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之钢铁之躯

第29章 死亡的代价

原本的计划是守株待兔,现在陈卓要主动出击。

但,主动出击必然需要付出代价,陈卓看向刘纯的双眼中没有夹杂任何情绪,但他内心的意图,却已让越来越懂陈卓的刘纯,看得明白。

这份代价,只能让刘纯来承担。

第二天。

南柯的别墅林园从一大早开始就人来人往,仆人们准备着今晚庆功宴上美食和果酒。

其中不少食材是特意用飞机从沙漠之外运送来,还有一些食材是南柯的护卫营士兵冒着生命危险,从沙漠中猎取来的野味。

陈卓在接到杨池的电话时,已是中午时分。

无论杨池心里如何记恨陈卓利用杨睢一事,但表面上还是得客客气气。

“陈卓先生,今天您是主角,一会儿我会派辆车子去接你,还有你的妹妹陈香和刘纯小姐,我也派直升机去工程现场接她们。”

“恩,好的。”陈卓回答的很平和。

“哦对了!”杨池就像刚刚想起了什么一样。“我听说您身边的张贵出了意外,真是太遗憾了。”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陈卓挂断电话之后,眼珠子盯向了时钟。

十二点二十分。

在时钟的时间走到十二点五十分时,杨池的电话再度打来。

“陈卓先生……”

杨池显得有几分慌乱。

“怎么了?”

“我想,可能需要您去一趟工程现场了。”杨池说。

陈卓明白,刘纯已经动手了。

“怎么了?为什么要去工程现场。”

“这,您的仆人刘纯小姐,出了一点意外。”

“额?”

陈卓微微皱眉,即便计划的进度在他预料之中,但刘纯将付出怎样的代价,却是陈卓无法控制。

他原本是想让刘纯作为揭发者,在破坏油管之后,以揭发者的身份披露南陆唆使马辰盗取工程图纸,并蓄意破坏。

换句话说,就是“贼喊捉贼”,但又不同的是,是贼偷自己的东西然后在贼喊捉贼。

如此以来,谁也不会相信是贼自己偷了自己的东西。

如此以来,所有人都会相信是南陆破坏了陈香修建的油管。

可此时陈卓看着全息影像中杨池的神情,他感到一丝不安。

“杨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卓凝重神情问道。

杨池停顿,而他身旁的南柯接过了电话。

南柯在全息影像中显得严肃,已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

“英雄,我想,我哥哥或许下手太重了。”南柯说。

“什么意思?”

“我哥哥破坏了油管,被刘纯小姐发现了,他好像是想杀人灭口,竟把……”

“立即安排直升机过来,快!”陈卓没等南柯说完,已是怒吼出声。

南柯厌恶此刻被陈卓吼叫的感觉,但他只能忍。

很快,直升机落在陈卓别墅前的草坪上。

陈卓从别墅到油管现场,眉头始终皱得很紧。

他明白其中发生了什么,他知道刘纯是在施于“苦肉计”,好让这场“贼喊捉贼”的戏码更加真实。

这一点,陈卓昨夜在刘纯的眼眸中已读懂。

刘纯想要为她哥哥报仇。

她一刻都不想再等,所以以这样的苦肉计来陷害南陆,可以让陈卓毫无顾虑的杀死南陆,而且南柯还没有理由阻止。

虽然这是最完美的计策,但付出的代价却已超出了陈卓愿意去承受的范围。

直升机缓缓降落,陈卓看见长达一公里的油管冒着浓烈的黑烟。

工程现场此时已经停摆,奴隶们被遣到了较远的位置上,由现场的守卫持枪监视,以避免奴隶们趁乱逃跑。

待陈卓降临时,马辰第一个跑来,脸上满是惊恐。

“陈卓先生我错了,求您原谅我,都是南陆让我偷工程图,我不知道他会赶出这种事情。”

马辰眼泪鼻涕一块流。

他是知道油管工程对南柯的重要性,曾经这里是不允许任何外人接近,即便是现场的守备,哪怕是尿急了在油管上方便都可能会被直接枪毙。

而现在,整整一公里长的油管被炸毁,马辰看着那腾起的黑烟,彷如是看见了自己死亡之后的地狱。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乞求陈卓的原谅。

为了得到原谅,他已在第一时间制服了南陆。

“陈卓先生,求你,刚才南陆发狂,拿锋利的铁皮捅了刘纯小姐,是我,是我把他拦住,求你看着我救刘纯小姐的份上,不要杀我……”

“刘纯在哪里?”

