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风华之无情宠妃

第5章 节 大皇子

君贵妃醒了。

但皇宫的气氛并没有改变,反而更压抑了。

只因君贵妃醒来的第二天,卫神医回宫了。但是没带回来好消息,只听说是只能控制住君贵妃的毒三个月时间,如果三个月时间一到毒还未解的话,她也是神仙难救。

=============================

西宫偏北的‘合乐宫’

‘合乐宫’正主容妃正坐在正位细细的品着手中的香茗。而她的下首左右各坐着一名女子。

左边一位穿着粉色贵人宫装,头上插着碎玉步摇,别着粉色花簪,精致的小脸圆圆的眼睛显得是那样的灵魂与可爱,右边一位着蓝色昭仪宫装,头上带着蓝色碎玉步摇,娇艳的脸上那单凤眼勾魂的般的看着正坐上的容妃,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只要是个男人,看到她这样搞不好魂都会被勾走了。

突然。

容妃一甩手中的茶杯,茶杯砸到地上发出清啐的声音生生把下首两人吓了一跳。

“说吧,这事儿你们怎么看?”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出声——其实还能怎么看?

谁都知道君老元帅对皇上有恩,君将军夫妻又为国捐躯了,君妃为了救皇上而受伤又中毒了。

皇上封个贵妃还真是无可厚非的事儿,但是这话能在容妃面前说吗?

不能!

谁不知道皇上未封后。

原来宫中连贵妃都没有,容妃是陪皇上最早的老人,一直以来是宫中独尊的存在。现在突然一个三年来不显山不现水的君妃成了贵妃了,她这气儿能顺吗?这要是一个没答好,那气不就直接冲她们来了?

“悦贵人?”显然容妃是一定要她们两说出个什么来了。

粉色宫装的也就是悦贵人,张着水湾湾的双眼,一看就是个毫无心机的主儿“皇上的意思,妾猜不出来。”

“啪”

容妃一拍桌子,“本宫问的是你自己的意思,何时问皇上的意思了?皇上的意思也是你一个小小的贵人能去猜的?”

“是,是妾说错话了。娘娘恕罪。”悦贵人吓得咚的一声就跪下了。

她只是一个小知府的女儿,在宫中是四处小心。而容妃的父亲却是右相爷容大人。随便一句话就可以令她父亲生死上下。

“娘娘。”

一个妖柔的声音响起,“悦贵人妹妹的胆子本来就小,而且又木呐,您问她这不是给您自己个添气儿吗?”

“呵,也是,我怎么就问了她呢?”容妃撇了眼右下首的刘嫔。

看着她那妖艳的样儿就来气,但是她是父亲送来助她的。

最近听说倒是常陪皇上赏鱼什么的。

就是不知父亲的眼光有没有看错,她到底是来帮她固宠的还是来分宠的?看她那妖娆的样儿,她看她就是专门来迷惑皇上的。

两人眼神在不断的撕杀着,谁也没理跪在地上脸色发白的悦贵人。

==============================

==============================

浅笑醒来已有两天了。

平平静静,除了脸色发白,谁也看不出来她是中毒的样子——当然,不包括你让她走动的话!

卫郞与张天明两,一用内力、一用金针,两人全作的将浅笑的毒逼到了双腿处。

他们本还当心一下子让她不良于行了会受不了,没想到她平平静静的接受了。同时又让两人感到紧张的是:她的平静是带着种死灰的平静,似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激起她的情绪一样。

今天有个不错的天气,微风抚面,不是太热。

无双与环儿千哄万哄的,才让浅笑由无双抱上软轿,抬着到了御花园来透透气。

经历了那天的事儿之后,无双与环儿倒是结成了革命友情。

虽然平时无双总是面无表情的只围着浅笑转,但环儿总是像是小鸟样的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环儿一直以为无双是老元帅为浅笑培养的贴身暗卫,现在光明化了。要不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娘娘身边一个武功高强的人?

============================

御花园中

一把两米左右宽的金包玉贵妃椅摆在观赏湖前的草地上(据说这把暖玉椅还是老元帅当年出征雪国时,只是听说暖玉养人,就从一雪国王爷的家中给抢来了)。

浅笑静静的靠在椅上,双眼微闭。

无双一身黑衣的立在左侧,环儿端着茶点站在右边,椅后两侧立着两排的宫女太监。左右各宫女四人太监二人,远远望去——此景是如此的安宁。

远处的观景楼顶

一身紫色龙袍的司徒风绝立在窗边,正对着浅笑的方向。

看着那面无血色的绝色人儿,一向平静的心此时却有着微微的揪疼感。

“只有三个月吗?”

