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土召唤师

第20章 蜕变

浑身青色的剑齿虎威风凛凛的出现在初级角斗场。

“给我把那头犬熊杀了!”

“嗷!”

剑齿虎锁定了犬熊,瞬间追了过去,犬熊呆愣了一下,扭头就跑!

全场瞬间安静了!

是的,一万多人的场地,刚才还沸沸扬扬的,此刻彻底安静了!

晓宝感觉身体被灌注了一股浓郁的灵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哇……!”

全场爆棚了!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眼珠子掉了一地!

“我艹,我没看错吧!”

“那个满场晃悠的家伙竟然是个召唤法师?”

“谁给我一拳,我一定是在做梦……哎呀!”

“不是做梦,是真的!”

岗楼里的祖鸿远和于浩碰了一下酒杯,一副运筹帷幄的表情。

祖鸿远眼珠转了转,那黑曜珠的眼球竟然也跟着同步转动着,“那犬熊明显就快不行了,上去再来几下就挂了,偏偏这个时候把剑齿虎召唤出来了,真是混蛋!”

于浩咧着大嘴,“这正是我想要的,只有在这一刻召唤出剑齿虎来,才能收到爆炸性的效果哦,等着发财吧!”

两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犬熊毫无悬念的被剑齿虎杀死了,这犬熊处于一级中期的级别,而剑齿虎却是实实在在的二级妖兽,而且犬熊已经精疲力竭外加浑身伤痕累累,结果可想而知。

“感情剑齿虎出来就是来吃熊胆的,这个小气鬼!”乌河在铁闸门里面微笑道。

晓宝来到房高峰的跟前,“你不是石化皮肤了么?”

房高峰疼的额头直冒汗:“一星阶段,持续时间只有十秒,升一星可以增加十秒,别说了,快去看看缪锐思死了没。”

晓宝把他横放在剑齿虎的后背坐鞍上,心念一动,剑齿虎平稳的朝铁闸门走去。

晓宝来到缪锐思的跟前蹲了下来,看见满地的鲜血,顿时皱了皱眉。

“想不到我缪锐思竟然受到你的影响,如果不去救房高峰,我也不会死了!”

晓宝抿嘴笑道:“这说明你这个家伙还良心未泯呗,什么死不死的,你会活下来的。”

缪锐思艰难的说道,“我祖爷爷偷了萨满巫金一族的金灵匕首,一辈辈传到了我的手里,可惜我不是法师,嘿嘿!”

晓宝面无表情的说道:“什么金灵匕首啊,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扶你回去!”说罢要伸手,缪锐思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发誓,当不成法师要做一个战神,可惜啊!”

缪锐思用颤抖的手从腰间拿出一个储物包,“这里有金灵匕首的地图,送给你了,切记:金灵匕首这四个字是禁忌,不要乱说,咳咳……就当是给我的安葬费吧!”他手一松,脖子处激射而出一股鲜血,倒地毙命!

晓宝被他脖子喷出的鲜血惊呆了!想不到伤势如此严重!

看着缪锐思渐渐冰冷的身子,重重的叹了口气,颤抖着将之抱起。

远处的剑齿虎把房高峰送到,见主人又抱起了一个,连忙飞奔了过来。

“五人组胜利!”

全场掌声经久不衰……

此一战,晓宝之名,轰动整个炎阳角斗场,天南地北来的人把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东部大陆的角斗士爱好者……

当然,这是后话。

去病房探望了一下受伤的房高峰、房茹楠和房广峰,晓宝无精打采的被卫兵带回了房间。

洗漱一番之后,他看了看手中缪锐思的储物包,黯然了好一阵,叹声说道:“兄弟,不管怎么样,咱们好歹也是战友一场……一路走好!”

这是一个六格的储物包,他打开一看,除了一些止血丹,另外就只有一张羊皮纸,二十个金币。

羊皮纸直接被忽略了,连同止血丹全被收进了他自己的储物包,“这么穷啊,才二十个金币,不过买一口上好的棺材倒是足够了。”

他却不知,这缪锐思时常犯错,金币早已所剩无几,上次坑害房高峰的事,更是让他直接倾家荡产。

门开了,于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你小子现在彻底出名了,赚三千金币指日可待啦,哈哈哈哈!”

小宝大喜,“太好了,那我刑满释放的时候,就可以荣归故里了,能跟我说说最近卫兰森林的事么?”

