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青春0a

叶子青春0a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叶子(二十九)一

“中午有没有空啊!”“有啊!”“哦!我们出去走一走好不好。”“到哪。”“嗯!随便走走。”“好啊!”“呵呵!要不我们去隆福寺拜拜老爷。”这时她笑,说;“好啊!”这时我也笑,然后她说;“什么时候。”我说就中午啊!她说;“我知道中午,但什么时间嘛!”我说那你什么时间有空。她说;“应该一点的时候就没事了吧!”我说;“一点啊!虽然我明白如果以正常的流程来计算时间的话,那么放学便去排队吃饭然后再洗澡洗衣服,这其中花一两个小时也不算太多,不过我还是纠结于一点到两点这段时间未免太少。“那你说几点啊!”她应该以从我的语气中听出了我的感想,于是乎便要我确定时间。“十二点半可不可以啊!”我想这个时间还不算太仓促,如果一切都进展顺利的话,那么时间还是允许的。“也可以,我们在哪里见面。”“嗯!那你说我们去哪里会面。”不要老是我说好不好,你说嘛!”她那无辜且又有些好笑的表情真把我逗笑了,不过我还真感到惭愧和好笑,我想了想然后说道;“要不还是你说吧!我还真不知道到哪里见面好。”这时她又笑,很无奈,然后她垂下眼帘想了想,说;“十二点半,你出来我也出来,我们应该能够碰得上。”我觉得她太聪明了,不由得点头夸赞道;“好好好。”这会儿她又笑了笑,便又显得有些无奈地看了看我,接着又忍不住笑,我那会儿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便也跟着她笑,接着对她说道;“那么到时候见咯。”她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又转身双手放在围墙上静静的看着前方,我顺着她瞭望的方向看去,只见山的那一边已然没有了往日的葱郁,一股晚秋的寂寥不由得泛上心头,不过幸而这会儿的天空比较以往显得有些晴朗,那破云而出的几缕阳光在山的那边游离,我想今时今日真他妈的天空作美,又被我碰上了这个好机会,真是祖上积德佛祖保佑了。

中午时的天空突然阳光普照,阴霾的天空被排挤的一边,我想这真的是我佛慈悲了,没想到我桃花运来得这般快,真的是应该带着她去参拜参拜佛祖,以感我佛对众生的大恩大德才是。

我没到约定的时间便提前出发了,然后坐在宿舍门前的围栏上死盯着那条女生宿舍的必经之路,过了一会儿我就看着她从路口走了出来,然后随着便朝我这边看来,我一阵欢喜,立马跳下围栏走了上去,这时候我看她对我微微的笑了笑然后便同样沿着那条路往前去,我不急于追赶上去,我反而更加愿意跟在她身后慢慢的走,因为总的来说我还是相当保守且也挺容易害羞的。走了一会儿她回头看了看我,然后便又微微一笑转身一直往前走,我想她应该是想确认一下我是否有过来吧!但我这时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就走上前去牵着她的手或跟她并肩走着,我还是有所顾忌,想那晚在那种情况下自己都还要酝酿老半天卯足了劲才敢走上前去,这会儿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可再提不起这种勇气了。然后我们就这样一直走着,当然我还是很明确地把握了一个度,与她的距离是逐渐缩短的,接着计算到走出校门之后,我们之间的距离才能够近在咫尺。

这时我走到她身边,她看了看我,然后又笑,随即便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想她应该是在嘲笑我吧!不过我并不在意这个,我还是很开心,我同样看着她笑。这会儿她又看了看我,然后又用那种显得有些些许无辜的口吻说道;“我感觉你真的好内向。”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便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挠头发,直到我发现自己竟然在挠头发的时候,我才焕然间明白了原来电视电影或者是书中所描述的原来都是真的。然后我们就没有说话,一直往前走,走到了下坡门口便转向那条直达“隆福寺”的水泥路,这时候我想起了往日陪我一起走这条路的除了龙哥小敏飘飘之外,那就只有刚上初中时小猪载着我来到这座山间古刹了。