟那边的交待了。

不过离开的凤止,并未有过多的情绪。

暗盟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凤止浑身气压极低。

看来自己常年不在,下面的人都按耐不住了吗?这异心……

-

暗盟中。

凤止慵懒地坐在高台上,漫不经心的扫过下面跪着的人。

“看来,是我太放纵你们了。”平静的话语一字一字地敲打在下面跪着的人的心尖上。

跪在最前面的沐子昊眼眸微垂,请罪道,

“属下办事不利,望主子惩罚。”

“护法大人——”

沐子书等人见状也纷纷向凤止请罪。

凤止冷笑一声:“你们这是在威胁我吗?”

好一个法不责众!

好一个内部团结!

一掌下去,怒不可遏,一道凌厉的气流向下方扫去:“在我这,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一阵痛苦闷哼声响起,下方的沐子昊等人捂着胸口,依旧恭敬的跪着。

“滚去把这件事查清楚,”锐利的眸光射向下方,再次道:“通通去炼狱领罚。”

起身甩袖,不再看下方低头请罪的一干人,直径走出大殿。

暗盟在凤止回归的几日内,炼狱被新鲜的血液侵染了一遍。

血洗一番反而清理了不少毒瘤,还发现了不少有趣之事。

不过也正是凤止回归的这番震慑,暗盟众人对这个格外神秘的盟主也越发敬畏。

独飞的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