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青春0a

叶子青春0a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4章 凋零(七十六)三

远处的桥梁,那盘根错节有如腾空飞起的桥段在远方盘旋着,那四通八达的公路飞驰着一辆辆喷着尾气的汽车还有公共汽车,我与惠佳依然走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迎着远处的风光还有那些闪着光亮的金字招牌,我隐约已能够就到了那地王大厦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但到我们想去的地方华强北好似还摇摇无期,我琢磨着我们是否已经迷路了,因为这对我来说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但凭着我对于记忆的行走路线还有那地王大厦的指引,我好似又没有走错,我想要去坐车,但惠佳这种时候却有着我以前那种时候的那种思想,她说道:“不用了,我们就这样一直走吧!走到哪算哪。”我感觉她就是那种我非常想要很是期盼的女孩,不管是当初的那种时候还是此时,我感觉着我们此时的角色好像有些许的调换,仿佛我以不怎么想走,仿佛我也已经怕饿肚子,而她这会儿却以有我那种时候的走到哪算哪,反正都是在这所城市,反正都是在这一片繁华的街道里,我们俩人就这样子安安静静地走着,走过了天桥,走过了马路,走过了好多条街道,走过了两处地铁口,在那地铁口下面的通道上,我们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我们不想坐地铁,因为我们就想这样子走着,那人群,那一路上两边摆放着一大堆的小商品,那一排排的小商贩在那里悠闲地玩着手机或者摆弄着玩具,我看着好些的人围在一处买金鱼的小商贩那里捞金鱼,也看到好些人在那些卖玩具的地方摆弄着什么东西,我们在人来人往中走出了地铁口,那地铁口上面的阳光还有热度包围着我们,夹杂着汽车的尾气还有那公路上所升腾上来的热量,我看着惠佳的脸此时都已经大汗淋漓了,那汗水沾湿了头发,沾湿了她身上的衣服,我看着她,我笑笑,我好喜欢此时的她,虽然说其他时候还有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喜欢她,但都仿佛没有像现在这种喜欢那么地特殊,好似她的坚强还有毅力感染着我,我以不想让她坐车,虽然说这显然很是残忍,也不知这样子对待一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所应有的态度,但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调和还有抉择,我只能这样子成全她,而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种行走的过程中怎么去关心她。我们依然沿着我们感觉的路走着,当然这所谓的我们的感觉也不过就是以我所感觉的路线走着,那满城的阳光依旧抛洒,但我们在背阳的地方还有树荫的地方也还是能免去些太阳的热量,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看着那城里的高楼,大厦,走进商店蹭一下空调,然后买过水后便又出来重新走在炎热的大街上,此时的我早已经看到大多的女孩子都乘着一把伞,但惠佳却没有,所以我问她:“惠佳,你有伞吗?”“没有啊!”她答着。“你是今天忘记带了吗?”我半开玩笑地笑着说。“不是啊!”她笑道,那表情很自然。“那你是没料到今天会有这么热的太阳。”我说道。“是啊!今天是挺热的。”她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楼层说道。“要不要买把伞啊!这样子你会被晒黑的。”我看着她,感觉她在阳光底下行走有种被晒得红红的感觉。