于浩摆了摆手,“那个一会再说,我先告诉你一件事,法师是不可以参加这种角斗的,也就是说,即便你可以顺畅的召唤出剑齿虎,也要装作不顺畅的样子来,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晓宝赶紧说道:“我本来就不顺畅嘛!”

于浩得意的点了点头,“现在你问吧,你想知道什么?”

“我父母和叔叔婶婶还有小虎他们,”

于浩摆了摆手,“我不知道,不过我答应你去查一查,还有没有?”

“冷妍。”

于浩深吸了一口气,“不认识!”

“额……”晓宝歪着脑袋想了想,“那元俊生你肯定也不认识了,飞龙法师你总认识吧!”

“失踪了,还有么?”

“怎么失踪的?”

“不知道,还有么?”

“还有。”

“什么?”

“我想睡觉!”

“……”

于浩翻了翻白眼就走了。

晓宝眨了眨眼睛,“飞龙法师到底出什么事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晓宝已经17岁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大男孩。

学习了一年的战神诀,他势如破足的突破了一星级别,而这一次突破是双属性突破!

但他是废柴法师,也就是说,他的法师境界将永远止步于一星。

法师的灵力和战士的灵力是有区别的,战士一次使用一点灵力攻击敌人,而法师那一点灵力却可以施展很多次法术,因为法师可以沟通天地五行之力为己用,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有了于浩的警告,他再也没有召唤剑齿虎,突破至一星战士级别之后,更不需要了,全凭实力硬憾妖兽。

他把青钢剑卖掉,换了一把青钢大剑,并不是为了纪念缪锐思,而是他觉得很适合自己,他没有拘泥于精细的剑法,选择了大开大合的打法,技能向刀那样的斩杀,又可以像剑一样挥刺。

晓宝已经名扬四海,许多人都奔着他的名气而来,但凡有他出现,那必将是人满为患。

晓宝跟另外两个人站在角斗场中央,大剑本是双手剑,此刻却被他单手高高的举起!

全场掌声雷动!

“剑齿虎!剑齿虎!剑齿虎!”

晓宝嘴角含笑,他只是对战犬熊的那一次召唤出了剑齿虎,至今还被人津津乐道,乃至于他一出现,呼声极为整齐,所呼喊的,全是剑齿虎这三个字。

十七岁的他却拥有三十八岁的智商,双目总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他左边是一星远程战士房萃涓,右边是一星防御战士房啸宏。

房啸宏面容刚毅,身材硬朗,那满头的红发极为惹眼。

主持人用大喇叭喊道:“林晓宝,房萃涓,房啸宏,三人组队,对战兽王:食髓骇鸟,开始!”

三人攻守兼备,房啸宏左盾右剑,负责防御,晓宝双手持大剑,为近战攻击,房萃涓铁木弓斜跨身后,为远程战士。

铁闸门落下,食尸骇鸟扇动几下翅膀跑了出来。

这食髓骇鸟身高一丈,是一种邪恶的鸟类。它脖颈如鹅,长着二十英寸长的巨喙,能一下击碎猎物的头骨,也能一口吞下巨鼠,大腿般粗的腿骨坚硬如铁,虎雕一般的爪子拥有惊人的抓合力。

它跟剑齿虎一样,都是妖兽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如果不是它翅膀又硬又短飞不动的话,简直就无敌了。

“豹一般的速度,铁嘴鹰一般的巨喙,虎雕一样的利爪,弱点是:前胸和后背。”

回想起这些资料,晓宝不由皱了皱眉,旋即又笑道:“只是一级中期的妖兽而已,来一次重叠斩杀?”

房啸宏甩了甩红发,“别闹了,看见那巨喙我头皮都发麻,不知道我的钢盾能挨几下呢,还重叠斩杀个大西瓜啊!”

房萃涓却微笑道:“我无所谓,来一次重叠斩杀也好,反正我是手痒的很呐!”

重叠斩杀:所谓重叠,就是战士的灵力重叠之术。

例如:把两点灵力一次性用出来,虽然消耗是双倍,但威力也是双倍。

房啸宏扬了扬眉毛:“好啊,那就把它脑袋打的西瓜开瓢!”

房萃涓轻喝道:“上!”