那会儿基本是足不出户,路经之地不外乎方圆不到百里的家乡,偶尔也到东边走走,其眼界比如今的三岁小朋友还不如,所以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真当感到别样的清新,特别是在寺院里的时候,听着小鸟清脆的叫唤,看着阳光从茂密的大榕树间照射了下来,然后安静的躺在小亭子里,听着隔壁校园内热闹愉快的声音,那个时候就好想来这里就读,别的不曾多想,就只图这里有这个清静所在,然后虽说三年后我根本就已然不想来这里就读但却也只能够来这里就读,不过我想这也应该是佛祖保佑吧!冥冥中实现了我最初的梦想,当然与此同时也实现了我最近的梦想,因为我今天终于能够与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一起走向朝圣的道路了,兴许待会儿到寺院的时候机缘成熟再求个上上签,到时在佛祖的见证下两人私定终身,真到那个时候心里以有了归宿,便也就不用再去在乎什么理想前程什么的,想着赶快挨到法定年龄两人结婚生子,然后便安居乐业地在这个偏僻的山村里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以此完结这难得的人身。我想此时此刻我的想法应该是最符合实际的吧!不过话虽如此我此时此刻是否也应该找些话来说呢!因为打从路口拐进这条水泥路后我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从出来为止都没有说过话,就只是像木头一样的跟在她身边,然而这会儿我看她的表情似乎也并不怎么在意,就只是慢慢地一直往前走,偶尔回过头来看了看我,然后便又笑了笑往前走,这会儿我真感到自己真他妈窝囊了,想妈的好不容易把人家姑娘约出来了竟然还是这副呆样,真正是辜负了人家姑娘的一番好意了,不过我虽有意打破这越发显得尴尬的局面但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难道要叫她看田里的水牛?真是太没劲了,想这本来就是一场挺开心挺浪漫的事情难不成就被自己这样子搞砸,以致于最终不仅是空欢喜一场更要悔恨大哭一场,真正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想自己真他妈的不是泡妞的料,早知如此就应该还像往常一样偷看人家然后过后再去想人家,何苦还要千方百计摊这滩浑水,不依不饶!这可倒好,真当要引用老师们常告诫我们的话:要后果自负了。

这会儿我们已经走到了路的转角处,再往前去不多几时便已到隆福寺了,我想此时我无论如何要有所表示才对,不然就这样呆呆地走到寺里那感觉肯定会太不一样了。于是我趁着现在除了田里那两头水牛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们外以没有什么耳目,于是乎我故意挨着她近一点,以好让她明白我的用意,主动一点。这会儿她还是转过头看着我笑,而我看着她笑这一时又不知该说什么了,还只能对着她傻笑,思来想去,最后实在憋得没辙了,便对她说道;“没想到天气突然变得这么好。”这时她便突然笑了起来,而且也笑出了声音,清脆的声音在田里回荡,这会我想她应该是真在嘲笑我了吧!笑我呆笑我傻笑我浑,笑我这副模样竟然还敢学人家泡妞,当然这时我还是不在乎这个,我只是感到好忏悔好丢脸,想都一大把年纪了对这事还表现得这么怂,如果是搁到电影小说里现在这人都指不定在哪个荫蔽的角落或哪块大石头后面好上了,哎!真的好想能够像孙悟空一样上天入地,不用挖坑便能往土里钻或抱着她往人迹罕至的山上飞,那会儿不怕她不就范。“哎!你真的没什么话好说吗?”她笑完后对我说道,还是那副显得无奈且又好笑的表情。我低头呆笑,妈呀这手竟然又要去挠头发,幸好我及时发现遏止了它,不过这时我发现如果我不抓头发的话还真不知干什么好,于是乎我便伸手去挠头发,当然这次是有意识的,然后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是说了吗?”“就这个。”她的表情似笑非笑,这会儿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就只能用笑来掩盖,然后把视线从她身上转到远方的山和隆福寺里那棵参天大榕树。她没有再说话了,只是笑笑地往前走,步伐不快不慢,我有些僵硬地跟在她身边,然后借着观望田里风光的余光将心专注于她,接着她的侧面影像便又再一次清晰或者应该在模糊中被我清晰地印证了,这会儿我僵硬的身心突然莫名其妙的松懈柔和起来,仿佛冥冥中有种力量突然注入了我的体内,难不成又是我佛大发慈悲,又给我加持力不成。我好高兴,感觉这时候对她说什么也不会感到难为情或开不了口了,我琢磨着此刻应该对她说什么话好,于是我在心里慢慢盘算着,一边盘算一边看着她,这时我感觉再看着她时以不会怎么紧张,而且竟然也敢肆无忌惮地直视着她了。