“不要。”她摇着头说道。我感觉自己有点傻了,其实我应该提前或者早就应该意识到了这点,而且我也应该不用叫她而是先把一把伞先偷偷地买好,这样子在这会儿就可以为她撑上一把伞为她挡去阳光而不是在这会儿问她说“要不要买一把伞”,这显然已经是为时已晚的事情了。我看着她,感觉自己当真傻得可以完全不懂得女孩子在想着什么,也完全不懂得关心体谅人家,好像自己仍是在有意无意的践行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自我个人的想法,而仿佛仍然没有想到过人家。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很不称职的人,或者自己认为可以的话,也可说自己是一个很不称职的男朋友,我看着她依然在路上走着,脸上的笑容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虽然说一种显而易见的疲劳之感在她那里,但她那种活泼仿佛却更加地体现出来了,她看着眼前我们所到的地方,人群,街景,车辆,还有那无限的城市风光,繁荣,吵杂,热闹,她一边看着,一边露出了笑容,我们在这所即熟悉却又陌生的城市走着,就这样子仿佛走了有一个半钟,我感觉她应该要休息一下了,所以我们走到了一处公园里面,我们在林荫道里面走着,走到了一处凉亭边,我们到里面坐着,我们想在那里休息一会儿,看着眼前的公园,跟前的树木还有人儿,听着外面公路上喇叭的声音,我看着她的汗水已经开始收住了,但那汗珠却还仍有几滴在她的脸上滑落着,我看着她,我笑着,而她也看着我,她也笑着。“有没有走过这么久的路。”我问她。“嗯…有吧!”她思索着。“累吗?”我问她。“不累。”她摇晃着,好像还很有底气的说着,我笑着看着她,看着她脸上的汗水还在流着。“惠佳。”我叫她。她看了看我,“怎么了。”她说道。“我能不能……”我说着,仿佛没有多少底气。她还是看着我,“怎么了。”她还是笑着说。我盯着她,我想对她说些什么,但突然间却仿佛没有了底气,我突然笑着,然后转回了头,我头微微地低着。时间显然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往来的人儿也偶尔从我们旁边走过,微风还是会偶尔吹拂了过来,那鸟鸣声,蝉鸣声,那广播里的声音在此处仍能够听到着,仿佛我们还依旧置身于莲花山里面的亭子那会儿,我听着此时公园里的声音,再听着公园外面那依然在响鸣着的喇叭声,我抬起头来看着此时的公园,鸟语花香中,青葱碧绿中,人来人往中,我再转回头去看着此时的惠佳,只见她此时正安安静静地坐着,眼睛看着前方,嘴上有那种我熟悉的笑容,只不过这会儿显得比较深了一点。我看了一会儿她,然后又转回头来看着眼前的风景,此时的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五点多了,我掏出了手机看着,我感觉着天色已经开始变样,时间也显得好像紧迫了起来,我再回过头去看着惠佳,我叫她,她回过头来看着我,眼睛闪动着,微微笑着没有说话。我笑着,也没有说话。“怎么了。”她还是问我。“已经快五点了。”我笑着对她说。“快五点了吗?”她仿佛有一点点的惊讶。“是啊!”我笑着。“我还以为才四点多呢!”她说着。“我也以为才四点多,一看时间才知道快五点了。”我这会儿才感觉到什么叫时光匆匆,什么就不知不觉。“那我们现在还去华强北吗?”她问带我。“你想去吗?”我问她。“嗯…还要多久才能到呀!我们好像走了很久了。”她说道。“嗯……”我思索着,感觉我们真的走了很久了,而且想我当时那会儿好像并没有走那么久,好像很轻易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赛格广场,然后这会儿不知为什么连个华强北的路标都没看到,难道我真的是迷路了吗?这怎么可能!……好吧!我想我是真的走错路了,我是真的迷路了。我笑着,她看着我,有点莫名其妙。“难道我走错路了。”