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风华

第44章 袁湶的玩笑

章紫怡一直都是有心气的女孩,身上有许多人很难拥有的优点,比如吃苦,比如大气,比如追求。

她很认真的采纳了周白的意见,再一次的排练中可以看得出她的进步,不断的在调整自己的状态,展现出来的天赋简直让人吃惊。

如果说章紫怡在几年之后惊艳观众,后来惊艳整个影视圈,能成为国际章只是各种机遇造就的,这种评价未免就小看她了。

机遇或许能让她有机会与各个大导演接触,可跟大导演有接触的女演员多了去了,凭什么就她能获得青睐而一飞冲天,无数荣耀加身。

她的演技才是她立身之本,三届华表影后,两届金像影后,两届百花影后,还有金马影后、金鸡影后,更别论没获奖的各种提名,中生代的女演员能与她相提并论的根本找不出谁。

有天赋又能吃苦的人,才能抓住机会,不然只能是自哀自叹,所以才有一句话叫做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耐不住寂寞还悲叹命运不公的都是失败者,最能说明耐得住寂寞有多么重要的演员就是廖帆,勤勤恳恳的一直默默耕耘,一直到40岁才暴发,最终加冕柏林影帝。

在日益浮躁的演艺圈中,廖帆就像是一股清流,用多年的打磨才终究成就属于他的一番影史光彩。

周白除了结合自己自身对表演的感悟给章紫怡跟刘晔两个人提供对表演的建议外,在小品的编排上也给出了一些参考意见。

“小品编排的故事性一定要有,脉络发展要清晰,作品的戏剧性不能忽略也不能过火,忽略了就成了平铺直叙让人昏昏欲睡,过火就成了闹腾,你们可以按照三段式的发展来参考设计。”

刘晔跟章紫怡都认真的打磨自己的小品,参考周白的意见修改。

周白也有自己的作业要排练所以就不多管了,常妈对他的要求比其他更高,经常性的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常丽在学生当中的称呼变来变去的就那么几个,常老师、常老太、常妈,怎么称呼看场合跟情况,常妈这个称呼就是周白叫的,然后大家一下子就接受了,也都跟着喊。

周白觉得常老师跟自己老妈很像,她们都是同一个职业,性格也差不多,看上去是很温柔的人,平时讲话也是笑呵呵的,可是骨子里面隐藏的就是那种风风火火的本质,感受到常老师各种‘照顾’的周白称她为“常妈”。

排练了几遍之后,并且把不满意的地方跟秦皓商讨一番,这一次的作业基本上就定型了,剩下都是水磨工夫,要仔细打磨。

“你们啥时候排练结束?”周白在休息的空当悄悄问袁湶道,这姑娘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变化非常大,让他摸不着头脑,才决定找她聊一聊。

“干嘛?”袁湶喝了口水后问,“想请我吃宵夜?”

“有点事情想跟你聊聊。”周白擦了擦汗,这一次他的作业小品还有舞蹈,跳几遍就出了一身汗,说到吃的他忍不住吐槽道:“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光惦记着吃啊,大姐你每次吃完得跑多少步才能减下来啊。”

“我乐意,我天天从学校跑到安和桥再跑回来,以前吃点东西都要考虑会不会发胖,反正现在已经发胖了,先吃了再说。”袁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现在的袁湶跟艺考还有刚入学时候的袁湶完全不一样,以前还是瘦瘦高高的样子,现在已经变得圆润,这一个月她起码胖了十几斤。

“我们班的女生都发胖,大家压力比较大,所以化压力为吃东西的动力,这点我只能表示深深的遗憾。一个个女神都长肉了,你不知道那些暗恋着女神的家伙们是多伤心。”周白撇一撇嘴说,全班女生就没有哪个不发胖的,连苗条的章紫怡都胖了好几斤。

“怎么,你暗恋着哪个啊?你们男的就是这样,瘦的时候当女神,胖的时候就当女神经,活该你们单身。”袁湶给了周白一记卫生球,很嫌弃的说。

“我暗恋你啊,你准备感动得难以自制然后以身相许吗?放心吧,你虽然发胖了,但是我也不嫌弃你。”周白打趣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谈话也越来越随意。

“切,我才不会感动,我只会害怕,没想到连你都变得口花花了,什么时候学会了油嘴滑舌,这个是他们带坏你的还是你终于露出你的本性了?”袁湶也不以为意,跟周白斗着嘴,对她来说这是难得的放松的时间,感觉很好。

“你这问题有陷阱啊,我要是说他们带坏我的那岂不是出卖兄弟,要是说我的本性如此岂不是故意说谎?”周白摸了摸下巴,反应很快。

“那就要看你怎么选啦,快说。”袁湶笑得很开心。

“要是我说的是真心话呢?你怎么就不信我暗恋你啊?”周白问。

“才不信你,你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吧,不然给你来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她的手捏住周白的手臂威胁道。

“像我这么有骨气的人,肯定不会屈服在你的武力之下的,哎,别动手啊。事到如今,我只能如实回答了,没错,就是他们带坏我的,大人我可是大大的良民啊。”周白一开始还大义凛然,等袁湶动了动吓得赶紧交代,连节操都不要了。

“明白了,你的本性就是这样。”袁湶放开了周白,非常嫌弃的说。

“……”周白无言以对。

一番闹腾,两人都放松了不少,互看一眼然后都哈哈大笑起来,让刘晔章紫怡他们摸不着头脑,袁湶居然跟周白开着玩笑,这确实罕见的事情,甚至觉得有些惊悚。

好吧,袁湶给大家的印象就是这样,安静到沉默,有很多时候没什么表情,可能偶尔她会跟曾梨开开玩笑,其他人真没有见过。

刘晔见过唯一一次还是在艺考的时候,也就是第一次认识袁湶的时候,除此之外就没了。

最终排练室的人反复的排练到十一点多,周白与袁湶等大家都走后才认真的说起事情。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跟我聊啊,现在很晚了,明天还要出晨功呢。”走廊上还有其他的排练室的灯亮着,跟周白一起走着的袁湶问。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觉得最近你状态不对劲,走路都低着头,集体活动也不参加,平时也不跟大家聊天,今天如果不是我让田钲过来第三排练室,你也不愿意跟其他人待在一起吧。”周白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周白口中所说的,就是96班其他人眼中的袁湶,游离在集体之外,连曾梨都说最近袁湶也不找她了,就是喜欢一个人待着,跟人一起出现也都只是排练作业的时候。

“……”

袁湶沉默着,其实她很想跟周白诉说一番,只是不知道怎么说起,最终她一言不发的走着。

“……”

周白只能陪着袁湶走着,他使劲逗一逗袁湶才能看到她的笑容,其他时间这姑娘都是一言不发,就像是现在这样沉默着。

他不想追问,如果袁湶不愿意说,问了反倒是让两个人产生隔阂,平时与袁湶的相处很舒服,他也不愿意破坏这份关系。

教学楼很安静,能传出的声音也只有排练室的台词声,以及两个人默默走路的声音。

走廊跟楼梯不长,这一晚俩人都觉得这段路很漫长。

笔念苍生

作家的话
撒花庆祝,我居然能一天三章,破纪录了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