陈卓此时根本不想关心马辰的死活。

马辰赶忙起身,连滚带爬的引着陈卓向一个营帐而去。

在营帐门口,陈卓看见陈香蹲坐在营帐前,双手抱着双腿,哭得撕心裂肺。

“香香?”陈卓上前。

陈香听见陈卓的声音,抬起头,随后立即扑到了陈卓的怀里。

“哥哥,纯纯姐要死了,纯纯姐她要死了。”陈香哭着说话,加上刚刚经历了阿贵的失踪,即便陈卓用“善意谎言”骗她,可她不傻,她知道阿贵也死了。

短短几天时间里,两位“家人”先后遇害,陈香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感觉比让她去死更加难受。

陈卓在此刻已僵硬了身体,好似灵魂都被掏空一样。

他锐利的眼神转向马辰,恨不能是用眼神将其杀死。

马辰当即跪在沙地上。“没死,刘纯小姐没有死,医生在抢救他,一定能救活的……”

马辰惊恐到了极限,此时在场的人里面,除陈卓和陈香之外,最不愿刘纯死去的,当属马辰。

陈卓回过视线,他注意到边上已停着一架医用直升机,猜想是南柯在得知工程现场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派出了最好的医生赶到这里。

“南陆呢?”陈卓问。

马辰立即指向远处一顶营帐。“在那里,我已经把他捆在那里,就等着陈卓先生您来……”

“为什么要等我来,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陈卓怒吼。

马辰惊恐的跪趴在沙地上。

“先生,南陆是南柯先生的兄长,我不敢……不敢……”

“我现在命令你去杀了他。”陈卓冰冷道。

马辰浑身僵硬。

陈卓继续说:“他敢破坏油管,就是与南柯先生为敌,他已不是南柯先生的兄长,他是罪人。”

马辰听到这里,明白了。

起身,很快速的跑到关押南陆的营帐。

随后一阵枪声传来,起码是二十几发子弹。

马辰从营帐里出来时,身上的衣服已溅染了一片的鲜红。

他再度来到陈卓面前,双眼的瞳孔止不住颤抖,可见其内心已然崩溃。

“先生,他死了,死得很彻底。”

“那你呢?该死吗?”陈卓咬牙切齿问道。

此时陈香抬起头,用着哭红的双眼看着马辰,随后她从陈卓的怀中脱离,几步走到马辰面前。

啪——

一记巴掌,打得清脆。

“我当你是朋友,我都不怪你以前杀了我那么多朋友,你为什么还要骗我……”陈香问。

马辰心如死灰,跪在陈香面前。

最终陈卓没有杀马辰,不为别的,只因他救了刘纯一命。

医生在营帐里用了六个小时的时间来抢救刘纯,可最终却只能得出一个“心脏破裂,无能为力”的结果。

陈卓在这一刻,感觉整个天空都要塌下来。

头皮发麻,大脑发晕,身躯就像脱线的木偶一样,瘫坐在了营帐外的沙地上。

“这个代价太大,这个代价……太大……”

陈卓无助地念叨着。

忽然之间,陈卓抬起头。

“保证她不死,无论你们用什么方法,保证她在十个小时之内,不准死掉!”

陈卓对着站在他眼前的医生们命令道。

负责抢救的共有十二名医生,此刻他们无不是被陈卓的神情惊吓。

“先生,十个小时,恐怕……”

“九个小时!”

“这……”

“八个小时,不能再少。”陈卓再吼道。

医生们可以尽力让刘纯延续八个小时的寿命,可人总归要死,事已至此,他们争这八个小时有何意义。

陈卓起身,拉起一旁眼泪都流干的陈香手臂。

“香,只能靠你了。”陈卓说。

陈香那双蔚蓝色的眼珠子犹如黑暗世界中的一枚蓝宝石,象征着希望。

陈香一开始没明白,但脑海中一念,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赶忙起身,跟着陈卓一块上了直升机。

目的地是在机械工厂,眼下唯一能救刘纯的办法,就是将她改成中机械人类。

不同于之前对白虎营士兵的改造,刘纯需要的不是机械身躯,而是一颗机械心脏。

机械心脏的精密程度是机械身躯的一百三十倍,这对于从未真正进行机械知识学习的陈香而言,是逆天困难的事情。

好在,陈卓的脑海里机械心脏的设计图,也就是他此刻身体里那颗机械心脏的设计图。

陈卓在直升机上用便携电脑将设计图绘制出来,然后交给陈香,在抵达机械工厂之前,陈香已是初步掌握了着其中的设计原理。

只是,理论易懂,实践才是难处。

来到机械工厂的陈香几次拼装出机械心脏的结构都以失败告终,她尽量让自己颤抖的小手保持稳定,额头上已布满了汗水。

陈卓在旁为陈香做助手,终于在第七次拼装机械心脏的尝试中,完成了一颗精密度与人类心脏无异的机械心脏。

陈香长了一口气,之后便是将这颗机械心脏进行驱动。

而此时,他们才发现,机械工厂里根本就没有驱动心脏的设备。

三猪公

作家的话
求收藏!求收藏~求推荐,求推荐,求支持!现在先收藏,养肥了慢慢看!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