这时她同样是偶尔看一看我便又笑了笑往前走,不过可能她已然意识到我突然的变化,于是便用有些奇怪或者说是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嘴上同样挂着微微的隐义未明的笑容。我笑,我以无所畏惧。“看什么。”这时她终于又开口说话了,而这正是我所希望的。“没什么。”我笑,不过这笑并不比刚开始时那种不好意思且惭愧的笑,这笑透露着连自己都无法明确把握的淡定和自信,我想这笑应该足以洗刷我一路来的阴郁和污垢,重现我阳光灿烂的一面,而且无形中仿佛挽回了我作为按古人来说属正好弱冠的男性尊严,我感觉这笑已经把她一路来所取得的主导地位给压制下去了,把本来就应由我来作主导地位的角色给调换了回来,这时我终于有足够的勇气来应付她的问话了。“我怎么老感觉你这人有些怪怪的,你……”我知道她故意把这个“你”拉着长音,显然她想到的“你”后面的内容并不是什么好话,因而用这种方式来表露她对我的质疑而且与此同时传达出一些连她自己也并非确定的东西来让我接下来的言谈举止中表现出她想明白的东西以应证她心里对我的某些疑问以好从中可以看出我此时对她的用心来,我感觉女孩子的心思都是很细腻且总是琢磨不透的,因而我对于她这句话的隐义不能马上便采取适当的方式给予答复,我只能再次思索该如何回答她,因为此时此刻她这个“你”也便是此时站在她身边的我的这个“我”而此时的这个我又该用什么语言形式来回答她以便更为能符合她心里的这个我的要求而且同时也还要表现得从容真诚不能有半点弄虚作假的成分参杂以免被她细腻的少女心怀所看破以致于刻意营造的形象又要不慎落空使得一场本应愈演愈烈的恋情不得不从此而告终,我想我此时的说话应该谨慎再谨慎,斟酌再斟酌,于是我说道;“我什么。”然而这时她苦笑,她表现出很泄气的样子,然后又看着我,那表情显得很失望。我看着她,感觉这回是真的完了,没戏了,想一个姑娘家让人家约出来但却一路上像跟着一个傻二愣似的走了老半天,而且在她的循循善诱之下竟然还是这副呆样,不解风情不说竟还这般没意趣,真当又是枉费了人家姑娘的一番良苦用心了,感到人家姑娘真的不容易,竟然不幸遇到了我这种人,如若把这镜头搁到电视电影里去的话那铁定要被人家姑娘甩两巴掌然后看也不多看你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不过幸好眼前这位姑娘慈悲为怀,总算还对我宽宏大量,然后她在看到我的表情又开始失落后便又收敛起她的失望,接着又呈现出那张我一直都迷恋的青春白嫩的笑脸,对我说道;“哎!你怎么老是这样子啊!我感觉你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才对。”我说;“我什么样子了。”“我感觉你应该不是这样子才对,看你平时总是戴着耳机听音乐或者经常望着窗外发呆,我感觉你应该有什么想法或者是……”她停顿了一下,伸出手指在空中划圈圈。“或者是什么才对,我感觉你应该不会这样啊!更何况我也经常听到你在宿舍里唱歌,我想你应该是……”她在这里停住了,而且手也跟着一起停住,定格在空中。这会儿我笑,我好高兴的笑,我可打从娘胎出来就没被人这样夸奖过,虽说我仔细去回想从中也并没有找到哪些夸奖的字眼,反而却都是“你应该什么才对”,但是这些平常老一辈们或老师们用来教导我们或批评我的字眼却在她的言辞里透露出一种赞扬的意味出来,我感觉我此刻的形象又一下子高大了好多,真的是光芒万丈了,然后我就借着她给我的一点阳光立马灿烂地问道;“应该是什么。”然而这个时候她不仅语言停住手脚停住以至于全身都停住,然后紧闭着口用水灵灵的眼睛盯着我,那表情让我很深刻地明白了什么才叫做哭笑不得。当然这个时候我还是能够笑得出来的,因为我除了微笑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招了。“哎!”这会儿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叹息了一声,当然明白这一声叹息并非就是对我彻底失望的见证,因为她随即便又对我笑笑,接着便回到了刚开始那种状态,也就是说她仍然取得了主导的地位,像一个大姐姐哄小弟弟似的说道;“都不知要说什么好。”这时我笑,因为我也不知要说什么好,只能像一个被大姐姐训导的小弟弟一样笑。她看了看我,透着苦涩的笑了笑,然后转头四处观望田野的风景,接着又深深的吸一口气,不过这时她是闭着眼睛笑笑得吸着气,显得很陶醉一般,接着她睁开眼睛对我说道;“今天天气真的很好。”我笑,而且也同样笑出了声音,接着便说道;“是啊!”“哎,你怎么突然想来隆福寺呢,你信佛吗?”她笑嘻嘻的而且显得有些认真地问。“没有,就想出来走走。”“哦!我还以为你信佛呢!”“呵呵!”我笑。她也笑,接着我们便朝着隆福寺一路走去。