冰如寒潭的声音从他口中飘入到后面一身白衣的卫郞耳中。

“她中的是七色血毒,此毒用七种颜色的毒花养成,不同色的毒很多,我不知道是哪七种毒花,一但毒花不对,顺续不对,都只会毒上加毒,加快她的时间。”

说到这卫郞也很无耐:七色毒又叫绝杀毒,是毒疯子的离世之作,毒疯子一生痴迷制毒。最后他自己就死在自己制作的七色毒之下。

“而且,现在重要的不是解毒的问题。”他为难的看了眼司徒风绝。

“说。”

“是,是,”

他还真不知该不该说,说出来可能会伤到好友的颜面。

“嗯~”

只这一声嗯~让卫郞汗毛都竖起来了。

算了,反正是他的妃子,告诉他也是应该的。

“贵妃好像是自己无求生的意愿。”看着好友立时黑下来的脸,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接着说道:“虽然贵妃天天都很配合的喝药,行针,但是我听说贵妃从醒来到今天一句话都没说过,而且。。。。。”他又瞄了眼好友的脸色,发现更黑了,他立马停住了嘴。

“说下去。”

司徒风绝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平静,但是熟悉他的人明白这是暴风雨来的前揍。

“贵妃身体的生机正在消失,恐等不到我配到解药那时。按现在贵妃体内生机消失的速度来算,她最多支秤半个月时日。”卫郞几乎是一口气的说完这段话,然后闭目等着。

结果几息过去了,周围一片平静。

他睁开一只眼瞄了一下,发现眼前的人负手站在窗前,一动未动过,确也再未开口。

卫郞现在也不知好友的心思了!两人从十几年前师兄弟到现在,算是共进退的一起走来。但是从十年前的那事儿之后,好友的心思是越来越难猜了。

许久后,才听到前面的人轻微的叹了口气:“你尽力吧,君老元帅一家都对朕有恩,能解毒最好。如果实在不能,就尽最大的努力。。。。。。。”

后面的话他不用说明白,卫郞也听懂了。

说白了就是让她多活些日子,可是这能是他说了算的吗?人家自己不想活了,他有办法不?

有不?

好吧!好友开口了,没有也得有!!

=======================================

御花园中的浅笑,依旧还是刚才的样子。几乎是一动都未动过。

谁也不知她在想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湖中那一珠半开未开的荷包。也许她是什么也未想,也许以想的许多?但无人知晓。无双能猜出三分,可是她却不愿去猜,只想静静的陪着浅笑享受这难得的宁静时刻。

突然。

浅笑从荷花那收回目光,转过头向无双看了一眼。无双点头,然后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一侧的环儿盯着无双消失前站着的位置,嘴都张成了O型。这也太厉害了吧,她只知道无双有功夫,而且很厉害。但一下子就不见了——这是神吧!

不到几息的时间,无双手提着个看上去不到三岁的孩子,闪到浅笑面前。

将孩子提到离浅笑三米左右的前方,动作快但却轻的放下孩子,又退到浅笑的旁边。

浅笑看着面前无双一放下,立马就站不住软坐在地上的孩子。

是个男孩,像个洋娃娃一样的脸上,却是左脸几个抓衡,都见血了,一看就是成年人,且是女人,用手指甲抓破的。右脸红肿,有着明显的指印。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用手扇了耳光。

但是,他却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衣袍。虽然现在一身脏兮兮的,却不难看出这身衣袍是连普通妃子都无权穿上身的冰蚕织锦。此织锦夏凉透气,且防刀枪暗器,那是只有皇室子弟才有资格穿的。

光看衣服,这是个精贵的孩子。但是看脸,这是个长期受孽待的孩子。且,从一坐下他就全身没有停止的发抖,想哭但又不敢哭的低泣着。

“大皇子!”

环儿惊得手中的茶盘掉了自己都没有发现。

凕梦

作家的话
写就奕辰这里我自己都伤心了,我是现实中真见过后妈孽待孩子的。那没人性的行为,正常人无法想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