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神养成系统

第29章 结束

含怒的一拳!

砰!

夜枭的身体犹如镜面一般龟裂,而后破碎,就像玻璃碎渣一样,散落成一堆,风一吹,血色晶莹飞舞,散落在森林间,小湖里,草地上,抹上一层淡淡的血色,夕阳西下,好不美丽!

在相隔万里的一个洞府内,血池中,一个身材修长,皮肤白晢的中年人蓦然张开双眼,眼神中透露出无尽的血色与邪气。

发出干哑的声音如同在磨铁锈一般,好像许久没有说话过一样,刺耳异常。

“来人,去查一下枭儿最近在干什么?”

“是,长老!”从黑影中突然窜出三人,对着血池遥遥一拜,恭敬道。

吩咐完事情,便闭上眼睛,慢慢沉入血池之中。

那血池粘稠还冒着泡,更有不知名的骸骨浮在上面,随着那人沉下,血池动得更加激烈,隐约间还有热气蒸腾,原本暗红色的血池颜色稍浅了一些。

不一会儿,血池不再晃动,在血池上方竟能看到一个个冤魂,或是狰狞,或是哭泣,数量之多竟有些数不过来,可以肯定比之夜枭的百鬼夜行,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不在同一个量级上。

………

“呼!”一拳结果了夜枭,云东长出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落地,自己可以不在乎夜枭的报复,但亲人朋友却不能不在乎。

更何况,夜枭的人头价值一支D级支线剧情。

这次战斗可真是不容易。

要不是关键的时刻领悟石碑上的意境,根本没有那么快可以伤到夜枭。

最关键的还是荒气。

最后关头,夜枭施展秘术,将自身化为血池,若没有荒气,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夜枭逃走。

夜枭也是倒霉,要是还换做别人,甚至任何一个武将级的存在,都杀不死他。

偏偏栽在一个武者级的小家伙身上。

恐怕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

夜枭的身份恐怕在血神门也是属于核心弟子之列的。死之前还透露出他爷爷是血神门的长老。

要知道,古武馆的长老一般都是武王才能担任的。

要是让他爷爷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三人也只能呆在武馆总部直到修炼到武王才能出来活动,被一个武王惦记,可不是什么好事。

回到江影与马晓东的身边,这两个人经过一番调息,也恢复地差不多了,还有一些内伤需要调养,只能等考核结束之后,回到武馆再进行调理。

试炼之地中,杀戮还在不断地进行着。

有的准武者在与怪兽第一次杀戮中受伤,无奈只能通过通过定位按钮来求救,无奈选择失败。

有的准武者,在杀死怪兽时极度不适应吓得脸色苍白,有一些准武者,仿佛天生就是适合杀戮,在生死之间才能爆发出强大的能量。

高级妖兽区域。

“这些家伙还真是难杀,要不是我们几个合伙,单单就我一人,恐怕还有些吃不消,我决定了,回去之后大吃一顿,把这些天消耗的能量都补回来,然后美美地睡个美容觉,你们看看我,我那细嫩的皮肤都快干裂了,这万恶的考核!“

收剑而立的江影一改之前的冷面形象,在一旁喋喋不休道,云东与马晓东二人相视无言。

原以为这个冷面男是个不好相处的人,毕竟每天冷着一张脸,却没想到熟悉了之后,竟然变成一个话痨,在一旁说个没完。

云东刚回来的时候还差点被他下了一跳,这家伙一下跳到身上,像树袋熊一样挂起来,东摸摸西看看,不时还评头论足一下,就像在围观稀世珍宝一样。

吓得云东差点内气自动护体,要不是顾忌这是个病号,早就一拳打去教他怎样做人,忍了半天这家伙越来越放肆。

刚开始还只是摸一摸,到后来直接想拿剑划开云东的皮肤来看看恢复力如何。

直到忍不住要翻脸了,这才消停了下来,不过经过江影这么一闹,三人间的感情倒是更进了一步。

经此一役,他们三人算是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毕竟一开始只是江影与马晓东遇到夜枭,并没有牵扯到云东,而云东却在看到之后立刻赶来,二人嘴上不说,心里早已将云东当作生死兄弟。