三人成品字型站位,急速冲了过去。

晓宝大喝一声:“食髓骇鸟最喜食人骨髓,着实可恶,杀!”

食髓骇鸟双目露出慑人的寒光,怪叫一声!拍打着犹如铁片般坚硬的翅膀冲了过来,临到近前它已经是一步五米,仰头一啄,巨喙犹如小山一般砸向房啸宏!

房啸宏一个错身闪开,身子直接旋转一百八,一个盾击打在了巨喙的一侧。

“嗖!”

“嗖!”

房萃涓两箭射出,第三箭已经瞄准,一道白光包裹住了箭矢,他脚步不停,不断的移动着,几个闪身已经来到了食髓骇鸟侧面,跟晓宝呈夹击之势,蓄势待发!

晓宝双手后摆疾驰而来,大剑被右手握着,已经通体发出耀眼的白光,他身子猛的一跃而起!

一道白色的剑光以雷霆之势轰向了食髓骇鸟的脖颈,食髓骇鸟怪叫一声,怕打着翅膀打落房萃涓之前射过来的箭矢,感觉到晓宝这一剑的不凡,它身子想要朝右边闪躲,巨大的脑袋一晃却又不动了,原来房啸宏的盾依然抵在它的右侧巨喙上。

房啸宏不但用盾抵住了它,右手的钢剑从下面朝上猛的刺了过去,剑身也是通体泛着白光!

食髓骇鸟腹背受敌,再次怪叫一声,双爪用力一蹬,那巨大的身子瞬间倒飞了起来!

“嗖!”

房萃涓的灵箭瞅准了机会激射而出,食髓骇鸟翅膀连扇,凭空又拔高了一尺堪堪躲过。

晓宝大喝一声:“盾飞!”

房啸宏的红发迎风飘扬,“真是个疯子!”连忙双手抬盾,晓宝轻轻跃起,脚尖在盾背上一点,房啸宏双臂肌肉乍起,猛的一扬,晓宝借势一飞冲天,冲着食髓骇鸟必落之点飞去!

食髓骇鸟翅膀连扇,却还是坠落下来,再次怪叫一声,脖颈后仰,巨喙猛的朝晓宝啄了下去!

晓宝双手握剑,剑身陡然又泛起白光,而且这白光比之前暴涨了不止一倍!

“二十倍战力!”

“咔擦!”

巨喙竟然直接被劈裂开!

食髓骇鸟的脑袋直接被劈成了两半,而且还是从他引以为傲的巨喙位置劈开的!

“哇……!”

全场观众都疯了!

所有男人全都紧握双拳站起来咆哮着,喊的脖子青筋鼓起!

有的女人把外衣都扯烂掉了,露出了性感的小肚兜……

无论男女全都忘乎所以的嘶喊着、尖叫着!

这一剑,点燃全场!

食髓骇鸟的尸体坠落,晓宝抓住脖子一翻身骑了上去,待要落地时双脚一踏,食髓骇鸟的尸体加速坠地,他却轻轻一跃昂然而立,甩了甩大剑上的血,嘿嘿的傻笑。

晓宝突破一星境界是双属性突破,他拥有22点灵力,第一剑消耗掉两点灵力,第二剑直接释放20点,同等级没人有这个本事。

三人功成身退。

岗楼里,炎阳角斗场的副首领祖鸿远怔怔的望着兴奋退场的观众们,“简直是匪夷所思啊,这么快结束战斗,观众们竟然没有一句怨言!”

于浩喝了一口红酒,“名人效应呗!”

祖鸿远转过身,“你说这晓宝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二星级别啊?”

于浩哈哈大笑起来,“我看你有点不满足啦,胃口真是越来越大了哦!”

祖鸿远端过一杯红酒,跟他碰了一下,“谁会嫌钱多呢。”

于浩点点头,“再历练一下吧,话说咱们也赚了不少了,嗯,再过一年绝对没问题!”

祖鸿远轻哼了一声,“再过一年他都刑满释放了,还搞个毛啊,不如……”

于浩连忙打断,“哎哎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啊,玩阴谋给他增加刑期那我是不同意的。”

祖鸿远一拍额头,“好吧,我这是想赚钱想疯了!”

于浩嘿嘿直乐,“不过我有办法让他打完荣耀联盟赛再回去!”

PS:感谢收藏,加更一章四千大章表示感谢!

魔兽飞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