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女仆的傲娇忠犬

第57章 最后一支舞

捂着脸颊看着刁子翰走回会场里,贝语菲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他或许知道些什么,或许在那黑暗当中看到了是谁吻的她,又或许那个人就是他……

一时间太多信息流露出来,贝语菲颓然落下手,转身打开大门,从小小的开口处侧身走了出去,又小心翼翼关好门转回身刚要叹气,那口气就卡在了胸腔,眼前,礼堂门外的大理石砖砌低栏上,苏君泰正弯腿坐在那里望着天空,听见开门声转回头,二人对视着却谁也没有开口,直到会场内新一轮舞曲开始,男生才淡淡问上一句,“不冷吗?”

贝语菲摇摇头,走到低栏前,背靠向男生抵着的圆柱看向地面,“挺凉快的。”

“……把这个披上,怎么说也到十月末了,我可不希望你感冒连累我。”

苏君泰并没有看她,而是将搭在身上的西装外套取下来伸到她面前,声音依旧平缓,贝语菲接过去,低声说了句谢谢。两个人便继续沉默,远处小小的喷水池闪烁着霓虹,空中星星稀疏,月光却皎洁明亮。

从刚刚开始,就感觉苏君泰特别安静,像在思考什么。她侧头看他,他仍在望着天空满月,身上只剩单薄的撞色衬衫和马甲。她手上抓紧衣服,西服很大,还留有余温,将半张脸缩在外套里,不禁又低下了头。

不知是否刚刚的突发事件余韵犹存,贝语菲不但没有被冷风吹醒,反而更觉得有些羞涩起来,站在苏君泰的身边她竟会觉得有些尴尬,如果和他谈起刚刚发生的事,一定又会被这家伙狠狠地嘲笑一番说她痴心妄想着白逸歌,可当时实在太慌张,又只有白逸歌在她身边,这不得不让她胡思乱想。

“你收到的回礼是什么?”

苏君泰突然开口问她,打断了贝语菲的沉思,她先是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指的是什么,举起右手给他展示了一下,“是个镶着紫水晶的蝙蝠挂坠手链。”

“……”看着她晃动的手腕,苏君泰眼里闪过些许波动,才似是不甚在意的拖长音哼了一声,“那最后一支舞看来要跟你跳了。”

“欸?你的也是蝙蝠?”

“啊,一枚胸针。”苏君泰看向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贝语菲低下头果然看到她披着的西装外套上,别着一枚胸针也是镶着紫水晶的蝙蝠形状。感到有些惊讶,不知说什么好,伊琉琳很多天以前就开始给她灌输皇雅的惯例,像万圣节舞会有一个传统,就是最后一支舞曲的随机配对,去年是根据抽取的假面来寻找舞伴,今年则是在入场时会赠送给来客一份具有万圣节特色的小礼物,款式各有不同,而花样一样的话便可决定最后一支舞和谁来跳。

虽说对方是熟人的话,她会相对感到轻松一些,可和苏君泰跳舞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果然是主仆这种强大的身份设定让贝语菲不自觉卑微起来。

看到女生的反应不如他的预期,苏君泰不悦的皱了皱眉,“怎么,就那么不愿意和我跳?”

“没有啊,只是有点意外,觉得好巧。”

“……你以为我不意外……偏偏在这种时候……”苏君泰小声嘀咕着。

“嗯?”

“没事……既然要跳,就进去吧。”

“进去?”

贝语菲开始显得有些慌张,她才刚从里面“逃”出来,现在就进去的话,绝对会无法做好表情管理,到时别说是跳舞了,就连走路估计都会变成机器人,初吻对象是谁都不知道这种糗事,真想永远埋没在那十秒的黑暗中,然而却不受控制地不断回想着。

“刚刚熄灯时……”

苏君泰的话打断贝语菲的思绪可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奇怪的看向他,苏君泰却扭转过头看向别处,淡淡说了声没事,便不再言语,贝语菲也只得继续靠在石柱旁低头摆弄着手链,看着西装上与那相似的胸针,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丝异样感,说不上究竟是尴尬还是什么,只是这样和谐的与苏君泰待在一起就已经足够稀奇了,因为这种相处模式太过少见,贝语菲不知如何打破现状,也跟着安静下来。

直到会场内隐约响起主持人的声音似乎在提醒最后一支舞曲的开始,苏君泰才从石台上跳下来,扯了扯领带问她,“不进去的话,在这跳吗?”

“呃……如果可以的话……”

“我是无所谓。”苏君泰望一眼亮着灯的窗内,轻咳一声,看似不情愿的向她伸出邀请的手势,贝语菲则下意识要先将外套还给他,却反被他拍手推了回去,皱眉瞪她一眼,语气生硬的说道,“披着。”

“……哦。”

不明白他气在哪里,贝语菲只得乖乖的将外套披回肩上,才见苏君泰的心情似乎好转似的重新向她伸出手,由于气氛太过微妙,她不习惯的眨眨眼,以为他在想什么花招来捉弄她,小心翼翼的将手搭过去,便被带动着走出回廊,两个人才随着音乐旋转起舞步。

其实可以不必非要跳这支舞,尤其在周围没有围观者的情况,但苏君泰并没将此话说出口,抛开打赌这回事,他或许已经开始享受起两人独处的时间,有些行动从一开始其实就变了意义。

为了掩饰这种情绪,苏君泰看似调侃的说道,“想不到你跳的还不错,我都做好被踩脚的准备了。”

贝语菲倔强的仰起头对他撇撇嘴,“真失礼欸,我可是有好好做练习的。”

“练习?一个人?”他怎么不记得有在什么时候看到她练习跳舞。

“多数时间是自己练的,不过昨天白逸歌有帮到我。”

“逸歌?哼嗯~~~”苏君泰若有所思的拖长音感慨起来,搂着她的手下意识向自己拉近,看似指点的生硬语气说道,“刚刚你应该向前迈步。”

“啊,是吗?”贝语菲不疑有他,真以为是自己漏了拍子,抿起嘴,认真的重新计算起节奏。

看着她专注在舞步上的表情,苏君泰宠溺的弯起嘴角,纵使万籁俱寂,霓虹暗淡了光彩,只要她在眼前,仿佛世界都是生动多姿的,这种心情该用什么言语向她表达,他的那点小心思若是让她知晓,又会回给他怎样的表情呢?他可不想听拒绝以外的话,如果那样还不如不说出口,只是憋在心里又十分难受,在苏君泰看来这似乎已经超越了打赌输赢的问题,让他矛盾不已。

远处,原本出来寻找贝语菲的白逸歌,静静的站在回廊里望着眼前的两个人,他的眼里透漏出无人读懂的复杂思绪,而不可否认的是眼前二人形成的画面对他造成的冲击,像是要缓解那份冲击,他默默垂下头,看了看抬起的手掌,白色纱布包裹的掌心握住又摊开,那处伤口的意义是只有他自己才了解的痛楚。

林地依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