不一会儿就到了隆福寺,清脆的鸟叫声在寺院里传了出来,我们一直走了进去,头顶上的大榕树遮盖着我们,我们顺着侧旁开着的小门走了进去,寺里熟悉的摆设又呈现在眼前。此时我的心里升起无限的敬畏和敬仰,而这主要还是因为进门时被两位大门神的威仪给震住了。我们一直走了进去,一转身弥勒佛便笑脸相迎,我满心欢喜且恭敬地对着拜拜,同样也是笑脸相迎,然后我看着身边的静,她亦也是满面红光笑脸相待,不过她这笑脸是面向我,我笑笑,没有说话,接着我们便又往前走,一直走到内院,此时院子里没有半个人影,除了鸟叫声基本没有我认识或认识我的众生,然后我们也没有说话,可能是心有灵犀,不想破坏这安静肃穆的庄严氛围,不多久我们便慢慢地走进了大雄宝殿,世尊如来依旧庄严佛土,此时我心中的敬仰又再次被无限提升,双膝着地合掌恭敬而拜佛,感恩我佛如来终于实现了我的愿望,此时我身边终于站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拜过后同样对左右侍奉着的十八罗汉一一礼拜,随后便携着我那尚未私定终身的姑娘一同走出大殿,一出殿门正好面对着韦陀菩萨手持金刚杵庄严而立,我心生敬仰之余不免又深感惭愧,想佛门清净之地岂容我谈儿女私情,便立马转身朝旁门右道走去,走下几步石梯再左转往前走,不多几步便以到观音殿,殿里的观音菩萨相容端庄慈祥,让人看着好生欢喜,心想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是赞成我与她这段姻缘的,于是乎便走进去礼拜发愿,拜完后随即出来,便沿路往前走,不多久便走出了寺院,又回到了院子里,这时候一直在身旁笑嘻嘻地看着我求神拜佛的静终于开口说话了,显然她是憋了许久。“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虔诚。”她笑着对我说,那脸蛋儿红扑扑的。“没有了。”我笑。然后她也笑,没有说话,接着我们就慢慢的走出了寺院。走出寺院后望望天空,原来晴朗的天空此时有几朵云在飘,我心想此时的时间应该还早,于是我问她;“几点了。”她看了看时间,说;“才一点多。”“喔!还早。”她笑了笑,不一会儿说道;“我们现在上哪!是回去还是……”她又把话说到一半。“嗯~”我一边想一边朝山上望去。“要不我们到山上走一圈好不好。”她没有答复,只是抬头看着山上。“好啊!”她答应了。我好开心,好喜出望外,我高兴地笑着说道;“那么,走吧!”然后我们就沿着那条平坦的山路往前走,迎路有好几处地点有树木或者高高的芦草遮盖,前面望去路的尽头是一片田野,截断处横着一条阴沟,沟边杂草丛生,里面有山上水库内流下来的湖水,当然那是夏天的时候,而沿着截断处向右拐便是一条上山的路,路上的景色春天时草长莺飞,而此时以是深秋因而尚且不知,还有待接下来研究探讨。于是我们就沿着这条路慢慢的走着,广阔的田野,出太阳的晚秋,那一路的风景在我的脑海中印记。……我想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天,这一年,又这么一个她,陪我一起走在山间小路上,一起感受着这一次季候风。

“你有没有到山上去过。”我问她。“没有。”“上面有一个水库,以前我夏天上去的时候还看到几只大小龟趴在石头上晒太阳。”“真的吗?”“真的,不过它们都在水库里面有些石头露出来的地方晒,或者是浮出水面把头伸出来晒,我那时看着都好想过去抓,不过我一下水它们就都跑了。”“这样啊!”她笑。“是啊!然后那时我真的很想去抓,于是我找了个时间跟人家上去钓,不过没钓到。”“呵呵。”她呵呵地笑着。我看着她呵呵地笑心里头美滋滋甜蜜蜜的,于是我接着说道;“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不知道,不过我想现在应该没有了吧!都秋天了,而且天气也越来越冷了。”“呵呵!要是有就好了。”“你想下水去抓啊!”她笑。“不是,要是有的话也可以看看嘛!”“也是,我还没有看过水库里有乌龟呢!”“挺大只的,差不多有这么大吧!”我伸出双手比了个大概给她看。“这么大啊!”“对啊!我都不知道是人家养的还是水库里天生的。”“嗯~我想这应该是野生的吧!哪有人在水库里养乌龟的。”“嗯!这个,难说。”“呵呵。”她笑,我也笑。然后我们就一直走,一直走到上山的坡道处,那里有两间山里居民房,路过的时候房门前的狗朝我们吠叫,我吓了一跳,同时我也感觉到她同样吓了一跳,于是我们就一直盯着那只狗看,唯恐它会从围栏内跳了出来咬我,不过幸而那围栏很高而且那狗脖子上也锁着一条链子,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这般有恃无恐,依然大摇大摆地朝山上走去。