三人兴致高涨,一路挑战高级妖兽,另外两人帮忙掠阵。

有人在旁边帮忙,心里也不禁胆大起来,一个人的时候不敢用的招数现在可以毫无顾忌地使出。

高级妖兽已经有相当的智慧,一般都是单独出没,鲜少有成群结队的。

给了三人的磨砺提供了更大的机会,要是到了兽将的阶段,就可以直接占山为王,一般一片领地之内只会出现一个兽将级的存在,领地的大小与兽将的强弱有着直接的关系。

毕竟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不但要考虑是否会受伤,还要考虑受伤后会不会被其他的妖兽围攻。

而现在却没有了这个顾虑,就算受伤也没关系,有兄弟在一旁帮忙可以放心大胆地战斗。

这段时间,尽管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其中以云东为最,毕竟比之武馆出身的两位武馆高层二代,平民出身的云东虽然在内力上堪堪与之齐平,肉身强度上也是超过两人一大截,但在战斗经验上还是不能相比。

在对阵妖兽的时候,马晓东就像一个妖兽的百科全书,什么类型的妖兽,什么优点弱点他都能一一说出来。

这种表现,让云东收起对于武二代的不屑,不说其他,单说对妖兽的了解,就完爆自己好几条街。

至于江影,别看他是个话痨,但战斗起来还是不容小觑的。

一身白衣,剑气纵横,不说话的话可以迷倒万千少女,自从施展了天剑之后,冥冥中剑法之间多了一丝天剑的韵味。

如同天外飞仙,无迹可循,他自己可能都还没发现,但逃不过灵感强大又始终向两人学习的云东。

云东如同一块干瘪的海绵,如饥似渴地吸收着自己最缺少的实战经验。

云东学习着他们两个,并且仔细观察,而他们两个又何尝不是在打量着云东。

彼此都是一代天骄,如果潜力不够,到后面只会差距越来越大,最终被拉开,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到了那个时候,绝对的实力差距,会使人产生隔阂。

这不是江影与马晓东他们想要看到的。

他们想要的是那种在证道路上一起并进的人物。

天才只会对同样的天才交谈,只有同一类人,才会有相同的话语。

所谓英雄惺惺相惜就是这个道理。

只有达到一定的境界,一定的实力,才会有共同的话题。

就像巨龙不会跟蚂蚁谈心,不是说没有,而是这个几率实在太小太小,就算巨龙愿意谈心,那也要看蚂蚁懂不懂巨龙的心,要不然到最后还是一场空谈。

云东与两位的差距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缩小。

尽管受伤最多也最重,但恢复能力逆天,很快又能投入战斗,一开始就算能胜利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现在是完全碾压,而丝毫不受伤。

看得江影与马晓东目瞪口呆,直呼:“我算什么天才,这才是天才,这才是妖孽!”

有时江影与马晓东都怀疑到底是对面的妖兽是兽类,还是他们的同伴云东是兽类,感觉比妖兽还要狂野,霸道,肉身还要强悍。

很多时候都是跟妖兽直接肉身比拼,根本不需要作战服。

“就算是兽神的子嗣,幼时也不过如此吧!”江影在心中惊呼。

马晓东露出一丝笑容,默默道:“看来要加油了,不然可就跟不上他们的脚步了!”

云东此时又见到一头高阶兽者大力黑猿,大呼:”谁都不要跟我抢,这是我的猎物。“

说完便精赤着上身,朝黑猿一拳打去。

在云东看来,这里既可以磨砺自身,又能够完成任务,简直就是幸福的天堂。

那黑猿也不甘示弱,看到一个瘦小的人类竟然敢跟他拼肉身,内心很是窃喜。

张开血盆大口,”吼!“一声狂吼,比云东半个身子还大的拳头携带着风雷声呼啸而来。

半空中,一大一小两个拳头相遇。

砰!

黑猿脸上露出一丝恐惧,身体比来时更快一倍的速度向后飞去。

撞断好几颗巨树才停下,吐了口鲜血,一脸惊骇的表情,整个拳头血肉模糊,骨头断裂。

落地之后,头也不回,向后飞奔而去,好像遇到了太古凶兽一般。

一边走还一边“吱吱”乱叫,好像发消息给同伴,“快走,这里有个大魔王,大家不要过来!”

云东无奈,看着黑猿落荒而逃的背影,哭笑不得!

呜呜~~

号角声音响起,代表着这次试炼已经结束,可以返回。

算了一下积分,根本没有人可以超过自己,感觉十拿九稳。

回头对着二人说道,“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咱们回去吧!”

“变态!”两人相视无语。

果子不沾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