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凤歌之谋世

第11章 遭遇流民抢劫

林荫大道上,一辆马车缓缓驶过。

赶车的马夫看见天色即将变暗,便对着马车里的凤止道:

“公子今天看来是赶不去下个城池了,只能委屈您在野外歇一宿了。”

“无碍,”冷清的声音响起。

没有想象中的安静,车厢里出现了另一个喋喋不休的声音。

凤止从未见过如此话唠的人,就连自家青芜那么喜欢念叨的人都不及这眼前人一分。

马车中,宋玉看着闭眼休憩的凤止,也不知是以前被约束的太狠还是怎么的,到凤止这就完全解放天性了。

按理说现在凤止这一身冷冽的气息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去招惹,偏偏这宋玉孩子不知是对她的冷气免疫了还是一心认为他的楚兄是好人。

一路下来不是自顾自的说着自以为的读书趣事,就是对着凤止发起无限的话题拷问:

“楚兄,你觉得怎么样?”

“楚兄,这是到哪了?”

“楚兄,……”

靠在马车上休息的凤止,捏了捏眉心,睁开眼看着宋玉很不爽一个刀子眼过去,道:“你是十万个问什么吗?”

宋玉:什么是十万个为什么?

不懂就要问,好书生·宋玉:“楚……”

却再次被凤止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想说的话被活生生的憋了回去。

踏~踏~踏~马蹄在这幽静的道路上响起。

突然,两边的树林中冲出一伙人,拿着手中的刀叉棍棒,拦住了马车。

自以为凶神恶煞的对着马车嚷嚷着:“快下车。”

凤止在某人掀开的车帘后看到一群乌合之众看样子是想打劫。

这群人可不就是乌合之众嘛,衣衫褴褛,面黄肌瘦,骨瘦嶙峋,在其中居然还有好几个老人跟饿的皮包骨头的孩子。

一看就知道是群不知道是从哪流浪于此地的难民,不然就这质量去做劫匪,估计也是只有去送人头的。

凤止冷漠地垂下眼眸对着车夫淡淡道:“继续赶路。”

“是”

恭敬回答后,扬起手中的鞭子,

“驾~”

但这群人早已饿得发慌,否则也不可能冒险打劫。一群人直接冲上去准备抢,但从暗盟出来的马夫能是一般的人吗?

扬起鞭子,一股真气扫过,那群人皆被气流扫得七零八落,男人女人的呻吟声、小孩的哭叫声,直吵得人心烦。

宋玉见状,连忙喊到车夫:

“兄台,切勿伤及他们的性命,他们也不容易啊!”

凤止听到这小傻子的话,咳嗽了一声示意车夫停手后,接着道:

“不用管他们。”

车夫冷眼看着倒地呻吟的众人,没有露出一丝情绪,收手后继续驾着马车前行。

待马车走远后,倒地的众人才颤巍巍地爬起来,一群人显得更加狼狈,无奈的对着中间头发花白骨瘦嶙峋的老人绝望道:

“族老,我们该怎么办啊……”

一汉子悲愤不甘的问道。同时一个孩子靠着老人,有气无力的喊到:“爷爷,我饿。”

老人枯槁的手摸着自己饿的已经站不起来的孙女,在看着周围的族众,仰天长叹,流出一抹无比心酸的眼泪。

自己愧对列祖列宗,居然让自己的族人沦落于此,与匪寇一般行这等龌蹉之事。

心中恨啊,恨这苍天不公,恨这世道不让穷人活,更恨这南诏皇室………,悲愤至极,气血倒流。

“噗~”

那老人轰然倒地,吓得周围老少惊慌失措。

自离开不远后,听见后面那群人绝望的哭声,宋玉便一直坐立不安,掏出早已打包好的干粮,在包袱中塞入了几锭银子和一把金叶子。

对着外面的车夫喊到:“停车。”

但车夫并未听从他的话,宋玉有些无奈可怜巴巴的看着凤止:“楚兄……”