上山的坡道虽不算太斜,但崎岖不平,大块小块的石头遍布路面,而且有些地段还是赤土路,松脆得很,所以稍一不慎可能就会把土路踩跨,跌了下来,于是我离她往后一点点,以防她真有一个闪失跌落下来我也可以在后面接应然后抱着她,接着便可以装作绅士文雅一点问她没事吧!然后以正常的逻辑来说她应该会笑了笑轻轻地摇摇头,接着就用很感激且也很温柔的声音答道;“没事。”当然我也用另一种方式,在后面接着她再抱着她,然后就维持那种姿势,她仰面倒在我的手里微笑且深情地看着我,而我也同样微笑且深情地看着她,接着就可以接吻了,我想真是这样的话这会儿接吻应该算是顺理成章上天的安排吧!她应该不会怪我冒犯或轻浮吧!于是乎我突然竟很想她真的跌落下来,当然老天明鉴,我安的是好心,只想赶紧促进这段姻缘,然后我就心存幻想地紧跟在她身后,不过走了老半天这人没落下来倒是小石子落下一大堆,可把我两脚打得隐隐作痛,真真是佛家虽说的因果报应丝毫不爽,才刚刚举心动念动了一下歪脑筋这报应就来了。可见这人不但坏事不能做,这坏心眼也不能起,不然有朝一日这果报真的来了连自己都不清楚。于是我们就这样战战兢兢地走上了那条坡道,终于越上了又一个阶梯,此时在我们面前同样侧躺着一条斜坡,不过这条斜坡相对来说比刚上山那条小坡要显得宽阔平坦了许多,以不会再有那么多的小石子倾泄下来给我连环打击,而且也不会那么斜,可以安心迈开脚步往前走了。

真乃所谓的站得高便望得远,随着我们节节攀升,山下的风景也一路扩展,密密麻麻的树木,广阔的田野和那往前延伸不着边际的视线,小镇,公路,小小的车辆和小小小小……小的人,此时此刻以是彻底脱离俗世喧嚣,完全听不到那种讨厌的说话声和车辆的声音,唯有秋风吹过山林发出的沙沙声和哪一处偏远的空间或树上发出的一声声鸟叫声,回荡在寂静空灵的山林里,远方的山,近处的树,那山间飞舞的朵朵白云,那天空透射出来的一米阳光,风,水,云,沙沙寂静的声音……这一切让人想起来《西游记》里常看到的世外仙境,此时此刻,真真让人深刻感受什么才是所谓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这可是单从课本里背的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然后我们就一路往上走,没有说话,感受着这天籁和清爽,真当是超凡脱俗,这会儿可是真真想要归隐山林了,跟眼前这位姑娘一起在这山上搭建一间小屋,然后两人就从此过上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两个人守着这一方天地,看日出日落,看满天星辰,两个人在石头上,在大大的树干上,搂着抱着或是亲着,当然那样子也可以,只要你喜欢,地方有的是……,然后随着山上水库的临近,我以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湖水的味道,夹着清新与凉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接着两人便又默契地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终于登上了半山腰,也便是那个蓄积了好些雨水的水库。此时水库里的水比起夏天以明显下降了许多,然而依旧是深不见底,库壁上的用水泥和石头铺成的围墙明显的纪录着曾经的水位,干枯的青苔粘附在水泥坡上,印证着岁月的痕迹,春去秋来,时间不知不觉已然流逝,除了那触目的水渍,便是满山遍野的萧瑟,秋风吹落了一地的叶子,满目疮痍,或飘散在水里,或重叠覆盖在地里,它们已经开始腐烂,腐朽,叶落归根,或者漂流,沉没,腐烂,殊途同归,我感觉到此时的景色与夏天相距甚远,完全没有夏天那种蓬勃和生机,然而这时我的内心并没有感觉到丝毫悲凉,反而却是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欣喜,因为我看着她此时正静静地站立在岸上,秋风顺着水面拂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同时也拂起了她那一头披肩的秀发,我感觉这副画面是我梦寐以求的以及是经常独自编织的梦境,很唯美很清新,就像一棵美丽的树枝上新长出了两三片新鲜的叶子,透着别样的美丽与意味。