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沉

鱼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有病?

山中有清晨鸟啼声,叽叽喳喳,欢快的很。山中有露,施夷光却顾不得了。要在施母施父发现之前归去。

山中不时传来一阵阵花香,清晨的空气沁人心脾。闻在胸腔,整个人都是舒畅的。

施夷光走在山路上。心里想着别的事。

现代,是定然回不去了。若是练了法术,或死后,能见到爸妈,那便再相聚吧。

天吴也说了,人死之后,不上天庭入仙籍,就是入地府轮回。人固有一死,死后就是生生世世的轮回。想到这里,她担心着爸妈的心就松了松。

西施心中是想明白了,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呢?怎么办?不管怎么办,只能留在这春秋乱世办了。

鬼怪什么的也不用怕了,反正她有天吴给的玉竹。那是仙家玩意儿。

施夷光脚下生风,向着山下跑去。她跑出山的时候,天儿已经亮了起来。

施母已经在庭院里头扫地了,灶屋中炊烟袅袅,施父在庭院外的地上挖着地。

施夷光顿了顿脚步,而后将柴刀放下,又掩了掩腰间的尖刺,径直走出了山林,没躲没藏。

“爹,娘。”施夷光走过桥,冲着两人唤了句。

在庭院外锄着地的施父和在庭院里扫着地的施母手上一顿,都转头看来。

“光儿,你这是去何处?!”施母拿着扫帚的身子站直,看着施夷光的脸上带着怒意。

施夷光径直走到院门口,伸出手转了转,扭了扭腰:“清早去锻炼了会儿身子。”

“跑山上锻炼身子?”施母问着,手上的扫帚立着,皱起了眉头。

“是啊,山上空气清新呗。”施夷光说着,往施母走去,每走一步,插着腰踢一下腿。

施母看着瞪大了眼睛:“光儿你这是作何?这腿翘的也……快些放下去,你爹看到铁定又是一顿揍。”

“这叫踢腿,你不懂。”施夷光插着腰边向着前面踢腿,每一次都使劲儿踢到脑袋上,转头看着施母安抚道:“娘,你不用担心,我还要劈叉呢。”

西施有心脏病,身子太弱了,她既然要在这里活下去,头一件事儿就是得把身子养好。

不然打人都是娇嗔的欲迎还拒。

施母皱着眉头看着西施:“听话,你这腿踢得太不雅了,待会儿被人看到会耻笑的!”施母说着,看着施夷光。

这也太不雅了吧。

“娘,你不懂。”施夷光一只手插着腰,一只手拿起来对着施母竖着食指摆了摆,边踢腿边道:“这个动作,既能锻炼韧带,增加身体灵活度和速度。还能促进身体循环代谢……哎哟!”

后脑勺一阵痛,施夷光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看去。

便见施父一边穿着草鞋,一边道:“我只晓得你这流氓样会挨揍。”说罢,一脸淡定的穿好了草鞋,站定,看了一眼施夷光,往前走去:“她娘,再这样顶嘴直接揍吧。”

施夷光揉了揉头,从后脑勺的头发上拿下一个草鞋的稻草屑,翻了个白眼,转头看向施父:“你干嘛打我!”

这么痛…施夷光龇牙咧嘴的揉着后脑勺。

施父转头白了施夷光一眼:“下回再看见你做这些笑话人的动作,吊起来打!”说罢,转身往屋子里头走去,边走边喃喃道:“现在的姑娘,真是不害臊……”

施夷光放下手,看着施父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你爹说的对,女儿家还是要矜持一些的好。”施母的声音响起。施夷光转头,看着施母叹了口气,复而拿着手中的扫把继续开始扫了起来。

边扫嘴上边教导:“光儿你虽生为农家女,以后也不得不做家务,也要相夫教子,做不得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女。但女子行礼谨止,品德、辞令、仪态、女工都该学…”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施夷光摆摆手打断施母的絮絮叨叨,这当真是亲妈。说着施夷光往房檐底下走去:“明儿一早我就去季夫子家上学。”

清晨的太阳温煦着,不约片刻便渐渐热了起来。

施夷光走到房檐底下,躲在阴影里。不踢腿,那她压腿总行了吧。

她站在房檐底下,屈着腿左右压着,看着院子里扫完地开始染纱的施母,与挑着粪桶不是走过的施父。

边压着腿,边发着呆。

二十一世纪吧,仿佛有很多人梦寐以求这样的际遇。希望能穿越到古代,领略古人的风情韵味。可她施夷光不在这些人里头啊,那么多人可以选,怎么就偏偏把这好事放到她头上呢?

她可一点儿都不屑这际遇。

人生地不熟的,即使读过许多书,学过一些。在这无人问津的山旮旯里头,完全是无用。一无是处又一无所知。

况且……她也不聪明啊!除了会杀人,宅斗宅斗不会,宫斗宫斗也不会。要怎么活?现在的她无比羡慕那些智商爆棚的女主角,穿越之后,宫斗也好,宅斗也罢,翻手为云啪啪啪,叼翻一众人。

她一无所知,可至少知道西施这人以后是要嫁入吴皇宫的。

然后沉江,淹死。

施夷光突然没了锻炼的心情,直接瘫睡在房檐下,望着房檐上的燕子窝长叹一口浊气。

她要怎么办啊……

一躺下,带在脖子上的丝线往旁边滑了滑。

施夷光感觉到了,捏起丝线,一拉,拉到头上,盯着上面的小玉竹。

“水兮天吴,归来归来。”施夷光看着那小节竹子,喃喃念道。

话音刚落,玉竹陡然边大,便有那一个巴掌长短,上面有五个小孔。

施夷光面无表情的拿到嘴边一吹,一声悠长的笛声响起。

庭院中染着纱的施母依旧背对着卓夷葭,似乎并没有听到一旁的异样。

须臾之间,便见房檐旁边一阵袅袅白烟,烟中浮现一个人的面容,便是那白发苍苍的天吴老儿。

他先是手一挥,一层淡淡的光罩笼着两人。

“怎的呢?可是遇到了危险?”那天吴老二看着躺在地上的施夷光,眉头一挑,带着匆忙与担忧之色。

施夷光浑身像是吃了软骨散,一动也懒得动,只是眼珠子一转,盯着那天吴老儿:“就是无聊,想看看你在不在。”

天吴一听,愣了愣,整个脸都黑了下来。看着施夷光,抿着嘴,粗喘着气,最后翻了个白眼:“脑子有病。”而后手一挥,消失在天地之间。

槐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