我还是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她看着我,笑着。我看着她,我也笑着,感觉有点儿不好意思。“那怎么办。”她笑着说。“那你想不想去啊!想去的话,应该能找到。”我刻意在‘应该’这个词汇加重了语气。她又笑。然后我也跟着她也笑。“那随便你咯!看你能带我到哪里咯!”她笑着说。“好吧!那我们就出去……看能不能找到吧!”其实我此时已经想去华强北放下了,反正走到哪都一样,只要是繁华精彩的地方。“好吧!那我们走吧!”她笑着说,然后我们便走出了凉亭,走出了公园,又重新回到繁华炎热的大街上,此时的大街上依然布满了阳光,但它已经只偏向于一边,而且感觉也不像起初的那般强烈,我们沿着我想象的以为对的路线走,走过了某一条大街,走进了某一条小巷,街上依旧人来人往,而且显得人流越来越多,以我的记忆,以我当时的行走时间,此时肯定不是我们想要去的华强北,因为此时我所走的路除了远处那一栋依然高高在上的地王大厦在那里随着我们在街道上的穿梭而时隐时现的关键坐标物外,好似没有一处我熟悉还有有印象的地方,我感觉好似当初那地王大厦离我也仿佛那么远,但为何我就找不到我想要去的地方,不过这也不要紧,说真的,我们去哪里真的不怎么重要,只要能与她在一起,我们沿着我想象的路往前走,那我当作坐标地点的位置它也越来越远,显然我们是早就走过了那处我们想去的地方了,我有点迷茫,难道我真的路痴到这种程度。我看着身边的惠佳,看着街上的行人,人来人往中,行色匆匆中,我们两个人反而显得却是挺悠闲自在的。“我们是不是走过了。”惠佳她突然跟我说。我看着她,再看着眼前的城市,我知道我此时彻底地迷糊了,脑袋好像以不是自己的一样,完全使不上劲来。“应该是吧!”我看着那一排排的高楼大厦,那一排排的车流,那一片阳光斜照在那里,地王大厦也依旧在前方耸立着。我们还是胡乱地走着,反正这会儿去哪里都是无所谓的了。我们还是沿着我不知道对的错的小路往前走,走进了一处相对比较安静的地方,一路上只有几个行人在街上走着,那小路上容不进车辆,只有两旁的围墙在那里挺立着,我们沿着那条路走出了那处出口的地方,然后这会儿我才有点豁然开朗,因为有些影像已经逐渐地熟悉起来了。“我们好像来过这个地方。”我对依然走在我身边的惠佳说道。“有吗?”她好似也突然有些迷茫。“有啊!你看那边。”我示意她不远处那处红绿灯,那一片人来人往的地方。“好像有点眼熟。”她恍惚思索着说道。“我们上一回就从那边走过。”我仿佛看到了我们当时那个时候在等红绿灯的场景。“那我们又来到这里了。”她说着。“是的。”我说道。此时的我终于舒了一口气,因为我只能这样子找到我所熟悉的地方然后才能够重新挽回我对于去华强北的路线,除此之外我已经别无他法了。“我记得上一回我们走到那边那片广场,广场里有***的画像,是不是在那边啊!”她指着某一处方向。我看着她所指的方向,看着她所指的被一片楼层阻挡着,但凭着我记忆的思索仿佛应该也在那边。“应该是吧!”我说着。“那我们再去那边看一看咯!”她说着。“好啊!”我说着。

小平画像广场此时人很多,都在那里飘游地散着步,跑着步,站着,坐着,乃至于也有人躺着,我们经过了那一处地方,这会儿的我们已经没有停留,因为我们要走去我们想去的地方,我看着那慢慢西落的太阳已经快被那高耸的楼层所遮挡,那傍晚的热量也仿佛有在升高,只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晒人了而已,我们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路上,看着一路上的风光,风景,人群,往昔的气氛依旧,往昔过往的一切也依然历历在目,仿佛昨天,我感觉着我们此时的身心状态有些黏着,好像湿湿的,粘粘的,好像有什么把我们黏在了一起,我看着那傍晚时分的城市,看着此时的车辆人群,我恍惚间突然有一种念头闪过了我的心中,我们待会儿怎么回去,假如时间太晚的话,但这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因为马上取而代之的便又是另一