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婚礼:呆萌女神吃定你

世纪婚礼:呆萌女神吃定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只要你开口我愿意给你全世界

陆可可这两天可谓是承包了各种娱乐头条,先是与周亦舟秘密约会被狗仔抓拍,没过几天又是签约参演《汴京秘史》新闻发布会。外界一致认为,这轮番举动已经说明,周亦舟与陆可可的恋情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尽管双方当事人都没有正面回应过。

对于这件事最高兴的就是万玲了,没想到这陆可可失忆反而是走了狗屎运,钓上周亦舟这个金龟婿了。单是这《汴京秘史》的片酬就高达5000万,更别说现在每天都接到手软的片约和广告代言了。

只是这些慢慢的通告和片约苦了林木瑾,因为要应对这些,万玲对她进行了更加严格的魔鬼训练。林木瑾每天就像木偶一样,被万玲牵着鼻子走。她感到痛苦万分,但是有没有办法。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大概就是每天晚上和弟弟聊天,听弟弟讲陆可可以前的事情,教她用手机、电脑等时兴的玩意儿。

林木瑾才知道陆可可原来也挺不容易的。陆家原本一家都住在上海,陆爸爸在陆可可12岁的时候就出了车祸,双腿截止。陆妈妈那个时候又下岗了,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很辛苦。16岁的时候,陆可可一次在周末兼职做饮料推销员的时候遇见了万玲。没过多久,陆爸爸就被诊断出患有肝癌。走投无路的陆可可就尝试着给那个问她想不想当明星的万玲打了个电话,那时候她已经顾不上考虑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是不是骗子,就算是骗子只要能让她赚到钱给爸爸治病,她也不在乎。

就这样,万玲成了陆可可的经纪人,她不但训练包装陆可可,还为陆可可接了2部不错的电视剧,后来陆可可就出名了,也赚了很多钱,在BJ买了别墅,给爸爸治病,供弟弟读书。

只是弟弟说,姐姐过得很辛苦,因为没有背景,也不愿意找金主,每次拍戏她都是最认真的一个,不管多危险,只要是自己能做到,绝不用替身。其实她并不喜欢娱乐圈,她一直想继续读大学。陆可可从上小学期就是一个“学霸”,门门功课都能拿到高分,尤其是对历史特别感兴趣,立志要报考考古专业。如果家里的条件允许,陆可可肯定会靠上全国最好大学的考古专业。只可惜,当了明星后的陆可可每天都忙于拍戏和通告,根本无暇顾及学业。

林木瑾不由得有些佩服陆可可了,她凭借自己的努力让家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她林木瑾在家人遇难时却无能为力,连自己也身陷囹圄。每每想到这些,林木瑾就黯然伤神起来。

然而,对于这样的后果,周亦舟是始料未及的,和陆可可一开始就只是个误会,后来请她吃饭,让她当《汴京秘史》的女主角,不过是想补偿而已。谁知道又引起了更大的风波。但对外界的种种报道,周亦舟也懒得去理会了。之前在意是怕孟瑶误会,事实上孟瑶的心里另有所属,根本不会在意这些。

孟瑶回国已经有一周时间了,这期间周亦舟没有给孟瑶打过一次电话,尽管他心里十分思念她,他还是强迫自己不去打扰她,他自以为是地打扰了她那么多年,接下来就让她去享受属于自己的幸福吧。

除了那一种让人心痛的落寞感之外,周亦舟的生活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每天在公司处理各种繁杂的事情,晚上回家陪爷爷吃饭。直到那天,他一进门看见孟瑶正坐在他家的客厅里陪爷爷聊天。

“少爷,您回来了。”顺着管家的声音,孟瑶回头看见了一脸惊讶的周亦舟。她站起身来,对周亦舟莞尔一笑:“亦舟,你回来啦。快点洗手吃饭吧,就等你了。”

