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庙堂两相厌

江湖庙堂两相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3章 与萧合奏

九歌挑眉,抱琴跟在风兮音身后弯弯绕绕了好一会儿,最后来到一座精巧八角凉亭处。

凉亭坐落在山涧前方,冬日水流缓慢,注入下方幽潭。亭檐悬挂着一块横木,夜明珠的幽光映出清隽飘逸的隶书。

‘寒山亭’

走进亭中,风兮音声色淡淡道:“九歌姑娘请坐。”

亭中只有一桌一椅,圆桌由铁黎木砌成,长椅上铺有一层狐皮,看上去很是暖和。九歌唇角上翘,也未谦虚,倾自坐下摆弄古琴。

她瞧琴身通体隐隐泛着绿光,眸光倏地一转,翻开琴身内侧来看,赫然雕刻着‘桐梓合精’四字。

九歌微讶,惊呼道:“这是司马相如的绿绮琴?”

“正是。”

风兮音冷厉的眸中划过一丝赞赏,她果然聪慧,居然一眼就能看出,想必在音律方面也有极高的造诣。

作为古筝爱好着,九歌对古代四大名琴自然有了解,触手摸着琴弦,心中有些惊叹。

这么好的琴来给自己这个没弹古琴的人练手,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了?

不过自古美女配名琴,勉强勉强。九歌姑娘自恋顷刻后,酝酿好情绪,便着手弹奏了。

右手拨弄琴弦,琴音未响,她蹙眉,再拨,依然未响…

九歌姑娘面上维持着优雅的笑容,指间加大力气,再拨……

绿绮琴终于给了点面子,发出‘叮咛‘的响声。

只是,琴音为什么如此粗噶?

名琴不是应该悦耳动听如莺啼么,九歌茫然地抬头看向风兮音。

风兮音也正在盯着她,不,准确来说,是在盯着她手下的绿绮。见她终于停手,没有再折腾琴弦时,视线才稍稍上移。

清冷若雪的俊颜带着一丝异样,厉眸中含杂了些些心疼之意。他想开口让九歌别再碰琴弦,薄唇动了动,又想起之前的约定,硬生生的将话咽了回去。

九歌姑娘能看懂他的意思,却毫无自觉,她就不信了,自己还征服不了这把破琴。

认真的思考了会,忽然的想起古琴貌似是用左手弹奏的。她心中一喜,信心倍增的用左手去拨弄……

然,九歌姑娘显然忘了,这具身体是个左撇子,且又有功夫底子,左手力气比右手要大得多……

是以导致,“咚”的一声清响,宝贵的名琴在某女辣手催弦之下,光荣的牺牲了一根…

“额,琴弦好像太脆了……”九歌一脸尴尬,眨着眼睛为自己辩解道。

风兮音瞳孔随之一缩,怔怔地望着桌前女子。

凉亭中气氛突然有些诡异。两人大眼瞪着小眼,一人骇然,一人茫然。

九歌姑娘表示很无辜,她之前弹得古筝弦都是尼龙丝制成,只要不刻意为之,哪有那么容易断。

所以,她一口咬定,是绿绮的琴弦太脆了。

“那个…”风兮音捏了捏手中的白玉箫,忍住从某女手中夺过绿绮的冲动,音色不自然道:“不如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九歌姑娘哪肯,好强的热血因子涌上来,倔强道:“我再试试。”

不待风兮音阻止,她又开始拨弦了。似乎摸着了窍门,这次绿绮发出的琴音很正常。

九歌心中为此而高兴,风兮音显然也是松了口气。

不过问题又来了,古筝少了根弦她可以用其他音弦补上去,不过这古琴的音调……怎么转换?