种思绪,我想着那天前在宝安书城那边跟杨同学一起出去逛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辆公车的指示牌上有显示着华强北,我看着它朝着某一个方向驶去,然后在某一个站台停了下来,我那会儿心里很是开心,因为我想到说原来这里有直接通往华强北的车,那么以后我想出去到华强北就不用转车了,我可以直接来这里坐车,是的,这就是我那会儿的发现,因为这对于一个没有在城里生活并且也几乎很少坐车的乡下人来说,这个发现还是相当可喜可贺的,我想着待会儿我们在华强北找一辆直接通往宝安书城那边的公车就可以了,所以我不怕时间晚,我只希望我们走得开心,度过这一整天难忘的时光。天仿佛已有些许的变晚,当然这是我感觉中的事情,因为此时的天空还是依然很明亮,只不过某些云彩以显示出傍晚时的征象而已。我们沿着我很确定的那条路往前走,走过了我们上一回走过的地方,高楼大厦,图书馆,还有好多处我说不上名字但感觉挺熟悉的地方,我们沿街一直走着,然后过不多久我就看到了赛格广场,我那个时候独自一人歪打正着碰到的地方,我直到这会儿才知道我们走了多少冤枉路,因为赛格广场它就在我们起先走过的那一处地方,只不过起先我们别过了两条街,而且我也没有发现其实我们早已经走到了华强北,只不过我的脑海中就只认赛格广场为华强北的坐标而错失了,所以我们才一直走过了那么些地方,以至于越走越远,不过这其实也没什么多大的关系了,反正我们只是出来玩,出来逛街的,而且对于华强北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印象,远不及罗湖老街小平画像广场给我的印象那么好,但本着我对于华强北的名声,本着我对于乳鸽的敬仰,本着我上一回说带她来这里而没有到达的遗憾,我们俩人来到了赛格广场,此时的赛格广场人山人海,正门口处来人进进出出,我们随着人群走了进去,只见里面一眼便是那密集的小柜台还有小隔间,那拥挤的走道上因为有人的走动而显得难以通行,我们朝着比较容易通行的走道走,手机,手机,还是手机,电脑,电脑,还是电脑,反正都是那些通信工具,我们沿着狭窄的走道走着,一路走马观花地看着,我只是看,因为我不想买,我也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纯粹就只进来逛逛而已,而此时的惠佳也是漫无目的地走着,好像我领入了她走进了一个迷宫一样,有点儿精神恍惚,我们转了一圈一楼,然后上电梯转了一圈二楼,然后三楼,四楼,五楼,六楼,最后我们终于转不下去了,仿佛整个人都快窒息,都快晕掉的那种感觉,我们沿着电梯走了下来,没有再转,只是沿着电梯带着下来,五楼,四楼,三楼,二楼,一楼,然后我们走了出去,我们还是不习惯这种地方,这么压抑的环境,这么稀少的新鲜空气,我感觉着惠佳显然也是松了一口气,我看了一会她,说道:“好乱啊里面。”当然我的意思是里面的人很多感觉很杂乱。“是啊!感觉都喘不过气来。”她轻轻的喘着气,我看着她,我微笑着,然后我们走出了门口,又来到了宽敞的大街上,此时的时光已经很明显地表现出了傍晚了,天边的好些云彩都以染成了灰红色,我看着此时的城市风光,看着整一条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那周边那一栋高耸的大楼还有旁边那一大片高耸的大厦正在展现着这所城里的繁荣璀璨,我看着那一整条大街,那公路上的车流依旧在密集地穿行着,好似没有边际不曾停歇的流水,我想着此时我们该往哪边走,因为此时我又开始迷茫起来了,是要找车准备回去呢!还是在这里继续逛下去,我看着惠佳,只见她此时已经很明显地流露出疲惫之感,看来走了一天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是有一点吃力的,我叫她:“惠佳。”“嗯!怎么了。”她看着我。“还想逛吗?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看她脸上已经没有什么汗水,只有那一层油亮的光泽覆盖她的脸上,显示出白嫩细腻的质感来。