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大人的宠妻纪事

第12章 离开

时间荏苒,几天过去了,周末又来临。周六晚上,张澎带着陈灵来敲林苜溪的门,说道:“溪溪,这是我们的喜糖!”林苜溪惊喜的将两人迎进来,笑道:“恭喜恭喜啊!来,进来坐一会儿吧!”

“不用啦,我们……”张澎还未来得及说就看见吴睿煜从林苜溪身后走出来,他接上话,道,“吴睿煜,正好你在溪溪家呀,这个是我们的喜糖,我们就不多走一趟了。嘿嘿嘿,话说你们俩这是在一起了?”

吴睿煜接过喜糖,不曾言语,林苜溪迅速回道:“没有没有,他不过是来我家吃顿饭。”

“溪溪,我们以前经常蹭你家的饭,这回我们呢,也想请你吃顿饭,还有这位吴先生,就当是为我们结婚庆祝一下。”陈灵温婉笑道,“如果可以的话,这周一晚上我们俩就在凡达酒店等你们!本来还想请刘奶奶一起的,不过刘奶奶跟小区里的张奶奶一块儿出去玩了。”

“这饭当然要吃的,不过就不去酒店了,就在你家吃吧!我也想尝尝你的手艺呀!不准拒绝哦!”林苜溪俏皮回道。

“我都可以!”吴睿煜道。

张澎跟陈灵对视一眼,也不说别的话了,就这样谈妥了。随后四人聊聊别的,张澎跟陈灵便回家了,吴睿煜也紧接着回去了。

新的一天又到来了。林苜溪没有约吴睿煜出去玩,上周已经逃课了,这周的课必须得要去了。

上午上完课后,林苜溪一个人找了家店吃午饭,而宋思韵跟王娅沁则跟她们男朋友们一块儿去吃午饭了。午饭过后,林苜溪回到店里,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趴着睡了一觉,醒过来后,撑着下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大事,然后突然站起来,笑嘻嘻地直接进入糕点房。

糕点房内,赵迎和新招来的学徒谢澜两人一个打着奶油,一个烤着面包,两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眼神中透着疑惑地瞅着正在一边哼着歌,一边做着维也纳巧克力杏仁蛋糕,整个人浑身上下透着喜悦气息的林苜溪。

赵迎开口笑问道:“师傅,你最近好像都很开心啊!这是有什么大喜事吗?”

“对呀,师傅,以往见你都是温温和和,不见有过大的情绪波动,最近,整个人喜地仿佛这奶油一般甜腻腻的,是不是跟那个每天晚上来接师傅回家的高冷帅哥有关呀?师傅,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也说给我们听听吧。”谢澜接口道。

“嗯,没什么呀,嘻嘻嘻……我就是开心开心,希望做出来的甜品,能让人也感受到我的快乐。”说罢,接着哼着歌,乐呵呵地做着蛋糕。赵迎与谢澜相对一望,明白师傅这是不想告诉大家呢。只见林苜溪将蛋糕做好,然后包装的十分精细,仿佛在对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正好包装完毕,一声大呼传来:“溪溪,你今天咋进来做蛋糕啦?还包的这么认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送情郎呢!”宋思韵一蹦哒进来,双手撑着桌板歪头笑道。

“胡说什么呀!这是给客人的,今天我心情好,喜欢认认真真包啦。”林苜溪掩饰着羞涩,反嘴回道,“你吃完饭怎么不多跟你家竹马呆会儿,来的这么早?沁沁跟我发消息说她去新店了,你要不要先过去去A大那边找她?我忙完了就过来跟你们会合,到时候我们去A大美食街吃点东西吧。”说完,便将那份蛋糕妥当地放入冰箱当中。

“不早了,你还要忙什么呀?不是有迎迎她们在吗?你跟我一块儿走呗!”

“我这两天手痒,想做一些甜品,你就先走啦,快去吧!一会儿见!”林苜溪放好蛋糕后,轻推了一下宋思韵,示意她先去。

“好吧,好吧,听说A大今晚有元旦晚会呢,咱们到时候也去凑凑热闹呗!”

“好!”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过来啊!也不晓得你今天怎么这么积极兴奋,这蛋糕去那边不也可以做嘛!”