“停车”,清冷的声音响起。

“吁~”,车停。

宋玉掀开帘子,带着包袱跳了下去。

凤止看着宋玉远去的身影,嗤笑了一声“傻子”。

就这么看着傻书生向那群妄想打劫自己的难民跑去,在那群人错愕与感激涕零的神情中,把包袱塞给了一汉子,对众人温和的道:

“这包袱中有一些食物和银两,你们以后莫要再做此等事了。”

话后便转身离开。

众人感到羞愧,对着少年远去的身影跪下大声拜谢道:“多谢恩人大恩大德”

待宋玉上车后,凤止对着车夫淡淡喊到:“走吧,时候不早了。”

看着一副心愿满足后一脸轻松的宋玉,凤止那面无表情的脸出现了一丝戏谑之意:

“书生,你拿着我的银子,我的干粮去做了个了不得的人情啊。”

此时才后知后觉的宋玉一脸窘迫道:

“楚兄,我……”“对不起!”

不好意思低下头,暗想自己头脑一时发热,自己送出去的那些东西确实都是楚止的,就连自己都是厚着脸皮赖上他的,越想越觉得羞愧,头都快埋在地板上了。

“看来书生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嘛,如此,今天晚饭你就别吃了。”看着那“傻子”宋玉,一调侃就羞愧得无地自容,都不知道是哪家养出来这么一个单纯的娃。

宋玉虽然单纯,但不代表他傻,立刻就听出了凤止的言下之意,高拿轻放。

后来宋玉思考这事,隐隐觉得这是凤止故意让自己去送那些东西,便越发觉得凤止是一个面冷心善的好人。

关于难民在官道上抢劫一事,宋玉以为自己的楚兄不了解这个现象,便主动解释到:

“如今的南诏天灾不断,有些地方早已颗粒无收,食不果腹。且随着皇室近几年来奢靡铺张,国库紧缺,赋税越发沉重,饿死之事常有更甚者尸横遍野,许多人不得不背井离乡。”

“除此之外,南诏暴政、皇室无为,摄政王南宫牧熙与皇帝等人剑拔弩张分庭抗礼,朝廷不定,受苦的全是百姓”

话及于此,宋玉越说越愤慨。

什么民……什么民的巴拉巴拉说了一通,引经据典将南诏的事分析得头头是道,居然还提出以舆论制敌,向南诏朝廷施压的对策。

听他侃侃而谈后,凤止对话唠玉刮目相看,这书生不一般啊,还是有点厉害。

日落西山,天边出现橘红色的晚霞,远行的马车在夕阳的映射下拉出长长的影子,在一处临近水源的地方停了下来。

凤止率先从马车中跳下来,活动活动自己有些疲惫的身体,转身看着弱鸡·宋玉扶着车架跳下来。宋玉有些不解道:“我们今晚就在这歇息吗?”

凤止看着他摆摆手道:“不然呢,没银子了。”

车夫看着自己公子顶着一张冷淡的脸却恶趣味的说话后。忍不住插了一句:

“南诏国城池都设有宵禁,但我们离下一个城池还有半天路程。”

夜晚微凉,架好的柴火噼里啪啦燃烧着,看着地上那堆猎来的野鸡野兔,三人相视一眼。

那车夫黑黝的脸有一些赫然,不好意思的向凤止请罪道:“公子,属下不擅厨艺。”

其实他心中都快哭了,作为暗盟精英居然不能在主子需要的时候完美表现,暗暗道:自己以后一定要苦练厨艺。

凤止却不知因今天之事,暗盟培养手册上便多了一项任务——厨艺必备。

宋玉看着凤止露出一抹微笑,理所当然的道:“君子远离庖厨。”

凤止幽幽的看了一眼宋玉,油然出现怎么没饿死这货的心情。

拿起处理好的猎物,架在火上,不一会儿便泛着金黄色的油光,再撒上在绥城中早准备好的调味香料。一股引人垂涎的味道弥漫开来……

一顿饱餐后,焰火微闪,凤止将马车让给了弱不禁风的宋玉,在宋玉一副你是好人的眼神中跃上一棵大树,斜躺在上面。

晨风微起,一夜好眠。

独飞的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