我慢慢的靠近她,只见她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微微的笑了笑,便又回转过头去看湖面。我走到她身边停住,然后同样看着湖面,看着湖面那几处隆起的小山丘和几块大石头,那些大石头便是夏天时上面趴着乌龟晒太阳的地方,然而此时是看不到了,因为此时已是晚秋,别说乌龟都以躲在哪个角落里准备冬眠,就算是还敢抛头露面也绝登不上那些石头,因为随着水位的下降,那些原本看来只是一小块石头的地方终于现出原形,把那形状和大小分明露了出来,然后我的眼光便顺着水面一直游去,游到被山遮挡住的地方,我不知道在那里是否就已经是水库的尽头还是从那拐弯处仍有一大段望不到边的水源或者是有一条或多条水流源源不断地流入汇集,因为我从没有游到对岸或再爬上一座陡峭的山坡沿路披荆斩棘再走上一大段路才能看清对岸的具体情况而且就算我真的游到对岸或再爬上一座陡峭的山坡而且还得沿路披荆斩棘同时再走上一大段路最后终于看清了对岸的具体情况的话我想在这里也并没有多大关系,因为我如果真的游到对岸或再爬上一座陡峭的山坡而且还要像上面说的一路披荆斩棘与此同时同样再走上一大段路最后的最后终于他妈的看清了对岸的具体情况了,这会儿对我应该也没什么帮助或影响,因为就算我……的话,现在也没有水流下来了,因为这是秋天,没有什么雨水,而且就算有雨水的话我也不希望它现在就下,因为虽说此时此刻如若真的突然下起雨的话,那应该会非常富有意境且非常诗情画意吧!你想深山老林孤男寡女的,难免应该会发生些意想得到的事情,而且也是依山傍水同时也是渺无人烟的,我想随便找个隐蔽一点的地方应该就能促成好事了吧!更何况说还有雨水衬托,当然这雨水的要求是要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最好是不大不小而且也非常有意境很让人朦胧的那种,丝丝小雨伴着缕缕微风,会打湿我们的头发和衣服,然后我们就可以站在雨中情深深雨蒙蒙地搂着对方,或者在雨中……,接着把一些必要的程序完成后便一起看着雨水“哗啦哗啦”地滴落在水库里,泛起了无数涟漪,或者也可以在雨中漫步,沿着路往山上走,听着雨水敲打着树叶的声音,再回望山下或远方那一片烟雨笼罩的景色,此情此景,我想那姑娘再怎么的应该也会对我有一点点动心吧!要不然有那么多的浪漫因素从中协助而我仍未能让姑娘对我有所好感的话,那我还倒不如像刘心武揭露的林妹妹一样投湖自尽算了,免得像人家常提醒我的活在世上“呵世呵辇”,不过到了这里我想我应该把一个最主要的问题揭露出来,那就是虽说一阵突如其来的及时雨也许应该真的能够让我的成功指数水涨船高而且不管后果怎么样至少也会给自己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但恰恰就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场雨的话,那我首先的第一个感觉应该会是:天啊!我的衣服会湿的。因为在出来之前我以放弃了以往的礼让绅士风格,插队打饭挤上井去提水而且也不再理会后面有几双眼睛正饶有兴味地看着我光不溜秋地站在小浴间里一气呵成地洗完了澡接着再出去挤上井去提水把脏衣服给如同往昔一样随便处理掉了而且出来的时候还特地多梳了一会儿头发,把它左分右分再中分,然后把该梳理的梳理完把自己打理得有始以来最靓仔的时候才出门约会去的,所以说如果这个时候真的下雨的话那我的衣服肯定会湿,衣服湿了我又没干衣服换,没干衣服换我肯定会很冷,我很冷了又会有谁来温暖我,所以说这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一个字:我会很冷。而且同时还会产生另一个最主要也是最实际的问题:谁来温暖我!当然假如去被窝里有一个温柔的身体来温暖我的话,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因此在这两个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之前我是不希望它下雨的,当然如果雨它一定要下而不会让我们俩湿身的话,那您尽管下,没事,或者雨水打在身上不会让我们感到冰冷,那么我的衣服湿就湿了吧!为了她我是甘愿湿身的,当然我的意思也并非就是要天公作美下些恒温或温暖的雨水,更不是要让它下白开水,因为这会引申出更多的东西和结果出来。