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还和孟瑶出国前的时光一样,他和她,还有爷爷坐在一起吃饭,孟瑶总是很懂事地给爷爷夹菜,和爷爷聊天,只有她最懂爷爷喜欢吃什么、喜欢听什么。这几年孟瑶几乎没什么变化,只是比以前消瘦了,看上去更加成熟优雅了,可一想到那天在机场看到的场景,周亦舟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每一口饭都吃得很艰难。

孟瑶似乎察觉到了周亦舟的异样,便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了周亦舟的碗里,只有孟瑶知道,周亦舟不喜欢吃肉,除了红烧肉,因为那是他妈妈的拿手菜,“亦舟,我妈妈生病了。我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她,要不然早就来看你和爷爷了。”

原来是阿姨生病了,周亦舟心想,难怪孟瑶提前回来了,本来她应该还有半年才能毕业。但是,阿姨生病这件事孟瑶都没有告诉他,看来确实在孟瑶心里他一直是个外人,和她一起照顾孟阿姨的应该就是那天他在机场看见的那个人吧。想到这些,周亦舟心里又涌上一股胃酸,他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若有所思地回应了一声“哦。”

“你看你这孩子,你孟阿姨生病了你也不问问情况,不说去看看?”一旁的爷爷对着愣神的周亦舟说。

周亦舟这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连忙说:“哦,对。看我尽想着工作的事了,孟阿姨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明天我去看看她。”

“不用了,你这么忙的。已经出院了,在家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孟瑶笑着说,“再说,我爸爸最近不是要升市长了嘛,谨慎得很,家里都不让别人来,尤其是你们这些大老板呢”。

“这事儿我前段时间听说过,没想到这么快就成真了。梦瑶啊,替我祝贺你爸爸。”爷爷放下筷子对孟瑶说到。

“谢谢爷爷”孟瑶乖巧地笑了笑,“我爸爸还说呢,等过了公示期,请您和亦周去家里吃饭呢。”

“嗯。这几年政界的局势不稳定,谨慎些是对的。不过你爸爸这个人一向作风硬朗,不会有什么问题。当年你爸爸做县长的时候,我第一个房地产项目就是他批的,各项程序可都是让我走了一遍。哈哈”爷爷站起身来,招手示意管家过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亦舟啊,一会儿你可以带孟瑶去花园里看看我养的花儿,最近都开了,我记着孟瑶就爱花儿。”爷爷由管家搀扶着去了书房,剩下周亦舟和孟瑶四目相对。

初月如霜,花香四溢,周亦舟和孟瑶并肩走在花丛中,竟陷入了沉默。以前,只要是他们俩人在一起就好似又说不完的话,今天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

周亦舟仔细回想,以前的每次交谈好像总是他在找话题,而孟瑶大多数时候总是保持这样矜持地微笑。周亦舟心里又一阵酸楚,他一个人竟唱了这么多年的独角戏。

周亦舟与孟瑶自幼相识,从他有了懵懂的情爱意识的时候就认定孟瑶就是他的爱人,只是孟瑶生性清高,自己偏偏又是个冷淡的性子,两个人这么多年总是一个前进、一个躲闪,慢慢地两个人之间就成了默契的拉锯战。但是,他总觉得孟瑶和他之间是注定要在一起的,一切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他要继承家族的事业,孟瑶要完成她画家的艺术梦想,等到这一切都实现了,他和孟瑶的事情自然就云开月现了。这一点直到他亲眼看到她与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孟瑶的生活里并不只有他一个异性,她也有和别人在一起的可能。

见周亦舟半天不说话,孟瑶也很纳闷,“亦舟,你怎么了?看你怎么魂不守舍的,最近工作不顺利吗?”

“还好。可能是没休息好吧,最近有几个新的项目要启动。”周亦舟连忙掩饰起自己的失落。

“工作不错,那生活呢?听说,你最近恋爱了?”孟瑶俯下身,闭眼嗅着一朵鲜红的玫瑰,不经意地问到。

人面桃花相映红。月光下的孟瑶更显得娴静优雅,像一副唐代的仕女画。周亦舟看得入了迷,已经忘了孟瑶刚才的问题。

“那个陆可可还不错,挺漂亮的。”孟瑶转身,望着周亦舟十分认真地说。被孟瑶如水的目光锁定,周亦舟这才醒过神来,“我和陆可可什么关系都没有,那些都是媒体谣传的。”孟瑶怎么突然问起陆可可的事情?难道她还是有点在意的吗?