“好了,我习惯了这里啦,你就别念念叨叨的啦,快去吧~我亲爱的宋宋。”

送走宋思韵,林苜溪便歇了手,掏出纸张写了写,过了一会儿后,糕点房外传来呼唤“同城快递,谁要寄快递?”

“来了!”林苜溪笑着把蛋糕跟刚刚写的纸张拿出去寄了。

赵迎有些疑惑地向已经走进糕点房的林苜溪询问:“师父,你给谁寄的蛋糕呢?”

“嗯?嘻嘻嘻……给我一个朋友寄的。好了,我要走了,你们好好工作哦!”林苜溪笑眯着眼鼓励道。

说罢,林苜溪迈着轻快的步子拿上包,骑上小电驴走了。

“哈喽,宋宋,沁沁。我来了!”

“溪溪姐,你来了!”走进店,店内人员笑着打着招呼道。

林苜溪亲和地回应着道:“嗯嗯,今天生意还可以吗?对了,给我来一杯苹果汁,谢谢啦!”

“来来来,过来坐。”宋宋从角落的位置上走过来,轻声招呼道。

待林苜溪和宋思韵坐下后,王娅沁双手撑着下巴道:“溪溪,最近和吴教练怎么样呀?”

“对呀,有没有拿下吴教练呢?最近看你都是喜滋滋的哦!”

林苜溪脸微红,喝着苹果汁,嘿嘿地傻笑一声,摸了摸耳朵,道:“没有,不过相处还好!”

“还没有呀,要不要我们给你支个招儿?”宋思韵眯着眼邪笑着。

“嗯,不用不用……”林苜溪低着头垂眸继续喝着苹果汁,摸着耳朵垂。

王娅沁一个眼神示意宋思韵含蓄点,然后微笑着开口道:“溪溪,你每天早上跟吴教练一起锻炼,有没有点效果啊?”

“啊,嗯,有些的,现在上完课我身体都不会有那么难受了。”

“额,嗯,这个看得出来!吴教练帮了你这么多,要不要给他准备一些谢礼呢?”

“我今天给他寄了个蛋糕作为谢礼!”

“蛋糕?他喜欢吃甜食呀!”

“嗯嗯,早餐我给他做甜粥的时候,他吃的格外多,而且他也会时不时来店里买蛋糕吃!”

“真是想不到啊!吴教练那么冰冷的人竟然爱吃甜食,好反差萌哦!”宋思韵插嘴道。

“嗯,不错!不错!确实进展地不错!”王娅沁满意地笑道。

“额,你套我话!沁沁!!!你变了!”林苜溪由怒转可怜,眨巴眼指控道。

王娅沁伸长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笑道:“我这是关心你!”

“对呀,对呀!宝贝儿,来,喝点苹果汁儿!”宋思韵一手拿下王娅沁的手,一手把苹果汁端起放到林苜溪嘴边,道。

“你们……”林苜溪略有些哭笑不得,接过苹果汁道,“好了,好了!我知道哒!”三个人聚在一块儿说说笑笑。

王娅沁看了看手表,道:“我们去美食街转转吃个晚饭吧!”

“吃完晚饭,我们去看看我们工商学院的元旦晚会呗!”宋思韵提议道。

“嗯嗯,好!我想吃张大姐家的麻辣香锅!我们去吃那个吧?”林苜溪兴奋道。

“可以啊!他们家配套的梅子汤是我的最爱啊!”宋思韵附和道。

“可以,那出发吧!”

三人一同骑着门口街道边的共享单车到了A大侧门内旁边的停放处,然后徒步出了侧门,直奔拐角处的麻辣香锅店。一进门,三人选好菜付了账,选了个二楼靠窗的位置坐好,等着饭菜好。

林苜溪刷刷手机,觉得无聊,撑着下巴望着窗外来来往往、朝气蓬勃的大学生们,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从麻辣香锅店门口走过,她视线一直跟着他,直到看不见为止,内心不由得疑惑,他怎么来这里了呢?

“诶,吴教练怎么也来这边啦?”宋思韵在瞅见林苜溪一直盯着外头看时,也探脸向外看去,惊讶道,“真是缘分呐!溪溪,你说是不是呢!要不要叫他一起过来?”

“不用了吧!他都走远了!”