当然了,如果这会儿真的是要下雨的话,那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不管是滂沱大雨或者是毛毛雨,我也没有那个权利和义务更不想跟老天爷去理论,因为其实你们也知道我不仅仅是一个单纯善良的人,同时你们也应该可以看得出来我还是一个不爱啰嗦说话很简约的人,所以在这里我就不想再多说了,因为说多了反而会让人感觉我这人挺啰嗦,但事实上我是并不怎么啰嗦的,而且还相当沉默寡言,惜言惜句,所以在关于下雨这个问题我就不想再讨论下去了,因为再讨论下去的话篇幅会越来越长,而且也会离题越来越远,我不想把这个问题扯远,因为这个时候我只想把心思都集中在她身上,我看着她还是安安静静地站在岸上,然后慢慢的吸气,我看到她吸气时闭起眼睛的那一刻心中不由地抖了一下,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怦然心动吧!我感觉此情此景要是有个照相机把这最美的一幕纪录下来就好了,虽然我自认这一幕我我应该会永远铭记于心,但后来的事情我还是难以预料的,我还真怕有朝一日真的会把这些东西给淡忘或遗忘,我不想让这些我本打算要永远记得的人和事在岁月的长河中被不知不觉地冲淡了,就像那退去的湖水,我不允许自己的记忆这么不负责任,这么不可相信,因此我真的非常想把她纪录下来,用一张照片或一张纸把她印证描绘出来,然后把她存放在一个我真的永远也不可能会忘而且也能够随时看到的地方,这样我就不怕这些美好会被遗失了。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当然这也仅仅是好想而已,因为我此时别说照相机没有,就是连一张纸也没有,要不然还真可以让她在岸上一动不动地多站一两个小时让我把她的肖像,也就是她那披肩的长发,漂亮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微微向上扬起的嘴角,还有继续往下的显得很凸显的——算了,这就不说了——给一一轮廓分明的描绘出来,这样的话这画面便将会永远定格在那里,而她也就将是永远都属于我的了。此时此刻,我感觉到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之一,当然这全世界的范围对我这一直生长在穷乡僻壤的乡下孩子未免太广,要不就改成全中国吧!嗯~要不就改成全省!再要不就改成全县!再再要不就改成全镇!再要不就改成全村!好吧!我想此时我是这座山上最幸福的男人之一,虽然说此时这座山上应该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男的话也就只有我一个,不过不要紧,我自己的幸福感是能够把握得清的,我确实感觉到自己此时真的好开心好快乐,我真不枉打了十几年关棍,因为倘若之前不是一直没人要一直打光棍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应该会有好多东西会被我忽略好多感觉会被冲淡,我感到这次美丽的绽放就是午夜里的昙花一现,盛开着无与伦比让人惊心动魄的美丽,我感觉到不管以后如何至少我此时的生命是值了,我这十几年来没白过,我真的应该要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人们,感谢爸爸妈妈,更要感谢佛祖保佑,让我遇上了这样一位姑娘而且此时此刻还把我们安排在这有山有水而且也没有人来打扰的地方,我感觉到要圆满完成这段姻缘现在就仅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且这时间应该也在我的掌控之中,而接下来的就只看我怎样去发挥和苏格兰调情,不是,应该是看我如何演绎得有情调一点,这样的话那我终结光棍生活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感觉如何。”我问道。“很好。”她答道。“如果是夏天的话这里的景色更好,而且水库里的水也满满的。”“嗯!”她点头微笑。“就是那些石头,上次来的时候就有几只乌龟趴在上面。”“现在没有了。”“你看水都降了这么低了,就算是有也爬不上去。”“呵呵!也是。”“我们到那边去吧!到上面可以看得更远。”我指示她前方一大堆岩石上的地方。“好啊!”然后我就带领她往更高也更隐蔽的山上走去,迎路的枯叶铺满地面,脚踩在上面沙沙作响。“小心一点。”我跨过了小道上一条截道而过夏天的时候从山上流着水的小水沟后转身向她说道。“嗯!”她应了一声,然后也不知她是否听懂了我的话或者听懂了一时还反应不过来或者是听懂了而且也反应过来了但还是一时把握不住落脚点只见她跨过小水沟的时候身体突然便向后倒去。“小心。”我本能地朝她冲了过去,一伸手把她抓住,然后等她终于站稳脚跟而且亭亭玉立地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已是近在咫尺而且也以有着亲密的身体接触了。