她看了看我,再看着此时的城市,街道,楼层,再抬头望着此时的天空,五点钟的天空依旧明亮,但已经显露出将要落幕之感。她这样子来回看了一会儿,好像一时还无法抉择,此时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唉!要不我们这样好吗?”我对她说。“怎么了。”她转回头来看着我。“我们一边走一边看有没有直接到达宝安书城的车好不好。”我对着她说。“好啊!”她说着。然后我们就沿着华强北路往前走,看着一路上的街景,高楼,街道,人群,广场,然后我们经过了马路,在那闪烁的红绿灯中,我们穿行于人来人往的街道中,然后我们沿着右边的大道往前走,我们去寻找有我们想要坐的车的车站,我们走到了一处站台,在那公车路线牌上寻找着我们所想要找寻的名字,一个站台没有,虽然里面有我所熟悉的地方,但离我想要到达的地方相隔还是挺远,我们沿着街道一直走,天空好像已经开始很明显地变晚,那街道两边的路灯也依次地闪亮了起来,我顿时感觉到了夜的精彩,那种夜色里的繁华准备开始来临,此时的我,要不是寻找着车站心切,我倒很是愿意在这片地方这一处街道好好地逛一逛,我们沿着大街又走到了一处公交站台,此时的公交站台上站着好些的人,显然这都是在等车赶着回家的,一些这所城里的上班族,我们在站台上找寻着我们想要的地方,我们所希望的名字,还是没有找到我所希望的地方,不过有一两辆通往着我偶尔跟乳鸽还有谋哥去过的地方,不过那种地方离我所住的地方还是离了好远,所以我也放弃了这一条路线,不过呢它也还是给我留有一丝希望,想着假如没有找到那一路公车那么来这里坐这一路也可以,我们依旧往前走着,寻找着我们想要的车辆,街上的人流仿佛已经越来越多,那种天空的颜色也显然越来越暗,不知道是因为已经有了城市灯光的关系,还是那天本来就已经开始急速变暗了,此时的好多处地方都已经亮起了灯,城市,高楼,大厦,万家灯火仿佛也在逐渐地开启着,那远方显而易见的高楼也已经闪烁着亮光,赛格广场,地王大厦,还有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地方,一条路仿佛很远,我们终于走到了一处十字路口,此时的十字路口已经是灯火通明了,那还未暗的天空已经完全失去了色彩,那种精彩那种繁华那种明亮已经不需要天空的显耀,城市它已经完全能够靠自己焕发出精彩的光芒,我们在那处十字路口站着,显然此处是我们起先来到的地方,那路的那一边就是很早以前我们走过迷路的地方,而路的另一边就是我们走过去的那一处有***同志画像的广场,我们好像又这样子来回走了一圈,真是让我自己哭笑不得,我看着惠佳此时无力地笑着。“你怎么了。”她显然有点疲惫地看着我,明亮的灯光中掩饰不了她的倦容。“你看这是哪里。”我问她。“哪里啊!”她仿佛有点蒙。“早先我们就从那里走到那边。”我挥舞着手提示着她。她看了一会儿,从路的那一边看到路的另一边,然后她看着我,眼神中同样显示着无力。“我们又走了回来。”她有气无力地说。“对啊!”我对自己感到很无语。她看着我,眼神中已有些不济,我看着她,我呵呵地笑着,然后她也还是看着我,眼神中已经流露出那种似嗔非嗔似怒非怒的神情,她有点嘟着嘴似地微笑着,我还是笑着看着她,感觉着心里好对不起她,好惭愧,感觉我真的连累了她,害她跟着我走了这么许多冤枉路。我看着路的两边,然后依着人群走过了红绿灯,我以不想再向前走着,因为这条路段的公交站仿佛都差不多,我恍惚间感觉到了应该去其它的路段找,然后此时我再观看着此时的城市,明亮的灯光中装点着每一座高楼大厦,在那一处璀璨繁华的地方,我想着再到那边去逛一逛,所以我对站在身边的惠佳说:“我们再到那边去好吗?”我指着我们早先走过去的小平画像广场。“好啊!反正我就跟你走。”她嘟嘟嘴微笑着,好像有一点抱怨,但我知道她是在跟我闹着玩。