想着想着,不由的分了些神,左手力度没掌控住,是以,悲剧又发生了……

“锵”,拇指拨动的弦,断了。

风兮音心神一颤,视线又被拉到绿绮上…九歌吓的食指一抖,下意识举起双手。

劈中的琴弦还在剧烈颤抖,两人瞪着眼,一眨不眨地紧盯着这根细弦。

“嘣”,又是一声闷响……

凉亭静谧了会,九歌姑娘窘迫扶着额头,小心翼翼地觑向某人。

风兮音神情滞怔,清华气质终于不复存在,似是被点了穴一般,杵着没动。讷了好半晌,“姑娘琴技真…出人意料……”

九歌囧囧有神,尴尬道:“或许我不太适合弹古琴吧。”

哪是不适合,分明是不会。风兮音内心是崩溃的,眸色满是心疼,视线不离绿绮,“更深露重,姑娘还是回房歇息吧。”

仅仅几分钟,绿绮就被弄断了三根弦,早知她琴技如此…骇人,他就不该拿最心爱的琴给她练手。

神仙般的人物终于被逼下凡尘,饶是厚颜如九歌姑娘,也有点不好意思,觑了眼某人微愠的神情,讪笑道:“额,虽然弦断了,琴箫合奏不成。但你还可以鸣萧,我直接吟唱一曲吧。”

她知道风兮音对诗词歌赋的热爱,若不找个法子来弥补一下,估计他对自己的印象就要降到负数了……

风兮音淡淡看着她,眸中却明明白白的写着三个字。

你会吗?

九歌捂脸,最终在风兮音质疑的目光中,灰溜溜地走到梅花林里捡了两根梅枝,又捡了块碎石回来。

风兮音敛了敛心神,拧眉,她这是在干嘛?

九歌故作镇定的坐下,轻咳了几声,手执着梅枝敲击着铁黎木桌面,碎石,以及……只剩四根琴弦的绿绮。

厚沉的黎木声混合着闷响的石声,加以婉转的琴声,旋律却出乎意料的清新自然。

清泠似水的声音和着敲打出来的节奏悠悠响起。

“今夕是何夕/晚风过花庭/飘零/予人乐后飘零;故地是何地/死生不复回/热血/风干在旧恨里……”

“衣锦夜行/当一生尘埃落定;飞鸽来急/那落款沾染血迹;夜半嘱小徒复信/言师已故去/星云沉默江湖里……”

听着安静的旋律,风兮音执箫的玉指微动,眸光轻闪,转目看向亭中淡然女子,不自觉地陷入了回忆,耳畔犹响起一声遥远的暴怒。

“风兮音,是你害死了师傅!”

“若不是你爱多管闲事,那些人怎么会找到琅琊谷,师傅怎么会死?”

“你对得起师傅的养育之恩吗?忘恩负义之徒……你该死……”

记忆深处的怒吼声反复回荡,风兮音紧握长箫的五指微微颤抖,极力忍耐着什么……

九歌低着头,并未发现身边之人的异常,继续清幽吟唱道:“孤雁飞去/红颜来相许/待到酒清醒/她无影/原来是梦里;恩怨散去/刀剑已归隐/敬属梅花雨/寒山亭/我独饮。”

清泠的声音将风兮音拉回现实,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凝聚在缓缓张合的粉唇上。凉风习习,女子略微凌乱的青丝随风浅扬,空灵飘逸,像是一阵随时会消散清风,无法捕捉。

风兮音呼吸微顿,清浅转身,如惊鸿般飞出八角凉亭。

九歌闻声抬头,风兮音已飘然落在山涧前大石上,吹起了她刚唱起的旋律……

箫声沉缓,寂寥。

皎白的光晕中,雪色衣袂被山风吹得猎猎作响,披散的墨发在空中飞舞,整个人似乎已融于山水之间。

九歌盈亮的眸子流溢出琉璃色,和着风兮音的节奏重新敲击拍打。

“今夕是何夕/晚风过花庭/飘零……”

弄墨砚浅

作家的话
注:歌曲选择许嵩的《江湖》,最后一句歌曲改写了,原句“敬属江上雨,寒舟里,我独饮。”
引用歌词字数总共有167字,所以本章也就多发了200字。
这里申明一下,古筝和古琴虽都是弹拨乐器,但演奏方式全然不同。
其实砚浅也学过古筝,造诣虽不高,但弹一首歌还是可以的。
曾经试着去弹过古琴…最后结果跟九歌一样,闹了场笑话o(╯□╰)o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