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落俗雅

不落俗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祸尸

接下来,众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霾,沉甸甸的,这过于安静的气氛让人很不安。

虽然陶竹说那可能是自己的幻觉,但她怎么说也是第三境界大圆满的小高手,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幻觉这种事。

几人一路无言,默默的往深处进发,突然!一群人集体猛的回头,画面还是一片白蒙,并没有一丝异常,他们面面相觑,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惊恐。

“你们也感觉到了?”陶竹深吸了口气,不自然的说道。

这一次,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仿佛真有什么东西一直跟在后面,而且距离很近...

“哥,哥,俺咋觉得浑身发冷咧。”地瓜往众人靠了靠,想起了先前那个女学员被吓的精神失常,说此地有鬼。

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像是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窥视,像是他们是被盯上的猎物般的错觉。

“你们继续往前走,哥来殿后。”小猪表情凝重,从陶竹手中借来了城主级灵器,独自挂在几人身后。

没多久,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又出现了。小猪果断出手,举起灵器就砸了过去,灵光扫荡,有碰撞的声音传来,像是打中了什么。

紧接着,小猪快速的往后奔,在距离他们十几米处,有一个被灵气轰出的大坑,里面有一角烧毁的衣服。

“怎么样?看清是什么东西了吗?”雨辰等人也跑了回来。

小猪摇头道:“没有,那玩意很敏锐,躲过去了。”

“这好像是万象学员的学服。”安玉泽指着那角碎衣错愕道。

“难不成是某个厉害的学员跟着我们进来了?想借我们的手探路?”黄杉猜测道。

“不可能,那玩意一点生命波动都没有,绝不是活着的东西。”小猪当即道。

随后,他们继续上路,而暗中的东西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存在,不急不缓的吊在几人身后。

而且,众人感知到,还不止一个,一共有三只不知是生灵还是鬼魅的东西,在不同的位置游荡。

见雨辰等人没有动作,后面那玩意的胆子更大了,在灵觉的探知下,已经来到了距离他们不到十米的位置。

几人用眼神交流,强忍着没出手,就在未知生物即将触碰到他们的刹那,一群人默契的转身,无话不说的就将三把灵器全扔了过去!

“哥,哥,打中咧!”

“叫你玩潜伏,看哥打不死你!”

时空震荡,如此近距离之下,再加上众人闪电出击,就算是城主级高手都躲不了,灵光肆虐了数分钟,他们又快速奔了回去。

这一次,一直躲在暗处的东西给打了个结实,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那是一具身穿万象学服的学子,而且看年纪还是个老生,在灵器的轰击下,已经死透了。

“还真是学院的人跟着我们。”黄杉道。

雨辰低下身子,眼中闪过一丝骇然道:“不对,他早就已经死了!”

老生的死相很惨,七孔流血,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重点是他脸上还带有淡淡的尸斑,显然已经死去有几天了。

“他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活生生勒死的。”小猪推断。

在他的脖颈处,有一道紫青的勒痕,很像是用手掐出来的痕迹。

“死猪快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募的,雨辰发现了什么。

尸体的额头位置,有一团漆黑的气旋盘踞不散,而且还带有一股恶臭味,让人作呕。

“这是...妈的控尸术!”小猪见到后猛的大叫,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只见它跟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脸上的惊慌任谁都看得出来,众人诧异,之前遇到城主级凶兽小猪都没这么大反应。

很快,小猪牙齿哆嗦的解释,这是一种冥术,生灵不可修,只有一些老尸或邪僵通灵后才会的本事,能控制死去的人按照自己的心意行动。

也就是说,这片荒野,在无尽岁月前曾有个盖世高手将自己葬在了此地,如今尸体已经变成僵尸或邪魅了...

“妈的,这种玩意一旦出世,绝对是场灾难,城主都得绕道走。”

“大魄力啊,这货估计是想借助自然阵地来欺瞒冥道,想借此再活上一世,可惜最后变成了邪魅!”

毕竟,在世上确实流传着可以借助一些绝地来实现死而复生的说法,只是从未见有人成功过罢了。

生前是绝顶生灵,死后尸体被阵地侵染,变成了五行之外非人非妖非鬼的异类,这种东西又被称为祸尸,有大恐怖!

“我以前看过一本古书,上面清楚的记载着在上古时期好像就出现过祸尸,是一方君主所化,屠杀了近百万的生灵,世间无人可敌!”陶竹说道。

“毁了,这也忒吓人了,那后面是谁收复了祸尸?”热闹打颤道。

“是人族的大高手最后没法了,借助道兵屠龙刀才灭了。”

随后,他们又想到了荒野里的那些坑,估计就是祸尸所为,用来吸收生灵的生气。

“失策了!要是知道这里可能有祸尸,打死哥也不会进来。”小猪懊恼。

然而,就算现在后悔了也来不及了,诡异的大雾模糊了方位,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

一天后,这片诡雾消失了,在他们眼前,一座早已风化的古墓静静屹立前方,墓碑都倒塌了,两棵枯树上站着几只瘦骨嶙峋的老乌鸦,用一种很不舒服的眼神看着几人。

“呱呱呱...”

阴风吹过,一只老乌鸦叫了几声,而后一头栽倒落地,漆黑的血液流出,直接就摔死了。

“毁了,这鬼地方的阴气也忒吓人了。”热闹头皮发麻。

“哥,哥,老鸦惨死,这地方闹邪啊。”地瓜哆嗦着嘴唇。

一头老的几乎只剩皮的乌鸦以一种自杀式的死法呈现在他们面前,折射出此地的阴森与不祥。

与此同时,身后的大雾中走出两具脸色煞白的尸体,眼珠子瞪的老大,正是前日死去的老生,动作僵硬的走到坟墓前,直直的跪了下去。

小白不黑.CS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