“饭来啦!快吃吧!”王娅沁从服务员手中接过饭菜道。

吃过这一段火辣火辣的香锅后,三人便晃悠悠地进了A大,前往工商学院建筑前的大广场,这是工商学院举办活动惯常使用地。

到达时,元旦晚会已经开始了,三个人就站在台阶最高处,最外围,看着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正表演的节目。

而另一边,吴睿煜按照信上所指来到赣湘楼,跟服务员报上桌号后,服务员便将他领到那个饭店角落靠窗的位置,位置上正坐着一个头发花白、身穿深褐色毛衣、约为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座椅靠背上披着一件黑色棉袄,此刻正背对着吴睿煜。吴睿煜走到那人面前位置坐下,打招呼道:“任教授,你好!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任天达从菜单中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吴睿煜,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开口道:“没有,是我来早了,我也刚到!你看看你要吃什么?”

“您点吧!”

“那行吧!那就来这三个菜吧!服务员!”任天达指着菜单上的水煮鱼,辣椒炒肉,干锅白菜对着立在一旁的服务员说道,“再来一瓶酒!”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拿上菜单便走了,过了一会儿先送过来了一瓶酒。

两个人只是在相互打量着对方,谁都不曾先开口,直到饭菜都上了桌。吴睿煜率先打破沉默,给任天达倒上一杯酒,开口道:“任教授,很高兴认识您!我想我直接跟您说我的目的吧!”吴睿煜停了一下,看了眼任天达,见他接过酒杯,放在身前,右手夹着菜吃。

“我听说您一直对研究时空穿梭机有兴趣,并且在这方面研究颇多,而我恰好也对这个很感兴趣!所以想跟在您身边学习一番。”

“你现在是个跆拳道教练?”任天达没有对吴睿煜那番话表示任何意见,而是先问起了他的一些情况。

“是的!”吴睿煜有问有答。

“为何当初不走学术研究路线呢?又为何要这个时间点来找我学习呢?”

“因为考不上。因为近来才学习到您的论文,希望可以跟您学习一番。”

“吃饭,这几个菜是我很喜欢吃的,也只有这家店做的比较像我曾经吃过那顿美味!人生在世,能吃到自己喜欢吃的也不算枉来一场!”任天达突然招呼道。

吴睿煜拿起筷子,点点头!内心觉得不如林苜溪做的好吃!开口道:“鱼肉和菠菜入味不足,辣椒炒肉配料加的过多失去了食材原有的味道!”

“嗯!嗯!没错,你对吃的原来也这么有研究啊!”

“没有,不过是吃过比这个更好吃的!这才有了对比!”

“是啊,有了对比才更会珍惜曾经拥有过的!”任天达一边回味着一边回道,“其实刚见到你时,我有些惊讶,没想到能写出那样的文章的你竟然这么年轻!”

吴睿煜客气回道:“任教授,过奖了!”

之后,两人都不曾再说过任何一句话,而是碰碰杯,吃着饭。吴睿煜知道任天达还在思考着他的提议。待到酒足饭饱之后,任天达擦了擦嘴,问道:“如果你能够放弃你现在的一切的话,后天早上七点半就来A大南门口等我!我相信你会是我的好助手,我也不去细究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谢谢,任教授!”吴睿煜认真回道。之后,两人告别分开了。

冬天的夜晚,冷风嗖嗖,在寒风中,看完元旦晚会,此刻有点小嗨的林苜溪三人,相互依偎着,嘻嘻闹闹地出了校门,回了店。

“呼,还是屋里头暖和啊!我也是不懂了,我们学院为什么不去大礼堂办元旦晚会呢!呼,冷啊!”宋思韵搓着脸小小的抱怨道。

林苜溪一走进店内,就看见正在前台付账的吴睿煜,她兴奋地走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背,笑道:“吴睿煜,你真的来这里了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人!你是来买甜品的呀,敏敏,给他打个五折优惠!”

吴睿煜转身见是林苜溪,轻轻的点头示好,然后放下全额现金。

“诶,你现在是要回家了吗?”林苜溪一时手快问道。

吴睿煜点点头,道:“我等你!”说罢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嗯嗯!”林苜溪微笑道,心里默默地想着,今天他怎么怪怪地。林苜溪迅速进入糕点房,拿上包,跟正站在一旁看着事情发展而不曾发出任何声音的宋思韵、王娅沁开心的道别,然后就走到吴睿煜面前,说道:“吴睿煜,我们走吧!我们骑我的小电驴回去吧!”