“呵呵……”我又开始嘻笑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这样子红着脸嘻笑地看着她,她也看着我,也笑着,然后我们便又沿着起初走过的那条路走了过去,穿过那一段公园,看着里面的湖水,在灯光与树木中若隐若现,我们沿路又看到了两个公交站台,很意外的竟然却在这一处地方找到了我想要找的地方,有一辆公车经过我们那边的都之都前面的新安广场,我这会儿总算是可以安心了,我看着此时的城市,此时的风光,此时的公园,此时眼前的一切,感到它们都忽然间变得很美好,我看着此时的惠佳,我对她说:“我们是现在回去呢!还是再走一走。”我看着她此时一身疲惫的状态,当然我这里所说的是她的表面看起来这样子,因为我们都走了一天了,汗水还有身体的疲惫,我感觉到我自己身上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那是汗水干了以后又开始湿,湿了之后又再次干的结果,我感觉到我此时的头发也有点湿答答的,像此时惠佳她以划到耳朵后的长发一样,有一种湿淋淋黏糊糊的感觉,我想着她应该已经疲惫,已经没有什么心情想逛了吧!她还是看着眼前的城市,此时我看着她,我看着眼前的城市,只见着此时的城市焕发出无尽的光彩,无尽的光芒,灯火辉煌,霓虹闪烁,高楼,大厦,街道,人群,许许多多,充斥着繁荣都市无尽的精彩。“再走一走吧!我们到那边去看一看。”她指着我们早先去过的地方,还是那一处高楼林立大厦充斥的所在,我看着那一处被街道的楼层所遮挡住了好些的地方,但它的高耸处仍在显示着它的繁华,我们沿着那条街一直走,不多久便又走到了那一处地方,那一处有***画像的广场,此时的广场已然是灯火辉煌,许多的人在那里行走着,一整条大街被灯火包围着,我看着公路那边的高楼,那一栋栋高矮不一气势磅礴的高楼林立在那里,灯火辉煌,繁荣非常,我看着此时的城市还有整一条街的高楼大厦所迸发出来的光还有那格局中所迸发出来的气势,那仿佛没有边际被整座城市包围的感觉,璀璨的灯光,繁华的城市,人群,街道,我们沿着那条街慢慢地走着,看着路上的风光,看着两旁的高楼,看着眼前那不远处已然一眼就能看清认得的赛格大厦还有偶尔转身看着背后的地王大厦,璀璨的灯光依旧在这条街上充斥着,或者准确来说应该是在这所城里充斥着,只不过此时此处这处地方显得尤为地显眼还有比较的高端汇集而已。我们沿街一路往下走着,我不时地看着公路上的公车,我看着是否有我想乘坐的公车经过以好看它经过哪里以便能快清楚地知道我们待会回去时所应该去坐车的地方,我看着公路上的公车偶尔的有几辆有我可以乘坐的班车在前面行驶着,我看着它逐渐远去的背影然后停靠的地方,我发现着前方不远处也有我可以乘坐的公车,此时的我是越发地放心了,我掏出了手机来看着此时的时间,也才晚上七点多,不早不晚的时间,那些城市正好的精彩。“前面好像也有车可以坐。”我对身边的惠佳说。“现在几点了。”她看着我拿出了手机看时间。“七点了。”我说着。她想了想,“要不我们回去吧!”她说着。“好吧!那我们到那边去坐车吧!”我指着那处刚才我看着那一路我们可以乘坐的公交车停靠的站台,我们沿着街道依旧以平常的速度走着,我感觉到双腿已经发麻,当然这是在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了,只不过此时越发地明显越发地麻木而已,我看着惠佳,只见她走路的状态也是不像起初一样轻松,显然那种疲劳那种走路时间久后的那种酸痛感也在她身上印证着,我微笑着看着她,当然这种笑容是在表面着一种佩服一种赞叹。“怎么了。”她也看着我,她也笑着。“我好崇拜你啊!”我说着。“什么意思。”她说着。“你走了一整天了。”我不由得由衷地感叹。她低着头笑着。“脚痛不痛啊!”我关心地问她。“有一点点。”她笑着笑。我这会儿又牵着了她的手,我微笑着。