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士

第24章 我在明朝蹲大牢

县衙门前乱做一团,呼爹叫娘声、惨叫声、差役的打骂声交织在一起场面真是壮观。

林云轩打发左媚儿带着淑儿回家报喜给二老爹娘,自己溜溜达达的去县学拜访一下贾辅仁。这以后就要在人家手下混了,应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带点礼物礼节性的拜访一下这还是很有必要的,虽然说有朱尔文这层关系,可是礼多人不怪不是嘛,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自己表现的上路子一些,以后相处也方便不是。

三班都头向伟一个扫堂腿将一个手持折扇的学子打翻在地,用铁链驷马倒攒蹄捆个结实。

“轻点,轻点哟!向都头您不认识我我可是认识您的,我爹是张文,绍康酒庄的大掌柜。”这小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挑事儿的张姓学子叫张礼,这小子从小就不爱读书,傻了吧唧的有点缺心眼。他老爹没少揍他,可是这位爷记吃不记打,完全没当回事。长大以后更是风流成性,仗着家里有点钱经常出入风月场所,花钱如流水一般,身边聚集了一些马屁谄媚之徒。

“你爹是张文?张文是谁?老子不认识。”说着在这小子身上又踹了两脚骂道:“呸~!别说你爹是一个酒庄的大掌柜,就是你爹是东家也不行,冲击县衙对抗朝廷这是谋反大罪,是要抄家砍头的大罪。”

啥!~?对抗朝廷?还抄家砍头?这下好像有点搞大条了,不过老爹可是认识县太爷的他不会看着自己独生子不管的,他一定会救自己出去的。不过这次就算出来老爹还不得扒了自己的皮啊,三个月禁足是少不了了,可是眠月楼的樱桃姑娘想我了怎么办啊?这他妈的都是瘦猴这小子挑事儿。回头一定收拾这家伙。

都到这地步了这小子还想着这事儿!不可谓不是奇葩一朵呀!~

林云轩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禁摇摇头,一帮傻叉......

要想去县学这条街道是必经之路,等等吧权当看戏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后世人被讹诈怕了的典型反应。

远处忽然人喊马嘶过来一队官兵,呼啦一下把街道两头给封锁了,一个个弓上弦刀出鞘严阵以待。

都头向伟一看援兵到了,带队的正是自己堂兄向琦。明朝的军制有两种,一卫所制,一营哨制。卫所制是在全国军事要地设立卫所驻军,一卫有5600人,其下有千户所、百户所、总旗、小旗等单位,各卫所隶属于武军都督府,亦隶属于兵部,有事从征调发,无事归还卫所。军队来源为世袭的军户,由每户派一人为正丁至卫所当兵,军人在卫所中轮流戍守以及屯田,屯田所得供给军队及将官等所需。

营哨制也就是募兵制,跟卫所制最大的区别就是这些兵丁非军籍,而是民籍非世袭的。营哨兵是真正的战兵,不承担屯田这些杂事儿,一心为战事准备。军饷供应皆有中央财政划拨,饷银也是较卫所兵高出不少。

而且两者职责不同,卫所负责当地的驻守、治安,而营哨兵则是战场的奇兵战斗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向琦正是驻军的千户,今日接到县太爷李光明的请求,况且这治安也是自己职责所在,一旦有暴民趁机作乱扰乱治安,自己也是职责难逃的。所以一接报是立马点齐卫下所有兵丁前来支援。

向伟和向琦在交谈着什么。向琦今年三十多岁,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下巴上微微的黑须更显得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身穿正五品武官熊补服,并未穿甲胄,因为他也知道这非战事而是寻常治安事件,又不是外敌入侵没有必要。

向琦大手一挥统统抓起来,如有反抗格杀勿论。这一声暴喝,在场所有人都听的真真的,犹如黄钟大吕震荡耳旁。这帮文人士子跟差役或许还能聒噪纠缠一下,可是面对卫所军可就真不敢了,这帮虎狼兵可不管你爹是谁,稍有反抗者是一顿刀鞘乱抽,打的是鼻青脸肿筋断骨折。当兵的一下手顿时空气为之一滞,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被捆绑带走。

林云轩看着眼前的两个兵丁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事儿啊,自己还真不是闹事的,只是路过而已。但是当兵的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抹肩头拢二臂捆了个结结实实。边捆边还说到:“你这小屁孩不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跟着裹什么乱啊。”

“两位军爷,小子只是路过,要去县学拜访贾教谕,真的只是路过。”

“别废话,在废话给你小子紧紧皮,老实呆着等查明之后自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说着拉起来就走。

向琦翻身下马听着手下小旗的禀报:“刚有两个人,看伸手不是一般人,打到了两个兵丁跃墙逃走。”

向琦沉思了一会儿:“先不管了,就算是想趁机浑水摸鱼的暴民也无碍,你们留下一个百户队,严加巡逻不得有误,其他的先把人押回军营,这县衙的大牢已经满了,塞都塞不下了。”

向琦转身叫上向伟去县衙见知县李光明自是不提。小旗姜庆领命带着林云轩一行浩浩荡荡押向卫所。

怀南是江南重镇了,水陆交通发达,一向是商贾云集之地,治安向来还是比较好的,可是如今这事儿惊动了整个怀南县的百姓。

我去,官兵都出动了,难道有人谋反,否则官兵怎会出面镇压?不过看着不像啊,怎么被捆的这些人都是穿着长衫的士子?咦!那不是绍康酒庄的公子张礼吗?这小子平时欺男霸女坏事做尽,捆的好,把狗日的杀头才好呢。百姓议论纷纷。

我说兄弟这是怎么了,怎么连小孩都抓起来了啊,这不是胡来吗?一个小孩能有什么危害性,这帮**做事也太缺德了,我看这下子这帮**要发财了,要想出来这小孩家里人不会少被讹诈钱财,不信你等着瞧。

别这样说,你看那小孩的穿着打扮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说不定人家有后台说句话就给放出来了呢。

别扯淡了,有后台能五花大绑?捆的时候一亮身份谁还敢,还是没后台,我分析的对不兄弟,等着瞧热闹吧。

此时躲在人群中的两个大汗相互看了一眼,一个肤色偏黑的大汉摇了摇头……

无需汗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