“这些女明星最喜欢像你这种又有钱又有颜值”,孟瑶深情地看了一眼周亦舟,踮起脚来用手轻轻地戳了一下周亦舟的脑袋,“关键是又单纯的钻石王小五了。亦舟,你可要小心点。你才刚接手集团几年,不要让别人利用了。”

孟瑶这是在关心自己还是在吃醋呢?周亦舟竟一时分辨不清,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孟瑶的心里起码还是有一点在意他的。

“我知道。你放心。”周亦舟鼓起勇气,和孟瑶一样假装云淡风轻地问出了让自己纠结了好几天想要问的那个问题,“那你呢?在国外生活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有遇到可以照顾你的人吗?”

孟瑶笑了笑,“这几年光顾着读书了,别的事都没有考虑。你知道,我一直想在毕业之前办场画展。再说,你天天给我打电话,我的生活你最清楚了,哪里还有别人呢?”

哪里还有别人?孟瑶这是在暗示她的心里也只有他一个人吗?周亦舟心中闪过一丝喜悦,“那,那天在机场来接你的人是谁?”

“你那天去机场了?!”孟瑶惊讶地问,难怪周亦舟这几天一直都不联系他,今天也一直神情怪怪的。

孟瑶低下头,用手拢了拢耳畔的头发,然后抬起头恢复了她一贯的微笑,“那是我舅舅家的表哥。我妈这次生病挺严重的,舅舅一家也来了。那天爸爸本来让司机来接我的,但是市上临时有个会议,表哥就来接我了。”

原来是这样!周亦舟内心豁然开朗,是自己误解了孟瑶,“那你怎么不让我来接你?你知道我有多想见你!”说完这句话,周亦舟便感到十分羞赧,这些年,他与孟瑶虽然像恋人一样相处,但从来没有说过如此直白的话,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在讨论艺术,或者孟瑶感兴趣的哲学、电影,还有两个人的生活,有时候他会想要跟孟瑶倾诉一下内心的情感,也都是很隐晦地表达,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

孟瑶听见这话也有点不好意思,她微微转身,只留给周亦舟一个模糊的侧脸,“我想之前都给你打电话说不用了。你肯定安排了别的事情,不好再打扰你。”

“瑶瑶,这些年我的心你还不知道吗?”周亦舟双手紧紧地抓着孟瑶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他不想再等了,经历了那天的一幕,让他更清楚地认识到对孟瑶的感情,他害怕有一天自己就这样永远地失去了她。

“不管在任何时候、有任何事情,只要是你的事情我肯定会立马去办。哪里还怕什么打扰。你知道的,只要你开口,全世界我都愿意给你。”说完这些话,周亦舟感到一阵轻松,既然今晚的话已经开始说了,那就索性说完。

“亦舟”孟瑶转过身,背对着周亦舟,“我知道你的心。但是我们都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多等一等。我觉得我们现在这种相处模式也很好啊。等我办完画展,我们再考虑换种相处的方式。”

周亦舟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孟瑶,“不!我一天也不能等了!我害怕别人把你从我的生活里抢走。瑶瑶,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们开始恋爱吧。从今天开始,我要你只属于我!你的梦想我去帮你实现,你的未来必须有我在。”

孟瑶瘦弱的身体深陷在周亦舟因为过分激动而不断起伏的胸膛里,周亦舟感觉到孟瑶在轻轻地颤抖,他转过身,把孟瑶拥入怀中,却发现那张可人的脸上已是满脸泪水,周亦舟慌乱了,他用手轻轻地擦拭着孟瑶脸上的泪水,低下头吻住她长长的睫毛上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不知为何,那一刻,他脑海中竟然出现那一晚在梧桐庄园那个水蓝色的背影。

桃夭夭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