她笑着看了一下我,然后又转过头去看着眼前的路,我看着她的眼睛闪闪发亮,有着坚韧毅力的光芒,我们手牵着手走到了那一处车站,我看着那路车的路标有在那里,那一处我们所要去到达的那一站也在十几站后的位置上写明着,我们两个人在那里等待着那一路公车,城市的灯光还有城市的影像,街道的对面那一些的高楼,那一条街上所流淌的光芒,仿佛太阳被这座城市所包裹着而从那些空隙窗口处渗透出来着光,流光溢彩,惹不尽的光芒,我们俩人就在站台那里站着,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看着公路上的公车和车辆一闪而过,我等待着我期盼的那一路车,在那宽敞的公路上拥挤着那么多的车辆,一闪一闪,刺眼的车灯还有那不停响彻的喇叭汽笛,一股股热浪不时地从公路里边刮了过来,我看着远处的灯光闪闪发亮,看着公车上的路牌从模糊中逐渐地变得清晰,我们终于等到了我们所等的那一路车,在拥挤的人群中我们走上了车,挤着仍有人在走着下车的车厢一直走到了后边,此时的车厢后边刚好有一个座位腾了出来,我与惠佳走到了那边,我让她坐了下来,然后我在她旁边站着,车子以关好了车门又开始行驶,窗外的街灯还有风景也开始在往后退,我看着此时的惠佳,昏暗的车厢里借着从外面透射进来的灯光看到了她此时略显疲惫并且光泽发亮的脸,我看着她好像有点如释重负地坐在椅子上,肩上的背包以挽到大腿上放着,时隐时现的灯光中映现出她的影像在那透着模糊的窗玻璃上,此时的她身边坐着的是一个女人,应该也是很年轻,她此时正靠在车窗上闭着眼睛睡着,我看着此时的惠佳正抬起头来看着我,微微地笑着,我也微微地笑着看着她,然后她收起了眼光,她在座位上安安静静地坐着。公车在这所城市里穿行,那流光溢彩的灯光充溢着车厢,那车窗外面的城市惹不尽的物欲繁华,车灯,街灯,店铺所发出来的灯光还有那些的高楼大厦,人来人往的人群中光鲜靓丽的在某一处街道上走,仿佛下班的时光还有晚间人们休闲的时光交错在这所城市这一段流光溢彩的街道中,远处的街灯一路延伸着,近处的亮光仿佛没有什么间断,我看着那车厢里借着窗外所照射进来的光,看着那车厢外那美轮美奂物欲繁华的场景,此时的惠佳也在看着窗外的城市,那种繁华与热闹,精彩的街道仿佛都在此时安静的车厢里撩起着波澜,那个坐在她旁边的女子依旧在熟睡着,好想她已经见惯了此处城市的风景,又好像睡眠对于此时的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此时的我,并没有感到多少的困意,而是一种仿佛精神透支后的亢奋感,我感觉到我此时的脑海真的有点过于清醒,过于亢奋,那种仿佛有点嗡嗡作响的声音正在表明着我的脑筋正在高速地运行着,它正在额外支出我原有保持的家底,此时的惠佳她依然安安静静地坐着,不过此时她已经靠在了椅背上,她的精神显得有点疲乏,好似那双明亮的眼睛也不想起初的那样光彩,我看着她此时在外面的灯光中所照射出来的轮廓,那种脸型那样形象越发地显得轮廓分明,精致美丽,天显然是已经彻底地暗了下来了,天上的星星不知道是已经罢工还是还没有到出现的时间,反正在那一片的夜空中我找寻不到一点星星迹象,城市的街灯还有城市的楼层依旧在后面流逝着,遮挡住了夜空,也有时遮挡住了灯光,公车在某一处站台停了下来,车上的人潮有进有出,那个安静的倚靠着车窗而睡的女子此时清醒了过来,她紧张地看了一下车厢,然后仿佛放心似的坐稳着又靠在车窗上,她此时并没有闭着眼睛,她只是看着车窗外的光景,时间仿佛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看着车厢前头所显现的时间已经是快到八点多了,那车厢里的人还是很多,虽说还不至于挤得水泄不通,但也显然是人满为患。公车又在一处站台停了下来,此时倚靠在车窗的那一个女子她走了出来,我让开出空间让她从我身边走过,此时的惠佳她拉着我,她示意着我到里面的那个座位里坐,我走了进去,把背在身后的背包也同样挽到了腿上,我在那个座位上坐着,此时的我仿佛终于找到了归属感,我看着眼前的车窗,看着此时窗外的世界,公车依旧在这片城市里穿行着,不过它已经过了那处流光溢彩繁荣鼎盛的地方,街上的楼层窗外的街道它已经不再像起初那样流光溢彩光芒四射,而是显得孤寂安静了许多,此时我回转过头来看着惠佳,只见她显然有点疲倦地坐着,眼睛也是盯着车窗外。我依然那样子地看着她,没有说话,而她这会儿也微微转过头来看着我,“累吗?”我轻声的问她。