“嗯!”吴睿煜睁开那双黑漆漆的葡萄眼,轻声回应道。然后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很顺利地找到林苜溪那辆小电驴,伸手要来钥匙,将车推出停放处。林苜溪待他弄好后,很熟练地跨上小电驴,一双白嫩修长的手轻轻捏着吴睿煜腰侧的呢子大衣。

“看这架势,他俩很熟悉啊!可以期待一下溪溪拿下这位冰冷大帅哥!”宋思韵一手放在王娅沁的肩上,一只脚微曲着,重心放在另一只脚上,吊儿郎当地说道。

“这帅哥就是真的太冷了!”王娅沁双手抱胸幽幽地说。

冬日的夜晚,冷风嗖嗖。林苜溪缩在吴睿煜后面,道:

“吴睿煜,你今天有收到我送你的蛋糕嘛?你喜欢吃吗?嗯……”

林苜溪等了一会儿,仍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便伸直背,把头凑近,想瞧一瞧吴睿煜的表情,但刚凑到吴睿煜的肩膀旁,吴睿煜突然急刹车停在路边,眼神中有些神伤。林苜溪一个惯性,下巴磕在了吴睿煜肩膀上,疼得痛呼一声,半抱怨半委屈地揉着下巴,道:

“吴睿煜,你干吗停下来?你今天有点不对劲诶!”

吴睿煜转过头,一双葡萄眼还带着伤感,满含歉意道:

“抱歉,我刚在想事情!”说着,伸手拨开林苜溪正在揉下巴的手,仔细看了看已经发红了的下巴,轻轻捏了捏,揉了揉,“很痛?”

林苜溪一双丹凤眼,直直地盯着吴睿煜,微红着脸,头偏向一边,轻声道:

“不痛了,我们回家吧!”

吴睿煜定定瞧了瞧林苜溪,确定她确实没事后,重新发动上路!

一路上,两人安安静静,路灯借两人及电动车的影子,忽长忽短地弹奏着无声而美好的音乐。

刚进小区门,门卫王大叔便叫住吴睿煜:“吴先生,这里有你的包裹!”

吴睿煜在门卫室窗口停下,林苜溪一手率先接过包裹,暗道,该不会这就是我那个蛋糕吧!这个时候才收到,不知道会不会化了。她笑着说:“我拿着吧,你还要骑车。”

吴睿煜微微点点头,向王大叔道了声谢。

王大叔笑嘻嘻地说:“林小姐跟吴先生两人真的是郎才女貌啊!不知道啥时候可以吃到你俩的喜糖呢!林小姐,吴先生可比你上一个男朋友看着靠谱。”

林苜溪脸刷的红透了,开口道:“没有,大叔,你误会了……”

“我们先走了,大叔!”吴睿煜同时开口道。林苜溪满腔的话都咽回到肚子里。

电梯里,两人并排站着,林苜溪思考再三,认为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吴睿煜,大叔是开玩笑的。”

“我知道!”吴睿煜不止一次看到过王大叔打趣小区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嗯?嗯。”

一阵无言过后,林苜溪再次开口道:

“你今天怎么会去A大附近呢?”

“找个人。”

“谁啊?”

吴睿煜沉默片刻,思考着该怎么回答。

“算了,我也不关心这个,嘻嘻……到咯!嗯,东西拿好啦!我们明天早上见咯,到时候记得告诉我味道咋样哈!”

“任天达。”吴睿煜接过包裹回道,“什么味道?”

“哦哦……这个味道呢,嘻嘻……你回去就知道啦!”林苜溪总觉得任天达这名字似曾相识,仿佛在哪听过。

“林苜溪,”吴睿煜叫住要回去的林苜溪,看着她,嘴唇蠕动了许久,眼神低垂,最终开口道,“我后天要离开这里了!明天我会去辞掉工作。”

“额……为什么?”林苜溪被这突如其来消息吓着了。

“我有我需要去做的事情!晚安。”吴睿煜深深看了几眼眼前的林苜溪,他想,如果自己可以顺利回去的话,应该会很想念她吧!

香菇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