“没事吧!”我很认真也很关心地问。“没事没事。”她笑笑,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然而更多的还是那种含苞待放我时常想到的那一低头的羞涩,此时我想如果我真如一路上所希望的趁此机会kiss她的话,我想应该是合情合理了吧!因为我看她此时脸蛋儿红红的而且那种状态真的很合适做这样柔情蜜意的事情,不过这个时候我却反而克制住自己不要这样做,因为这时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要在她心中再次巩固和完善我那清纯的正人君子形象,我要让她明白我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占人家便宜的人,我要让她明白我是一个完整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摆脱低级趣味的人,我要让她明白选择我是不会错的。“呵呵!”我笑笑,然后把紧抓着她的手放开,因为我感觉到她的手动了一下而且她的目光也移向了我紧抓着她的手,虽说我有一种预感她并非是要我把手松开或她仅仅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到我的手正停留在她身上或手上而只是看了一下,但我还是马上地放开了她,虽说我心里是千百个不愿意,但正如上面所说的我的形象还是要继续维持下去,因为不然的话一路苦苦克制的冲动和假装的风度将因这一本能的流露而暴露了我的真正意图,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把本来面目呈现出来,因为我仿佛记得子曾经曰过:人不可貌相也。于是乎表明我还是挺深昧孔孟之道的。“没事吧!”我又重问道。“没事。”我从她的笑容中证实了我的预感,她应该真的不介意我牵她的手或者甚至于愿意让我牵着她的手,但这个时候我知道更不能牵她的手,因为这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应该算是……?反正我想心理学应该有这方面的诠释才对。或者以孙子兵法的算计中应该可以归类为欲擒故纵或是假痴不癫,因为在这个节骨眼上更要耐得住性子,要文火慢熬方能把我们之间的爱情烹调出更好的滋味来,于是乎我继续履行着孙子兵法中的假痴不癫一步步循循善诱,我接着说道;“要不你走前面吧!”“没事,你走吧!我没事。”“呵呵!小心一点哦!”“嗯!”然后我们就接着继续往上走,当然因为有了刚才那段因缘于是我故意放慢脚步而且还时常转过头去看着她,时不时地提醒她以好让她明白我时刻都在为她的人身安全着想,以表明我对她的一片关爱之心。“小心喔!”我们走到了岸上那堆大岩石下的时候我转身提前告诉她,然后便一踮脚自己先跳上了一块小岩石上,接着便马上转身看着她而且与此同时也作好了随时要抱着她的准备,我想这会儿如果她又如刚才一样稍有一点闪失的话那我便可以立马把她抱住而且还能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了。“嗯!”她应了一声,接着便准备跳上来。“呀!”她踩了一下石头,跳不上来。“来。”我伸手给她。这时她看了我一眼,便毫不犹豫地抓住我的手,我紧握着她的手,然后便一使劲顺势把她拉了上来,她上来后我们的距离我想应该就只有0.01公分吧!至少我感觉到了我们之间的身体又有着轻微的触动,然而虽我们以到了如此亲近的地步,但我还是不能很是确定在下一刻或是在57个小时之后她会不会爱上我,至少我现在是已经爱上她了,根本不用再去等57个小时,当然如果在57个小时后我俩便已经是成双成对了的话,那我还是很愿意为她而等待的,如果她没有在六个钟头之后喜欢上另一个男人的话。“上面就到了。”我不去看我牵着她的手甚至于假装忘了我还牵着她的手,而是故意转移视线转过头去示意前面就是我们的观赏地点。“嗯!”她还是嗯的一声,这一声轻轻的答应毅然决然以有小鸟依人听命于我的意味,于是乎我便没有再说话只是忘我地牵着她的手往略微有些倾斜的岩石上走,而她也没有说话任由我牵着她的手一步步往前走,直走到岩石上并肩站在岩石的最顶端后,那种所谓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景象便都呈现在我们眼前了。

……………

叶子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