她微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看着她,我没有说什么,只感觉她的眼睛仿佛有点失神,她依然在看着车窗外的世界,我这样子看了她一会儿,感觉一种疲劳感已经麻痹了我好些的感觉,我缓缓地收回了看她的眼神,慢慢的转回头看着眼前的车厢,然后又把目光投射在窗外的城市上,此时的城市依旧在灯光下显现着,街道,人群,还有那些流光溢彩的灯光在某一处地方某一条街道闪耀着,我恍惚间感到了有点疲劳,当然这种所谓的有点疲劳是我已经不怎么能够控制得了也提不起精神来对抗它的那种疲劳,我倚靠在车窗有点想睡着,然后迷迷糊糊间,我感觉到我的肩膀有什么靠了过来,我睁开着眼睛,强行着提起着精神,我转过头看着惠佳她已经靠在我的肩膀上,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有如一只熟睡中的猫,我这会子安安静静地看着她,虽说仍旧有些的疲劳,仍然有点想睡,但我此时仍强打着精神,我看着她此时脸上的轮廓,闭着的眼睛,温顺的鼻梁,和缓的呼吸,还有那一头快贴着我脸的秀发,我微微的轻轻的靠近她,把脸轻轻的贴在她的头发上,我感觉到了她头发的质感在我的脸颊边柔顺着,有一点点的温度,有那洗发水的清香,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却又长长的闻着她那洗发水所发出来的味道,那种轻飘飘的感觉,这种香香的味道,好像在哪里闻到过,我闻着她的发香,闭着眼睛,鼻息轻轻的呼吸着,车厢里显然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公车也依然在公路上行驶着,眼前的灯光隔着眼皮仍能看到它忽明忽暗,好像公车正穿行于一处灯影交错的地方,此时的我睁开了眼睛,透着车窗看着公车现在行驶在什么地方,此时的公车好像已经行驶过了那一片高楼林立繁荣璀璨的地方,它此时正安安稳稳安安静静地行驶在了一条长长的公路上,此时的公路整齐地排列着一盏盏的路灯,那些孤寂的路灯安安静静地照亮着底下的路,小山坡,石墙,两边的树,底下的植被,还有那一片隐藏未明的地方,我看着这一条被灯光染黄的路,看着路的一端那一直延伸过去的场景,那所城市繁华的影像仍在远方的某一处地方闪闪发亮着,那一边的山丘,田野,还有那几间几栋的居民楼在此时的黑暗中显得模糊不清,显然它们已经不再有着我白天那会儿所看到的颜色,此时的夜空中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仿佛一片灰暗的落幕正在那里停留着,我看着那一闪而过的灯光,看着那昏黄的影像在车厢里面一闪一闪,我再看着此时的惠佳,她依然那样子安安静静地靠在我的肩膀,我看着她的面容,看着她那被窗外的灯光染成了昏黄颜色的脸,隐隐约约仿佛有种朦胧中定格的情调,仿佛有一种隐意未明的情怀在我的心里弥漫着,我看着她的头发还有一些湿湿的,那划在耳边以有些许脱落的那几丝长发,那一缕额头边上垂落下来的此时在她的鼻梁上划过的长发,我安安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那安静地睡着的样子,公车依然在那一条广阔的公路上行驶着,好像每当经过这种旷野的路它都会驶很久,我看着她脸上的灯光忽明忽暗,然后在公车经过一段地下过道时,那里面强烈的灯光照进了车厢,车厢里仿佛突然间进入了溢满灯光的水里一样,好多光线都透了进来,我看着此时的惠佳她的脸被灯光强烈的照射着,那种灯光的强烈照射下会让好多的事物重新焕发出聚光灯下的美,我看着她的身段在灯光的强烈照射下安安静静地沐浴着,然后不过多久那车子便就行驶出了那处地方,它重新又行驶在了那一段路灯昏黄并且没有月光的公路上,此时的公路疏疏散散地经过着些许的车辆,那远方的城市依旧在某一处地方闪闪发亮着,那是那一处我们坐车离开的地方,此时的它已经缩小到只剩一些闪烁的光点,那种繁华那种精彩已经不复存在……

叶子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